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开封府混个公务员(出版名:《南衙纪事》)

作者:欧阳墨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回风波起鬼行汴城无奈中校尉出山


      深夜清冷,残月高悬,萧瑟夜风掠过屋檐,卷起片片秋叶,打旋飘落地面。
      午夜时分,汴京街道漆黑一片,万籁寂静,只有“当当”更鼓声远远传来,在街道上激起阵阵回音。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一个年过五旬的打更老汉从街道尽头行来,手中灯笼随着步伐一下一下摇晃,灯中烛火忽明忽暗,似隐似现映照老汉满面皱纹。
      “天干物燥,小心——”
      “嘻……嘻嘻……”
      突然,一个声音冒了出来,似笑非笑,冷渗入骨。
      老汉猛然停住脚步,提声高呼:“什、什么东西?!”
      慌乱声线在死寂街道上划过,更显死寂。
      无人、无物、无风、无声。
      刚刚那诡异的声音就好似是老汉幻听了一般。
      “呼——”
      老汉长呼一口气,抹了抹脑门的冷汗,拎着灯笼继续前行。
      “天干物燥——小心——”
      “呵呵——呵呵呵——”
      又是一声诡异笑音,细碎渗耳,前一声似远在数丈之外,下一声却似响在耳畔。
      “谁在那?!”
      老汉猛然举灯乱照,摇晃微弱灯光下,街道地面苍白一片,就如老汉此时面色一般。
      “呵呵——”
      两声干巴巴的冷笑携着阴风毫无预兆吹在耳边,老汉顿时发根倒竖,猛然扭头,手里的灯笼顺势甩出,抛出一个弧线,跌落在地,噗得一下灭了。
      霎时,街道上一片漆黑,只能借着微弱月光勉强看到街道两旁房屋的乌压压的轮廓,好似鬼魅压街。
      豆大汗珠顺着老汉额头滑下,急促喘气声好似风箱一般,在寂静街道上呼哧呼哧作响。
      “呵呵呵……呵呵呵……”
      笑声再次响起,这次老汉听得清楚,是一个阴森森的女子声线。
      “谁、谁谁谁?!”老汉尖叫道。
      “嘻嘻……”笑声好似被风吹走了一般,在身边迅速一绕,瞬间就飘到了老汉身后。
      “嘻嘻……嘻嘻……”
      老汉浑身剧烈一抖,分明感到有一个冰冷潮湿物体正慢慢触摸自己后脖颈。
      那触感顺着脖颈渐渐前滑,慢慢划过老汉的喉结,下巴,鼻尖,最后停在了老汉眼前。
      老汉双眼暴突,血丝布满,呼吸停滞,直勾勾看着那物体在自己眼前缓缓伸展。
      湿濡、冰冷、血红——
      那、那赫然是一根舌头。
      而在那舌头之后,却是一双泛着红光的瞳孔,犹如凶鬼恶煞。
      “啊啊啊啊——!!”撕心裂肺的尖叫声伴着老汉晕倒在地的声响,响彻整个汴梁城。
      *
      晨起秋色好,一庭风露蝉。
      秋高气爽,云淡风轻,本是一日好天气,可开封府首席主簿师爷公孙先生却是心情一片阴霾。
      花厅之内,公孙先生端坐书案之后,细细看着手里的账单,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
      “王朝,这是什么?”
      “公孙先生,这是练武场的维护修葺费用。”王朝垂着脑袋道。
      “三天前才修过,怎么又要修,还花费如此巨大?!”公孙先生双眉一挑,声音微提。
      王朝身形一抖,坑坑巴巴说不出话来。
      公孙先生望了王朝一眼,缓下声音,又问道:“王朝,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问,险些把王朝这个八尺高的大老爷们给问哭了。
      只见王朝两眼泛红,可怜兮兮望着公孙先生,哽咽道:“公孙先生,您赶紧想想办法吧!”
      “怎么?”公孙先生一怔。
      王朝一吸鼻子:“都是因为展大人、金虔和白少侠啊。”
      “呃?”
      “公孙先生您也知道,展大人每晚都到练武场亲自督促金虔练功,可自从他们从杭州回来后,不知为啥,白少侠也每晚都去凑热闹,且次次都和展大人唱反调,展大人让金虔走梅花桩练下盘,白少侠就偏要让金虔练轻功,展大人手把手教金虔练剑,白少侠就非要让手把手教金虔耍刀,两个人你说一句,他呛一句,说不了几句就掐起架来——唉呀呀,公孙先生啊,您也知道啊,展大人和白少侠的身手,那可是江湖上有名的高啊,这俩人一打起来,那就是天地变色鬼哭神嚎犹如滔滔江水……”
      “咳!”公孙先生干咳一声。
      王朝骤然停嘴,一脸窘色:“呸呸呸,公孙先生莫要见怪,都是……都是听金虔那什么‘汴京猫鼠惊天夜战’的段子听多了,一时顺嘴——”
      “嗯——?”公孙先生微微眯眼。
      王朝忙垂下脑袋:“就、就是,那个,展大人和白少侠这么一切磋,那个……练武场设施损失殆尽,抢救不及,所以、所以……”
      公孙先生暗叹一口气:“为何早不回报?”
      王朝瘪嘴,十分委屈:“以前展大人和白少侠切磋的时候,就算白少侠出手狠辣,展大人手下也定有分寸,谁知道这次从杭州回来后,展大人不知怎的……怎的就……”王朝拍了拍脑袋,好容易找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比白少侠还狠……”
      公孙先生微皱眉头,望了一眼手里的单据,又扭头望向一直坐在侧案后默不作声帮忙整理文书的颜查散,问道:
      “颜家兄弟,你等此去杭州,展护卫和白少侠可是结了什么仇怨?”
      颜查散放下手里的毛笔,摇了摇头:“据颜某所知……应是没有。”
      “那展护卫和金校尉——他二人——?”公孙先生慢条斯理又问道。
      “一切如常!”颜查散挺直脊背,微提声线。
      公孙先生微一眯凤眼,顿了顿,又回望王朝,道:“修葺费一事在下已然知晓,你且——”
      “阿——阿嚏!阿嚏!阿嚏!”
      突然,门外响起数个喷嚏,打断了公孙先生的后半句话。
      公孙先生长叹一口气,提声道:“赵虎,进来吧。”
      “公孙先生——”赵虎顶着红丢丢鼻头的走进花厅,用重重的鼻音招呼道,“王大哥、颜大哥。”
      “风寒可有好转?”公孙先生问道。
      “比前日强点了。”赵虎吸了吸鼻子,“可郑小柳的病好似加重了,今天连床都起不来了,所以来请公孙先生去看看。”
      “加重了?”王朝纳闷道,“昨天晚饭的时候金虔不是给郑小柳送了一碗号特制汤药,说什么绝对药到病除,怎么还加重了?”
      “说也奇了!”赵虎摇头道,“昨天金虔一来,郑小柳就说屋里冷得很,然后就浑身发抖,晚上伤寒就加重了——”赵虎挠了挠脑袋,“说起来,好似金虔一进屋……就、就有股阴风——啊呀!!”
      说到这,赵虎脸色一变,满面惊恐望向公孙先生,“这么一想,俺和郑小柳病的也很是蹊跷啊!那天展大人、金虔、白少侠和颜兄弟回府,俺和郑小柳正好在大门口遇见,郑小柳一见金虔就十分高兴上去勾住金虔脖子,俺上去拍了两下金虔的肩膀,接着……接着俺就觉得背后吹过一阵阴风,浑身汗毛都立起来了,晚上回房就病倒了,郑小柳也是同时染的风寒——难道、难道是金虔有通鬼神的灵通,所以身上阴气太重,所以、所以一靠近金虔就有阴风?”
      “这个……”公孙先生蹙眉,望向颜查散。
      颜查散干咳两声:“金校尉乃世间奇人,呃……鬼神怪力,不可尽信,不可不信。”
      赵虎使劲儿点头:“颜兄弟言之有理,言之有理!!”
      望着颜查散的公孙先生眉头更紧:“颜家兄弟,金校尉……”
      话头刚起,门外噼里啪啦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只见一人操着大嗓门嚷嚷着冲进花厅。
      “公孙先生,赶紧想想办法吧,这样下去,巡街这活可没法干了!”
      但见一人风风火火冲了进来,黑脸黑须,膀大腰圆,正是张龙。
      “出了何事?”公孙先生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
      张龙呼哧呼哧喘了两口气,才一脸惊魂未定的模样高声道:
      “哎呀我的姥姥,今天这巡街巡的,差点要了我的老命啊!”
      屋内众人同时一愣。
      “咋、咋了?”赵虎囔鼻音,一脸错愕。
      “咋回事?”王朝一挽胳膊袖子,“难道是有人闹事不成?!”
      “那倒没有——”张龙使劲儿喘了两口气,“就是展大人,展大人——唉——”
      “展护卫如何?”公孙先生提声问道。
      “唉——”张龙一拍大腿,“今儿一早,轮到我和金虔带队巡街,刚到门口,就遇见了送包大人上朝归来的展大人,然后展大人就说要一起巡街,一起就一起呗,可你说这也就奇了,平日里展大人巡街,对百姓的嘘寒问暖自是应对得体,十分亲切,可今天,展大人、展大人他——”
      “张龙你别老吞吞吐吐的像个娘们!”王朝一竖眉毛,“展大人到底怎么了?”
      张龙瞪大两眼:“展大人他——笑了!”
      “哎?”
      公孙先生、颜查散、赵虎、王朝皆是一脸莫名其妙。
      “笑了……那又如何?”颜查散问道。
      “如何?!大事不妙!”张龙拔高嗓门呼道,“展大人平日里对人笑,就已经够好看的了,可今天,展大人这一笑,就好似……好似……啊,对了,就好似裹了蜜糖、熏了好酒、那眼睛一扫,那嘴唇一勾,哎呦我的乖乖啊,莫说那些平日里不常见到展大人的百姓,就连府里的兄弟们,顿时连骨头都酥了,还有几个不成器的流了鼻血——”
      说到这,张龙不由自主摸了摸自己鼻子,发现并无异物流出后才安心继续道,“整个巡街队伍被百姓围的是里三层、外三层,还有不少大姑娘小媳妇大婶大妈小伙子掐着喊着非要往展大人身边凑啊!场面那叫一个乱七八糟!最后还是金虔悄悄扔了几个臭鼬弹,熏出一条路,这才勉强冲出重围,一路你追我赶他堵我冲,惊险万分把展大人护送回书房——”
      说到这,张龙长呼一口气,望向公孙先生:“公孙先生,您赶紧劝劝展大人,以后出门在外,就甭、甭笑了,要笑就在府里笑……不妥、不妥,府里那样笑也是会让大家犯错误的!展大人还是少笑、少笑一点为妙!”
      一室寂静。
      王朝和赵虎目瞪口呆,神飞天外。
      公孙先生眉头深锁,扶住额角,慢慢问出一句:“展护卫和你等一起巡街前可遇见了什么喜事?”
      “喜事?”张龙一脸莫名,“没有啊!”
      “你再想想。”
      “没有,真没有!”
      “巡街前金校尉有何举动?”颜查散突然冒出一句。
      公孙先生猛然抬眼,望向颜查散。
      颜查散慌忙垂眼。
      “金虔?!嘿,那小子能有什么举动?还不就是顺嘴拍展大人马屁顺便把私藏的早餐馒头给了展大人,没啥特别的。”张龙回道。
      颜查散眉梢微微一抽。
      公孙先生静静望了颜查散一眼,收回目光:“在下自会跟展护卫谈谈。”
      “那就有劳公孙先生了!”张龙抱拳。
      公孙先生点头,又对赵虎道:
      “赵虎,在下这就随你去看看郑小柳的病情。”
      话音未落,就听门外传来一声高呼:
      “公孙先生!公孙先生!”
      公孙先生双眉一立,拍案而起,冲着来人怒声道:“又有何事?!”
      众人皆是一惊,扭头一脸错愕望着破天荒失了形象的公孙先生。
      冲进门的马汉更是一脸讶色,瞅着公孙先生愣了一愣,才结结巴巴道:“是、是宫里来人传话,请包大人、公孙先生还有展大人一同入宫——”
      公孙先生凤眼微扫四周,垂眼清了清嗓子,又恢复成翩翩温儒的开封府首席师爷,缓声道:“在下这就动身。”
      说完,向门外走了几步,又回头朝颜查散露出一个三分和善三分亲切的笑意:“颜家兄弟,你且在花厅稍后,在下回来有话要问你。”
      颜查散眼皮一跳,忙垂首抱拳:“是……”
      待公孙先生匆匆离去,四大校尉呼啦一下子都围到了颜查散身侧。
      “颜兄,你是不是得罪公孙先生了?”王朝一脸厚道。
      “颜大哥,俺跟你说,公孙先生这么笑的时候,一般都没啥好事!”赵虎揉着红鼻头,一脸同情道。
      张龙一拍赵虎脑门:“乱说啥呢!若是让公孙先生听到,定让你小子吃不了兜着走!”
      “俺又没说错……”赵虎挠挠头皮,有点委屈。
      “公孙先生想问什么啊?”马汉拉着长脸一脸深沉。
      “肯定是大事!”王朝做出总结。
      “这个……”颜查散挤出一个苦笑,“恐怕是和金校尉有关吧……”
      “金虔?”赵虎想了想,脸色一变,“难道真是金虔招来的阴风?”
      “呃……”颜查散语塞。
      “这么说起来,练武场的事儿,也和金虔脱不了干系!”王朝点头。
      “……”
      “对对对,肯定是金虔那小子给展大人的馒头里放了什么奇奇怪怪的药粉,所以展大人今天才、才……如此失常!我就知道,金虔这小子就是一肚子坏水!”张龙一脸义愤。
      “没错、没错!”
      “都是金虔这小子!”
      四大校尉围成一圈,开始声讨某从六品校尉的种种恶行。
      颜查散默默退离四人,迈步走到门口,抬眼望天。
      公孙先生不会是……
      唉……
      *
      而正被四大校尉集体口诛笔伐的某从六品校尉,正在自屋里盘点自己杭州一行的收支账务。
      “四十九两、五十两……五十五两……六十两、六十一两、六十二两——六十二两——啊啊啊!!”缩在床边裹着被子数银子的金虔,整个脑袋都被自己的九阴白骨爪抓成了鸡窝:“该死的大胃丁和一枝梅,结婚居然还敲诈彩礼钱,硬生生讹了咱三百两雪花白银,杀人不眨眼啊啊啊啊!!要不是怕那大胃丁把咱的事儿说出去,咱、咱咱……啊啊啊,存款一下下滑了百分之八十二点八七啊啊啊啊!”金虔一把捂住胸口,表情痛苦万分,“心口好痛!不对,是心绞痛,啧啧,不成,这银子要是不能赚回来,咱一定会得心肌梗塞冠心病心肌肥大!”
      说到这,金虔把手里的银子三下两下包好,塞到一块揭开的地砖下,然后又小心翼翼填好地砖,在上面踩了两脚,这才起身,叉腰深吸一口气,神色凝重道:“唯今之计——也只有富贵险中求了!”
      一边说,金虔一边弯腰窜到门口,小心翼翼拉开房门,探出一个脑袋,四下张望了片刻,但见夫子院内空无一人,暗松一口气,蹑足潜踪溜出房门,滴溜溜一转身,站到了隔壁厢房的窗前,伸出一根手指在舌尖上舔了舔,扑哧一下戳在了隔壁房间的窗户纸上。
      “趁猫儿刚刚被宣入宫不在,咱刚好查查看猫儿屋里有没有什么能换银子的周边产品……”
      金虔费力趴在窗户纸洞上向自己特殊财政来源的某四品带刀护卫屋内望去。
      整齐、干净、清爽。
      四品御前带刀护卫的屋里一如既往的毫无新意。
      啧!收拾的也太干净了吧!金虔懊恼,怎么也没乱撂出几件亵衣内裤腰带什么的……
      “小金子!”一只手毫无预兆拍在了金虔的肩膀上。
      “啊啊啊啊唷!!”金虔一个猛子窜出老高,吓得头发丝都立起来了。
      回头一望,只见身后之人,白衣胜雪,玉扇轻摇,橙色阳光透过树荫洒洒而下,光影交叠中,一张无暇俊颜笑得十分欠扁。
      “小金子,你偷偷摸摸在猫儿窗户边作甚?”白玉堂挑起一根剑眉,嬉笑问道,“莫不是想要偷东西?!”
      “谁、谁谁谁要偷东西了?!”金虔嘴里好像含了两斤豆子,舌头直打滑。
      “那小金子这是?”
      “咱、咱是来看看展大人在不在屋里,咱、咱咱有要事禀报!”金虔一挺细腰板,煞有介事道。
      “哦?什么要事?说出来让五爷听听。”白玉堂上下一打量金虔,扇子摇得呼呼作响。
      金虔脸皮微抽,舌头又大了一圈:“就、就是——”
      “金校尉!金校尉!”一个皂隶冲进夫子院大门,大声呼道,一见金虔,便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金虔面前,满面焦急,“金校尉,可算找到你了!”
      “什么事?!”金虔顿时来了精神,腰杆刷得一下挺得笔直。
      “你赶快去府衙大门去看看吧,大门那围了一堆百姓,指名道姓要找你呢!”皂隶回道。
      “百姓?找咱?!”金虔一怔,细眼滴溜溜一转,突然一锤手掌,暗道:
      难道是猫儿的周边产品严重供应不足,所以都来上门订货了?!
      想到这,金虔顿时精神大振:“咱马上就到!”
      话音未落,人已经冲出夫子院,留传话的皂隶一脸惊诧,愣愣望向同样被遗忘的白玉堂。
      只见白玉堂倜傥一笑:“呦,还真有大事登门了——”
      *
      开封府府衙大门之外,围站三十多名百姓,男女老少皆有,个个神色凝重,搓手跺脚,窃窃私语。
      “我看啊,这事儿只能靠金校尉了!”
      “就是啊!要不是咱们实在没法子,也——唉,你说,是不是真像大家说的那样?”
      “什么啊?”
      “就是那句——”
      “哎呀呀,这话可别乱说,若是让官府的人听到,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唉!现在就全指望金校尉了!”
      门口站岗的四名衙役,瞅着这一众百姓,皆是一脸莫名。
      不多时,就听门内传来一阵轻灵脚步声,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一条缝,一个脑袋探了出来。
      “谁要找咱啊?”
      浓眉细眼,脸瘦无肉,正是众人期盼已久的开封府从六品校尉金虔。
      “金校尉,是金校尉!”
      “金校尉,您可算出来啦!”
      “我们等得脖子都酸了!”
      一时间,三十多个百姓呼啦一下子将金虔围了一个水泄不通,高八度的七嘴八舌声线险些没把金虔的耳膜冲破。
      金虔大惊失色,猛倒退一步,摆手高呼。
      “等——”
      “金校尉最有办法了!赶紧帮帮俺们吧!”
      “慢着,咱——”
      “金校尉,我们父老乡亲可都全指望您啦!”
      “都给咱等一下!”金虔扯开嗓门吼了一句,顿有一声震天,万物寂静的效果。
      一众百姓顿时没了声响。
      金虔双手叉腰,圆瞪细眼,炯炯目光四下一扫,提声道:“咱理解大家的心情,但是,目前咱遇到了一点点小困难,所以——”深吸一口气,“展大人的剑穗香包手帕腰带鞋垫等等产品仍处于缺货状态,不过大家不要着急,只要稍候几日,咱定能……”
      “金校尉,您说啥呢?”一个靠金虔最近的大婶疑惑道。
      “诶?”金虔一愣,环视四周,“你们不是来买展大人的剑穗香包什么的吗?”
      众百姓齐齐摇头。
      “那你们是?”
      “我们是来请金校尉帮忙的!”一个老汉回道。
      “帮忙?啥忙?!”金虔莫名。
      只见众人你瞅瞅我、我瞅瞅你,又同时望向金虔,皆是一脸凝重神色,异口同声道:
      “我们是来请金校尉捉鬼的!”
      “啥?!”金虔细眼瞬时变成两颗绿葡萄,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捉、捉捉捉鬼?!”
      众人齐齐点头,又七嘴八舌嚷嚷起来。
      “城里闹鬼啊!”
      “听说还是个凶鬼!”
      “这鬼可厉害啊!我们请了好几个法师道士都降不住!”
      “所以只能来请金校尉出山啊!”
      “金校尉天赋异禀,上通阎罗,下通地府,定能救百姓于水火啊!”
      金虔被一串一串的吐沫星子喷的差点找不着北,使劲儿定了定神,才找到方向,提起嗓门叫道:“慢着!咱不会捉鬼啊!”
      一众百姓同时噤声,数双闪动不明液体的眼睛可怜巴巴齐刷刷望着金虔。
      金虔只觉背后冷汗淋漓:“咱、咱真的不会捉鬼,都是市井流言……”
      女性同胞开始抹眼泪,男性同胞开始哀叹。
      “呜呜呜……”
      “俺家的小儿子才一岁,现在都不敢睡觉了……”
      “我老娘天天就好像中邪了一样……”
      “金校尉啊……”
      “金校尉……”
      “咱、咱……”金虔只觉自己越缩越小,最后几乎要缩到地缝里,而且地缝里貌似还溢满了不明液体,就在自己几乎被一众百姓眼泪淹死的前一秒,金虔终于鼓足勇气,颤巍巍冒出一个气泡泡,“实在不行,咱、咱找公孙先生帮帮忙……”
      “捉鬼啊,听起来挺有意思啊!”
      一个熟悉的令人发指的声音从金虔身后传来,将金虔细声细气的发言盖过。
      众人同时望向声音传来方向,只见开封府衙大门之内,一抹雪影款款行来,悠扬飘逸,明明好似闲庭信步,可却在眨眼间便来到众人眼前,一双桃花眼光华流转,倒映众人艳羡神色。
      “白五爷!!”众百姓好似发现新大陆一般,齐声惊呼。
      白玉堂挑眉一笑,若雪莲初绽,无声惊艳。
      众人顿觉脸孔发烧,眼前发晕。
      “小金子,看大家如此诚意,不若你就帮帮他们!”白玉堂轻摇玉骨扇,望着金虔,笑意吟吟道。
      金虔眼皮隐抽:“五爷您说笑了,咱一届凡人,怎有捉鬼降妖的本事?!”
      “哎——”朗朗声音在空中划出一串波浪线,白玉堂一双桃花眼眯成一对月牙,“小金子天赋异禀,上通阎罗,下通地府,能救百姓于水火,何必如此谦虚呢!”
      金虔眼角狂抖,一股黑色不妙预感笼罩头顶,窜上前急声大叫:“白五爷你莫要乱——”
      “五爷我替小金子应下了,尔等放心!”白玉堂啪一声合起折扇,以指点江山的气魄雷霆万钧的气势一屁股把金虔挤到了角落。
      “多谢金校尉,多谢白五爷!”
      只见刚刚还痛哭流涕要死要活的众人,突然好似打了鸡血一般都来了精神,个个容光焕发神采奕奕。
      “白五爷是救命人啊!”
      “金校尉是活菩萨啊!”
      “金校尉出马,什么凶鬼定然不在话下!”
      “金校尉神通盖世……”
      叽里呱啦叽里呱啦——
      “喂喂,咱啥都没答应啊——”金虔跳脚,企图力挽狂澜。
      可惜,这细小的发言立即被淹没在人民群众洪大的赞美热潮中。
      “白、五、爷!”上诉无望的金虔恶狠狠瞪向始作俑者。
      白玉堂笑得满面春意风骚无限,微垂桃花眼,凑近金虔,吹气道:“小金子今夜就和五爷一起踏月赏菊、寻鬼访仙,岂不比被那臭猫训话强过百倍?”
      咱宁愿去蹲梅花桩啊啊啊!!
      两根面条泪在金虔脸上随风而逝,无限凄凉。
      *
      泠泠寒水带霜风,残月清辉寂烟树。
      杳无人迹的街道上,冷月铺霜,偶尔能听到远处传来犬吠之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尤为响亮。
      街道尽头传来隐隐约约脚步声,忽大忽小、忽停忽续。
      随着声音由远及近,街上晃晃悠悠出现两道人影,一高一矮,一白一灰。
      高的那人,白衣惨色,容颜魅美,脸上似笑非笑;矮的那人,又瘦又小,脸色如衣服一般,灰扑扑的毫无光泽。行在一处,就好似黑白无常。
      只是这“黑无常”的装扮颇新潮了些——头戴一顶道士帽,脖挂长串大蒜项链,左手握着半尺多长十字状的木条,右手握着一根佛珠,身后还背了一把三尺桃木剑——实在是有些不伦不类乱七八糟。
      不过更乱七八糟则是这灰衣人嘴里嘀咕的台词:
      “南无阿弥陀佛扎西德勒上帝保佑耶稣万能菠萝菠萝蜜风火雷电劈观自在菩萨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临兵斗者皆陈列在前……”
      白衣人侧目,望了一眼身侧一本正经神叨叨的瘦小身影,颇为无奈:
      “小金子,你嘴里叽里咕噜嘀咕了一晚上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金虔细眼一瞪:“白五爷,您这就不知道了吧!咱这几句咒语可是囊括了古今中外上下几千年的精华所在,只要有这几句咒语傍身,什么妖魔鬼怪牛鬼蛇神都近不了咱的身!”
      白玉堂眼皮一抽,微微眯眼,上上下下瞅了金虔一圈,挑眉道:“莫不是你这身人不人、鬼不鬼的装扮也有什么讲究?”
      “那是自然!”金虔一拍胸脯,自信满满道,“咱今天这一身,那可是旷古烁今蝎子拉屎独一份的天下无敌捉鬼装!”
      “咳……”白玉堂不着痕迹远离金虔挪开了两尺距离。
      “只是……”金虔扶了扶身后的桃木剑,正了正脖子上的大蒜项链,暗叹一口气,小声嘀咕道,“只有这些,还是不够安全啊——要是猫儿也一起来,那自是万无一失……”
      “小金子你说什么?”一旁的对某个字眼十二分敏感的小白鼠刷得一下竖起耗子耳朵,不悦呼道,“什么猫儿?!”
      “呃——”金虔眨眨眼,“咱是说那个——如果展大人能一起来帮忙就……”
      “小金子!”白玉堂猛一弯腰,凑近金虔脸孔,恶狠狠道,“你是意思是,五爷我还不如那只臭猫?”
      “五爷英明神武风流潇洒,咱不是那个意思!”金虔一溜马屁经冒得又溜又顺。
      桃花眼渐渐眯起,两道忿忿光芒闪烁其中,白玉堂突然挺直身形,昂首扬声道:“小金子,你还未曾见过五爷我的手段,今日五爷我就让你开开眼,看看五爷我如何力战群魔,擒鬼捉妖!”
      说到这,只见白玉堂身形一旋,拔地而起,飘渺白影仿若仙人一般,瞬间飘向房顶,一闪而逝。
      “小金子,你且在此稍候,五爷我这就给你抓几只小鬼来玩玩!”
      最后一个字在空荡荡的漆黑街道上飘荡回旋。
      金虔直愣愣站在空无一人阴森森的街巷上,目瞪口呆,皮肉隐抽,心里直把某只白耗子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
      啧啧啧,不是吧,这小白鼠居然就、就就把咱一个人扔在这鬼地方了?!
      空荡荡的街道上,一阵一阵的小阴风吹得很是来劲儿,一声一声夜鸟诡叫得更是应景。
      “咕咚”金虔艰难咽下堵在嗓子眼的一口唾沫,细眼从东边移到西边,目光从南边晃到北侧——
      一个字:冷!
      两个字:阴森!
      三个字:鬼气重!
      四个字:毛骨悚然!
      五个字:这地方闹鬼!
      八个字: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金虔握紧手里的十字架,缓缓转身,深吸一口气,猛然提步,拔腿狂奔。
      咱打死也不要待在这种鬼地方咱要回开封府躺在软乎乎暖腾腾的被窝里一觉睡到天亮闹鬼捉鬼啥啥的屁事咱啥都不知道啊啊啊啊啊!!!
      不得不说,经过数月的高强度训练,金虔的轻功可谓是一日千里风驰电掣,不消片刻,就奔出两条街,眼看再转五个小巷就能看到开封府的大门,可就在这胜利在望之际,金虔从自己身后听到了一个诡异声音。
      “呃——”
      金虔瞬时腿脚僵硬,呆立当场。
      “呃、呃——”
      那声音又近了几分,似乎就在自己五步之内。
      金虔浑身毛发刷得一下立得笔直,鸡皮疙瘩战栗布满全身。
      “唉——”几乎就在金虔的脚边,幽幽传出一声叹息,一股诡异气息直吹金虔脚踝。
      细眼赫然崩裂,拳头狠狠捏紧,金虔用尽全身力气才克制住低头的欲望。
      稳住!稳住!依照鬼怪小说灵异广播恐怖电影的定律,现在若是四下乱望看到什么不干净东西的话,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此时!此刻!最睿智明智聪明有效的办法是——
      闭眼逃命啊啊啊!!
      想到这,金虔细眼一扫,认准一个方向,狠一咬牙,一把拽掉脖子上大蒜项链,呼啦一下子甩到身后,也不管有没有效果,两眼一闭,提气闷头狂奔。
      可还未跑出几步,就“咚”得一下撞到一个温热的物件上。
      “!!”
      这一下,金虔吓得几乎魂飞魄散,死咬着牙关才压住冲口而出的尖叫。
      鬼、鬼鬼打墙啊啊啊啊!!
      金虔双眼紧闭,翻腕抽出背后的桃木剑,抡起手臂就朝前方挡路的物件砍去,不料手臂刚刚举起,就被一个手掌握住了手腕。
      “金虔,是展某。”
      清澈嗓音响在耳畔,淡淡青草香气环绕周身。
      金虔身形一抖,慢慢扒开一只眼皮。
      清朗眉宇,黑烁星眸,笔直秀鼻,淡泽薄唇,某御前四品带刀护卫的俊朗面容一点一点清晰显现在金虔眼前。
      “展、展大人?”金虔感觉好似突然泄了气的皮球,呼得一下就撒了气,软塌塌几乎瘫在地上,幸是展昭眼疾手快,一手握住金虔肩膀,一手扶住金虔细腰,稳稳托住了金虔。
      “何事如此惊慌?”展昭轻蹙剑眉,低头问道。
      “有、有有有……嘎!”金虔刚呼了半句,可后半句却在一抬头的瞬间被卡在了嗓子眼,怎么也挤不出来。
      不为别的,只因为此时自己和展昭正处在一个诡异的姿势状态下。
      展昭双手扶住金虔细腰,头颈微垂,金虔两手抓住展昭前襟,抬头欲言又止,二人之间距离不过寸余。
      展昭光洁额头几乎抵在金虔脑门,鬓间零散发丝轻扫金虔鼻尖,细细痒痒,直抵心尖。
      一瞬间诡异的宁静。
      密睫微颤,黑眸凝水,轻荡波澜;
      细眼惊乱,双眉高飞,彻底傻眼。
      这、这这是个啥造型啊啊啊啊?!
      金虔但觉自己此时浑身僵硬如铁,眼睛瞪得像铜铃,耳朵竖得像天线——不对不对,是、是是——啊啊啊啊啊!怎么距离越来越近了啊啊啊啊?!
      金虔细眼圆瞪,眼睁睁看着展昭一双清澈见底的眸子渐渐蒙上一层水雾,然后——然后……和着草香的绵长呼吸就愈来愈贴近自己——
      “小金子——”
      突然,白玉堂的声音远传而来,在这寂静夜里好似惊雷一般,顿把金虔吓了一个激灵,扶住金虔的手臂也不禁一颤。
      展昭猝然扭头,将金虔拉到身侧,竖眉眯眼,抬首仰望,面色不善瞪着高高屋檐之上飘飘飞下的一抹雪影。
      从天而降的白玉堂自然也将金虔身侧之人看得清清楚楚,脚还未沾地,就嚷嚷起来:“臭猫,你来作甚?”
      “展某倒想问白兄,不经过展某批准,半夜三更擅将展某下属带到这街上作甚?”展昭咄咄反问道。
      “作甚?!”白玉堂双臂环抱,瞄了一眼金虔,突然眉梢一挑,飘出一个媚眼,笑得风情万千,“自然是来赏花赏月顺便说点悄悄话……”
      嗖嗖嗖——
      一股刺骨寒风毫无征兆旋起,将白玉堂一身雪衫呼啦一下吹得乱飞狂舞。
      金虔更是无辜被波及,浑身汗毛唰得一下竖了起来,赶忙脱口解释道:
      “展大人,属下和白五爷是来捉鬼的!”
      寒风渐弱,展昭疑惑声音传来:“捉鬼?”
      “对对对,下午府衙来了许多百姓,说这条街一到晚上就闹鬼,非要请属下前来……”金虔抽着脸皮,越说越觉得万分委屈,“属下哪有那个本事,要不是白五爷一口应下,非要拉属下前来,属下才不会吃饱了没事干半夜上更跑到这鬼地方喝西北风……”
      “小金子这是在埋怨我啊?”白玉堂一挑眉梢道。
      “五爷您想到哪里去了——哈哈、哈哈……”金虔干笑。
      “金校尉!白兄!”展昭突然打断二人说话,眉头紧蹙、神色凝重问道,“捉鬼一事,今夜可有发现?”
      “啊?”白玉堂一愣。
      “诶?”金虔一呆。
      二人齐齐望向一脸郑重的御前四品带刀护卫,皆显诧异。
      “展大人您平日里……”金虔瞪眼,“不是最不屑这些鬼神之说?怎么今日——”
      白玉堂眨了眨桃花眼,挑眉一笑:“莫不是堂堂御前四品带刀护卫大人竟然相信这世上真有鬼怪妖魔?”
      展昭摇头:“展某并非信那鬼神之说,只是今日圣上宣包大人、公孙先生和展某入宫,命开封府查一宗案子。”说到这,展昭抬眸,一脸正色望向二人。
      “什么案子?”白玉堂皱眉略思片刻,恍然惊道,“莫不是?!”
      “不、不不会也是捉、捉鬼吧?!”金虔惨呼。
      展昭皱眉点了点头:“近日汴京城内疯传鬼魅横行之说,霍乱人心,搅乱社稷,圣上已下圣旨,命开封府在十日之内查明此案,不得有误!”
      “啊啊啊啊唷——”金虔抱头。
      有没有搞错啊?!这种事应该去请教道士和尚尼姑什么的吧,找开封府有屁用啊!
      “所以,金校尉、白兄,今夜你二人到此,可有什么发现?”展昭继续问道。
      “屁发现!”白玉堂翻了个大白眼,“五爷我将这附近里里外外转了三四遍,连个鬼影子都没瞅见。”
      展昭又将目光移向金虔:“金校尉,刚刚你慌乱不堪,可是看到了什么?”
      “属下啥都没看到!”金虔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就是、就是听见——”细眼转向刚刚自己跑来的方向,诺诺道,“那边的街角……有、有怪声……”
      展昭和白玉堂同时对视一眼,同时扭头对金虔道:
      “金校尉(小金子),你且在此稍候,展某(五爷)去看看。”
      “展大人!白五爷!”金虔一个猛子窜上前,一手揪蓝袖一手抓白衫,满脸正色,“属下与二位同进退,绝不退缩!”
      可惜,在明晃晃的月色下,那一双颤悠悠打颤的细腿泄露了某校尉的真实心境。
      白玉堂撇脸,嘴角隐抽。
      展昭目光移向死死揪住自己袖口的瘦手,指间轻颤一下,点了点头:“也好。”
      于是,深夜街道之上,一蓝一白两道人影之后缀了一条灰色尾巴,顺着金虔所指向刚刚听到诡异声音的方向走去。
      刚转过两个街口,便听到街角传来的断断续续的闷哼声,在这寂静夜里显得甚为阴森。
      三人加快脚步来到街角,这才发现原来声音是从街边一个稻草堆里发出的。稻草堆旁还散落着不少大蒜,显然就是适才金虔大展神威扔出蒜弹的位置。
      三人交换了一下眼色,展昭和白玉堂同步上前,提起手中剑鞘一挥,打散浮散稻草。
      稻草下,非鬼非怪,而是躺着一个人。
      只见此人衣衫褴褛,赤脚露臂,一头乱发盖住整张脸孔,面朝下蜷缩在凌乱稻草上,浑身发抖。
      看穿着打扮,像是要饭的花子。
      三人不由暗松一口气。
      “原来是个叫花子——”白玉堂细细一打量,皱眉道。
      展昭蹲身探指一摸此人的额头,眉头一紧。
      金虔一摸腕脉,粗眉一皱:“病的不清啊,再不就医,恐怕活不过今晚。”说到这,扭头望向展昭,“展大人,怎么办?”
      展昭皱眉,抬眼望向白玉堂,“烦劳白兄与展某一起将此人抬回开封府。”
      “我?!”白玉堂一张俊脸皱着一个疙瘩,瞅了一眼那叫花子污秽不堪的衣服,又望了一眼一脸正色的展昭,终是心不甘情不愿点了点头,“好、好吧!”
      二人合力将这叫花子翻过身抬起,覆在此人脸上的头发散了下来,露出半张脸孔。
      惨白月色下,那半张脸的五官被照得分外清晰。
      展昭、白玉堂同时僵住,四眼瞪大。
      金虔更是直接,一个猛子蹦出丈远,指着那叫花子,脸色青白,口齿打颤,却是半丝声音也发不出来。
      柳眉樱口,清美如画,那半张脸,分明就是冰姬!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
    更新啦,撒花……
    这次居然间隔三个月啊,望天
    对不住大家,作揖
    想必大家都发觉了吧,每年的这几个月,墨心的更新速度都比较坑爹……
    嗯……嗯……
    主要是因为,每年的五六月份,墨心所在的单位都要举办大型的活动,然后就是各种加班各种开会各种挨骂——所有,乃们懂得……55555
    其实这一回的初稿完成是在六月初,但是墨心一直没有时间修改润色……唉,无限道歉中……
    更悲催的是,四月、五月墨心和家人接连入院……5555……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同志们,要多锻炼身体啊……
    不管怎么说,终于写出来啦,不易啊,抹泪
    开封府已经接近尾声了,后面的几个案子应该(?)都不是很长,是连在一起的,最后的大BOSS也快登场啦,鼓掌
    因为是夏天嘛,所以一定要有鬼故事啥啥的,所以一定要放小金出来捉鬼啊,厚厚~~
    *
    还有大家比较关心的实体书……
    远目……
    因为众所周知的某些敏感字的问题,总菊不能审批书名……所以……继续远目……
    编辑同志,书名到底啥时候能审批下来了啊?
    这个教训告诉我们,起名字的时候一定要三思而后行,恩恩
    好啦,继续努力爬格子中
    退散……
    *
    PS:
    最近在看天涯明月刀,墨心第一次看电视剧站错了队,为啥一开始以为是女主角的人物最后变成了打酱油的?挠头
    导致的结果就是对目前貌似是女一号的人物十分不顺眼
    不过,后来一想,如果换成一个帅哥演,比如:心思缜密亦正亦邪风流倜傥的明心公子之类的,突然就觉得和谐的一塌糊涂,所以,问题不在人物设定,而是人物性别啊(大误)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