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锈Ⅰ

作者:横刀立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

      徐新转过头,嘴里还叼着根没火的烟。他没动,先是将林安上下扫了遍,然后吐了嘴里的东西问:“走了?”
      林安点头。
      
      一阵猛风忽然夹雨而来,又湿又凉,徐新在这儿坐了有一段时间,习惯了倒没觉得怎么,林安却冷得一抖。
      徐新看他一眼,站起来拍拍裤子踢了脚地上剩的那把蓝伞,淡淡道:“那走吧。”
      
      说着敞开伞先下了台阶。
      林安愣了愣,捡起伞跟着追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一会,林安看着前面那道坚毅从容又略显淡漠的背影,犹豫再三还是结巴着说了出来,“徐、徐哥,谢谢你……”
      徐新没听清,停了停回头瞄了一眼,“什么?”
      
      林安憋着劲又说了一遍,谁知话音刚落,一阵狂风逆向袭来,林安毫无防备之下竟被拼命往后打的伞拽地差点走不动。
      徐新一看他那窘迫样儿,忍不住伸手拉了把。
      等到了车站,两人的裤管都差不多湿了半截。徐新顺手摸了摸上衣,除了肩膀跟上臂有些潮之外都还算干爽。徐新转头看了站在旁边的林安一眼,却发现他比自己惨了很多,肩臂印了一圈水不说,整个后背几乎全遭了秧。
      林安察觉到徐新在看他,有些不自在地动了动肩膀,尽管手凉的像冰,脸上却发起了红。
      
      徐新皱着眉,“怎么淋成这幅德行?”
      林安局促地抿了抿嘴,低声道:“没、没事,伞有点漏……”
      徐新不动声色地瞄了眼他撑在地上的伞顶,没再说什么。
      
      车很快就来了,徐新拍了把林安示意他上车后,两人便再没什么交流。车上很空,徐新坐在左侧第三个,林安便自动坐到了右边去。由于人实在少,售票的便连站也不报了,车厢里寥寥几人跟着那铁壳子哐当哐当地晃,一路安静的不可思议。
      
      二十分钟后,林安透过车窗看到了熟悉的厂门,他下意识地朝对座的徐新看了过去,恰逢徐新也转过脸来看他。
      徐新眼神一闪,拿着伞下了车。
      林安赶紧跟着下去,谁知脚跟刚站稳肩膀便被一股大力扯了过去。林安惊惶转头,却见徐新绷着张脸带着他不由分说地往对面走,走了一会才嘀咕着解释道:“就你那破伞,还是算了吧……”
      
      没想话音刚落,雨势突然变得更大,天跟破了洞的大米袋似的,雨点哗哗地密密麻麻直往下砸,两人露在伞外的小半边儿立马湿了个精光。
      
      徐新抹了把脸,前后左右一看,路上空空荡荡,连块冒头的瓦片都没有,于是当机立断,“跑吧!”
      说着揽着那人的手臂一紧,顶着风就开始往前冲。
      两人就着一把伞一路奔到厂里,停下来时林安已经喘得快趴下了,那站头看着挺近,但实际上踩着一地的水塘子跑起来也够费力,更别提这一路上他几乎是被徐新钳在胳膊下连拖带夹拽过来的,胸闷气短那是小事,最要紧的是这么一来,他整张脸又控制不住地红了个透。
      
      徐新随手把人拉进一楼道,扔了伞就想脱衣服,脱到一半又想起什么,迅速往林安方向瞟了一眼,见那人正满脸臊红地看着自己,搭在背心上的手便收了回去,转而一把拧住湿透的衬衫。
      
      林安抿了抿嘴,一语不发地转开视线,两眼失神地对着渗湿的地面发起了愣。
      
      徐新甩开绞得半干的上衣草草擦了把头后,眼角余光一扫,见那人还跟个木头桩似的杵在原地一动不动,心底隐隐生出股烦躁。好在外面雨势不太稳定,忽大忽小,徐新往外走的时候顺手把衣服往那人头上一罩,随后自顾自地坐门口去了。
      
      林安脑袋闷在徐新的衬衫里,呆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赶紧抬手按住擦了几下,擦完后却连脖子也红了。
      
      过不久,雨果然小了下来,两人歇了会后,撑着伞绕过两处矮楼,终于进了宿舍。
      
      徐新把伞往门把上一挂,回过头甩了背心刚要往厕所走,隔壁就传来丁华一声吼:老大,是你吗!
      徐新头往外探了探,随口应了声。
      丁华听见后二话不说开了门就扑上来,“哥!有事儿,大事儿!我跟陈家楼今儿下午在老德安那儿碰见嫂子和她舅,她老家来人看她,想把你一块叫去吃个晚饭碰个面,就六点!”
      丁华说的满脑门子汗,这可是娶媳妇见家长的事儿,能不急吗?陈家楼也不知道上哪儿逍遥去了,半点音讯没有,徐新又迟迟不回,丁华事先已经跟人拍胸脯保证过,他哥下午厂里活儿松,一准到,可谁成想下午他一见着徐新的面儿,反倒把这顶要紧的给忘了。
      
      现在眼看着六点半都过了,他哥人还在宿舍里光膀子闲晃。丁华从小到大跟徐新混,什么事儿都不当心不在乎,可这一回明显不一样,他瞅着他徐哥跟杨琴明显是两情相悦郎才女貌,丁华脑子简单,觉着他这位准大嫂变成真大嫂就是个只差临门一脚的事儿了,现在这一脚如此顺利的来了,可千万不能坏在他这里。
      
      徐新倒没怎么在意,他出去找林安的时候裤子就是湿的,刚淋了场暴雨,更是下半身黏得难受,早就想脱之后快了,现在恰好丁华这大嗓门一来,原本他跟林安之间若有似无的尴尬顿时减了不少,于是一放松,顺手顺腿地就扒得只剩条裤衩了。
      
      丁华见徐新不吭声心里怪纳闷,刚要再开口,徐新却突然回头对床边站着的林安道:“你先进里面去换衣服,动作快点儿。”林安正翻着行李的手一顿,轻轻恩了声后转身进了卫生间。
      丁华这才发现了林安的存在,看着他湿透的背忍不住咕噜了句:操,这么瘦!
      徐新意味不明地看他一眼,转口问道:“你刚说在哪儿?”
      丁华:“啊?”
      “杨琴他们在哪儿?”
      丁华立刻面露苦色,“老德安那儿。”
      “恩,”徐新打着赤膊靠在桌边儿上,眼神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冷,“现在赶过去应该还没散。”
      “要我跟着一块儿不?”丁华挠了把头,有点讪讪,“我就蹲门口等着。”
      徐新想了想,点头道:“也行。”
      
      这时候林安正好换完衣服出来,徐新朝他看了一眼,拿起一边的干爽衣裤往里间走,经过他身边时不由自主地停了停,然后往斜后边儿的桌子底下使了个眼色淡淡道:“那儿有热水。”
      林安惊讶,抬头看他一眼后点了点头。
      
      徐新很快见到了杨琴,可这一次的碰面并不愉快。
      
      徐新到的时候,桌上一片杯盘狼藉,杨琴独自坐在一边,对面的位子已经人走茶凉。
      
      “我舅舅先走了,他要赶晚上七点半的车,所以没等到你来。”
      徐新挑了干净的一块儿坐下,笑着看她,“小丁忘了跟我说,刚才想起来。”说着勾了菜单在手里,“家里来人怎么不提早说,我也好准备准备。”
      杨琴将头发揽到一边,稍稍往徐新那儿靠近了些,“我也是下午才知道,哪晓得找不到你人……你去哪儿了?”
      徐新看她一眼,低头继续翻菜单,随口应付了过去,“兄弟出了点状况,去帮了下忙。”
      杨琴对他私下这些来来往往不感兴趣,于是低了头摆弄起袖口的碎花边儿。
      
      她今天恰好穿了这件连身裙来,尤显清新漂亮,可似乎并没能让心上人多看一眼。徐新点上几个小菜埋头吃着,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这不禁让杨琴感到不安,不知道下面的话究竟该不该讲。
      
      家里要来人的事儿她一个礼拜前就知道了,故意瞒着没跟徐新说。她舅杨明打得什么主意杨琴心里摸得八/九不离十,无非是想帮她那宝贝弟弟托个关系。她表弟一直想弄个药店,可惜卫生局那儿不太走的进后门,所以也一直没成。半个月前她家知道她在厂里处了个男朋友,一打听对象居然是老徐家的三儿子,眼前的路一下就明朗了,这不明摆着的门路天上掉的馅饼吗?徐新他大哥徐光当年就是卫生局出来的,虽然现在不在局里坐镇了,但局里却都是他一手提上来的关系满手的人脉啊,要安排个人,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杨琴不好意思求这个情,杨明就说我正好月底要去你那儿办点事儿,到时你帮我叫出来,不用你开这个口,我跟他说。
      杨琴犹豫,杨明又说,以后说不定就是一家人了,帮个忙不会有什么的,你放心,我也就提一提,又不是非逼着人家,你记得转告啊。
      杨琴只得答应下来。
      可小姑娘心里还是不太乐意的,心思也纯,没有那些个弯弯绕绕,她觉得感情是感情,事情是事情,本该分明,要是摆一块搅合了,那就感情不是感情\事情也不像个事情了。再说,这些时日相处下来,她总觉得徐新是不乐意有人拿他当踏板的,似乎也不乐意有人跟他提家里的事儿。所以她就打算今儿先找个理由先把杨明忽悠过去,谁料居然在外面碰到了丁华和陈家楼,丁华那嘴快的,拦都拦不住,一开口就把底儿都掉了,杨琴见圆不住,只能让他回去把徐新找来。
      
      可直到杨明走,徐新也没到。
      杨琴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有些失望。
      
      十五分钟后,徐新差不多把肚饿解决了,他抬头看了眼坐在旁边闷声不语的杨琴,状若随意地问了句,“怎么,心里有事儿?”
      杨琴抬头笑了笑,犹豫了下,还是按杨明临走前跟她交代的开了口,“没什么。徐新,你大哥还常在卫生局走动吗?我有个表弟……”
      话还没说完,徐新就朝柜台喊了声,“老板,结账!”
      回过头来继续问:“你表弟怎么了?”
      
      杨琴看他脸色无异,眼色却有些冷,顿时不敢再说,尴尬地笑了笑,“没什么。以后再说吧。”
      
      徐新嗯了声,掏了钱拿过搭在椅背上的外套,“我送你回去。”
      走到外面给杨琴披上,“晚上有点冷。”然后朝对面大树底下候着的丁华一扬手,道:“你先回去,我送小杨。”
      丁华离得远,瞧不清徐新脸上神色,答应了声就要走,徐新突然又叫,“等等!”
      丁华小跑回来。
      
      “回去的路上买两盒感冒药,送我房间去。”
      丁华莫名其妙,“哥你感冒了?”
      徐新不耐烦,一皱眉,“快去。”
      
      徐新情绪不高,杨琴感觉得到,因此一路上也没多说,偶尔搭上一两句,徐新也回应得草草。
      到了宿舍区,杨琴不走,徐新跟她在下面转悠了一会,突然出声问她:“小杨,你打算在这儿呆多久?”
      杨琴不懂他的意思,疑惑地看着他。
      
      徐新从裤袋里掏出根烟点上,却没抽,对着那点火光又问了遍,“你说实话,你觉得你还要在这厂里做多久。”
      杨琴没法回答。
      若要实话实说,跟徐新好上,她内心里是不相信自己真会在这地方呆久的。她相信徐家也不会让这个儿子真在外游荡一辈子,一旦徐新回去,也就意味着这起早贪黑的日子会跟着结束。
      
      她不能说自己一丁点都没为这个既定事实而隐隐高兴过,甚至期待过。
      但她羞于出口。
      
      徐新见她不答话,心里反而寡淡下来,他伸手摸了摸杨琴的头发,“杨琴,你找错人了。”
      说着抬头看了眼天色,阴郁又黑沉,“早点回去睡吧,今晚估计还要下雨。我走了。”
      
      回到宿舍,房里灯是关着的,徐新伸手按了开关,看见自己桌上摆着的两盒药,但丁华不在,药也没动过的痕迹。
      
      林安侧着身朝墙躺着,身上棉被裹得严严实实,似乎对他进门开灯毫无所觉,兀自睡得安稳。
      徐新朝他床上看了一眼,脱了衣服进里面冲洗去了。
      这一天够他累的,不,应该说是这一阵都够他累的。今晚上杨琴虽然跟他有了间隙,但徐新得承认,除了有些失望之外,更多的却像是松了口气。
      挑明了也好,省的以后嫌三嫌四。
      
      冲完澡他穿了条裤衩就走出来,刚进去的时候没注意,出来的时候才发现这小阳台上挂了三四件衣服,其中两件看着还挺眼熟,徐新定睛一瞧,果然是他下午换下来的衬衫裤子。
      他顺势往里屋瞄了一眼,林安不知何时已经披着被子坐了起来,正略带羞赧地望着自己。
      
      徐新对上那双尤其明亮的眼睛,心里奇异地不再像前两天充斥着暴躁嫌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经过了“表弟事件”的当头棒喝,脑子清醒了不少,所以此刻看着那嫩葱,除了感到有点不解与怪异外,居然没什么其他想法。
      
      “你洗的?”
      
      林安眼神闪了闪,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徐新进来把阳台门带上,坐到自己床上擦了擦头发,刚要去关灯,林安突然在身后小声叫他。
      
      “徐哥。”
      徐新心里一麻,刚还觉得没什么,现在一听那软绵绵地声音,倒又觉得有什么了。
      徐新皱着眉回头,手还按在开关上,“有事儿?”
      林安看他一会,慢慢低下头,小声说道:“那天……那天晚上对不起。我喝多了,犯了糊涂。”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