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彻×韩嫣)嫣然烬

作者:御清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话

      
      “嫣……”
      “嫣……”
      这个声音……
      这个急切而温柔的声音,是他。
      韩嫣微微张开眼睛,看到了守在榻边的刘彻。
      
      ——可是……
      “本宫倒是很想知道,你皮溃肉烂的样子,皇上可还喜欢么?!”
      
      ——不,他不要他看到这样肮脏而丑陋的自己。
      韩嫣挣扎着伸出手,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想要推开刘彻。可是,因为重伤,他的力道根本不值一提,伸出的手,就这样被刘彻紧紧握在了怀中。
      刘彻捧着他血肉模糊的手腕,就像捧着一件稀世珍宝,小心翼翼。
      难得的,他一向含着三分笑意的眼睛里,竟满是柔情:“还疼吗?”
      韩嫣想起身,但只微微一动,背上的伤口,疼得就像有人硬生生在撕扯他的皮肤,疼得锥心。他终于支持不住,倒在榻上。
      “不要动。”刘彻轻轻扶他。
      “别……别看……”韩嫣用黯哑的声音说着,费力地想要避开他。
      “你昏迷了三日,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让朕不要看你吗?”
      韩嫣默然垂着头,墨色的长发凌乱的散落在床榻边。
      “……朕赶到刑场的时候,你已经昏死过去,若朕再晚到一会,你就会死在那里,你知道吗?!”刘彻的脑海里,又出现了韩嫣当时的样子:“你,当时血肉模糊,倒在血泊里。……大雨打在你身上……你失去知觉,身体却仍然能感受到痛苦……我想把你抱起来,可是,你的身上,伤得连一处可以落手的地方都没有!”
      韩嫣沉默着。
      “你为什么不向我求救,觉得我没有能力保护你吗?”
      ——因为……
      
      “……身为皇上身边的近臣,你的态度,在臣子们眼里,就代表着皇上的态度,你这样做……有没有考虑过皇上的声名?”
      王太后的话回荡在韩嫣的脑海中,于是他低声说:
      “因为我……不想要你来保护。”
      刘彻没有说话。
      好长好长时间,韩嫣几乎以为他会拂袖而去时,刘彻却突然开口:“朕已经废了陈阿娇的皇后之位。”
      韩嫣蓦地抬头看他。
      年轻的帝王正居高临下地注视着他,面容冷峻,可是,正注视着他的那双眸子,却清亮而柔和,在昏暗的阴影里,似乎泛着灰蓝色的光。
      他低低俯下身子,受伤的男人耳边轻声说:“无论你信与不信,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
      韩嫣依稀想起,小时候,自己被匈奴人打得遍体鳞伤,就是这个少年,站在他面前,如天神一般伸出手,对他说:“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人。”
      刘彻从袖中取出一只小小的锦盒,伸到韩嫣面前,也不说话,只是笑笑地看着他。
      “这是……”韩嫣不解。
      刘彻故作轻佻地笑:“这,是朕的心啊~”
      见韩嫣冷冷望着自己,刘彻连忙收住玩世不恭的笑容,打开了锦盒。
      那里面,是一枚黄金铸成的弹丸。
      “金丸?”韩嫣探寻地望着刘彻。
      “嗯。这是朕命人用纯金铸造的,太医说,黄金可以医治皮肉溃烂,你,把它戴在身边。来。”
      说着,拿起那枚金丸,郑重的,放在韩嫣手心,就像,是真的交付了他的一颗心。
      
      长乐宫。
      “儿臣参见母后。”
      王太后慈爱地答:“平身吧,过来陪母后坐一会。”
      刘彻依言坐到王太后身边,却只是默然坐着,并不说话。
      “怎么不说话,还在为韩嫣的事,记恨母后么?”
      “儿臣不敢。”
      轻叹一声,王太后道:“母后也是为了你好。”
      “儿臣明白,母后只是小惩大诫,其他的,都是废后擅做主张。”刘彻转目望着王太后,目光灼灼。
      王太后沉默半晌,道:“你,不是也废了她皇后之位,以示训诫么?……太皇太后已经去世,馆陶长公主的势力也大不如从前,废了阿娇,原也是无所谓的。哀家并不会因此责怪你。”
      话锋一转:“不过,你是一国之君,大汉的天子,臣民的标榜,你与韩嫣的关系,哀家可以不过问,但是,男宠就是男宠,他已经官拜上大夫,再让他插手政事,恐怕会激起群臣的反对。”
      “韩嫣不是男宠。”斩钉截铁。
      “哦?”王太后挑眉:“不是男宠,难道是文臣,是武将?放眼朝野,哪一个文臣武将能像他一般亲近皇上?皇上偏宠他一人,难免会偏听他的妖言蛊惑,朝中的大臣们,已经颇有微词了。”
      “朕所做的决定,都是朕的意思,与韩嫣无关,他,不过是奉命行事罢了。”
      “皇儿,你亲政已经一年有余,也该明白,身为君主,你有你该承担的责任,不能再像从前那样为所欲为了。”
      “呵,为所欲为?有从前有太皇太后,如今有母后从旁教导,儿臣何时能够为所欲为?”
      “你这话,是责怪母后插手太多?”
      “儿臣不敢。儿臣只是想知道,要怎么做,才能让母后满意?”微微停顿,刘彻又道:“不过,若是与韩嫣有关的,母后便不必说了。”
      王太后也停了停,说道:“你继位已久,却没有一儿半女,如今阿娇被废,更是连皇后都没有。哀家没有其他的要求,你若想让哀家满意,就再立一位皇后,为刘家绵延子孙吧。”
      刘彻紧紧抿着薄唇,终于,低头道:“这件事,儿臣会考虑的。”然后起身道:“母后若没有其他事,儿臣先告退了。”
      “嗯。”
      太监唱道:“皇上起驾!”
      刘彻大步走出长乐宫的大殿,门在他身后“咣当”一声阖上。
      待脚步声渐渐消失,王太后才沉声道:“田蚡,出来吧。”
      田蚡从旁边的屏风后面走了出来,嬉皮笑脸地拱手:“姐姐。”
      “你听到了。”
      “皇上,对韩嫣,还真是一往而情深啊……”
      “胡说什么!”王太后微微愠怒。
      “呵呵,姐姐不要生气嘛。”
      “哀家怎么才能不生气?宫闱之事也就罢了,他正在一步一步,将外戚清除出权力中心,培植他自己的势力,废后,只是第一步,这,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恐怕,都是韩嫣的主意。”
      “若说全是韩嫣的主意,恐怕也不尽然。不过,皇上身边有这么个人,确实对我们不利。有亲信向哀家禀报,说皇上授意韩嫣,在上林苑训练骑兵。将来若是由他一手掌控军权,你要如何自处啊?”
      田蚡摸了摸胡须,笑道:“那韩嫣倒确实生了好俊的一张脸,不过……”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当日保你的彻儿做太子,正是因为他软弱顺从,既然这韩嫣在皇上身边妖言蛊惑,那么,除去他便是了。”
      “阿娇不过对那韩嫣下手重了一点,就落得被废的下场,你,难道还敢动他么?”
      田蚡露出一抹阴森的笑:“老臣的法子,不是将他,从皇上的身边除去,而是将他……从皇上的心里除去。”
      
      “韩大人,皇上有令,您的伤刚刚痊愈,就不必随行了。”年轻的侍卫快步上前,拦住了韩嫣。
      “皇上呢?”
      “两个时辰前,已经启程往上林苑去了。”
      “嗯。知道了,下去吧。”
      侍卫行了一礼,关上房门离开。
      韩嫣安静地坐在屋内。距离他受伤,已经三个月过去了,刘彻遍寻昂贵的草药为他诊治,加之他本身就是练武之人,那可怖的鞭伤已经好了许多。
      想到刘彻,他从怀中取出了那颗金丸,举到眼前仔细端详着。
      又想起刘彻带笑的眼眸:
      “这,是朕的心啊~”
      韩嫣的嘴角不由泛起一丝温柔的笑。
      这金丸,真的可以愈疗伤口么?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这,是那个人的心。
      因皇帝去上林苑骑射,所以宫中的精锐守军都随行离开了,庭院中显得格外冷清。
      傍晚,夕阳西沉,暖黄的霞光映红了天际。
      突然,门外有人大声禀报:“韩大人!不好了!”
      韩嫣心中一沉,“倏”地起身,猛然推开门,只见一名眼生的侍卫跪在门外。
      “说。”
      “属下刚刚收到消息,皇上在回来的途中遭到刺客偷袭,生死不明!”
      “在哪里?!”
      “据报,是在阪原坡附近。”
      韩嫣攥紧了刀,不再多说一句,疾步离开。
      “哎,韩大人!事态危急,不可独自前往啊!韩大人!”侍卫的叫喊声,很快便被抛诸脑后,消散在了傍晚的微风里。
      
      韩嫣低低伏在马背上,一刻不停地狠狠抽打着坐骑,飞速从林间穿过。
      背上和手腕的伤口隐隐作痛,疾风刮过脸颊像刀割一般,但是这些痛楚,都被他心中对刘彻的担心掩盖了过去。
      很快就到了皇城东面的阪原坡,韩嫣停住马,微微眯起眼睛观察着。
      四周很静,只有风吹过时,树叶发出的沙沙声。地面上,没有血迹,也没有马蹄踩踏过的凌乱印记。怎么回事?
      突然,一个黑影飞快地在林间一闪而过。
      虽然这黑影很快就隐在了树林中,但是韩嫣一眼便认出,那是绝夜的身形!只有他,才会这样快,这样悄无声息。
      他一定与这次的事件有关!
      韩嫣飞身下马,急速追进了山林中。
      两个人影在林间穿行,他们的速度都极快,时而跃起,时而低俯,如风似电。
      前面的黑影看似慌不择路,却总是能在最危急的时刻,摆脱掉追踪他的人;而后面穿着紫金官服的男人,身手极好,总能先一步判断出前方那人的去向,理应很快就能追到,可是,却不知为什么,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
      追了不多时,前面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宅院,那黑影纵身一跃,消失在了高墙之内。
      韩嫣紧随其后,飞身追了进去。
      足尖刚刚触到院内的青砖地面,韩嫣便惊觉不对,这一瞬间,他手中的刀已经出鞘,像一道闪电,在身后划出一道寒光。
      寒光过处,一个黑影轰然倒下,那偷袭者已然被割断了咽喉。
      还没完!根本没有喘息的机会,四面闪出好几个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来!
      韩嫣咬着牙,攥刀拼杀。他知道,自己中了他人的圈套,恐怕,连刘彻遇刺的消息,都是假的!
      可是,纵然他再如何强大,后背和手腕的伤口,却在激烈的打斗中,撕裂一般的疼。
      血,从伤口渗了出来,顺着刀柄蔓延。全身沾染的,已分不清究竟是敌人的鲜血,还是他自己的。
      到最后,他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在防御着。
      终于,力不从心。
      只有那么一瞬间的迟缓,便感到一股劲风,向他毫无防备的后背袭来。
      “是……要死在这里了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咦,说好的虐呢?
    嗯,那么就下章见吧!(≧ω≦你这魂淡!)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