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我是慧妃》
文/潆影

小短篇,轻松沙雕向,HE

专栏还有已完结的甜文若干:
《教授的绯闻》
《尚书家的猫》
《皇上,你可以不行》
《重生之傅御史宠妻日常》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慧妃,皇上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是慧妃

立意:暖文

  总点击数: 352   总书评数:4 当前被收藏数:10 文章积分:827,899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架空历史-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小短篇·暖文
    之 2020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5351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我是慧妃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是慧妃

      《我是慧妃》
      文/潆影
      2020.05.01
      
      一觉醒来,我成了慧妃,后宫那个最不受宠的妃子。
      为何明明不受宠,却能位居妃位?
      我仔细分析了下,原因只有一个,怕就是我那可怕的背景了。
      
      历代皇后,哪个不是出身崔家?
      偏偏我,不不不,原主崔莹,崔家第三代嫡女,进宫两年还位居妃位。
      
      后位还空缺着。
      一个还没皇后的后宫,那是很可怕的。
      每个女人都恨不得使出十八般武艺,早日怀孕,诞下龙子,登上后位。
      
      我是很乐意这失宠妃子定位的,谁乐意伺候皇上那个暴躁男呢。
      真的,在原主留给她的记忆里,皇上是个很可怕的男人。
      
      只是,身为一个不受宠的妃子,免不了偶尔会被人欺负。
      比如给贵妃请安的时候,份位比自己低的小妃嫔都敢给自己脸色。
      
      比如这日,从贵妃那出来,一个小小的美人就敢出言奚落。
      我恰好来大姨妈,脾气暴躁了些,没忍住,甩了她两巴掌后扬长而去。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宫人们为何如此惊恐。
      我堂堂一个慧妃,还不能教训一个小小美人了?
      晚上,皇上怒气冲冲过来时,我明白了。
      
      皇上年轻有为,模样也俊俏,如果不是绷着张脸,我想,我应该愿意做他的颜粉。毕竟后宫生活太无聊,追星也是能给这日子增添点乐趣。
      
      也许是我想太远,没认真听皇上教训,他不满意了。
      
      “爱妃胆子是越来越大了,敢打人巴掌了。”
      
      如果他不是掐着我下巴,我想我应该能忍下他这讽刺的。但是他把我下巴掐的老疼,我也来脾气了。
      
      “我是妃,她是美人,打不得么?”
      
      皇上似乎没想到我会说这句话,很明显地愣了愣,神色古怪看着我半响。
      
      我的心咯噔了声,暗暗担心,皇上不会是看出我有不妥吧。但夺舍这种事,只要我不认,谁都没有证据。想到这,我淡定了不少,强迫自己不卑不亢,把腰板挺的更直。
      
      不过挺太久后,我腰有点酸了。还好皇上终于开口说歇息。
      
      我准备恭送皇上,他却径自走向那张属于我的大床。
      
      我暗叫不妙,难道今晚要侍寝了?随后想到,我正姨妈护体呢,怕什么。哈哈哈哈。
      
      但躺在一个陌生男人身旁,说不紧张是假的。
      然而皇上似乎也没那意思,自己裹着条棉被睡着了。我心里觉得有些遗憾,本来在我的计划里,是在最关键时刻才告诉他,来葵水了。
      
      现实中这计划失败了,在梦里却成功了。
      我没想到我会做梦。梦中,皇上正准备对我进行晋江不允许描写的事,发现吃不得后那一脸吃瘪的样子,看得我咯咯笑。
      
      我是被皇上一巴掌拍醒的,醒来后,发现他神色有些慌张,而我,竟然,隔着被褥像只八爪鱼一样趴在他身上。
      
      仅用了一秒,我就想好了对词,快速从皇上身上滚下,跪在床上:“臣妾梦魇了。”
      
      半响,皇上才道:“……爱妃这梦,定是很可怕。”
      
      我点点头,可不是么。但我不敢多言,感觉皇上说话似乎有些咬牙切齿。
      
      经过这一插曲,睡是不能再睡的了,皇上直接换上衣服去早朝。
      
      那日之后,我又近一个月没看过皇上。
      
      这日,在后花园散步。一小太监匆匆而过的时候塞了我一张纸条。
      
      来不及反应,因为我被吓到了,惊呆了。
      再傻我也明白,在皇宫里,递小纸条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找了个无人的角落,抵不过好奇心驱使,我看了小纸条的内容。
      
      (⊙o⊙)为何看不懂?纸条上面的不是汉字,反而像鬼画符。
      
      “爱妃在看什么?”
      
      皇上忽然出现,我此时的感受,就像读书时,在考场上刚传完小纸条,就发现老师看着自己般。
      
      忐忑,也不知道皇上看到没有。
      
      也许是直觉吧(胆小,不敢赌),我掏出被我折叠整齐的小纸条,恭敬递过去。
      
      “方才在御花园,有人莫名其妙塞了这东西给臣妾。”
      
      皇上接过,打开看后,拧了拧眉,忽然问:“为何不销毁?”
      
      我:这不被你撞见了么。当然,这话只敢在心里嘀咕。
      
      皇上没再说什么,这事我以为就这么过去了。毕竟我也不知道那纸条上面写的什么,也老实上交了。
      
      几天后,在给贵妃的请安互怼大会上,我听到了几个爆炸性的新闻。
      
      项王被囚禁了,李大将军被抄家了,还有就是她的伯父崔尚书也被收押进大牢了。
      
      这……是怎么回事?
      
      朝廷几天之内连掰那么多重臣,自然不是小事。
      我隐约有些不安,不是因为伯父也被抓,而是隐约觉得,这事好像和我……给皇上的小纸条有关。
      
      半个月后,皇上再次踏入我的宫殿。
      当然,我也很凑巧的,依旧有姨妈护体。对于这种运气,我理解为菩萨保佑。
      
      皇上心情似乎很好,比上次过来,脸上多了几分笑容,不过笑意不达眸底就是。
      
      我战战兢兢伺候他吃饭,沐浴,就寝。
      
      临睡前,皇上忽然问:“爱妃最近没再梦魇了吧。”
      
      我忍笑,回了句没有。看来上次是真的把皇上吓到了。
      
      半夜,我再次被人拍醒。
      醒来,发现在趴在皇上身上……
      
      我:……能来道雷把我劈了吗?
      
      “臣妾真的没再梦魇了。”我小声解释,希望皇上能相信。天地良心,我说的是真话。但谁能想到,我今晚会再次做了调戏他的梦。
      
      皇上眯眼看了我半响,似乎在判定我这翻话的真假。
      
      最后,他说:“睡吧。”
      
      应该是信了吧,只是为何他又往外挪了半个身位?
      
      整张床有三米宽,而我独占两米五。我想,这一次应该不会再滚到他身上了。
      
      然而我确实高估自己了,再次醒来,我是被皇上扔到地上摔醒的。严格的说,是我们两人同时摔下床。
      
      我不想承认,我竟然滚过了这两米五的距离来到他身边。
      
      这声响太大,守夜的宫女太监自然是被惊动了,进来后看到这情景,吓的脸色发白。
      
      皇上气呼呼换上衣服走了,临走前,还扬言让我好好学规矩。
      
      学规矩是不可能的,我太困了,也不介意大床凌乱,准备趁还有点时间,抓紧补眠。
      
      临睡前,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皇上反应那么大,会不会是……
      
      我再也睡不着了。
      
      这发现让我抑郁寡欢。
      是的,我抑郁寡欢了。
      
      我没那么伟大,不是在为后宫女人的性、福担心。
      我主要是害怕,万一哪天皇上知道我知道了他的秘密,会掉脑袋。
      
      还好我不是个受宠的妃子,皇上一个月都来不了一次。
      
      又过了几天,听说项王的事定了,他想谋反,失败了。
      
      又过了几天,我突然被赏赐,好几箱金银珠宝。被赏赐的原因是我大义灭亲,举报亲伯父。
      
      我:(⊙o⊙)
      
      我知道自己没有可怕的背景了。
      身为一个靠背景爬上妃位的人,以后恐怕只有苦日子了。
      
      想到以后可能吃残羹冷炙,大冬天没炭烤火,大夏天没冰块降暑,甚至一套衣服穿到死,我心里就难过的不行。
      
      想着想着,流下了伤心的眼泪,跟宫人说出我的担忧。
      
      我真的不是故意用眼泪来吸引皇上的,只是那么凑巧,被他撞见我坐在凉亭哭。
      
      也许是我哭的过于肝肠寸断,他停下了路过的脚步,缓缓向我走来,神色复杂。
      
      “爱妃怎么好像变……”
      
      我被吓到忘了哭泣,心里有个声音在呐喊,完了完了,皇上看出我变了。
      
      “……变得那么蠢。”皇上似乎挣扎了下,才把这后半句说出来。
      
      “蠢?”我脸上还挂着泪珠,有点愤愤不平被他这么说。好歹我也是考上了211的大学生,怎么能说他蠢。
      
      皇上摇摇头,喃喃道:“这封号取错了。”
      
      我泪掉的更凶,完了完了,皇上不会一怒之下改封号吧,比起物质生活不好,她更不愿意被人叫蠢妃。
      
      士可杀,不可辱。
      
      我决定捍卫自己的尊严,努力学习古代文化知识,扭转形象。
      
      我是个聪明的人,学习起来很快,秋去冬来,不过半年,我就熟读四书五经,还能随口吟几句诗。
      
      也许是我的聪明让皇上刮目相看,我担心的物质生活条件并没有变差。甚至皇上还挺给我这个不受宠的妃子颜面,来我这的次数,从一个月一次,提到了一个月两三次。有时候皇上会检查一下我的功课,听一下我对某些话语的理解。
      
      我知道,我说服了他,因为他每次听后,眼里是真的有了笑意。
      
      睡觉我也变得很乖,每次醒来,都是乖乖躺在自己那床被褥中。
      
      这夜,我安分躺在自己那床被褥中,准备睡觉。
      
      黑暗中,皇上说了句:“爱妃,你想要个孩子吗?”
      
      脑袋嗡一声后,我觉得自己不能思考了。
      皇上不是,不能近女色吗?
      
      我还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皇上就掀开了我的被子。
      
      大冷天的,尽管室内烤着炭火,但没了辈子,我还是觉得冷。又或许是,皇上的逼近,让我四肢僵冷。
      
      他是皇上啊,这半年来,我们相处的也很好,自己也多次在心里遗憾,皇上这样的好颜色,竟然不能碰女人。
      
      但,当他魔爪伸向自己,我还是会害怕。呜呜呜,对,我就是个怂包。
      
      “爱妃……”
      
      皇上的动作似乎也有些试探,手小心翼翼伸向我。
      
      衣服被褪去,我害怕地闭上眼。
      
      幽黑安静的环境,人的五官被无限放大。
      我清楚感受到他的手在身上游走,清楚感受到,两片薄唇落在自己的柔软上……清楚听到他那句低声叹息。
      
      “朕果然不抗拒你。”
      
      两人都是生手,第一次自然不是什么美丽的体验。
      
      那一夜之后,我还是那个不受宠的慧妃,但似乎又有些不一样。
      
      比如皇上会赏赐她一些不是那么贵重的小东西,类似御花园里开的正好的花,地方进贡的新鲜瓜果。
      
      有时候我也会伸出试探的小脚脚,看看皇上对我包容的底线在哪里。有时候试探过分了,也会恐慌不安。但只要发现他态度是不置可否,下次试探的小脚脚就会更过分些。
      
      两人再躺在那张大床上的时候,也会偶尔探讨生命大和谐。也许是两人都是聪明的人,探索越来越和谐。
      
      在不知道第多少次生命大和谐后,我怀孕了。
      
      我怀孕了,是皇上的第一个孩子,后宫上下自然紧张,包括皇上。
      
      我也挺高兴的,但高兴之后,更多的是担心。
      
      这样的医疗水平,能保证平安生产吗?
      
      每每想到瓜熟蒂落那幕,我就害怕。呜呜呜呜,我真的没信心自己能平安生下娃娃。
      
      这日,我又想到了生孩子的痛,害怕的直掉眼泪,吓到了太医,也惊动了皇上。
      
      躺在大床上,太医把脉过后一再向我和皇上保证,胎儿五个月了,胎象很稳,母体也很健康。
      
      可看着一直掉眼泪的我,皇上怒了,质问太医:“没事慧妃为何难受的直掉泪?”
      
      看着那跪了一屋子的太医,我于心不忍,主要是怕皇上把这些优秀的大夫砍头了额,以后生孩子更没保障。
      
      我哭哭啼啼坐起身,搂住皇上手臂,呜呜呜哭着说出压抑了几个月的害怕。
      
      “呜呜呜,我不想挂掉,我怕疼。”
      
      皇上笨拙安抚着我,让全体太医给我保证,绝对不会让我挂掉。
      
      斗转星移,眨眼我已怀孕九个多月。
      
      也许是知道怕也没用,真快要生产了,我反而没那么怕了。
      
      在一个美丽的秋日早晨,我发动了。
      无法用语言形容这种死去活来的痛,但也没有自己之前想象的那么可怕。
      
      痛的受不了的时候,我忍不住说脏话了,把屋内为我接生的众人都吓到了。
      在生下孩子那一瞬间,我真想大喊,他娘的一切终于结束了。但我实在没有力气。
      
      皇上一直守在外面我是知道的,听到孩子的哭声后,我听到皇上大声问:“怎么只有孩子的哭声,慧妃呢?她怎么不骂了?”
      
      我脸红了,意识到自己一定是骂了很多脏话。
      
      随后便是推门声,皇上不顾阻拦闯进来了。
      
      想想自己好像也骂了他,我只好闭眼装睡。听到皇上声音颤抖,问:“慧妃可安好?”
      
      我心里平衡了不少,原来我在努力的时候,皇上也在担惊受怕。
      
      我平安生下了一个公主,多少人暗暗叹息,多少人暗暗松了一口气。这些我都不想管。
      
      看着粉雕玉琢的孩子,我幸福极了。
      
      皇上很喜欢公主,几乎每天都要来我这里。
      
      母凭女贵的我,那试探的小脚脚已经变得横着来。
      
      真的是横着来,这夜睡觉的时候,我竟然把脚横放在天子的肚皮上。
      我是害怕的,暗暗庆幸自己比皇上先醒,小心翼翼缩回小脚脚,并往内侧挪了挪。
      
      但还没挪几寸,整个人就被皇上抓住了,并被他一把搂入怀。
      
      “蠢妃。”
      
      黑夜中,他这声带着笑意的轻叱,我听的很清楚。
      
      呜呜呜,这段时间,我果然嚣张了。
      
      许久没出现的惧意慢慢涌了出来,我缩在皇上怀里,哭着低声认错。
      
      “臣妾不是故意的,皇上不要坎臣妾的腿。”
      
      他用力揉了揉我脑袋,笑骂道:“你这蠢脑袋瓜子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我不敢欺君,流着泪老实回答:“以前想着一辈子可以衣食无忧,有了宝宝后也想着宝宝一生平顺。”
      
      “没有我?”皇上轻拍着我后背的手停住了,语气变得有些阴冷。
      
      嘤嘤嘤,我真的好害怕,不想欺君,可是也知道这时候点头,很可能真的被砍掉小脚脚。
      
      皇上气呼呼用力拍了我两下,又骂我蠢妃。
      
      这事好像就这么过去了,皇上的怀抱很温暖,困意又来了。我调整了下姿势,想让自己睡的更舒服。
      
      意识朦胧中,我好像听到皇上我耳边低声说:“以后有我好不好,我也有你。”
      
      哦。我在心里应了声。
      
      转眼,公主三岁了,她依旧是皇上目前唯一的孩子,受尽尊宠。
      
      我还是慧妃。
      
      其实皇上问过我,要不要当皇后。
      
      一想到当了皇后,以后每天得早早起床组织后宫女人开互怼大会,每逢国家重大节日还得负责组织工作,怕了。要知道现在这些,可都是贵妃在扛着。自生下女儿后,连向贵妃问安都被免了,每天睡到自然醒,数珠宝数到手抽筋。这样的日子,我挺满意的。
      
      “臣妾那么蠢,怕是不行的。”我小声拒绝。
      
      还好皇上并没有生气,只是有些落寞,半响才委屈巴巴说:“……朕想和你站一起啊。”
      
      因这一句话,我差点心软应下。还好皇上先开口了:“再让你逍遥三年。”
      
      我苦恼垂下头,这样无忧无虑的好日子只剩三年了。只是,为什么心里也有些甜蜜?
      
      抬头看向正在逗女儿的皇上,抿嘴笑了笑。
      也行吧,我其实知道,这些年能过的这般无忧无虑,是因为有皇上的保护。
      皇上长得这么好看,我也那么漂亮,站一起定是很赏心悦目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看文愉快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