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之碧卡德雷(GL)

作者:墨钧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微风与夕阳的博兰卡尔•黑暗一族

      风,从眼前慢慢的吹开,带来百合花的迷香。星云组成的薄雾在身边悠闲的飘动着,在这个永远宁静的世界里,在这里,就算是躁动不安的心,也会平静下来的吧……
      “莫莫安”柔和的声音,却是有着让一切都安宁的魔力。
      “弗安娜!”惊喜的回过头去,眼前的人正对着微笑着。这个人,从被父神创造的那天起,从睁开眼的那刻起,就一直一直相伴着,从没有离开过的双生姐姐,她的半身……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玛修按住了额头:“够了,不要再打搅我的梦境了,莫莫安。”
      星云花草和两个女神一下子远离了她,黑暗的空间里只有一团红雾在翻腾。慢慢的,红雾凝结成一个女子的模样,她缓缓张开眼,将妖异的红瞳对准了玛修:“我……还不是完整体……”
      “你是不是完成体和我有什么关系。”
      “找到剩下的,莫莫安在叫着要复活”女子静静的说着“我要找到我的半身。”
      “那是不可能的,能让你还存在我的身体里就已经对你够仁慈了!”
      玛修的坚决并没有影响到女子,她微微拉开了嘴角:“向双月发过誓言的人,那个名叫帕蒂亚的孩子,对你就那么重要吗?不惜以寄宿在自己身体里的神明发誓。如果违背了誓言,是将会受到比坠入深渊更加痛苦的责罚哦。”
      “你……想对她做什么?”玛修皱起了眉。
      “仅仅是因为拥有相同的经历,就如此在乎对方,你究竟是想拯救她,做个理想主义的英雄,还是要显示你的幸运和高人一等呢?”
      “……不错,我是比她幸运,可是,我只是想……让她觉得快乐一点……”玛修握进了拳头,在莫莫安的精神体侵入帕蒂亚的时候,她看到了帕蒂亚的记忆,而把莫莫安封印在自己的身体,也使得两人共享了对方的记忆。可是由于神明的精神体过于强大,这种共享只是单方面的,也不能完全的封印住神明。
      “虚伪的人类!贺加斯之子!就和你们的创造者一样,都是伪善者!”
      在愤怒的神明指控下,属于神明的记忆碎片如潮水一般卷来。玛修只觉得头痛欲裂,按住了额头叫了起来:“你们,那你们呢!你们这些高高在神又知道些什么!我们,我,我和帕蒂亚所感受到呢?我们在你们眼中,始终是一件物品,不会哭,不会笑,甚至没有自己的思想。她和我是一样的啊,只是我比她幸运。她和我,就好像你和弗安娜一样,是属于彼此的半身啊!”
      “半身……弗安娜……”神明似乎有些呆楞,微微抬起了头“我的灵魂……在呼唤着我……”
      凝结的身体在开始渐渐消散,最后变得透明。玛修叹息了一声,看着周围的黑暗,忍不住苦笑了下:“果然是主管愤怒和混乱的神明,连我也失控了……”

      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帕蒂亚带着和善微笑的脸,红茶的香味钻进鼻尖,让人一下子清醒起来。
      “醒了?先去洗漱吧。”看着玛修抽动鼻子的样子,帕蒂亚忍不住笑开了怀“放心,不会偷喝你的。”
      “嗯……”有些不好意思的搔搔头,玛修急忙爬了起来“其他人呢。”
      “刚拿到佣金,早跑的没影了。”说起其他人,帕蒂亚也连连摇头。昨晚将商队送到了卡比利亚,在冒险者工会交了任务,也如愿的拿到了第一笔佣金。今天一大早,年轻人们就兴致勃勃的跑出去要大大的消费一番。只有玛修一个人醒的最晚。
      从地底引来的水凉凉的,扑打在脸上,驱散了最后一点睡意,玛修一边擦脸一边问:“你呢?你总不可能是专门给我泡茶的吧?”
      “呵呵” 帕蒂亚微笑着倒上一杯茶“春摘的茶叶味道平顺,秋摘的茶叶味道轻柔,你是故意说反了吧?(见上章)”
      玛修脸微微一红,若无其事的坐在桌边,端起了茶,笑着反问:“那又如何?”
      “那些人根本不是红茶商人,对吧?”
      “他们是不是红茶商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要按我说的来推荐给客人红茶,一定亏死了。”玛修偷偷一笑,又看了眼帕蒂亚“你很在意他们?”
      “这个……说不上在意,只是担心会卷入什么事情里。所以有些担心。”
      尽管一向坚持不卷入事件的最好的办法,是看到奇怪的事情也不去过问。可是看到帕蒂亚那样子,总是觉得,应该做些什么来让她安心。玛修叹息着放下杯子:“虽然父亲常说好奇害死猫……不过你说的也对。史列兰和洛亚的家族都是亚瑟尔的大贵族,他们找上我们做佣兵,难保不会有其他企图……唉……为什么我总是要认识些人给自己找事情做啊……”如此抱怨着,玛修揉乱了头发,又拿起放在床边的剑,对着帕蒂亚伸出了手“想要知道他们的身份,其实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你是在邀请吗?”帕蒂亚歪了歪头,唇边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是的,美丽的小姐。”做了一个标准的绅士礼后,美丽小姐的手这才放到了伸出的手掌上。两人对望了一眼,又想起相识的那天晚上,不由得笑成了一团。

      苏比利亚的街道上到处都充满了红茶的清香,虽然只是个边陲小镇,但实际上的规模已经比得上一个中型城市了,无数价比黄金的红茶引来商人的同时也使得许多人定居在这里。繁华的街道,洋溢着欢笑的人们的脸庞,也可以看出这里的富足。
      现在是已经接近中午的用餐时间,市政中心的大钟当当当的响了起来,肉汤浓郁的香气在巷子里飘动,那是一些人家准备的午饭的味道。城里的巡逻队员们慢悠悠的走近饭店,统一的服饰和几乎看不出差别的大胡子,使他们看上去就像多胞胎一样,走在路上极其富有威慑力。
      “博兰卡尔的民风和我们不同,崇尚的是力量与豪迈的粗犷美。”察觉到帕蒂亚略带好奇的眼神,玛修笑着解释。
      “嗯,我虽然也曾经听说过,只是亲眼见到的时候……”帕蒂亚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你似乎见过。”
      “这个么……”玛修揉揉鼻子“有时候,母亲那边的亲属也会到家里看望我,全是清一色的大胡子啊……”她的脸色有些难看,似乎是想起什么不好的回忆“总之小的时候受了他们不少的照顾……啊,到了。”
      推开一家名为“普杰的一家”的店门。玛修率先走了进去。昏黄的灯火和遮挡住天色的设计让小店的一切都暧昧不明,简陋和毫无特色的装饰也让小店并没有什么突出。店里只有几个人吃饭,服务生站在吧台处悠闲地擦着杯子,看到两人的到来也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又低头继续自己的工作。直到两人到了跟前,才问:“两位需要点什么?”
      玛修没有说话,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纹章递了过去,纹章是水晶做的,就算是在昏暗的屋中,也散发着淡淡的柔和光华,水晶里似乎还有着什么图案,远远的看上去,像是某个家族的家徽,只是从帕蒂亚的角度上已经看不太分明了。服务生接过纹章仔细察看了一阵,这才恭敬地递了回来,行了一礼:“两位请跟我来。”
      走进服务生推开的门,仿佛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地上铺着的是柔软而昂贵的羊毛地毯,魔法灯将长廊照得通明,墙壁上的壁画画工精湛,显然是名家所作。在拐进了一间客房后,服务生待两人坐定,问:“两位需要点什么?”
      “一壶红茶,还有纳康恩写的《大陆周游记》”玛修顿了顿,看看帕蒂亚,寻求她的意见,帕蒂亚只是笑着摇头“那就这些吧。”说完她拿起放在桌上的笔纸,写了些什么让服务生带了出去。
      东西很快就送了上来,在一片茶香中,就只听见沙沙的翻书声。帕蒂亚没有玛修那么好茶,只喝了一口,便打量起四周挂着的名画来。
      “普杰的一家是很出名的情报组织,几乎每个城市都可以找到。虽然效率慢了些,但打探的内容却是最详细的”玛修话音传来,隐约带着笑意“这在业界里也很出名,所以来这的客人大都会要些糕点什么的打发时间”说完,她抬起头来,对着帕蒂亚温柔一笑,扬扬手里的书“你真的不看一看?”
      “我听说过纳康恩,他的品行行径放荡不羁,教会是禁止内部人员看他的著作,以防染上他的习性。”
      “是吗?我倒不知道……”不虔诚的教徒有些无奈的摇着头,眼睛里透出些失落,然后又用满不在乎的语气说“哪有那么夸张的,我才不信。再说这书,确实写的不错。”
      帕蒂亚听了,轻声一笑,从玛修手中抽过书,淡淡翻了几页,静静的说:“我也不信。”
      玛修见帕蒂亚的语气里透出些冷冽,想要说什么,但看她似乎渐渐被书中的内容吸引去的模样,于是也不多说话,手里握着极品的红茶,眯着眼睛,嗅着茶香。她性格本来就是随遇而安,再加上上好的红茶捧在手里,只现出一脸的心满意足,任由时间一点点过去,也不觉得腻烦。
      帕蒂亚把书翻了大半,房门这才打开,走进一个头发半白的老人,他向两人行了一礼,用着平淡而生硬的声音说:“阁下要的消息在这里。”说着递上了一卷密封好的羊皮卷。
      玛修站起身,接过了羊皮卷:“去徽章上的家族拿报酬吧。”她回身想叫帕蒂亚,却见她已经合上书,站在一旁静静的笑看她,于是也笑笑,牵着帕蒂亚的手,两人并肩走出房门。
      一直走出了店,两人也不着急观看,只是四处闲逛。玛修买了几个极富地方特色的小吃,笑眯眯的看着不知情的帕蒂亚吃后辣得说不出话的模样,乐得哈哈大笑,随即就被愤怒的帕蒂亚追得到处逃跑。
      这样追追打打的,离热闹的大街越来越远,帕蒂亚见玛修拐进了一个小巷子,也急忙追了过去,却看见玛修定定的站在巷口,而她面前立了一个穿着黑色法师袍的陌生人。兜帽遮住了陌生人的脸庞,看不出是什么模样,只是看身形并不高大。
      “你……”黑袍下传出了属于少女的清脆嗓音,是有着让人宁静下来的柔和感,只是那声音有些迟疑,似乎有什么不确定一般。
      “你……”玛修微微皱了皱眉,一手捂住了右眼,封印在右眼的神明似乎在叫嚣呐喊着什么一样,身子燥热起来,那是危险的信号,可是身体好像被什么定住了,连眼睛都无法转动,只能看着眼前的人。
      “莫莫安……?”
      仅仅只是试探性的问话,玛修只觉得好像是被她开启了什么机关,右眼的疼痛瞬间扩展到全身,神智恍惚间,口中吐出不属于自己的声音:“弗……安娜……”黑色的雾气从玛修身上串出来,又紧紧的包缠住玛修的身体,似乎是受到了什么东西的侵蚀,左眼也一点点的变红。
      “玛修!”
      不安在心底翻动着,帕蒂亚忍不住叫了起来,这个人难道又要像那天一样了么?被自称神明的怪物侵占,剥离身体的控制,甚至连灵魂也会被吃掉。那种痛似乎透过了某种通道传到帕蒂亚身上,让她微微颤抖着。
      玛修身子一震,神智有些清明过来,她一边艰难地夺回身体主控权,一边向帕蒂亚露出安抚的微笑。
      见到玛修没事,帕蒂亚这才稍稍安心下来,急忙向她跑过去。刚跑近,玛修脸色一变,一把把帕蒂亚拉到自己身后,拔出了腰间的剑,这几下动作太猛,牵动得全身又是一阵剧痛,玛修咬紧下唇,丝毫不敢放松。
      “被发现了吗?”
      “被发现了吧……”
      四周传来低低的声音,然后再次安静下来,四个男人从阴影中慢慢走了出来,仿佛他们一直就在那里,又一直不在那里。男人们穿着便于行动的紧身皮甲,身上透出让人不舒服的浓厚血腥味,灰黑色的头发,血红的双眼,并不是身为人类应有的相貌。
      “黑暗一族……”
      帕蒂亚听见玛修低低的声音,和印象中一贯的温和完全不同,冰冷的,毫无感情的,又似乎带着某种被压抑的愤怒,如果非要找一句话来形容,大概就是沉睡的凶兽突然苏醒之类的吧。
      似乎感受到了玛修散发出来的杀意,为首的男人看了她一眼,随即又转向了那个陌生魔法师:“阁下是从路尼安王国来的吗?”他的问话十分有礼,双眼牢牢的盯住了魔法师,生怕她有什么举动。
      “是的。”
      少女的声音并不是路尼安特有的卷舌音,事实上,根本无法从她的口音里来辨认她的籍贯,就好像你无法从一杯清水来判断它来自哪个湖泊。
      “那么,动手吧,还有后面的两个。”
      男人的话音一落,四个人立刻分成两组向两边展开了攻击。
      剑刃与剑刃相摩擦,发出了火光与难听的“嚓嚓”声。玛修放开了帕蒂亚的手,举起剑应战。帕蒂亚看见玛修的汗水一滴滴的往下淌,呼吸也沉重了许多。之前和体内神明的争斗耗去了她太多的体力和精神。现在的她,连展开斗气都做不到,只是凭借着单纯的剑技来战斗。尽管如此,玛修仍挡在帕蒂亚面前,没有移开一步。
      “我会保护你的。”
      双月神殿那句轻而沉重的誓言又回荡在帕蒂亚耳边。真是个傻瓜,虽然从第一次见面起就已经知道她其实是一个单纯到不行的家伙,可是,心口还是象被什么充满了一样,让人酸涩的欢喜着……光亮在帕蒂亚的指间跳动着,随时准备扑向敌人。
      “真是个傻瓜。”
      低低的一声叹息,是那个少女发出的。她静静的站在那里,连衣袖都没有摆动过,之前攻击她的两个人不见了,地上留下两块黑的痕迹,是他们存在过的证据。
      玛修喘息着,对手暴风雨般的攻击让她无暇去看其他。黑暗突然覆盖了上来,玛修心中一惊,还没来得及反应,黑暗又如潮水般退去,敌人消失了踪迹,只在地上留下两块黑斑。
      这就是……神的力量么……
      惊讶的双色瞳孔里映出少女渐渐靠近的身影。
      “你为什么要保护她呢”少女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带着感情,冰凉的“你身后的那个人,迟早有一天,会杀了你的。”
      玛修抹了把汗,苦笑着说:“你是在预言吗?这可不是你管辖的领域。”
      少女只轻轻的笑了起来:“你真有趣,拥有苍青色的灵魂之火,很美丽,又……十分的温暖……”少女看着玛修,又看了看她身后的帕蒂亚“在你灵魂之火熄灭之时,我会再来的。在那之前,莫莫安……请先休息一下吧……”
      手指抚上了玛修的右眼,十分的冰冷,从那手指间,玛修看到了少女的双瞳,那是极深极深的黑,仿佛会把人吸进去,安静的,冷漠的,包容的,深邃的……一切虚无的尽头,一切开始的终结,那是宇宙的颜色……

      转过了街角,修长的身体从暗处闪了出来,想要挡在前行的少女面前,又敬畏的止住。
      “齐尔,你要去除掉灾祸的根源么?”少女的声音依旧那么安静。
      “是的,可是,如果您的愿望……”年轻人焦急的看着少女。
      “按照自己的心愿去做吧,贺加斯之子并不是为了受到神的指引而被创造的。”
      “那么……您为什么要回应我们的呼唤呢?为什么会甘心的寄宿在这个容器里呢。我们……是您的信徒啊,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应该行走的道路,应该前进的方向呢?您不爱我们吗?您是要抛弃我们吗?”青年大声的责问着,蓝色的眼睛里充满了迷茫与不安,还有被背叛的愤怒。
      神用漆黑的双瞳看着青年,轻声叹息着:“因为,你们是贺加斯之子啊……”

      为什么人们从没有怀疑过呢?火焰与铁锤之神创造了矮人,音乐与协调之神创造了精灵,战斗与杀戮之神创造了兽人……因此矮人在铁锤与火光中只信奉着他们的创造者,精灵在森林与音乐中只歌颂他们的创造者,兽人在战争与流血中只膜拜他们的创造者……可是人类却信仰着不同的神,又不信仰着神,这不是很不合常理吗?被诸神称做“贺加斯之子”的我们,就算翻遍了神谱,也找不到我们的创造者贺加斯。这是为什么呢?
                    ——《无名旅人札记》
                   英雄历1090年禁书 未名作者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双月的另外一个女神出现的太早了....55555,所以我赶紧把她送去旅行了.还不想这么早就把众神卷进来啊...怎么觉得我这大坑越挖越深了....残念....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