穿越之倪家嫡女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1

      柳兰歌把倪红押回自己房间,关了房门后压着嗓子问道:“你是不是真喜欢上韩千叶那小子了?”
      
      倪红从小到大最怕的就是这个娘。父亲倪政勋虽然威严,可至少看的出他是不是在生气。她这个母亲却让她从心里害怕到发毛。小时候,教他们三姐妹识字的先生当着她面夸了倪橙。她这个娘表面上没说什么,转过身竟然偷偷对倪橙下药。倪橙一病半月。
      
      柳兰歌还若无其事地对她说道:“你妹妹至少半个月不能学习,你要是再输给她,就别认我这个娘。”
      
      小时候,爹要送他们三姐妹新年礼物。千年紫玉雕刻的玉佩,西域进宫给皇室的手镯,真丝纱巾。她非常喜欢那条纱巾,于是选了这个。
      
      回到房间,柳兰歌啪一声一巴掌打在她脸上。
      
      “愚蠢的东西,竟然选了个最廉价的。”
      
      所以,柳兰歌瞪眼睛压嗓子问她话时,她两手藏在衣袖下直颤抖,害怕哪做的不好又惹她不满了。
      
      “没有,我怎么可能去喜欢一个下人之子。”倪红极力否认。
      
      以柳兰歌的个性,仅仅是起了疑心可能都会引起轩然大波,比如把韩千叶派去其他地方管理店铺,一年回不来一次……想到这,倪红就更恨倪紫了。明知她娘是极好面子极护短,说这样的话只会害了韩大哥。韩大哥对她一向很好,她以前不是这么爱乱说话的人。
      
      “娘,你有没觉得大姐有点不一样了?三姐妹中,就属她话最少,跟长辈说话更是唯唯诺诺。可是今日,完全变了个人。”倪红不是故意转移柳兰歌的注意,而是心中真的十分疑惑。
      
      “这个不用你说娘也看出来了,现在先不管她,倒是你,要记住,你是倪家的二小姐,千万别去喜欢一个下人。否则……”柳兰歌话没说完,却更让人觉得胆战心惊。
      
      倪红吓的只差没跪在佛主面前发誓,强调再三,柳兰歌才放过她。在柳兰歌看来,倪红有没喜欢上韩千叶不重要。重要的是,倪红要明白自己的身份,别做出惹她不快的事。警告起了作用,她也就没再继续问,话题转而到倪紫身上。
      
      “没想到这么高摔下去都没死,倪紫的命真是大。”柳兰歌忿忿不平,狂躁的把手中的茶一饮而尽。
      
      “听说经历过大难,人的性情很大可能会改变。如今大姐变得跟以前真的不一样了,今日谈话,句句针对我,摆明就是想挑拨我们母女。娘,你说那日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倪红总觉得那日她定是察觉到了是自己故意推她下悬崖的,很不安。
      
      看到倪红面露恐惧之色,柳兰歌骂道:“没出息的东西,她知道又如何?有证据吗?现在整个倪府是你娘我最大,老爷还指望这胎能给倪家留个后”柳兰歌指了指自己的肚子,继续说道:“如果真生了儿子,你娘我在倪家的地位就无人能动摇。到时让老爷把李念儿给休了,你也可以成为倪家的嫡女,嫁个好人家。等我儿子长大了,倪家的财产就都是我的。”
      
      柳兰歌越说越兴奋,到最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倪红本来想问万一生的是妹妹呢,可是看到柳兰歌如此兴奋,硬把话给吞了回去。如果生了女儿,她跟娘在倪府就更加没地位了,爹一定会失望的从此不理娘。
      
      “你平日没事都去找你大姐聊天,套套她这段日子是怎么过的,指不定能抓个把柄让她翻不了身。若真给我抓到什么把柄,哼,就让老爷把她随便许配个人家。那个韩总管的儿子不是对她很好吗?”
      
      “娘,不行!”倪红反射性大声反对。
      
      柳兰歌被吓了跳,眼睛直直盯着如此反常的倪红。
      
      “娘,韩总管帮爹打理府里的生意十几年,韩大哥也是从小跟着韩总管四处走,对府里的生意也十分了解。若真把姐姐许配给他,那对我们百害而无一利啊。”倪红脑袋转的飞快,立刻就给她想到个很合理的理由。从小在柳兰歌的‘熏陶’下,倪红多少也得她的真传。
      
      听完,柳兰歌点点头。确实是她想的不过周全,韩千叶虽然是下人,可却打理着倪府大部分的生意,还真不能把他往那边推。
      
      ***
      
      大半夜,倪紫只穿了件单衣,哆嗦着从花园的荷花池爬起来。心里暗骂二号倪紫,趁她睡着出来作乱,还掉荷花池里去了。那么虚弱就别出来了,出来也别乱走啊,幸好她会游泳。不过大半夜的,那水是流动的,极冷。她倒好,掉进去后立刻就消失了,换她来承受这苦。就算心里怎么着急要报仇,也别这样没理智的乱来。不行,她必须要跟她好好再沟通沟通。
      
      倪紫小心翼翼地避过下人,溜回房间,换了件干净的衣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或者说是不敢睡。
      
      这距离二号倪紫坠崖也过去也快一个月了,她知道她心里着急。若再不能报仇,她灵魂不能安心离开,就只能魂飞魄散了。可是,那魂飞魄散的也不止她一个啊,我也急啊,可急有什么用?
      
      该怎么办?怎么办?在很苦恼的时候,曾经不声不响消失的算命大婶忽然出现了。
      
      “姑娘,我来看你了,在倪府过的还好吗?”大婶笑眯眯问道。
      
      “大婶,你怎么才来?”倪紫气的想抓住她抽打一顿,“那日竟然不交代下就消失,太过分。”
      
      “姑娘,你别气啊。那日现身见你,已费了我半生的功力,不是我不想见,是我能力有限啊。今日我入你梦也耗费了我四分之一的功力。”
      
      “大婶,这时间已经快过去一个月了,倪紫遇害的事情还没点眉目,着急啊。”倪紫道,“今夜另一倪紫更是失控到半夜行动,掉荷花池去了。可那家伙真够没骨气的,一掉池里魂就飞了,害我冻个半死。”
      
      算命大婶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谁会料想得到你回倪府之路会那么多波折呢,白白耗费了二十天。”
      
      “大婶,那四十九天后,另一倪紫还是不肯去我那时空的话,我真的也要跟着魂飞魄散?”
      
      算命大婶眼神闪烁,没直视她,吞吞吐吐说道:“那,,当然。你们的命运是连在一块的。”
      
      再次得到确认,倪紫像泄了气的气球般,靡靡不振。她也曾自私的幻象过,若另一倪紫的灵魂固执的不肯去另一时空,那也只是她的灵魂么容身之所,自己也许不用跟着魂飞魄散。如今算命大婶这句话,彻底打破了她的幻象。
      
      “大婶,时间真的太紧了。半个月内报仇雪恨,除非有奇迹,或者破罐子破摔……我去买包□□,把那两母女都毒死,这样另一个倪紫会释怀吗?”倪紫开玩笑道。
      
      “你这想法是认真还是开玩笑?”
      
      “我倒是想啊,要干的出来才行……”倪紫懦懦说道,她就是标准的嘴巴贱,心肠软,表面强势,实则到小如鼠的代表性人物。唉,真有点鄙视这样的自己。
      
      “对了。”倪紫似想到什么,忽然开口说道:“平日里另一个倪紫就算跑出来也不会乱来的,今夜她怎么会无端端掉进池里?你知道发生什么事吗?”
      
      算命大婶脸一沉,带点沉重的语气说道:“她是往倪夫人住的方向走的,应该是想念她娘了……”
      
      听到这回答,倪紫只觉鼻子一酸,有想流泪的冲动。她能理解另一个倪紫的心情,因为她也好想在另一时空的爹娘。想知道他们过的好不好,有没很难过。
      
      “差点忘了正事,我不惜耗费功力入你梦是想告诉你,如果半个月后另一个倪紫仍然不能释怀,我愿意用仅剩的功力帮你们再争取多一个月的时间。”
      
      倪紫惊讶地望着算命大婶,第一次见她已经耗费了她一般的功力,这次入梦又再耗费了她四分之一的功力。若她功力都耗完了,会不会有很严重的后果?倪紫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算命大婶似乎不太想回答,含糊说道:“反正这局面也是当初由于我的不小心造成的,我总不能看着那孩子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那孩子?”倪紫听出了她话里的异常,魂飞魄散的不是她们两个吗?那孩子,怎么听都像是其中一个。
      
      算命大婶露出了懊恼的神情,狠拍了下自己的额头后道:“好了好了,我实话告诉你吧。你的灵魂已经来到这个时空,这具身体里,是不会魂飞魄散的。但是,若另一个倪紫的灵魂执意不肯去你那时空,另一时空的躯体本来只能保留四十九天的生命机能,到时另一倪紫的灵魂将无容身之所,无可避免的会魂飞魄散。难道你没察觉到她的灵魂越来越弱了?若半月后她仍不愿离开,我的功力也只能保你在另一时空的躯体一个月。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我功力散尽,得重新修炼五百年才能重列仙班,也实在没能力再帮她了。”
      
      “大婶,你负责人类投胎这项事业多少年了?”倪紫忽然问了个不搭边的问题。
      
      算命大婶虽然惊讶,但也老实回答了她。“差不多两千年了……”
      
      两千年来才出过这么一件纰漏,这个大婶也算是绝佳好员工了,她寒暑假去做兼职的时候都常出错。她跟另一倪紫也算是倒霉到极点了,两千年才一次的错误偏发生在他们身上。
      
      不过大婶也算是个良心大大滴好的神仙公务员,拼尽自己的功力去弥补以前犯下的错误。她也一定会努力,努力早日让另一个倪紫释怀。这样她可以安心去另一个时空,大婶也不用打回原形重新修炼。
      
      等等。
      
      倪紫似乎想到了什么,道:“不对,我二十三岁了,但这个倪紫才十八岁,我们怎么会是同一时期投胎?”
      
      听到这话,算命大婶面露尴尬之色,支支吾吾说道:“天上一日,地下一年。原本是这个倪紫早五日投胎到你那时空的,结果……”
      
      “大婶,相隔五日你都能搞错?且等到我们长大成人了才发现这错误,你真是……”倪紫彻底无语了,到底是这公务员的工作□□逸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默默完结吧~文文各种冷!
    目前在很热血额沸的圆女主坠崖之谜。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