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的灿烂人生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六章 南宫子的世界

      从气候上来讲,南郡城真是个好地方。浏阳城的冬季三天有两天在下雪,可是南郡城却四季入春。
      
      今日金灿灿吃过早饭后闲来无聊便想逛逛南宫府,偏子乔在收拾完餐具后不见踪影。她便瞎摸着在那乱逛,心想着若子乔有个什么事她也能顺道打听打听。只是这南宫府实在是大,她都走了好一会了,额头甚至开始冒汗,让搞不清这东南西北。远远望见前方好像有个凉亭,便想在那歇歇脚。
      
      离目标还有七八丈远的时候听到一男一女在争吵,仔细一听,那男声听着像南宫子。出于好奇,她便寻了个能藏身的地方远远眺望偷听。待瞧清那女是竟是耿蝶风,金灿灿很是意外。这对母子怎么跑来这吵架了?
      
      只闻耿蝶风气急败坏说道:“我再跟你说一遍,尹天儿不过是南郡城尹家一小妾侍的女儿,她的身份地位根本就配不上你。若不是你爹被那狐狸精迷住了,怎么会昏了头许下这门婚事?你是南宫家的嫡子,你身上流的是皇族的血液。那样一个低贱的庶女怎么配做你的妻子?你爹被迷昏头,你也被迷昏头。尹天儿那对母女就是狐狸精转世。”
      
      我的妈呀,这南宫家是皇亲?咋听到这话金灿灿被吓到了,难怪如此有钱,原来是有强硬的后台啊。
      
      毕竟这身体里住的已是金灿灿的灵魂,对于尹天儿母女的事,金灿灿虽听着觉得南宫府人说的很过分,可也没那是说自己的感觉,就好像听别人的八卦。
      
      见南宫子不说话,耿蝶风继续说道:“只要有我一天,尹天儿那小贱人就别想进我们南宫家家门……”
      
      看来耿蝶风真的很讨厌尹天儿母女,以致对着自己的宝贝儿子也没嘴下留情。那日若不是南宫老爷回来,估计她是想弄死自己的。想到这,金灿灿忍不住轻拍了两下胸口,还真是命大啊。
      
      “……儿啊,你年纪也是该娶妻了。改日找个机会我让太后给你指个好人家的姑娘,就别听你爹的。”耿蝶风说够了,见南宫子没还嘴,便以为他听进去了,再叮嘱了几番后便偕同丫鬟离开。
      
      耿蝶风走了,南宫子在凉亭站了许久。神差鬼使的,金灿灿竟来到凉亭。她也不知自己哪根筋不对,就觉得独立于凉亭里的南宫子那背影显得特别悲哀。
      
      “我厌恶你。”
      
      金灿灿刚踏进凉亭南宫子就冒出这样一句话,也没转身。呃,他应该不知道来人是自己吧,金灿灿暗想。
      
      “我知道是你,也知道你躲在那好久了,把我跟母亲的对话都偷听去了?”
      
      “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为什么?”金灿灿发现自己问的有些困难,心涩涩的。
      
      南宫子转过身,眸色如晦,幽幽看了金灿灿好一会才道:“偷听不是好习惯,你的性子迟早把自己害死。”
      
      她性子怎么了?乐观、坚强、自力更生,简直就是坚强的榜样……呃,当然,也有点冒失,有点贪心,有点鲁莽。当然,只是有点而已,这应该不影响生存吧。
      
      “以前你还懂得躲到我与父亲的庇佑之下,现在,你是真不怕死了?”
      
      “我……”金灿灿愣住了,苦笑。她该怎么说?
      
      “那你又何苦把我从浏阳城骗回来?你知道我在那能活的很好的……”
      
      南宫子负手而立,很久才缓缓吐出一句:“不把你带回来,只怕整间悦来客栈都要跟着给你陪葬了。”
      
      说完他便离开,走了几步却停了下来,瞧着她脸上那道还带点粉红的伤疤。金灿灿下意识地抬手挡住,那是那日被楚楚指甲划破的。早已结巴脱落,只是那颜色还是比其他地方略显鲜红。
      
      南宫子伸出手,轻轻在她脸上摩擦了两下,喃喃道:“脸还是那张脸,人却已不是那个人了。”
      
      衣袂轻动,他已跃出三丈远。突如其来的悲伤让金灿灿的泪犹豫决堤的洪水,哗啦啦直流。这大半年的相处,全是因为这张脸吗?脑海里快速飞过他们之间相处的点滴画面……
      
      ---“公子怎么称呼?””
      ---“复姓南宫,单名一个子。”
      
      ---“不如,我们假成亲吧……”
      ---“作为补偿,在维系这段假婚姻关系期间我每月给你一百两白银子!”
      
      ---“灿灿,好歹我也是客人啊,而且还是大客。你不好声招呼着,就不怕我走了?”
      ---“你倒是走啊,别跟尊佛似的赖在我这。”。
      
      ---“南宫子,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一直住在我悦来客栈不走?”
      ---“你又是什么人?一个女孩子家,为什么一个人跑到这偏远的浏阳城来开客栈?”
      
      ---“我养你!”。
      ---“什么?”
      
      是否在曾经的过往里,有那么一刻他有当自己是金灿灿?是否在南宫子过去的孩提岁月里,在这冰冷的南宫府里,尹天儿是他心中珍藏的一丝温暖?而她,硬生生把这一切剥夺了。她回不去了,他也要不回了……从此,于他而言,自己都是被厌恶的?想到这,金灿灿苦笑了下。若换做是她被人夺走了一直珍藏的东西,估计会更厌恶吧。
      
      忽然,她好怀念在浏阳城的那段日子。那时的南宫子应该是离她最近的吧,他给银两,她提供服务,不拖不欠。她花尽心思留住着位大客,他绞尽脑汁弄清她的身份。她做的光明正大,他做的毫不留痕迹。
      
      金灿灿神情呆滞向前走,丝毫未察觉那正在向她靠近的危险物。
      
      忽然,一阵风掠过,金灿灿被人拦腰抱起。再次着地,他们已离凉亭有几丈远。
      
      “金灿灿,你死了最好,省心。”南宫子一放下她便怒道。
      
      看到几丈外那两条被暗自打死,正在无力摆动尾巴的小蛇,金灿灿体会到了什么叫毛骨悚然。她竟丝毫未察觉,差点就被毒蛇咬死。
      
      他不是走了吗?怎么会发现的?金灿灿浑身颤抖看向南宫子,他没看她,而是凝目打量四周,似在寻找什么。没发现可疑的东西,南宫子语气恶劣说道:“赶紧回自己房间去。”
      
      见她没动,南宫子便拖着她就走。金灿灿狼狈的差点跌倒。
      
      “南宫子,我自己走,别拖。”
      
      南宫子没理她。
      
      “南宫子,我上次被打的伤还没彻底好,走那么快,屁股疼。”
      
      南宫子脸抽蓄了几下,停了下来。
      
      拜托他的钳制,金灿灿识相地走在前面,打哈哈道:“我立刻回去,保证不乱走!”
      
      南宫子非常有风度地护送金灿灿回到房间,出乎她意料的,竟在她房间坐下,喝起茶来。哎呀,人家才救了自己一命,总不能连口茶也不给喝。忍。
      
      这一忍就忍了一盏茶的时间,看南宫子似乎还没走的意思,金灿灿忍不住开口了。
      
      “南宫子,你在这呆久了会不会引起误会?”
      
      “怎么,不欢迎我?”南宫子眼一眯,顿让人觉得危机四伏。
      
      “我在和我的未婚妻联络感情,旁人能说什么?”南宫子放下茶杯,步步朝她逼近。
      
      他步步逼近,金灿灿步步退,直到无路可退。
      
      她惊恐地望着他带了些暴戾的眼眸,有点害怕。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南宫子……
      
      金灿灿来还来不及去多想,他嘴覆盖上她的。呃,夹合着宣泄与怒气的一吻。金灿灿颤抖着,承受了他这莫名其妙的怒气。
      
      直到她的唇被咬破了,他才放开她。
      
      他是在惩罚她?欺辱她?金灿灿的心忍不住泛酸,直到这刻她才敢承认,她会跟他来南郡城,那确确实实是因为……她真的喜欢他啊!
      
      “南宫子,也许我不再是以前的尹天儿,可是这颗心喜欢你,是真的喜欢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我偶写的热血沸腾,不知道会不会一头热,昨晚写文到半夜,今天睡到中午。吃饱又开始码字,俺开始担心自己与世隔绝了。有点时间都想码字,做其他都觉得心疼。我那龟速,码一章基本要三四个小时。亲,不容易啊。
    题外话,O(∩_∩)O,推荐下两篇基友的文,大家不妨去看看,是否符合你的胃口。
    梨子的

    雪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