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如题,西湖小黄鸡和华山小肥羊的故事。


完结坑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太虚,问水 ┃ 配角:紫霞,山居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纯阳雪,西湖雪,莫如同赏


  总点击数: 4803   总书评数:11 当前被收藏数:41 文章积分:3,393,333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纯爱-古色古香-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 主受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同人-短篇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6952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剑三]藏羊

作者:君鬼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藏羊

      
      西子湖畔,落樱如雪。
      
      紫霞静静的站在藏剑山庄内最高的樱树下,想起师父太虚常常念叨的这句话。伸出手,看着落在掌心中的樱花,紫霞默默的吐槽。切,师父骗人,哪有绯色的雪。
      
      “哟,哪里来的小道长?”
      
      正腹诽着,猛听得身后一个轻佻的声音响起,紫霞转过头,顿时被闪花了眼。眨了眨眼睛让自己适应,看着眼前浑身上下金光灿烂的人,尽可能维持表情的正常。师父也不是全说谎,藏剑子弟果真是……闪耀啊。“贫道纯阳弟子紫霞,这位公子有礼了。”
      
      “哎,就我们两个人,没必要这么多礼节啦。”浑不在意的靠近小道长,山居笑得很是随意。“我叫山居。你是来办事的吧?”
      
      “正是。”默默的往旁边挪了一步,紫霞并不习惯与陌生人如此亲近。更何况……即使在纯阳宫,他也很少和同门亲近。倒不是孤僻,而是住的地方少有人来,谁让他那个师父偏偏要住在坐忘峰上呢。
      
      “以前来过吗?要是第一次来,我带你逛逛吧。泛舟西湖,鹤步九溪,藏剑山庄好看的地方多了去了。”完全不在意对方刻意保持距离的表现,山居自来熟的一把揽住紫霞的肩膀,只当对方猛然抽动的眉毛是因为被落樱迷了眼。“在你们华山可看不到这些景致,别错过了。”
      
      ……师父,你只说不可招惹万花门人,为什么没告诉我藏剑子弟是如此的自来熟?瞪着自己肩膀上那只不属于自己的手臂,紫霞思考着是一个四象拍过去好还是一个九转推出去好,师父可没说过这种情况要怎么办啊!
      
      “山居,别胡闹。”
      
      正当紫霞纠结万分的时候,一个听上去沉稳许多的声音解救了他。
      
      “师父?”望向廊下立着的中年人,山居讪讪的放开了小道长。“我这不是尽地主之谊吗,嘿嘿。”
      
      “在下问水,小道长有礼了。”遥遥向那个被自己徒弟缠住的小道士行了个礼,看着小道士那身白白的蚩灵道袍,问水难得恍惚起来。蚩灵道袍啊……,那人如今,只怕是南皇加身了吧。
      
      问水?!这名字惊得紫霞下意识看过去,廊下那一身南皇的人,当真是问水?倏然冷了脸,紫霞硬邦邦的行了礼,转头就想走开。
      
      “小道长留步。”倒没有因为对方有些冷漠的表现而不快,问水出声,等到对方不怎么情愿的转回头来,他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不知,小道长可认得太虚道人?”
      
      点头,紫霞自知瞒不过。对方只要去看一眼拜帖,自己师承何人一目了然。既然避不过,那就只能顺其自然了。恐怕师父没有想到自己会碰见问水吧,否则他恐怕不会同意让自己走这一趟。师伯也真是的,明知道藏剑山庄有个令师父不快的人,还让自己来办事,就不担心自己万一碰见了一个没忍住两仪招呼上去吗?
      
      “他……还好吗?”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问水没能看出小道士眼底对自己的排斥。纯阳雪,自己还不曾亲眼看过啊。
      
      “能吃能睡。”
      
      “诶,我说紫霞,你对我倒是有礼有节,怎么对我师父就这么……不客气?”一直默不作声的山居忍不住开了口,总觉得这小道长对师父好像……很不满?
      
      听到徒弟的话,问水恍然,这小道士的确挺不客气的,全然没有纯阳弟子惯常的礼数。挑眉,问水疾走几步,近了,眼尖的看到小道士眼中明明白白的不喜。心思一转,纯阳宫莫不是已经把自己列入不受欢迎的名单了?
      
      “红尘百般事,只合坐忘。”距离太近,紫霞能感觉到问水身上的气势,隐约还能闻见血腥气。“家师长居坐忘峰,世事不问,前尘不提。若阁下是家师故人,恕贫道未曾听闻,失礼之处万望海涵。宫中事务已了,贫道还急着回山,告辞。”
      
      好一句,红尘百般事,只合坐忘……看着小道士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问水抬眼,苦笑隐没在缤纷落樱之中。太虚,你这究竟是明白了,还是仍旧不懂?
      
      --------------------------------
      
      “停了吧。”看着徒弟又一次错了剑式,太虚终于开了口。自打下山办事回来,紫霞就总是不能专注,本以为是第一次下山难免兴奋,可没想到这都一个多月了,紫霞还是没能静下心来。“上个月下山,可是遇到了什么?”
      
      “没什么。”心虚的收剑入鞘,紫霞知道自己静不下心。虽然师父从不提起,可自己每回见到师伯师叔们,都能听到有人感叹当年的事。那个叫做问水的藏剑本是师父的好友,可后来却不知为什么突然去了恶人谷。据说师父快马加鞭追到昆仑,想知道问水究竟是为了什么,却只得到对方拔剑相向。若不是正好在长乐坊办事的师伯发现了雪地中的师父,只怕世上再无太虚道人了。而从那以后,江湖上再没有一个叫问水的藏剑的消息,师父也长居坐忘不问江湖事。
      
      “哦。”叹了口气,太虚转过身看着满目白雪,不再说什么。终归还是要长大的,不论当初是多么乖巧的小童。这坐忘峰,已经留不住紫霞了吧。
      
      莫名的,紫霞觉得师父的背影多了几分寂寥,心下忐忑不安。他不是有意瞒着师父的,他只是不想让师父知道那个混蛋问水又出现了而已。从记事起,他就总会看见师父一个人站在雪地里怔怔的看着手中的剑,眉头紧锁。后来偶然间听到师伯提起,师父的剑是问水铸的。哼,师父早该把它扔了才对。
      
      “太虚师叔,太虚师叔!”
      
      师徒俩各自无言间,隐约传来呼喊声,好像是紫气师兄。紫霞诧异的看向上山的小路,这个时候一般没有人会来的,难道是宫中发生了什么事?
      
      “还是这么沉不住气。”摇了摇头,太虚无奈的笑笑。师兄的这个首徒总是过于跳脱,是个静不下来的性子。等到对方终于想起可以踏梯云上来,到了眼前,太虚才发现紫气脸上全是焦灼。“这是怎么了?莫不是被你师父罚了?”
      
      “没有,我最近很乖的。”为自己辩护着,紫气瞄了瞄师叔的脸色——跟平常一样看不出悲喜。为难,紫气真不知道自己奉命跑这一趟是对还是错。“那个……太虚师叔,有人闯山。”
      
      “闯山?”有些意外,紫霞记得上一次有人闯山已经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那还是个刚入江湖的。纯阳宫再怎么也是皇家道观,谁要想来闹事也得掂量掂量。“太师伯不在山上?”一定是不在,江湖上谁不知道纯阳宫的紫虚真人脾气不好,闹事的要是遇上了他一准儿倒霉。
      
      “太师伯前几日下山去了,说是南屏那边有点麻烦。”犹犹豫豫的,紫气不敢对上师叔的眼睛,他真的不觉得师父让自己来是对的。师兄弟们都知道太虚师叔生性冷淡不喜见客,更何况……那是藏剑山庄的人。“闯山的,是个藏剑子弟……,嚷嚷着要见太虚师叔。师父师叔们本想打发了了事,可是……”
      
      眼皮一跳,紫霞立马扭头看向自家师父,那张甚少流露出悲喜的脸上此刻依然是淡漠。
      
      “师兄打发不了?倒有些本事。”顺手将石桌上的剑拿起来,太虚看了一眼剑鞘,举步向着山下走。“四季剑法多年不曾见过,不知,还能不能认得。”
      
      一愣,紫霞和紫气都没想到甚少离开坐忘峰的太虚竟然就这么去了。回过神,两个晚辈忙不迭的运起轻功追上去。
      
      太极广场上,玄一道人头疼的看着那个被绑缚着的藏剑,掌中的剑几次都要劈过去又硬生生忍住。唉,这么多年了,何必还要来打扰师弟呢。当年昆仑之事,师兄弟们都为师弟不平,若不是师父劝阻他们定然是要为师弟讨个说法的。看了一眼身边的无相师弟,从对方眼中看到和自己同样的愤怒,玄一只希望太虚师弟不会来。
      
      “师兄,听说有人要见我。”一路轻功,太虚说不出自己为什么如此急切。到了太极广场,站定,看到师兄面前被绑着的人,太虚说不出话了。
      
      “太虚。”其实太虚一出现问水就认出来了,眉眼依旧,只是添了几分沉稳,淡漠更甚。挣扎着站起来,问水热切的看着对方,只觉得多年来不曾安稳过的心终于定下来了。“我……回来了。”
      
      恍恍惚惚的,太虚觉得自己大概是在做梦。还是那么一身金灿灿的耀眼的衣装,不过是从蚩灵变成了南皇。还是那么一双能把人看恼的眼睛,只是,凭添了愁绪。没头没脑的,太虚想起曾经见过的恶人谷装束,疑惑了。“你……恶人谷的衣服不是黑色的吗?怎么,还这么晃眼。”
      
      师父,重点不是这个啊!紧赶慢赶终于赶到了,紫霞一听见自家师父的问话,立马纠结了。师父什么都好,就是时不时的犯呆病,可这会儿不是犯呆的时候啊师父!
      
      “呵。”轻笑了一声,问水忽然就觉得那么多年的时光不过一夕。太虚还是那个太虚,依然是总在关键时刻犯呆病的呆咩。“若是不晃眼了,怕你认不出来。”
      
      喂你笑什么笑!气不打一处来,紫霞只觉得手痒,那混蛋的笑脸真让他想要四象接着两仪的拍过去,最好一个九转把这个家伙推到山下去。暗暗磨着牙,紫霞忽然瞥见师伯师叔们皆是一副想要拔剑的表情。再看自家师父……,完了,师父更呆了。太师伯,你快回来啊!
      
      “哦。”接受了问水的解释,太虚一副你说得没错的表情,殊不知他的师兄们恨不得立马敲晕了他。“你来找我?有事?”
      
      “欠你一个解释,总要来还。”太虚一如从前的反应,让问水忍不住眼眶发热。当年他不曾手下留情,可太虚自始至终没有还手。他不知道太虚是怎么回华山的,也不知道伤势究竟如何。多少年来总会梦见太虚命丧昆仑,惊醒便再不能入睡。他不确定,时隔多年之后,太虚是否还想听他的解释。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得到原谅。
      
      不自觉的握紧了剑,太虚的脑子里猛然浮现出当年昆仑的情形。不言不语的问水拔剑对准自己,不是切磋,而是搏命。藏剑山庄闻名江湖的四季剑法一招一式都在眼前,却完全没心思去观赏。只因为,那一招一式为的都是取自己的命。可笑的是,自己竟然没有愤怒没有斗志,手中的剑是问水所铸,叫他如何去还击?犹记得,问水不曾回过头,而自己就躺在雪地里看着他的背影被大雪吞没。不知道疼,不知道冷,只知道问水是真的走了。
      
      “若你不想听,也是自然。”沉默不语的太虚让问水逐渐失了希望,苦笑。也是,当年一言不发拔剑就打,再见面没有一剑劈来已是万幸了,怎么还会愿意听自己解释?终归,是自己奢望了。
      
      “你说。”这么多年,太虚至始至终想不明白问水是为了什么。明明是绘声绘色给自己讲西湖风光的人,许诺要带自己去看山庄里落樱如雪,也说过要一起纵马驰骋,一起看遍四海风物,转眼间毫无征兆的就变了。他在坐忘峰上一直都在想,为什么?他仍记得自己说过会带问水回华山看纯阳夜雪,看论剑峰的苍松。可是,十年了吧?紫霞都长大了,自己还是不明白。“我听着。”
      
      即使太虚的声音很轻,可在问水听来却不亚于久旱时的惊雷。太虚愿意听自己解释!这样一个念头闪过,问水只觉得天地都宽广了。被绑住不能行动自如,可问水还是费劲的跳到太虚跟前,即使周围几个道长投来瞪视也浑然不顾。“可还记得我说过要去浩气盟惩奸除恶?那时你说,善恶不过一念,正邪相生相克。我没往心里去,悄悄去了浩气盟,心想着穿上浩气蓝骑上照夜白再让你惊讶一番。可没曾想,那一去便是十年的煎熬。”
      
      “我是生面孔,刚入江湖的无名小卒,若不是这身晃眼的衣服和背上的重剑,只怕没人知道我师承何处。盟主看上了这一点,说最适合潜入恶人谷做卧底密探。我犹豫过,却被功成归来就能闻名天下的可能给说动了。可我万万没有想到,狠下心一路杀出浩气的地界,等到的是你单人匹马的挡在恶人谷入口……已经到了那里,我不能……不能因为下不了手而功亏一篑,只好……”
      
      “难不成我家师弟就是你入恶人谷的拜帖!”玄一道人怒吼出声,拔剑而出。“他根本就不是浩气盟的人!”即使心中知道,为了大义,个人的牺牲不值一提。生性淡泊的太虚不是浩气之人,那时在江湖上也没什么名号,根本就不该被牵扯进正邪之争,问水大可以走走过场。至今都记得,听说有纯阳子弟去往恶人谷入口,急忙找过去却在雪地见到奄奄一息的师弟,当时自己几乎以为救不回来了。
      
      “纯阳弟子多为浩气。”像是哭,又像是怨,问水面色难看,却没有惧怕送到眼前的剑。“我若是放过太虚,只怕难以取信恶人。”
      
      “呵……”忽然笑起来,太虚直直的看着问水,握着剑的手难以自制的颤抖。原来……如此……,十年都不曾参透的玄机,却原来只是谢盟主的一着妙棋。
      
      “太虚,我发誓绝没有欺骗你……”以为太虚不信自己才发笑,问水急了,顾不得眼前的剑已经触到了脖子。“谢盟主有书信为我作证,否则我又如何能重回藏剑穿上这身南皇?书信就在我身上,绝无妄言。”
      
      止住了笑,太虚伸手将师兄的剑拨回去。拔出自己的剑,将问水身上的绳索斩断。并没有去接问水急忙摸出来的信件,太虚只是细细的看着对方的眉眼。十年了,自己早不是当初那个有些呆的小道士了。而问水,想来恶人谷中并不好立足,这人眼底也没了当年的桀骜。江湖险恶,浩气恶人隔三差五便有死斗,正邪之争从无断绝。能活着再见,能听到对方亲口解释,还有什么好奢求的?
      
      “太虚……”不明就里的任由太虚看着,问水觉得自己一颗心狂乱不已。太虚这是信了,还是不信?
      
      “你欠我的解释,我收到了,我信你。”捡起地上问水的轻剑放到对方手中,看见对方眼中的慌乱,太虚微笑。“只是,纯阳宫清修之地,你今日闹这一场,亏得师伯不在山上,否则只怕得要叶庄主才保得了你了。”转头看向师兄,太虚带了些歉意。“师兄,念他只是为了解释而来,并非要与纯阳为敌,放他下山吧。”
      
      有些摸不着头脑,玄一只觉得自家师弟怎么看怎么古怪。这就信了?算了,师弟一向好说话。可是,就这么放人下山……,总觉得手痒啊。
      
      “我闯上来,就没打算下山。”一把拽住太虚的手,惊觉掌中一片冰凉,问水心下发疼。“本想着,你若是不信,我就在山上等到你信为止。若是信,那我就等你原谅我。就算是奉命行事,选择了那条路是我自己决定的。伤了你终是事实,十年来没有只言片语也是事实,我总得拿出实际行动来求得你的原谅才对。”
      
      “混账!”气得不行,无相道人也拔了剑。“你倒是会顺着杆子爬!师弟肯信你就不错了,你还想赖在山上?”冲上去想要把抓住自家师弟的那只贼手打掉,却发现对方拽得死紧。怕弄伤太虚,无相也不敢硬来,怒气自然就更甚。“还不快放手!”
      
      “不放。”压根儿不搭理跳脚的人,问水紧紧的握着太虚的手,目光灼灼,唇边还浮现出一抹笑意。“当年放了手,后悔了十年。这一次,说什么也不会再放开了。”
      
      向来不喜与人肢体接触的师父竟然没挣开那家伙的毛手?!狐疑的在自家师父和问水之间来回看,紫霞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眨眨眼,太虚看了看自己被抓着的手,又看了看问水极认真的表情。“当真不放?”
      
      “自是当真的。”早认出太虚手中的剑依然是当年自己铸的那把,问水虽不确定太虚是出于什么理由一直留着没扔,可这也足够他欣喜了。至少,太虚没忘了自己。
      
      “那你就抓着吧。”轻飘飘的说了这么一句,太虚转过身作势要走。
      
      “师弟!”
      
      “太虚!”
      
      不敢置信的低吼,玄一和无相无论如何想不明白师弟怎么在这节骨眼儿上又犯呆了。
      
      “紫霞长大了,该下山去历练了,做师父的不能把人拴在身边一辈子。”完全没询问紫霞的意见,太虚的语气再寻常不过。“紫霞走了,总得有人做饭,两位师兄也知道我做的饭菜不能入口。闯山总归是要罚的,既然已经不是浩气之人不用顾忌那许多,那就罚他给我做饭吧。”
      
      愣愣的看着自家师父被那混蛋拽着……不对……是那厚脸皮的混蛋就那么抓着自家师父的手往坐忘峰走,看不到人影了,紫霞才猛然意识到一个事实——他从来没说过要下山历练。欲哭无泪的望着坐忘峰的方向,紫霞不知道自己是应该跟过去,还是该乖乖听话收拾包袱下山去。
      
      “这下要怎么跟师父禀报……”苦着脸,无相忍不住埋怨师父。都说师父是天下三智,可却偏偏忘了师弟时不时犯呆病的毛病,说什么这事就让师弟自己做主。这下好了,山上平白多了个人,还是西湖藏剑子弟,这要他怎么说啊。
      
      ------------------------
      
      数日后,藏剑山庄二庄主叶晖收到纯阳清虚真人于睿亲笔信函,上书藏剑弟子问水擅闯纯阳宫大闹太极广场,念及纯阳宫与藏剑山庄多年交好,故责其留居华山劳作以示惩戒,云云。眼角抽了抽,叶晖心想问水这个臭小子倒真能折腾,巴巴的跑上华山结果就沦落到当劳力的下场?唉,算了,总归是那臭小子自找的。瞄了一眼厅中站着的小道士,背上长剑分明是藏剑山庄的技艺,叶晖依然是那张严肃的脸,可心底已经郁闷上了。敢情清虚真人这是物尽其用了?
      
      偷眼看了看上座的叶家二庄主的表情,紫霞默默的背诵经文让自己镇定。被师父撵下山已经够倒霉了,被师祖派来送信他也逃不掉,但愿这位二庄主别再给自己添堵了罢。不过,看了看身边领自己进来的山居,紫霞突然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要是让山居知道他的师父此刻在华山专司做饭,不知道会不会也闯上山去……
      
      “山居。”轻咳了一声,叶晖庆幸自己生了一张严肃的脸,要不然他真不知道要怎么跟人解释。“你师父,恐怕要在华山逗留些时日,短时间内回不来了。前些日子你说想出去历练,正好这位紫霞道长也是下山历练,不如你们结伴同行吧。”
      
      我能不能说不同意?苦着脸看向山居,紫霞一想到山上自家师父身边那个死皮赖脸的二货,就打从心底里不想跟任何一个金灿灿的藏剑子弟打交道。
      
      “二庄主说得是,二人结伴互相也有个照应。要是我想师父了,还可以请道长带路去华山看望他。”笑眯眯的点头,山居哪能不知道自家师父是为了什么上华山的。也不点破,行了个礼也不等小道长说话拉了人便走。
      
      “喂你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不行,我师父说了,纯阳宫的道长都是呆咩,一不小心就走丢了。放心吧,紫霞,我一定不会让你迷路的。”
      
      “胡说!我大纯阳宫子弟怎么会犯迷路这种低级错误!”
      
      “那你刚才在庄外晃荡了半天是怎么回事?难道不是找不到大门?”
      
      “我……”
      
      “行了,知道道长脸皮都薄,不承认就算了。”
      
      ——师祖师伯师叔救命啊,我不要跟师父一样被金灿灿的二货给赖上啊!
    插入书签 



    隔壁住着男主
    [剑三异侠传]后传之一



    异侠传
    剑网三同人,一群人的故事



    异国同胞
    看坚持自己是华夏子孙的救世主如何认祖归宗



    剑鬼
    鬼魂无骨穿越至千年后的网游世界的故事



    轮回之末
    HP斯哈同人



    [火影]夜风
    苏的火影完结文



    [剑网三]一日为师终生为夫
    剑网三同人



    漩涡
    鸣人穿越至HP世界的故事



    [火影]穿越悲喜剧
    苏和慕容长风、幽澜鸢的联合文



    当棋局重新开始之后
    苏的完结HP文



    [火影]灰白
    苏的完结火影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