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略之三十六计

作者:风露2012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二章走为上(静姝自述)

      
      一次的科考如期举行,我本不欲错过这个笼络各方人才、招募社稷贤良的大好机会。可是管儿出了水痘,看着太医凝重的神情,看着管儿难受的样子,我再无心去理会任何朝政,和不知所措、紧张不安的皇上一起守在管儿身边,尽一个母亲的职责,如果管儿有什么差池,我将愧对两个男人。所幸,管儿体质不错,太医院也并非浪得虚名,在发了几次热,出了几次汗后,管儿有惊无险的度过了难关。太医复诊一说无恙后,我就立刻派人通知阿奕,间接地让他把这个消息传给心急如焚的赵博。
      皇上坐在床边思忖片刻,对高公公道:“以后,瑞王世子再入宫觐见,你一定要设法不能让他和管儿接触。”
      “皇上,”我觉得他这次有些小题大做:“这次管儿和瑞王世子一同出痘,是个巧合,您不必太过虑。”
      皇上摇着头:“就算是巧合,也不行。况且,”他脸色一阴:“你又如何保证他不会用世子做诱饵?他子嗣多的是,朕却只有管儿一个。”他爱管儿至深,我无话可说。
      揽月楼里,我刚把管儿哄着入睡,阿奕就站在外面急着求见,为了避嫌外戚专权的嫌疑,阿奕很少主动来见我。
      “又出了什么事?”我看着一脸凝重的阿奕询问着。
      阿奕看了下四周,走近前,低声道:“姐姐难道没看这次入榜人的名单?”
      我松了口气,以为出了什么乱子,肯定又是丞相之流的党羽趁我无暇之机考上功名,让阿奕有了防备之心。我扭了下酸痛的脖子:“可是有什么危险的人入榜了,让你忧虑了?”
      阿奕神色毫无缓解:“不错,是个很危险的人中榜了。”
      “哦,”我好奇起来:“有谁能让我们的云侍郎这么担心?”
      阿奕无视我的玩笑:“姐姐可还记得淮安府的许良?”
      “许良?”我一怔,从封尘许久的记忆中慢慢找寻出这个人。哦,是那个有点娘娘腔,老是被我们捉弄,却总是笑嘻嘻,毫不介意的许良。“你看到他了?”我惊讶的问道。
      阿奕点点头:“今日国子监设宴招待三鼎甲,朝中重臣皆有出席,我自然也在应邀之列,他们上前敬酒时我才赫然发现他是这次科考的探花。”
      “你确定是他?”我不相信有这么巧的事,十几年不曾出现的人而今一个个都突然现身,先是云娘,再是许良,我开始有种不祥的预感。
      “虽说是多年未见,音容相貌皆有改变,可是他说话行走的那个模样还是和从前一样,一看一听便知道是他。”阿奕肯定的回答:“而且我略打听了下,探花郎祖籍淮安。”
      “他认出你了吗?”我有些担忧了。
      “我不知道,当时官员众多。”
      “那就好,”我松了口气:“明日就下旨取消这次的上殿面圣,直接外放出京。
      阿奕摇头阻止,忧虑的道:“怕是来不及了,宴毕道别时,大哥刚好带兵经过。”我彻底紧张起来:“他也看到啦?”“想看不到都难,吏部尚书想显示和大哥的熟络,迫不及待的引着他们去拜见大哥。”
      “多事的东西。”我暗自咒骂了一句,如果许良单看到阿奕或许还会认为世上有相似之人,但是现在在看到他们两兄弟之后心里该明白的有七八分了,就算他当时未想起来,大家同殿称臣认出也是迟早的事。
      其实他认不认得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已分开了十几年,对于我来说,他已如陌生人般的让我不了解,虽然他曾是我最好的朋友,虽然他曾有恩于我,可是今时今日我却不能因感情用事而葬送了我这么多年的努力。
      我目光转向阿奕:“你觉得该如何处理?”
      他抿着嘴,我从他的神情上看到了一个字“杀”。
      有幸成为科考的前三甲,是多少考生梦寐以求的,即使是大文豪白居易、苏东坡也只不过是进士出身,所以高中探花不仅是光耀门楣的荣誉,更代表着不可限量的锦绣前程。探花尚且如此,比之再前两位的状元和榜眼就更不用说了,虽还未被受封,前来道贺拉拢的人早已络绎不绝。
      状元楼如今实至名归,所有宴请三鼎甲的宴席都设在此处,大家七嘴八舌的奉迎着:“古人云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乃人生两大快事。三位。。。。。。”
      旁一个抢着道:“此言差矣,洞房花烛怎能和金榜提名相提并论,世间之人均可洞房,可只有文曲星下凡的人才会高中,甚稀之,甚少之。”
      另一个上前凑趣:“不知明日上了殿,皇上会封三位何等高职?”那一脸的神往仿佛是自己要受封一般。
      右边一个好心的提醒:“三位以后若想飞黄腾达,封侯拜相,可要事事顺那位宸妃娘娘的心意。”
      左一个连声道:“是,是。”接着讲起全天下人都知道的宫闱旧闻:“听说这位宸妃娘娘虽貌不惊人,却独受恩宠多年,更是诞下唯一的皇嗣,皇上龙心大悦,许她临朝听政。”
      状元和榜眼借酒壮胆一个说:“牝鸡司晨。”
      另一个接道:“成何体统。”
      话音落了,却再无人像先前一样附和,探花更是神情有异。状元和榜眼随即后悔不已,“祸从口出。”其他人倒也罢了,怕是这辈子都没机会面圣,可探花就不一样了,说的好听大家都是同年,而事实上都是潜在的竞争对手,他若是借个机会将此话传到宸妃娘娘耳里,别说封官受爵,就是这项上人头都有些危险了。
      状元忙朝榜眼使了个眼色,最好的补救方式就是拉他下水,榜眼立刻心领神会,引着探花道:“兄台也是读的四书五经,学的孔孟之道,受的是三纲五常,想必想法和我们一样?”
      不料探花答复的极有技巧:“在下忽觉不适,先行告退了,各位在此慢聊。”说完留下一脸惶恐的状元和探花径直走了出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