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略之三十六计

作者:风露2012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偷梁换柱(静姝自述)

      
      经过千辛万苦的跋涉,日暮时分我和阿弈终于满面风尘的来到京城。站在高大的城墙下,唯有震撼,“月色灯光满帝都,香车宝辇隘通衢。”“白玉为道辉似梦,琉璃雕瓦筑华楼。”
      曾经我以为淮安府已经够富足繁闹,却不及京城的十分之一。我曾见过《清明上河图》的临摹本,其中的内容我一直都以为是作者杜撰臆想的,却不想只是场景的定格。
      阿弈张着嘴巴,一边好奇痴迷的看着各种从没见过的新鲜玩意儿,一边躲避着繁忙往来的马车人流:“静姝姐,我们现在做什么?”如果说阿弈曾经对我百依百顺还有畏于家规的成分,现在则完全对我佩服崇拜的五体投地,事无巨细,一律要请示我。
      我拍着瘪瘪的肚子:“到了京城,当然要先好好吃一顿啊。”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是放之天下都行的通的潜规则,只是京城刑部的鬼胃口大多了,对钱的要求也更高。在我碰了无数次壁,求了无数次人,眼看着许良给我的财物一点点减少后,他们终于动了恻隐之心:“明天早点来,不要带东西,进去看一眼。”我欣喜若狂,千恩万谢。
      翌日,我早早的赶到刑部守在大牢外面,直到日上三竿,那个面无表情的狱官才姗姗而来,在我面前略停了下,我立刻会意跟在他后面走进启开的牢房。
      瞬间,臭味、霉味、血腥味扑鼻而来。“噹”的一声铁门在身后关上,将清亮的日光挡在了外面,眼前一片昏暗阴森。摇曳的火光、时断时续的□□声、挂在墙上泛着寒光的冰冷刑具、地上没冲洗干净的血迹,让我有一种误入地狱的错觉。
      我低着头,胆颤心惊、手掌发凉、汗毛倒竖,总觉得带路的狱官一回头就变成了牛头马面。终于他停在一个牢门前,敲了敲木栅:“别寻死觅活的了,有人来看你了。”转身又对我说:“长话短说,给上面知道,大家都难做。”说完离去。
      我小心的靠近牢门,努力向里面张望,昏暗污秽的地上,蜷着一个人,我试探性的喊了声:“博哥哥,博哥哥。”那人动了动,吃力的转过身,惘然的看着我。他们一定是搞错了,这个蓬头垢面,一身血污的人怎么可能是赵博?
      我向后退了一步,自言自语的朝门外走去:“狱官肯定搞错了。”
      那人却如梦方醒般猛的扑向牢门:“静姝,静姝,是你吗?”我回过头,他伸着伤痕累累的手臂狂乱的向我挥动着,试图抓住我的手,我仔细的看着这个形同鬼魅的男子,是赵博吗?是那个曾经意气风发的追风少年,神采飞扬的逐日男儿吗?
      我怔怔的盯着他的眼睛,终于“哇”的哭出来,握住他伸出的手扑向他,他们可以摧残他的容貌,改变他的声音,可是唯有那双璨若寒星的的眼眸更改不了。我轻轻的抚着他血迹斑斑的伤口:“他们为什么要对你用刑?”
      他答非所问:“娘和阿弈呢?”
      我不敢说出实情:“流放到岭南了,娘临走前,让我来看看你。”
      他紧握着我的双手,急切的问:“你相信我的那些罪名吗?”
      我把许良的话说出:“你不是个贪生怕死的人,那样做一定有不得已的原因。”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