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开封府混个公务员(出版名:《南衙纪事》)

作者:欧阳墨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九回小差役堂审立功还清白大夫献方

      话说这“庞大海”被压上府衙大堂,头也不敢抬,跪倒在地,只知道一个劲儿的磕头,之前在“誉乐楼”嚣张跋扈的模样,却是半点也看不出来。
      “堂下所跪何人?”包大人沉声问道。
      “回、回大人,小、小人庞大。”庞大哆嗦回道。
      “庞大——”
      包大人沉声拖音,却是道出名字便顿住声音,半晌不再出声。
      堂上衙役见顶头上司不出声,自然不敢吭声;庞家父子不明包大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静在一处;门外百姓一见大堂气氛,更是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一时间,大堂之上沉寂一片,气氛凝重,竟是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金虔站在门口,也觉呼吸困难,脉搏渐弱,偷眼向堂上一望,只见包大人剑眉沉压,利目如电,直直射向堂下庞大头顶,再看庞大,已是汗透衣衫。
      啧啧,好一个“此时无声胜有声”。
      啪!!
      “庞大,你可知罪?!”
      惊堂木猛然巨响,宛如惊雷炸空,包大人一声怒喝,顿惊三魂七魄,堂上众人不禁心头一惊,浑身一个激灵。
      庞大更是应声直接扑倒在地,浑身上下赘肉颤动不止:
      “草、草草草草民不、不不知身犯何、何罪……”
      “不知何罪?!”包大人一声高喝,“你先用砒霜毒杀黄大虎,后诬陷秋娘与张颂德通奸,将杀人罪名推于张颂德身上,如此罪行,还敢称自己不知何罪?”
      这一句,顿时把庞大惊去半条魂魄,赶忙叩首否认道:“黄、黄黄大虎是何、何人?草民连认识都不认识,如何杀他?”
      “哼,不认识?”包大人威目一眯,高声道,“传李氏。”
      “传李氏——”传呼之声远去,不多时,就见一名中年妇人被压上大堂。
      金虔定眼一看,心道:嘿,这位人证更绝,咱根本不认识,这老包今天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尽出怪招。
      只见这名妇人,三十上下,身穿蓝碎花棉布裙,眼细大嘴,满面惊恐,来到大堂之上,连路也走不稳,跨门槛之时还险些栽倒在地。
      “民、民妇李氏叩见青天包大人。”
      “李氏,”包大人问道,“本府问你,你可认识黄大虎此人?”
      那李氏额头碰地,颤声回道:“回青天包大人,民妇认识,黄大虎就住在民妇家隔壁。”
      包大人点点头,又道:“那你可知黄大虎是因何而死?”
      “回青天包大人,黄大虎是被他的妻子秋娘和张颂德通奸,后将黄大虎害死的。”
      “嗯——”包大人顿了顿,又道,“本府这有一份你的供状,你曾在陈州府衙大堂上宣称,曾多次见到张颂德与那黄氏秋娘暧昧,可有此事?”
      “确有此事,民妇曾多次见到那张颂德与那黄氏秋娘在门前拉拉扯扯,有伤风化。”
      “本府问你,那是何时之事?”
      “是……是黄大虎死前一个月左右——”
      “那就是四月左右?”
      “……是。”
      “一派胡言!”包大人一拍惊堂木,怒喝道。
      “威武——”堂威阵阵,环梁而绕。
      堂下李氏顿时一个激灵,浑身上下开始颤抖不止,口中乌拉道:“回、回青天包大人,民、民妇的确看见他们两人……”
      包大人双眼一眯,提声道:“本府已派人查过,今年四月,你外出省亲,至五月初三才归家,那时黄大虎已死,张颂德已被关押入牢。之后不过两日,你就上堂作证,称自己曾见黄氏秋娘与张颂德通奸。本府倒要问你,你在外省亲,如何目睹张颂德与黄氏暧昧,难道你有千里眼、顺风耳不成?”
      李氏听言,顿时瘫软在地,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包大人眯眼打量堂下妇人片刻,猛然一拍惊堂木喝道:“李氏,你在公堂之上信口胡言,随口诬陷,藐视公堂,视国法为无物,如此重罪,本府定要重罚!”
      那李氏一听此言,顿时如同被电击了一般,一个鲤鱼打挺直起身板,高声呼道:“大人,青天包大人,民妇冤枉啊,民妇不是有意诬陷那秋娘和张大夫的,是有人要挟民妇,让民妇如此说的。”
      包大人双目一凛,喝道:“是何人要挟于你?”
      “……是——”李氏却刚出口半句,却又有些犹豫,双眼慌乱打转,似有难言之处。
      “还不从实招来?!”包大人又一拍惊堂木。
      李氏身形一颤,急忙叩头道:“回、回大人,是侯爷府的管家,庞、庞爷让民妇这么说的——”
      那庞大一听,顿时青了脸色,高声叫道:“你、你别胡说,我何时要挟过你,我根本不认识你!”
      李氏一听也慌了,回身朝庞大叫道:“庞大爷,你别翻脸不认人,那天你塞给我二十两银子,让我上府衙大堂做证,还说我若是不听你的,你就要杀我全家,我才——”
      “你、你胡说八道!”
      “够了!”包大人一声高喝,“公堂之上,不得私自争执!”
      两人霎时噤声,瑟瑟缩在一处,不敢再言。
      包大人顿了顿,目光移向李氏,沉声问道:“李氏,你说是受庞大唆使才诬陷黄氏秋娘与张颂德,此言可属实?”
      李氏叩头道:“民妇所言句句属实,绝无虚言,那庞大给民妇的二十两白银,民妇未曾动过分毫,还在民妇家中。”
      包大人点点头,又将目光移向庞大,利眉一竖,一拍惊堂木道:“庞大,你说你并不认识黄大虎,那为何要买通要挟李氏去诬陷黄氏秋娘与张颂德?”
      “这、这这,草、草民……”庞大汗珠如豆,顺着一脸横肉滑落地上,哆嗦了半晌才道,“草、草民只是买通人诬陷黄氏和张颂德,但是草民绝对没杀人,望、望包大人明察。”
      包大人微微眯眼,缓缓道:“那黄大虎并非你所杀?”
      “草、草民没、没杀过人……”
      包大人一声冷哼,转头对身侧王朝道:“让他看看物证。”
      王朝依言取出托盘,抬步走到庞大身前,掀开蒙布,将托盘上的物品放在庞大眼前。
      庞大一见托盘上两件物品,顿时脸色刷白,眼皮抖动。
      托盘之上摆放之物,正是之前在黄大虎后院搜出的那张印有药铺名章的草纸。
      “庞大,你可见过这此物?”包大人问道。
      “没、没没没没见过!!”庞大的声音顿时高了两个八度,猛以听去,竟和那宫里的太监有异曲同工之妙。
      包大人利目一眯,提声又道:“传‘仁惠堂’伙计。”
      一名伙计打扮的青年走了上来,施礼下跪道:“草民刘阿璜,‘仁惠堂’伙计,叩见包大人。”
      包大人示意,王朝又上前将证物递给那名伙计。
      “刘阿璜,你看看这张草纸,你可认得?”
      伙计刘阿璜拿起草纸上下细细翻看几遍才郑重回道:“回包大人,草民认识,这是我们药铺包药的草纸。”
      包大人点点头,又问:“你可能认出这草纸包得是何种药品?”
      那刘阿璜又细细翻看片刻才道:“回大人,从这张草纸上所沾药粉推断,这草纸以前包得应是砒霜。”
      啪!包大人一拍惊堂木,喝道:“大胆,这砒霜乃是剧毒之物,你为何随意买卖?”
      刘阿璜被吓得不轻,赶忙叩首回道:“回大人,这砒霜只卖于那些用来杀虫蚁、老鼠的人家,而且掌柜有交代,若非知根知底人家,绝从不敢随意买卖。”
      “那就是说凡是来买砒霜之人,你都认识?”
      “回大人,是。”
      包大人听言,微微点头,继续问道:“那今年五月前后,可有人去‘仁惠堂’买过砒霜?”
      “回大人,今年刚到初夏,虫蚁尚未为祸,所以这铺内只卖出过一份砒霜,草民记得清楚。”
      “是何人买的?”
      “回大人,是、是……”伙计刘阿璜说到此处,却是有些犹豫。
      包大人见状,心里明了,缓声道:“刘阿璜,你莫要怕,一切皆有本府为你做主。”
      伙计刘阿璜这才点了点头,使劲咽了两口口水道:“回大人,是侯爷府的管家庞大买的。”
      “庞大,你还有何话说?!”
      包大人一拍惊堂木,喝道。
      再看庞大,此时已是脸色惨白,双目呆滞,好似一堆待售猪肉般瘫软在地。
      示意衙役带下伙计刘阿璜,包大人利目横扫堂下,一字一顿沉声道:“庞大,你毒害黄大虎在先,诬陷张颂德在后,两罪齐罚,罪无可恕,本府判你铡刀之刑,你服是不服?”
      那庞大听言,顿时浑身肥肉一颤,哆嗦不止。
      包大人见他不言不语,又一拍惊堂木,继续问道:“庞大,本府判你铡刀之刑,你服是不服?!”
      庞大缓缓抬头,一双绿豆眼直直瞪着包大人,却是欲言又止,面带难色,挣扎半晌,又缓缓低头,继续哆嗦浑身的肥肉串。
      再看堂上众人脸色,是五花八门,好不热闹。
      庞氏父子面色沉黑,颜色直逼包大人脸色;堂下众衙役、听审百姓皆是一脸莫名,不明所以;四大校尉、展昭、公孙策脸色不变,泰然处之;金虔立在门口,眼珠子滴溜溜转了数圈,才恍然大悟,心中暗道:
      啧啧,难怪今日这一升堂不审张颂德,不审安乐侯,偏偏要审这庞大。安乐侯奸诈狡猾,身份特殊,若非铁证如山,恐怕难以治罪;而那张颂德又有杀人命案在身,即使为证,恐怕也难以令人信服。而首审庞大,先脱了张颂德杀人之罪,便多了一名清白人证;再将庞大逼入绝路,让其供出幕后主使之人,便又增一名污点证人——老包这招釜底抽薪实在是厉害的紧。
      只是,连咱这不太灵光的脑细胞都悟出了此等道理,那奸诈的小螃蟹精难道悟不出来?
      想到这,金虔赶忙抬眼观望。
      只见那安乐侯庞昱虽然脸色沉黑,但一双凤目却是未失光芒,森森冷光,丝丝冷意,让人心头一颤。
      “庞大罪无可恕,包大人,不必念本侯面子,依律处置吧。”庞昱冷冷瞅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庞大,顿了顿,又缓下几分声音道,“庞大,念在你跟随本侯一场,你的家人本侯会好生照料。”
      “庞昱,本府未曾问话,不得多言!”包大人怒喝一声。
      庞昱挑眉望了包大人一眼,冷笑一声不再言语。
      金虔一听庞昱此言,心中顿叫不妙:
      这句话翻译过来,不就是:庞大,你一家老小都在本侯手里,若是不想拖累家人,你就痛痛快快把罪认了,甭想扯上本侯分毫。
      金虔不由暗暗摇头,心中又道:还是对付陈州知府李清平那招,不仅没创意、而且没节操——啧,可惜这招偏偏是应了那句话:招不在损,有效就行。
      果然那庞大听到庞昱此言,颤抖不止身形竟是渐渐停了下来,僵身而跪,一言不发,好似赴死之状。
      再看堂上众人,脸色是活脱脱掉了个。
      庞氏父子脸色渐缓,开封府一众精英脸色渐沉。
      包大人脸色愈发紫黑,缓缓起身,喝道:“来人哪,狗头铡伺候!”
      四名衙役应声出列,将堂侧狗头铡抬出,放置当堂中央,将庞大架到铡刀之上。
      包大人缓缓抽出一根令签,沉声道:“开铡——”
      唰!
      一道冷森寒光耀亮大堂,金虔只觉眼前刃光一闪,顿时一股寒流涌上心头。
      啧啧,不妥,为何咱这心头乱跳,貌似不祥之兆。
      抬眼一望,越过府衙大堂,金虔目光不偏不倚、恰巧射至包大人案侧直直站立的红衣四品护卫身上。
      只见展昭面色平静,毫无半丝表情,好似早已置身事外,只是一双星眸,深邃难测,沉沉静寂,竟是毫无半点光华。
      金虔顿时心头一凉,顿时悟出一句经典警句: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啧,瞧猫儿这样子,定属“爆发”那类种族。
      此次若是再让这安乐侯脱了罪,这猫儿不拼上九条猫命才怪!
      想到这,金虔顿时心慌,一双细眼四下飞转,最后竟是停在公孙策面前。
      只见公孙先生一张儒面,愈发白皙,猛一望去,竟好似白无常一般,令人生畏。而那句穿耳魔音更是适时回响于耳畔:
      “展护卫以后就要劳烦金捕快了”
      金虔浑身细胞顿时一个冷战:
      啧啧,这公孙竹子的言下之意八成是——若是展护卫有个万一,金捕快你定也吃不了兜着走!
      OH MY GOD!
      若是猫儿去拼命,咱这小命八成也一并拼了进去!
      镇静、镇静,咱一个堂堂现代人,博览群书,学通古今,纵观数百部八点档电视剧,穿越上千年时空,啧啧啧啧,俗话说:堂堂一个大活人,岂能让小便憋死?!不过是让一个连男人都调戏的不良混混反咬主子一口,难度系数只属中上……
      慢着,调戏男人……啧!
      金虔心头豁然开朗,心中暗道:小螃蟹,别以为就你会暗地里用阴招,开封府那帮人精不愿用,可咱深知与时俱进、解放思想的重要性,如今生死关头,咱也豁出去了,定要与你拼出个高下才行。
      想到这,金虔神色一正,迈步走上大堂,抱拳高声道:“启禀大人,属下有事禀报!”
      金虔此举,顿时将堂上众人震惊当场。
      堂上衙役、门外百姓不用细表,皆是双目暴突;
      庞氏父子面色不善,隐隐显出杀气;
      四大校尉已经不知该摆何种表情,五官都有些移位;
      展昭依然是面无表情,一片平静,只是朗目之中隐隐显出火光。
      包大人手持令签,正要掷下,却被金虔一嗓子喝住,身形顿时僵住,脸色更是阴沉,顿了顿,将目光转向公孙先生;
      但见公孙先生眼浮愕然,但不过转瞬即逝,随即立刻将目光移向包大人,微微点了点头。
      包大人明了,收回令签,沉声道:“何事禀报?”
      金虔僵着一张脸皮,顶着满头冷汗,缓缓道:“禀大人,属下与这庞大曾有一面之缘,此时见故人与属下就要阴阳两隔,心中不忍,想与故人话别一二,望大人恩准。”
      此言一出,大堂之上又是一片静寂,偶尔有几声倒抽凉气之声。
      许久,包大人才缓缓出声道:“准。”
      “谢大人。”金虔抱拳施礼,疾步走到庞大身侧,蹲下身形道:“庞兄,你可还记得小弟?”
      庞大直直盯着金虔,呆滞目光渐渐恢复正常,又换成满目惊讶,盯了半晌才踌躇道:“这位小哥,的确有些面善……”
      金虔微一撇嘴,顺手向堂上指了指,用几乎微不可闻的耳语声线对庞大道:“那你可还记得那位大人?”
      庞大顺着金虔手指望去,正好直直望见那位身形笔直的御前四品带刀护卫。
      “在誉乐楼上,您还曾请那位大人去侯爷府一游,庞兄可还记得?”金虔一旁提醒道。
      庞大这才忆起,顿时身形一抖,眼袋微微抽搐。
      金虔挑了挑眉尖,压低声音悄然道:“庞兄,你可知那位大人是谁?他就是御前四品带刀护卫展昭,名满江湖的南侠,圣上金口御封的‘御猫’——不瞒庞兄,展大人是出了名的人缘好,武功高,江湖朋友多,江湖上仰慕南侠之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庞兄曾如此对待那位展大人,若是让展大人的那些江湖朋友知道了,您觉着您的家人可有活路?嗯,说起江湖上那些折磨人的法子……啧啧啧啧……”
      说到这,金虔顿了顿,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庞大从普通猪肉变成了注水猪肉,冷汗哗哗往外冒。
      金虔清了清嗓子,又压低了几分声音,继续道:
      “庞兄你也看到了,展大人是一表人才,玉树临风,当今圣上初见就破例封了一个四品官,还金口御封‘御猫’称号,这是多大的荣誉!想当初,圣上是打定主意要把展大人留在身边,可展大人才说了一句要效力开封府,圣上二话不说就应了下来,这又是多大的恩宠!啧啧,说起这圣上对展大人——那可真是……诶,若是圣上知道展大人曾受过如此屈辱,庞兄,不是小弟故意吓你,虽说这灭你家九族不太可能,可这灭个七族、八族,可就难说了。”
      听到这,庞大已经从注水猪肉变成了腐坏猪肉——全身呈现青紫。
      “不过庞兄,你也不必太担心,这展大人是远近驰名的好脾气,心胸宽阔,只要是帮过包大人忙的人,展大人定会善待,既往不咎。如今这陈州府内,敢和包大人作对的,也就那一人——小弟也知庞兄你非大奸大恶之徒,若非受命于人,也不会杀人害人。小弟言尽于此,庞兄,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家人考虑一二,免得一家老小同聚黄泉啊!”
      说罢,金虔起身回立,恢复正常声音,恭恭敬敬抱拳道:“回禀大人,属下已经与故人话别完毕,请大人行刑。”
      言毕,金虔赶忙向后退去。
      可还没等金虔退回门口,就见庞大突然一个挺身,直立身形,高声哭诉道:“包大人,青天包大人,草民冤枉啊啊啊!!”
      此言一处,堂上众人皆是惊愣当场,偌大公堂之上竟是无一人反应过来。
      金虔一番话语,声音微细,几不可闻,除了庞大之外,连近在咫尺的李氏都听不真切,何况他人。
      众人只见那名声称要与故人话别的小差役在庞大耳边嘀咕了几句,那庞大脸色就一变再变,之后居然临阵倒戈,如何不让人震惊当场。
      半晌,还是包大人见多识广,率先回神,高声问道:“你为何喊冤?”
      庞大哭道:“大人,草民是受安乐侯之命才毒害黄大虎,诬陷张颂德,一切所作所为并非草民所愿,大人明察啊!”
      堂上众人听言更惊,不由将目光移向堂上庞昱。
      只见那庞昱脸色微变,一双凤眼微眯,眼角隐隐抽动,冷冷道:
      “庞大,你这个吃里爬外的狗奴才,你就不怕本侯灭了你九族?!”
      “安乐侯侯爷,若是你再胡言,莫怪本府治你一个藐视公堂之罪!”包大人一拍惊堂木沉喝一声。
      庞昱斜瞪包大人一眼,不再出声,又将目光恨恨移向庞大。
      “庞大,你刚才所说可是实情?”包大人沉声追问道。
      那庞大适才听到庞昱所言,顿时身形一矮,此时又听包大人追问,又没了主意,满身肥膘抖动不已,一双绿豆眼四下飞飘,最后又落回门口金虔身上。
      金虔听到庞昱所言,本被吓出一身冷汗,但此时一见庞大又将目光移向自己,赶忙摆正脸孔,故作深沉的挑了挑眉头,又用目光瞄了瞄公堂正前的那位御前护卫。
      庞大目光随金虔移向正前,正好对上展昭一双黑沉双目,深如夜,沉似海,正是:寒波粼粼,煞气溢眸。
      庞大浑身肥肉一个激灵,立即五体投地呼道:“回、回大人,小人所言句句属实,小人所作所为,都是受了侯爷的命令!”
      “狗奴才!!”
      庞昱突然腾得一下窜起身,冲上前抬腿就朝庞大脸上狠狠踢了两脚。
      “放肆!”包大人一拍惊堂木,怒喝道,“庞昱,不得咆哮公堂!”
      张龙、赵虎应声而出,将庞昱又硬生生压跪在地。
      庞太师见状顿时大怒,拍案而起喝道:“包大人,你不管这狗奴才一派胡言,反而处处针对当朝国舅,是何居心?!”
      “太师稍安勿躁,是非曲直,定会还世间一个公道。”包大人微微施礼道。
      “还世间一个公道?!”庞昱被压跪在地,冷笑道,“包大人若想还世间一个公道,就应该把这一派胡言得狗奴才马上铡了才是!”
      庞大一听,赶忙磕头高声道:“包大人,罪民所言句句属实,若有半句谎言,天打雷劈!”
      安乐侯庞昱又是一声冷笑:“可笑,本侯与那张颂德素未谋面,与那黄大虎又从不相识,以本侯身份,有何缘由毒害此二人?”
      庞太师一旁也帮腔道:“包大人,你莫要听信这狗奴才一面之词。这诬陷皇亲的罪名,老夫怕包大人你担待不起!”
      包大人点点头道:“太师所言甚是,本府的确不应只听一面之词!来人,带张颂德。”
      “传张颂德——”
      不多时,就见一名披头散发的男子缓缓走上大堂。
      只见此名男子,囚衣裹体,土灰满面,手脚被锁,步履蹒跚,来到堂上,躬身下跪,缓缓道:“罪民张颂德,叩见包大人。”
      包大人打量堂下男子片刻,缓声道:“张颂德,你的案子已经清了,杀死黄大虎真凶已经找到,你是清白的。”
      那张颂德一听,猛然抬头,一双布满淤青的脸上充满惊讶,却是毫无半点喜色,反倒有些难以置信,许久,才缓缓道:“敢问大人,那名真凶是何人?”
      包大人见这张颂德不卑不亢,沉稳有度,但却被折磨至此,不由有些不忍,声音又缓了几分继续道:“传你上来,就是要查明真凶。”顿了顿,包大人又道,“承认杀人的安乐侯府的管家庞大,但庞大又幕后主使为安乐侯——本府问你,你与这二人可有仇怨?”
      不料那张颂德听到此问,却是微微一笑,摇头道:“我与这二人皆无仇怨。”
      包大人一愣,问道:“既无仇怨,那为何要杀死黄大虎,而后嫁祸与你?”
      张颂德抬眼望着包大人半晌,渐渐敛去笑容,道:“恐怕是为了一张药方。”
      众人听言,皆是一愣。
      金虔站在门口也是十分纳闷,心道:什么药方?不是小螃蟹贪图秋娘的美色,为了抢占秋娘才杀了黄大虎,后又嫁祸张颂德——等等,不对劲。想在回想起来,这整个陈州城内所有青楼妓院都属安乐侯所辖,连冰姬那样的绝色小螃蟹都未曾入眼,想那秋娘,不过一个普通民妇,能美貌到哪里?
      而以小螃蟹的身份、地位和势力,就算要强抢女子,又何必杀人嫁祸别人如此麻烦,何况,为何偏偏要嫁祸张颂德,不选别人——如此推断,似乎都是冲着张颂德而去。若是说小螃蟹与张颂德有仇,那直接将张颂德杀掉就可一了百了,为何要绕如此弯路?
      金虔推理半天,也未理出头绪。
      而大堂之上其余众人也是不明所以。
      只见包大人微蹙眉头,慢慢问道:“是何药方?”
      张颂德回道:“大人,那张药方是草民从侯爷府带出来的。至于是何药方,大人见了就明白。”
      包大人顿了顿,又问:“现在药方何在?”
      张颂德回道:“大人,就在将草民的家仆张福松身上。”
      包大人沉思片刻,点点头,提声道:“传张福松。”
      一名老者应传步履蹒跚走进大堂,扑通跪倒在地,呼道:“草民张福松见过青天包大人。”
      包大人点点头,又将目光转向张颂德。
      张颂德明白,转头轻声呼道:“福松……”
      老者一听,身形一颤,慢慢直起身形,老泪纵横,扑到张颂德身侧哭道:“少爷,少爷,你怎么变成这样了,瘦了一大圈?!少爷,福松知道少爷是无辜的,福松去开封府向包大人伸冤,少爷,你的冤屈一定要向包大人说啊!包大人是青天,一定会帮少爷的。”
      张颂德眼眶也微微泛红,抬手轻轻拍面前老者脊背,缓声道:“福松,包大人已经帮我伸冤了,我是清白的,你不用担心。”
      张福松一听,顿时大喜,急忙转身叩头,呼道:
      “谢谢包大人,包大人果然是青天,是好官,是……少爷是无辜的,福松知道,福松一直知道,少爷是天下最善良的人,少爷是不会杀人的,福松、福松谢包大人……”
      “老人家,不必多礼了。”
      包大人微微点头,缓声慰道。
      张颂德又拍了拍家仆的脊背,缓声问道:“福松,我给你的那本医书还在不在?”
      张福松听言,赶忙道:“在,当然在!”边说边从怀里掏出随身的那个破包袱,小心翼翼的打开,从包袱最下方取出一本医书。
      张颂德接过医书,又要了一把匕首,展开医书封皮,在内侧轻轻一划,纸面被割开,从夹层之中取出一张薄纸,递给了一旁的王朝。
      尽管金虔站在门口,但也看得十分清楚,在张颂德掏出那张薄纸之时,跪在一旁安乐侯庞昱神色猛然一变,脸色顿时变得惨白,眼角眉梢浸染浓郁狠杀之气。
      包大人接过薄纸,展开细读,半晌,又抬头示意公孙先生来到案前,一同研读。
      公孙先生是越看眉头越紧,脸色越差,待读完之后,神色更是凝重,不由抬首向包大人道:“大人,这……”
      包大人点点头,抬起惊堂木拍下道:“张颂德已证乃属无辜,当堂开释,其余人犯还押大牢,请安乐侯庞昱厢房歇息,明日再审。退堂!”
      说罢,就领几位心腹匆匆向后堂而去。
      余下众位衙役实在是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只得依令行事;衙内百姓也渐渐散去,庞太师见无人搭理,也只好气呼呼离去。
      金虔最是高兴,正想趁机溜号,可刚走了几步,就见张龙匆匆赶来,神色紧张道:“金虔,公孙先生正急着找你,快随我去花厅。”
      金虔无奈,只得随张龙一同来到花厅。
      一进花厅,就觉厅内气氛异常,众人皆是愁云遮顶,尤其是公孙先生,白皙脸色竟是微微泛青,一见金虔进门,立即招呼金虔过去,将手中纸张递到金虔手中,低声道:“金捕快,你也看看这药方。”
      金虔不敢怠慢,赶忙细细读看,这一看可不要紧,顿时把金虔惊到一处。
      就听公孙先生一旁道:“这药方上所记载的……竟是失传许久的一种名为‘绿媚’的药物配方,这安乐侯——唉……”说了半句,再说不下去。
      金虔一旁头皮发麻,心道:
      公孙竹子,这种时候还拽什么文?什么“绿媚”,何必如此文雅,这根本就是春药配方、而且是足以令人迷失心智的剧烈春药配方,说白了,整个一毒品。
      啧啧,掌管红灯区、拐带人口、私制毒品、如此高难度、高风险、高技术含量,高收入、高利润的行业都让你占了,小螃蟹,你果属螃蟹强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迟了,抱歉
    小螃蟹日子快到了,不容易啊
    下回如果不出意外,这个案子就可以完结了,恭喜恭喜
    之后应该回写一个番外故事,大家轻松一下,迎新年啊,笑……
    好了,祝大家周末愉快
    墨心去睡觉了
    ZZZZZ
    ****
    28日补充:
    修改稿重贴,改了改漏洞
    大家别激动,不是更新
    表打偶
    上次忘了说:谢谢夏侯殿和银子殿的长评……
    都是为小金同志写的
    小金,你瞑目吧……
    厚厚
    这周把小螃蟹干掉
    奋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