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与慕容公子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 拍卖会(上)

    作者有话要说:
    嗷嗷,终于更新了。虽然文文没啥人看,影仍要做勤奋的日更党~~~~不日更,哪来进步?更玩练琴去,好几天没练了!!!大家抱着笑一笑的心情看文吧,看完用力砸,我受的住!!
      小二见这有人肯出押金,倒也没继续为难,开心的帮他们做登记,尽显商人的本质。
      
      “这位公子贵姓?”小二朝着男子笑眯眯问道。
      
      “南宫子。”
      
      店小二在本子上端正写上南公子几个字后又问宁苧同样的问题,宁苧如实告诉他姓宁。登记完,店小二领着他们来到二楼,给他们安排了临着的两间厢房。
      
      “谢谢南公子。” 宁苧诚恳地跟他道谢。在山穷水尽之时,受人恩惠,据说感恩之情会特深。她此刻便是如此。道完谢抬起头,似乎见到他嘴角抽蓄了下。
      
      “在下复姓南宫,单名一个子。”
      
      宁苧花了极大的自制力才忍住笑,勉强把前面那番道谢的话说了次。
      
      南宫子也是豪爽之人,摆了摆手,道:“出门在外难免有需要帮助的时候,小兄弟无需客气。我南宫子帮人从来都是只要自己想帮,便不求感谢回报。你也别太放在心上。”
      
      “南宫兄乃真侠士,小弟宁苧,如今身无分文,就拜托云飞兄多多照顾了。”宁苧觉得自己这辈子的自制力都体现在这了。
      
      宁苧进到房间,扫了几眼,满意的直点头。这悦人居收费虽贵,但住宿条件确实是好。房间宽敞明亮干净,床榻很柔软,一眼望上去就觉得睡起来应该很舒服,屋内的摆设也高雅别致,看来悦人居的老板应该是个有品位的人。
      
      非常凑巧的,宁苧发现房间的窗户刚好可以瞧见对面的悦来客栈。乐得她立刻搬了张凳子趴在那观看。虽说离拍卖会还有三天,可是已有不少人陆续到达。那悦来客栈的生意旺的也只能用‘客似云来’来形容。
      
      是大哥自己要拍卖白玉观音,还是又被人抢了去呢?想到这,宁苧眉头不由皱起来。且不管是谁,这么明目张胆地拍卖白玉观音,定会引来不少江湖人,包括凌沧宫,只怕是她们已经在这浏阳城里。那日乐彤与峨眉派的出现在那不会是凑巧。
      
      魁风崖一别,好久没慕容子轩的消息了,不知这次拍卖会他会不会出现。如果他会出现,她的心定不会像现在那么彷徨不安吧。
      
      “哟,小兄弟,你也喜欢这样子张望啊。”
      
      隔壁房的南宫子推开窗,见她站在窗边发呆,热情地打起招呼来。
      
      “南宫兄,我在看对面悦来客栈呢。”宁苧如实告指。有白玉观音在那,这段时间来到浏阳城的都不可能那么单纯是来这玩或做生意吧。瞧南宫子那模样,指不定也跟慕容子轩一样是哪个世家的子弟。
      
      南宫子没料到她那么直接,嘿嘿笑了两声,
      
      “小兄弟也对那拍卖会感兴趣?”
      
      “不感兴趣。”只是被被一个算命的忽悠了,一路向北,结果又那么巧的碰到悦来客栈拍卖白玉观音,恰巧那位带面具的大哥又对她有救命之恩。唉,算了,穿越那么巧的事她都遇上了,其他的根本不算什么。
      
      “不感兴趣?”南宫子一脸不相信,“那你为何来到这?”
      
      宁苧如实告诉他,她只是被一算命忽悠了才会来到浏阳城的,才知道这有个拍卖会的,想着既然来了就看看呗。回答完他的问题,宁苧反问“南宫兄又是为何来到这浏阳城?”
      
      南宫子见她如此坦诚也老实答道:“可以说是受人之托,也可以说是为白玉观音。”
      
      “还真复杂,反正有目的就是了。”宁苧继续搭着脑袋望着对面的悦来客栈,竟然有几个尼姑走了进去,慌张问隔壁的南宫子,“南宫兄,那几个尼姑是峨眉的人吗?”
      
      “小兄弟还挺了解江湖事的嘛。没错,那的却是峨眉的掌门与弟子。”
      
      宁苧没注意到南宫子的前半句话,心思都在峨眉这里。前两日乐彤无端端杀了人家几个弟子,若20那天凌沧宫的人真来,只怕又是场厮杀了。
      
      “小兄弟,快看,武当五侠。”南宫子指着对面五个道士装扮的男人,“没想到武当也对这白玉观音感兴趣。”
      
      “还有几个和尚。”宁苧还来不及问他武当五侠是谁,便又瞧见对面悦来客栈又进去了几个和尚,惊讶的说话舌头都打结,“南宫兄,不会是少林都来了吧。”
      
      南宫子含笑点点头。
      
      完了,有名望的都来的七七八八。这哪是拍卖会啊,改名为‘一场由白玉观音引发的血案’好了。
      
      “南宫兄,20那天你会去那个拍卖会吗?”看到少林都来了,宁苧盯的更紧。武林泰斗都来了,这个拍卖会只会比上次的除妖大会更热闹。
      
      “那是当然。”南宫子摆出不可一世的表情。
      
      “南宫兄,你武功高吗?”
      
      南宫子盯着宁苧瞧了好一会,露出诡异地笑容,道:“武功还行,至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也没遇到过几个对手。”
      
      注意,是没遇到几个对手,并不是没几个对手。
      
      但宁苧哪听得出来啊,听到还以为他武功极高,立刻露出安心的笑容,道:“拍会那日我就跟着南宫兄混了。我就只是想跟着去看看而已,绝不闹事。”
      
      南宫子沉默了许久,久到宁苧都以为他默认了,突然冒出一句话。
      
      “小兄弟都是那么容易相信人的吗?”
      
      是她容易相信人吗?想她在这个世界无亲无故,有谁是能依靠的吗?好像任何人于她而言都是萍水相逢,既然都是陌生人,那去相信总比谁都不愿意相信好!不管这南宫子是哪一路的,只要不是凌沧宫的就成,说白了她不过是破罐子破摔。
      
      到了拍卖会这日,宁苧还在睡梦中,南宫子就来敲门,两人草草吃过早餐便移站悦来客栈。
      
      “南宫兄,这拍卖会还没那么快开始,要那么早过去吗?”宁苧没睡到懒觉,多少有点气。可是这个气在去到悦来客栈后,全消了。
      
      虽然两人已经算去的早的了,但悦来客栈大堂内的位置上座率已达八成,只怕再晚点就没位了。宁苧正想着找张空桌子,南宫子却径自走朝靠角落那张台的一老人走去。宁苧虽不解,可此刻南宫子是她的衣食父母,也唯有跟过去。
      
      “木兄,没想到你那么早,我还想着早点来占个好位子等你呢。”欧阳云飞打完招呼很自然的坐下。宁苧没得选,唯有走到对面,在那个被南宫子称做木兄的旁边位置坐下。
      
      宁苧疑惑地望着他们,从外貌上看两人的年纪,南宫子明明可以做人家的儿子了,却还叫人家木兄。这古人不是最重辈分的吗?
      
      似是看透她的疑惑,木先生含笑说道“这位小兄弟是否觉得我与南宫兄两人年纪相差甚远却又称兄道弟?其实……”
      
      “其实是这样的,”南宫子不等他说完,抢过来解释道:“木兄年纪跟我差不多大,只是在一次练功中走火入魔,一夜间苍老了四十岁,便成现在这模样了。”
      
      听完,宁苧非常同情地望着木先生,安慰道:“没事,一副臭皮囊而已,关键是人没事。”
      
      “不仅仅是样貌变老,他现在里里外外都等同于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只怕没几年活了。”南宫子一副悲痛欲绝的表情。
      
      听完欧阳云飞这段话,宁苧望着木先生的眼神更加同情,“先生,人生自古谁无死,关键是无遗憾。现在想吃啥,赶紧吃,想干啥,也别犹豫。”
      
      木先生轻咳声,道:“小兄弟心地真好。”
      
      在三人闲聊之时,大堂的空位置也逐一被填满。从装扮上看,仍有少部分纯商人来凑这个热闹。因为少林,武当,峨眉都有来,所以拍卖开始前,倒有点像明星见面会。一些在江湖上名不经传的小辈都趁机上前攀关系。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彼此都是冲着白玉观音来的。
      
      等了大约半个时辰,有人开始不耐烦了。
      
      “这人都到齐了,拍卖会还不开始?老子都等的不耐烦了,”
      “就是,人都到齐了,就没必要等到中午,赶紧开始吧。”
      “老子带的银票都发霉了,赶紧开始吧。”
      ……
      
      在众人催促了许久后,一美艳女子从二楼飞身到大堂中央专门搭架的拍卖台上,娇斥道:“催什么催?敢在我悦来客栈的拍卖会上撒野,小心列入黑名单。”
      
      这话一出来,闹事的几个人都不敢再出声。毕竟这老板娘向来是言出必行的,而且拍卖会经常有各种奇珍异宝拍卖,他们可不想以后都没得参加,损失了这发财的机会
      
      听到黑名单这三个子,宁苧激动得浑身发抖。这么现代的词,古人怎么会用?难道这老板娘也是穿越而来的?有了这意识宁苧便觉得她倍感亲切,啊,如果真是同一时代的人……
      
      察觉到她的异常,木先生低声问“小兄弟,怎么了?”
      
      被他这么一问,宁苧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随便扯了个谎,
      
      “没什么,就是没想到这悦来客栈的老板娘竟是这样年轻美貌。我从没见过这么惊为天人的女子,压制不住兴奋。”
      
      听到这话,南宫子噗嗤一声笑起来,“小兄弟,你是见的女人太少的缘故吧。这老板娘虽然也算是美女,可也没到惊为天人的地步。”
      
      宁苧也懒得跟他说,由得他笑。倒是木先生会体谅人,道:“每个人的审美观不一样,南宫兄也不必太惊讶。”
      
      “那倒也是,木先生心里自然也有觉得倾国倾城的女子,真让人很羡慕。”南宫子一脸坏笑。
      
      木先生一副拿你没办法的表情,摇摇头,继续看着拍卖台的方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