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回溯之死亡以后

作者:四喜汤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意外死亡

      萧晟宇这个人一向自负又自私,不过却有自负的资本,为人强势,手段狠辣,说一不二,三十出头就坐上Z市的地下国王的宝座,怎么都该是春风得意,风流潇洒,然而这一次的博弈,却成为他这辈子永远的痛。
      
      当萧晟宇匆忙抵达时,自己的心腹程硕正惶恐地抱着地上的一个人,满地的血沫子和闻讯赶来的救护车。萧晟宇心里突地一跳,他已经感觉到事情超出了他的掌控,他看到被抱上担架的那个人——舒澜……
      
      萧晟宇觉得自己都快认不出舒澜了,那个人满脸的淤青,眼睛紧闭,向来干净的衣服上都是血和灰尘,手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
      
      不……舒澜……
      
      舒澜是萧晟宇的情人——二十几岁就名震一方的萧太子的情人,谁不知道萧太子宠他,传言摘星星捞月亮,要什么给什么,可是近来道上传出舒澜出卖萧晟宇,让萧晟宇给关起来一事,听说被弄得挺惨的,都进医院了,过几天又有人听说某个亡命徒绑架了在医院养伤的舒澜,据说萧晟宇在听说舒澜被绑架后依然淡然地出去胡混,让绑匪恨不得撕了他。
      
      可事实呢?萧晟宇在看见舒澜的一瞬间就觉得自己快崩溃了……
      
      “舒澜……舒…澜……”萧晟宇看着担架上那个苍白的人,心里一片冰冷茫然,仿佛不敢相信这个呼吸都感受不到的人是自己珍视的宝物。
      
      “舒澜……我……”怎么会这样……萧晟宇在摸到舒澜嘴角殷殷的血迹和担架上腥红成一片的白布简直颤抖地语无伦次,他从来没想要他死!从来没有过!
      
      “我只是想给你个教训让你以后不会再背叛我!萧晟宇不敢置信地摇头,”你怎么会这样?”萧晟宇一把揪住程硕的领子狂吼:“我不是说不能让他受伤的吗!!你不是说什么事都没有吗!怎么会这样!”
      
      程硕觉得喉咙堵得厉害,“之前…舒…舒少被…”
      
      “被什么!?”萧晟宇嘶吼着,觉得自己快疯了!
      
      “舒少被掉包了,原先我们暗中保护的人不是真正的舒少…他们很像…”程硕的声音就像几年没有说过话一样嘶哑,他怕,怕说出来萧晟宇会受不了……
      
      那么是说这个快死的人才是!他自以为保护的好好地人是个假货!!那个人才该死!!!
      
      “先生!先生请你让开!不要妨碍我们急救!”护士厉声责骂把萧晟宇推了个踉跄后迅速随着医生将人抬上救护车。
      
      萧晟宇差点跪倒,让后面的程硕一把拉住,萧晟宇仿佛惊醒一般,飞快地蹿上救护车,程硕眼睁睁看着车子离开,心底沉重不堪。
      
      急救车一路呼啸而过,像小病房的车厢,萧晟宇第一次知道生命原来是这样着流逝。周围有序地摆放了车载交流电源,呼吸机,心电图,医生冷脸摆弄仪器。
      
      萧晟宇的手不停地在抖,一边轻轻地用袖子给舒澜擦脸,一边跪在担架边对舒澜说话,“我是爱你的宝贝,”萧晟宇想告诉他,我是爱你的,我说不爱你是骗你呢,“不爱你是我骗你的…我不怪你出卖我,不怪了……我错了……你看看我,我错了……”
      
      他不知道这些苍白的仪器能起多大的作用,但是萧晟宇常年在道上打拼,舒澜这样的伤,他看一眼就知道已经是大限了。舒澜的腰几乎被刀子捅了个透,血从床单下渗出来,止都止不住……
      
      他肯定很疼,萧晟宇不知道为何会在这种时候想起以前舒澜削水果削了手,结果哼哼唧唧了一整天,可是现在他就这么安静地躺着,不说疼,不撒娇,整个脸滑稽地青紫肿胀,还沾着污秽与血丝,而下半个身子,他看都不敢看一眼,这哪是他一个月前捧在心尖上的宝贝……
      
      “别这样……求你……”
      
      “我不是故意去晚的,我只是想小小地教训你一下……”
      
      “我只是太害怕了……”
      
      “我错了……”
      
      他以前认为自己没有那么爱舒澜,却在舒澜把机密卖给仇家时候发了好大的脾气,才发现原来他是很在乎舒澜的,所以他才会恨舒澜背叛他,所以他做了很多对不起舒澜的事。可是萧晟宇想明白了,他敢用自己的灵魂说爱舒澜,他明明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在舒澜被人绑架以后,萧晟宇就已经暗中安排了人保护他,也把绑架者的身份调查的清清楚楚。萧晟宇没有很快地把绑架的幕后主使弄死只是因为想要吓一吓舒澜,让他以后不要那么不乖,让他不要想着从他身边逃开,然后在舒澜吃点苦头后再救他,把他抱在怀里,让他知道自己的怀抱才是最温暖的,他不知道这样做会让舒澜等来伤痛,然后死亡。
      
      是想报复他吗?所以就这样去了,无声无息地,甚至是在他满脸泪水疯跑在急救室的路上……
      
      萧晟宇呆呆地坐在地板上,一动不动,嘴里轻轻地说着什么。
      
      连程硕这个向来精明内敛的男人此时都能感受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而一脸悲切,最爱的人因自己的过失而死,萧晟宇会有多痛,那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程硕慢慢走过来跪倒在萧晟宇的面前,“宇哥,是我的错。是我判断失误,没有护好舒少。”
      
      萧晟宇没有任何反应。
      
      程硕低头听萧晟宇在小声说什么,带着一点沙哑的哭腔,重复的对不起,别离开,我是真的爱你。
      
      程硕抹了把脸起身,让两个兄弟看好老大后离开。
      
      事情还没有结束,现在萧晟宇成了这样,所有的担子都得压在他的肩上,只希望萧晟宇能出打击里挺过来。
      
      急救室灯熄了,萧晟宇已经知道医生会说什么了,他一点都不想听一点都不想!萧晟宇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他要带他走,这里全是白色的,没有光彩,有一对母子在隔壁病房哭的嗓子都沙哑了,让他觉得耳边嗡嗡地响,萧晟宇不想舒澜也烦,他们就去只有他们两个的地方,要快一点,舒澜就快醒了!
      
      两个保镖不知所措地看着自己老大歪歪倒倒地把门撞开冲进去。
      
      舒澜还是安静地躺在床上,拆下了呼吸罩和输液管,脸上盖了白布,萧晟宇一把拉开,下面那张脸,青紫肿胀地难看,嘴边的血让之前让萧晟宇胡乱抹了,可是还是有血痕,那是严重的擦伤,像是被人在地上拖了一段路。衣服脏乱不/堪,萧晟宇把舒澜破碎的衣领拉开,原本白皙的胸膛上全是被殴打虐/,待的痕迹,甚至是吻.,痕,而肋骨以下是穿透性的刀伤,下身受过严重性.,暴力。医生说,舒澜是被活活虐/;待成这样的。
      
      萧晟宇每看一眼,就像在心上割刀,心疼得两眼发灰,不知所措。
      
      “你肯定很疼,以前,你划到手,我都喜欢帮你吹一吹,你说我无聊,可是我知道你喜欢,我帮你吹吹好不好,吹一吹就不疼了。”细小的划在胸膛上的伤口很多,他就认真地给他吹一吹,问他还疼不疼,然后想起以前每次这样舒澜明明很高兴还嫌弃他腻歪,他也得意,就把人禁锢到腿上,舒澜挣了两下没挣脱,就随他了。
      
      现在萧晟宇问舒澜疼不疼,舒澜依然苍白地沉默着,萧晟宇委屈地小声道歉:“你肯定是生我气了,那我再亲亲你好不好。”萧晟宇就亲亲舒澜的脸颊,下巴,衣服沾了灰和血,腥气散不掉,萧晟宇皱眉,“原来是因为衣服弄脏了,这样就不跟我说话了?那我回家给你洗澡好不好?”
      
      “回家我给你洗个澡,医院病菌多,爱干净的人哪能忍受得了这个?”萧晟宇笑笑,摸了摸舒澜的脸,脸上肯定挨了巴掌,指印清晰。
      
      萧晟宇觉得自己痛得快死了。
      
      “舒澜,我带你回去……别怕。”萧晟宇把舒澜用床单裹紧,从他的腋下和腿弯穿过,把人抱起来,感觉怀里的人轻的不像话,从发现舒澜出卖自己后,似乎自己就再没有那么亲近地触摸他,除了在床上自己所谓的惩罚,没有一点疼惜,那么他和那些伤害舒澜的人有什么区别呢?
      
      “以后不会了……我会对你很好……”萧晟宇吻了吻舒澜的额头,又啄了下他的唇,“你睡一会儿,我叫你。”
      
      我叫你……
      
      别懒床不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爪……QAQ,鼓了很大勇气放上来的T^T.......
    倒。。。抽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