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问因果

作者:李李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于府地方大人又少,夜里越发显得寂静。
      
      上官萦拿了本书坐在灯下看。朱槿进来添茶水,轻声说:“姑娘,已经三更了,还不睡?”上官萦喝了口茶,说:“我还不困。你先去睡吧,不用管我。”她在及春馆要四更后才能睡,一开始很难熬,慢慢地形成习惯,想早点睡也睡不着了。
      
      朱槿忙笑说:“我陪着姑娘。”
      
      “不用,你去吧。”上官萦摇头,说:“我从来都是一个人睡,以前在家时也是如此。”语气轻柔干脆,听得出不是客套话。
      
      朱槿自然想回自己房间睡,谁愿意打地铺陪夜呢?她仍不放心,犹豫地问:“姑娘夜里一个人,不害怕吗?”于冕尚未续弦,女眷住的后院一直空着,上官萦住的这间屋子还是下人赶着打扫出来的,偌大的后院只住了她一个人。
      
      上官萦笑说:“我怕蛇怕虫子怕老鼠,却从不怕这些。子不语怪力乱神。”她早不是什么千金小姐了,应当时时注意不要给别人添麻烦。朱槿是伺候于冕的大丫头,于府统共就这么几个下人,于冕哪离得开她?
      
      朱槿想着府里多了许多侍卫,安全方面自是无虞,再说心里也记挂着于冕,不知他是否还在熬夜办公,点头笑说:“姑娘好胆量。那我走了,姑娘也早点睡吧。”
      
      睡觉前,蓝爵陪着于冕闲聊了一会儿,不知不觉说到上官府被烧的惨状,语气不胜唏嘘。于冕也很是感慨了一番,末了说:“这把火烧得奇怪,好端端的,怎么会起火?不过,上官府就算没被烧,也要被抄得鸡犬不留、片瓦不存,抄家后的惨状啊——”他二十年前也经历过一次抄家,至今心有余悸,叹了口气说:“唉,还不如一把火烧了干净。”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蓝爵愣住了,心想这火说不定就是人放的。那么是谁呢?
      
      回房后他还在想这个问题,转念又想,是谁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夜深了,赶紧熄灯睡觉。半睡半醒间,还听见朱槿进进出出的脚步声和说话声。
      
      蓝爵因为练武的关系,睡觉一向警觉,门外的人一跨上台阶,他便醒了。来人脚步轻盈,显然会武,却没有刻意掩饰,甚至故意重重落下,明显是想让他知道。他不甚在意,心想大概是朱槿或于府的哪个下人。对方见他没动静,轻轻在门上敲了敲。
      
      “什么事?”
      
      对方却不说话。
      
      他穿好衣服起来,打开门。却见清浅的月光下俏生生站着一位佳人,一袭白衣,墨黑长发,赤着双足。蓝爵万万想不到是她,“你——”这也未免太狂妄了吧?她竟穿一身白衣夜袭于府,还敢明目张胆地敲他房门?
      
      蓝爵知她性情狡猾,诡计多端,一时摸不清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惊疑不定地看着她,冷声问:“你想干什么?”
      
      自称是蝠的她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儿的拿眼瞄他,看的蓝爵浑身发毛,暗暗运气于掌上。蝠像是浑然不觉他的戒备,绕着他走了一圈,不甘不愿似的点头说:“嗯,长得还不错。萦那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一定是被你的外表蒙蔽了。”
      
      蓝爵额上青筋一跳,面无表情地盯着她的动作。
      
      “喂,你叫蓝爵,是吧?”她往后退了几步,冲他招手说:“你站过来一点儿,我看不清你——”蓝爵的脸刚好被屋檐投下来的阴影盖住了。
      
      对方根本不理她。
      
      她见蓝爵站着不动,叹了口气,“好吧,山不过来我过去。”她凑到蓝爵跟前,抬手想把他的脸转到一边,急于想看清楚他的五官轮廓。蓝爵有种被调戏的感觉,又气又怒又有几分羞恼,一掌挥开她的手,寒声道:“姑娘请自重!”
      
      蝠疼得吸了口气,抚着发红的手腕生气地说:“你这人怎么这么野蛮无礼,一句话不说动起手来?”蓝爵冷笑道:“姑娘夜闯他人府邸,好像很有礼似的。”
      
      “我不是彬彬有礼地敲门了吗?而且我也事先让你过来了,是你自己不过来的。要不是我今晚决定不打架——哼,你真以为我打不过你?”她一脸恼怒地说,对上次“一不小心”败在蓝爵手下很不服气。
      
      蓝爵被她的自以为是、强词夺理气得一时不知该如何反驳,顿了顿,讽刺地说:“那姑娘夜深人静、彬彬有礼地敲蓝某的门,有何贵干?”
      
      “我来提亲。”她若无其事地说。
      
      蓝爵惊得一头差点栽倒。
      
      “萦虽然又蠢又笨、胆小怕事,不过我还是很为她着想的。她既然喜欢你,我自是要完成她的心愿。”
      
      蓝爵完全说不出话来,一脸呆滞地看着她。
      
      “你想什么时候娶萦?”她继续问。
      
      蓝爵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坐视对话这样一厢情愿地发展下去了,对方根本就是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子。他以手抚额,头疼似的说:“你走吧。”
      
      蝠脸一沉,冷声问:“你不喜欢萦?”
      
      蓝爵脑海里浮现出上官萦对自己的微微一笑,风姿绰约,柔美动人,心神不由得恍惚了一下,“没有不喜欢——”
      
      蝠听得松了口气,“既然喜欢,那为什么不答应?哦,对了——”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说:“你是不是怕萦没有嫁妆?放心,上官府虽然被抄了,不过萦还是很有钱的哦,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只要你娶了她,她就可以离开及春馆。只要她离开及春馆,就可以带你去把那笔钱取出来——”
      
      蓝爵越听脸色越差,不过总算有点明白她心里在打什么主意了,正色说:“第一,我对钱不感兴趣,你的那些威逼利诱还是免了吧;第二,萦姑娘的遭遇令人同情,长得娇柔美丽,又弹得一手好琴,没有人会不喜欢她;第三,如果萦姑娘想离开及春馆,我自会竭尽所能地帮助她,无需任何条件;第四——”他深深吸了口气,这话他很早就想问了,“你到底是谁?”跟上官萦长得一模一样,性格却南辕北辙,两人究竟有什么关系?
      
      蝠撇了撇嘴,没好气地嘀咕说:“哼,要不是萦喜欢你,我才不会来找你呢。你又自大又可恶,不但对我动粗,还没有礼貌,从头到尾居高临下对我说话,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对我大呼小叫、指手划脚?”
      
      蓝爵这才注意到自己一直站在走廊上,而她站在台阶下,两人一高一低,对她这样的指责,很有些哭笑不得。
      
      “你别忘了今晚说过的话。”她扔下一句话要走。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