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解语

作者:春温一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2章

      早有人拿了金创药给傅深敷上。傅深对自己颈间的伤根本不以为意,他看着谭瑛,眉开眼笑,“这么多儿女当中,解语最像我!阿瑛,你给我生了个好闺女。”
      
      谭瑛并不理会他,自顾自缓缓走回内宅。解语是什么时候学会骑马的?又如何能指挥得了一批训练有素的骑兵?她从前很是贞静矜持,如今却别有一番张扬洒脱,好似能干了不少,好似长大了许多,远嫁西京,解语究竟遭遇到了什么?谭瑛一阵阵心痛。
      
      傅深紧跟着她,一路唠唠叼叼说着话,时而喜时而忧,时而仰天大笑,时而扼腕叹惜,情绪起伏不稳,表情剧烈变化。一会儿顿足,“她怎么不是儿子?!那我六安侯府岂不是后继有人?”一会儿又傻笑,“幸亏是闺女,我可是儿子多,闺女少!”一会儿还沾沾自喜,“阿瑛,咱们只生了解语一个,她长得真像你,比你还好看。”最后憧憬起美好未来,“等我把解语接回来,咱们一家三口,再也不分开。”
      
      谭瑛似笑非笑瞥了他一眼,这个男人,年青的时候不是个好丈夫,如今人到中年,难道能做个好爹?怕是还同从前一样,自私自利的只想着自己,只想着六安侯府吧。这会儿他口口中声声“闺女”“解语”,其实他有没有想过,怎样对解语才是最好的。
      
      谭瑛的冷淡、讥讽,刺激到了傅深,他脸上的笑意一点一点隐去,咬牙切齿说道:“你从前便是这般模样!要么冷冰冰的不理会我,要么讥讽的看我,你心里在笑话我,是也不是?”大怒之下,他双手按住谭瑛的肩膀,厉声质问:“你怎么敢这么对我?我是你丈夫!”
      
      谭瑛低笑道:“我有丈夫么?洞房花烛夜我一人孤孤单单坐了一夜,独守空房,你这新郎官可真孝顺,彻夜陪伴令堂!你知不知道,从咱们成亲第一天开始,我便在你六安侯府立足不稳?本来娘家就败落了,丈夫再不待见,让初进门的新娘子如何在婆家站得住。”
      
      傅深眼神躲闪一下,有些心虚的说道:“那不是娘病了么?我做儿子的,自然不能置之不理,自然要在娘床前尽孝。”虽然努力想装出个理直气壮的样子,究竟声音还是低了下去。新婚夜喝合卺酒时,谭瑛还是一脸娇羞状;等到他被匆匆叫走一夜未归后,次日清晨再见面,谭瑛的眼神已是冰雪一般冷漠。那夜,真是伤到她了。
      
      往后,便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傅深回想起那段时光,心中愤怒起来:老娘骂他“娶了媳妇忘了娘”,不给他好脸色看;老婆则是人前彬彬有礼,人后冷若冰霜,本应是新婚燕尔的绸缪时光,变成一片愁云惨雾。辛辛苦苦等了三年,好容易娶回了意中人,却只能过这样的日子,怎不令人恼火,“当年娘本是要悔婚的,是我坚持要娶你……”傅深越想越愤怒。
      
      谭瑛冷冷道:“谁让你坚持了?那时我舅父还健在,没了你六安侯府,舅父自会替我出头,寻个忠厚清白人家子弟,误不了我!又何必上你家去看人白眼?什么侯府世子夫人,当我稀罕么?”
      
      傅深怨气冲天,“你不识好歹!自从我在晋国公府园子里见过你一面后,睡里梦里忘不了你,一心一意想娶你回家!”想到自己一片深情谭瑛从未放在眼里,十分伤心。
      
      谭瑛微笑道:“然后呢?娶我回家,把我扔在一边不理不睬,要么宠爱妾侍通房,要么陪伴令堂。你娶我,是摆在家里好看的?”
      
      “我也不想的,阿瑛,我恨不得日日夜夜陪着你,”傅深很是痛苦,“可是,娘吩咐的话,我不能不听。她老人家养大我不易,我要孝顺她……”
      
      谭瑛啼笑皆非,“谁家母亲养大儿子是容易的?又有谁家母亲会干涉到儿子儿媳房中事?傅侯爷,贵府稀奇事可真多。”实在懒得理会这人,谭瑛快步回到屋中,反手关上门,将傅深关在外面,傅深用力敲门,她好像没听见一样。
      
      傅深抬脚想要踹门,半中间却又放下了。这会子她儿子不在身边,没了顾忌,可是威胁不到她了,即便踹开门进去,她也不会给自己好脸色看,也不会理睬自己。傅深在门外呆呆站着,后悔了,后悔不该放走安汝绍。
      
      当阳道。
      “姐姐!”安汝绍死死抱住解语,再也不肯放手,解语又是心疼又是歉疚,好言好语哄了半天,等到安汝绍慢慢镇静下来,才让大夫给他把了脉,“没什么大事,静静养几日便可。”听得大夫这么说,解语略略放心。这可怜孩子才四岁,今天可是吓得不轻。
      
      大夫命人煎了安神汤过来,解语温柔细心的喂安汝绍喝,“汝绍乖,不苦的。”安汝绍皱着小眉头,乖乖的喝了,果然这安神汤很有效用,过了不久安汝绍就睡着了。解语看他睡踏实了,给他盖好被子,轻手轻脚走了出来。
      
      “姑娘可累坏了吧?”大丫头采绿陪笑迎上来行礼问候,“少爷出门了,哺时走的,说是去了凌云阁陪侯爷饮茶。少爷临走前交待,请姑娘先好生歇息着,杏花胡同的事,十里堡的事,他正打听着。指不定这两日便有信儿。”采绿声音清脆悦耳,口齿伶俐,把一应事务交待得清清楚楚。
      
      杏花胡同,是安家;十里堡,是奶娘李嬷嬷的家。初回京在时张雱派人去过这两处,杏花胡同是有官兵守着,十里堡是李嬷嬷未回。算算时间,李嬷嬷该是回到京城了,怎么会?解语有些忧心,不会是路上有什么事吧?按说跟着那么大的商队,应该很安全啊。
      
      解语确是疲累不堪。泡了回热水,换上轻便衣服倒头睡下,直睡到次日日上三竿方醒。“姑娘醒了?”采绿掀起浅碧色双绣花卉草虫的纱帐,笑盈盈服侍解语起床洗漱,“可巧了,安家小少爷也是才醒,正吵着要姐姐呢。”
      
      话音未落,安汝绍已迈着小腿,咚咚咚的跑了进来,“姐姐!”解语蹲下身,安汝绍一头扎进她怀里,“姐姐!”解语紧紧抱住他,小孩子换了陌生环境,怕是不适应。正常来讲,成年人每日还需要拥抱呢,更别提这么小的孩子,受了惊吓的孩子。
      
      安汝绍是从小被解语带大的,此时偎依在姐姐怀中,觉得很是安适,撒够娇,解语带他吃了早餐,安汝绍开始淘气了,“姐姐,娘呢?我要娘。”
      
      怎么跟四岁小朋友沟通?解语想了想,决定把安汝绍当成有理解能力的人,讲讲道理试试看。“汝绍,娘暂且有事,回不来。姐姐带着你,好不好?只是几天功夫,娘很快能回来。”
      
      安汝绍黑漆漆亮晶晶的眼睛瞪着解语,撅着小嘴,一脸委屈相,怎么哄哄他呢?就把他抱在怀里说好话?管用不管用啊,解语正在犯愁,救星来了。
      
      张雱走进厅中,身后跟着四个小孩,两男两女,都是四岁左右年纪。安汝绍一眼瞅见同龄人,眼睛里的委屈慢慢消失不见了,变成了雀跃和兴奋。
      
      这四个孩子衣着都整洁,眉目都端正,其中更有一位长得很漂亮的小姑娘,雪□□嫩的小脸,天真稚气的神情,可爱极了。“想不想跟他们一起玩?”解语笑咪咪问他。安汝绍看看姐姐,看看四个孩子,来回看了好几遍,点点头,大声说道:“想!”
      
      安汝绍从解语怀中溜出来,跑到四个孩子面前,犹豫了好一会儿,鼓起勇气拉住漂亮小姑娘的手,然后五个小孩一起跑出去玩了。“现挑出来的,都是家生子,很乖巧听话,不会欺负汝绍的。”张雱见解语走到窗前向外看,以为她是放心不下弟弟,轻声说道。
      
      “岳侯爷说了什么?”解语回头,笑咪咪问张雱。靖宁侯在军中摸爬滚打数十年,御下自然有术,张雱陪着自己到六安侯府别院抢人、劫持傅深的事,靖宁侯肯定已经知道了。昨日张雱被叫过去,不知有没有挨训斥。
      
      “没说什么。”张雱脸红了,不自然的转过头,避开解语的视线。解语忽然觉得好笑:怪不得他要留部大胡子呢,实在是太容易害羞,太容易脸红了,有部大胡子,确实可以遮盖遮盖。
      
      “真的没说什么?”解语使坏,凑近张雱追问。淡淡的幽香袭来,张雱心神俱醉,嗫嚅道:“真的,真的没说什么。”
      
      其实,哪里是没说什么,是说了很多。“这位安姑娘,怕是身世有些离奇。”岳培当时先是这么说的。张雱听了心中不快,冲口而出,“我身世也离奇。”和她正相配。
      
      岳培笑得很是开怀,“这般有胆色的姑娘家,可是凤毛麟角。无忌,将来你定会惧内,定会被她管得死死的。”张雱听了很是受用,低声嘟囔了一句,“我乐意让她管。”岳培听后更乐,成了,无忌有着落了。
      
      窗外阳光明媚。安汝绍和四个小孩追逐打闹得很是开心,满院子都是几个孩子的笑声。“大胡子,谢谢你了。”解语回过头,真诚的道谢。
      
      张雱心里想说的是“不客气”“不用谢”“咱俩还客气呀”,话到嘴边,鬼使神差似的变成了,“你怎么谢我?”
      
      阳光下,解语笑盈盈戏谑的开口,“公子有德于人……”“愿公子忘之。”张雱识趣的接上,二人很有默契的对视片刻,莞尔而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青雀歌
    她是弃女,也是天才; 她是青雀,也是凤凰; 她出生时毫不起眼儿,长大后却光芒万丈;



    素华映月
    女主大名素华 小名阿迟 男主的书斋名为半月斋 所以文名为“素华映月



    绮户流年
    本文讲述一段青梅竹马的爱情故事,两小无猜,呆萌有趣。1V1,HE。



    嫡女解语
    冷静、聪慧、美丽少女V呆、萌、、英俊、忠犬少男,1V1,HE。



    庶女悠然
    十數年來殺敵無數,卻被她妙語連篇突破心防, 看冷言寡語的鐵血大將軍如何布下情網, 將一見鍾情的小庶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