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多少钱一斤

作者:栖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六块

      说是朋友过生日,其实这“朋友”也只是跟着程轶过来,见过两次面而已。
      陆嘉珩到的时候气氛已经炒起来了,他人一进来,上一秒手还搭在一姑娘肩膀上拿着麦,手牵手肩并肩高声嚎叫着的程轶直接从沙发上翻下来,眼睛直勾勾地往他身后瞧。
      
      空无一人。
      程轶不死心,伸长了脖子往外瞅。
      确实没有。
      
      这他妈真是宇宙级奇闻啊简直太新鲜了,陆少爷警告似的提醒他们说要带个人来,程轶觉得这分明就是个暗示,于是无比健康的直接挥退一群大白腿,大家健康无害的唱唱歌喝喝酒,结果这逼一个人来的。
      
      程轶又去看他的表情。
      没有想象中的那种被拒绝了的表情,反而十分微妙。
      
      至于有多微妙。
      程轶眼睛一眯,凑到他面前去,嘶了一声,有点不解:“我咋觉得你这表情娘们唧唧的呢?”
      
      “……”
      “不知道为啥,就是有种微妙的娘感。”
      “?”
      
      程轶摸了摸下巴:“你上回拿一粉水杯回来我就觉得不对劲了,你不是真要走心撩妹吧,别了吧,林柏杨十年狗命可都在你手里。”
      林柏杨远离人群坐在门边小沙发卡座里安静无害吃着不知道是谁的生日蛋糕,刚好能听见他俩对话,翘着小拇指,塑料叉子往蛋糕上一插:“程轶我草拟大爷。”
      
      程轶迷茫了:“你他妈咋也娘们唧唧的了呢?”
      
      陆嘉珩显然不太在状态,理都懒得理他,直接进了包厢,走到林柏杨座的那块小沙发卡座。
      林柏杨和他们大学才认识,关系虽然不错,但是人家品行是带都带不歪的那种良好,是个出口成脏的暴躁纯情男,平时出去玩从来都是待在一边安安静静吃吃东西玩玩手机。
      
      今天,陆嘉珩也加入了他。
      
      包厢最里面两排半圆卡座气氛高涨,满地骰子和撒了的酒汁,有人看见他过来喊他,他也不怎么理,像是个开门的,遗世而独立的和林柏杨并排坐在门口角落里,长腿前伸交叠,掏出手机来。
      
      程轶觉得有点不能接受。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陆少爷跟旁边林少爷要了个耳机,插上手机戴上了,人翘着二郎腿懒洋洋地瘫进小沙发里,安静了差不多半分钟,然后——
      露出了迷之微笑。
      
      程轶简直怀疑他是不是大庭广众之下在听什么肮脏龌龊的东西。
      他从后面绕过去,脑袋伸到陆嘉珩颈边,往他手机屏幕上瞧:“好东西要share啊珩哥。”
      
      男人反应极快,啪的一下手机扣上了,头一偏,手伸出来抵着他脑门推开:“离我远点。”
      程轶挣扎:“怎么着呢?”
      “你女人堆里爬出来的?一身香水味熏得我想吐。”
      程轶:“……”
      
      *
      
      初栀人一回寝室就遭受到了严刑拷打。
      几个姑娘朝夕相处十多天,比较浅层次的感情史早就被没有任何距离的夜聊聊出来了,林瞳表示恨铁不成钢:“你怎么就答应跟他走了呢?那就是个渣男!有什么好聊的??”
      
      寝室老二顾涵痛心疾首:“你这孩子傻了吧唧的,他说两句甜言蜜语,再改过自新表示表示,给你送两天早餐,你就又栽他手里。”
      
      老三最后淡定做出总结:“初栀同志,组织对你很失望。”
      
      “……”
      初栀挣扎着解释:“我们俩才谈了不到十天,我没什么感觉的,也没啥嫌好避,而且毕竟也是三年同学。”
      
      顾涵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放心:“万一他把你拉到人少的地方强取豪夺呢!”
      
      初栀:“没事呀,我学过三年的空手道。”
      顾涵的表情从意想不到到敬佩:“看不出来啊,小阿栀。”
      初栀咧嘴笑,露出整齐的小白牙:“还是白带。”
      顾涵:“……”
      
      顾涵是个东北姑娘,平时喜欢研究些塔罗牌星座五行八卦之类的东西,有的时候会突然兴起,拉着你神神道道念上一段。
      林瞳不相信这些玩意儿,寝室老三薛念南是个标准学霸,每天晚上军训结束别人打手游她背四六级词汇那种,顾涵的唯一忠实粉丝只剩下了初栀。
      
      晚上十一点半黑灯瞎火众人爬上床玩手机闲聊,顾涵开了手机电筒盘腿坐在床上,隔着朦朦胧胧的白纱蚊帐看着对面的初栀神神叨叨:“想知道你和他的缘分吗,说出你和他的名字如郭靖、黄蓉,马上了解你们之间的缘分有多少。”
      
      初栀紧张极了:“我和吴彦祖。”
      
      “……”
      顾涵:“好的,你和尹明硕的缘分指数是零,不过照他的面相来看这个人是个烦人精没跑了,缠人缠的厉害,接下来他要对你出招了,从送早餐开始,到吃夜宵结束。”
      
      初栀:“……”
      
      *
      
      初栀觉得顾涵确实是有两把刷子的,因为第二天一大早,尹明硕真的出现了。
      她当时还没睡醒,身上的军训服外套没拉,敞着怀一边扎头发,一边跟着室友出了寝室楼,去买了个早餐边往操场走边吃。
      
      一个豆沙包吃完刚好走到操场,初栀拧开豆浆咬进嘴巴里,一抬头,就在操场铁网门口看见尹明硕站在那里,手里拎着个袋子。
      他不是一个人来的,旁边还跟着两个男生,应该是他室友,看见初栀她们过来,笑得让人浑身不舒服。
      
      初栀还没来得及反应,尹明硕已经跑过来了,朝她笑:“早。”
      初栀嘴巴里还叼着豆浆,含含糊糊地:“唔,枣……”
      
      “已经吃过了?早上只喝个豆浆哪能饱,要晒一上午的太阳呢,我给你买了雪菜鸡丝粥,离集合还要一会儿的时间,你先吃点?”
      
      顾涵看了林瞳一眼,那眼神就像是在说“我说什么来着?”
      林瞳性格像个炸.药包,还是自燃的那种,不用点就能着,二话不说一把把初栀拉到自己身后,眼一眯,御姐气场十足:“我说,既然已经分手了,你就别缠着人家姑娘了行吗?要点脸吧。”
      
      尹明硕笑容没了,神情微变,却还是好脾气地:“这是我和初栀之间的事情,你可能不了解,她对我有点误会。”
      “你真是想太多了,”林瞳轻蔑哼了一声,“你去厕所对着马桶水照照就明白了,跟你分手还需要什么狗屁误会吗?”
      
      尹明硕还没说话,他身后两个男生先不乐意了,其中一个看起来很壮实的直接爆了一句粗,往前走了两步:“说话客气点,你以为老子不打女人?”
      上一秒还在和初栀掐指一算的顾涵闻言也不跟她开玩笑了,耷拉着唇角走过去,警惕地看着他们。
      
      尹明硕看起来还有点尴尬,他手搭在旁边男生的肩膀上,安抚似的拍了拍。
      清晨的操场门口穿着军训服的男生女生陆陆续续进来,看到这一幕都不由得侧目多看上两眼,
      
      三个高大的男生对上几个女孩子,女生无论怎么看起来都占不到便宜,前面两位战斗系室友小辣椒似的完全上头,薛念南从英语单词的世界里短暂地回过神来,开始迅速分析现在的情形怎么处理最好。
      不过她也没多害怕,因为觉得男生真的会打女生的可能性还是太小了。
      
      所以当她看见那个高大的男生直接一把扫开尹明硕的手过来挑衅似的推了林瞳一把的时候,她完完全全呆住了。
      男生对女孩子动手,对于她来说这完全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顾涵站在旁边直接怒了,一声三字经咆哮而出,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张嘴一口狠狠咬了下去,一直站在旁边没什么反应的初栀嘴巴里咬着的豆浆已经捏在手里,吸吸果冻似的豆浆袋子,小姑娘手臂高高举起,攥着一捏,乳白色的豆浆像一道水柱,咻的一下全都喷到男生脸上。
      
      男生下意识闭上眼睛,一边胡乱推了两把一边往后退,再一睁开眼已经完全怒了,满脸豆浆滴答滴答渗进衣服里,眼睛直喷火,愤恨的紧紧盯着她们。
      刚气势汹汹往前冲了两步,又被人一拳锤上后脑勺。
      
      周明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后面去了,锤完,嗷嗷叫了两声,手背通红,疼的嘶嘶哈哈的,还不忘装逼:“欺负我们班的女生,你问过我们班男生了吗?”
      
      战场气氛焦灼,剑拔弩张还没触就爆发了。
      周明他们寝室四个人,虽然一个比一个苗条看上去都没对方壮,但是胜在人多,还有女生帮忙,虽然挂彩,但是也并不占下风。
      
      所谓法不责众,打架就要打群架,寝室规模的架还是差了点。
      教官和辅导员过来的时候,初栀正把尹明硕给她买的雪菜鸡丝粥往对方脸上倒,男生被林瞳和顾涵一起按着被烫的嗷嗷叫,熬得又黏又糯的粥顺着往下淌。
      
      几个教官咆哮着跑过来把人分开,男生基本都挂了彩,最开始动手的那个男生最惨,脸上头发上衣服上又粥又是豆浆的。女孩子看上倒是都没什么事情,除了衣服头发稍微有点乱。
      辅导员看上去快要气疯了,看着他们唾沫横飞:“一会儿系主任就过来!你们就等着吧,我们班还没开学就出名了!”
      
      初栀老实巴交地站在最末尾,一抬眼,就看见系主任已经远远走过来了。
      后面还跟一人。
      
      四位数今天穿了件奶白色的卫衣,牛仔裤,一双微微上挑着的桃花眼一排扫过去,停在她面前,似笑非笑。
      那眼神就像在说:牛逼啊。
      
      初栀一愣,可怜巴巴地眨眨眼。
      男人唇角一勾,跟在系主任后面走过来,看着辅导员和系主任在不远处说话,不动声色站到了初栀旁边。
      
      “哪些是你的手笔?”他声音压低,语气玩味,视线没看她,漫不经心地扫过前面几个挂彩的男生。
      “粥,”初栀犹豫了一下,小声补充,“还有豆浆……”
      
      她说完,他就笑了。
      喉间溢出两声轻笑,他垂眼,看着她小脑袋低低垂着,看似老实巴交,乖得不行的样子,低声调侃她:“粥多没劲,你兜里怎么不备俩油碟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晚更了两分钟,没时间写作话了快上车!(?
    留言一天比一天少,怎么肥四,你们不爱我了!
    -
    今天份投喂小名单!大家破费了我无以为报,只能让女主继续不知道男主名字了。
    老杨扔了1个手榴弹 ccccccc存扔了1个手榴弹
    无绐扔了1个地雷 戎靘扔了1个地雷 充哥的纹身扔了1个地雷 西柚树子扔了1个地雷 Tien扔了1个地雷 括号号扔了1个地雷 一酒温辞扔了1个地雷 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扔了1个地雷 丸子Wan.扔了1个地雷 YHS扔了1个地雷 goldenluoking扔了1个地雷 我妻由乃吃香菜c扔了1个地雷 HierophantVi扔了1个地雷 25126525扔了1个地雷 染栀cecilia扔了1个地雷 Sukura扔了1个地雷 名取周一扔了1个地雷 姓山田扔了1个地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