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只是一个短篇,他们相遇相知,相爱相亲,淡如清水,既无山盟海誓亦无生离死别,只是真心以对,然而天不如人愿,妾待花开时,君已为人夫。爱他不得,恨他不能,该如何?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梅文清 ┃ 配角:叶绍青,梅文慧,梅文溯 ┃ 其它:

  总点击数: 632   总书评数:2 当前被收藏数:2 文章积分:591,166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古色古香-爱情
  • 作品视角: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言情短篇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5830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梅花零乱

作者:尹瑞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深夜,雪花漫天飞舞,几乎穿行行其中的人。只见一袭白衣,穿过长廊进了书房,竟然噗通一声跪倒,房内老者长叹一声,不禁想起初次见面时。
      
      新年刚过,梅花开的正艳,致仕归乡的官人叶老先生带着未及弱冠的孙儿前来拜访梅风正。梅家是秣陵大家,虽不是名门望族,却也是书香门第,梅园的主人梅风正饱读诗书,为人公正,在当地颇具名望,故而叶老先生带长孙前来拜访。
      叶绍青一进客厅便看到了那幅梅花,在众多书画中别藏有一种清高的风韵。画上带着娟秀之气,应是出自女子之手,却又暗藏风骨,飘逸出尘,可见作画之人品行端庄•••••••
      “叶公子过奖了”叶绍青不觉已将心思说出只见梅风正含笑看着他,“不过是小女劣作,上不了大雅之堂。听闻叶公子才高八斗,精通丹青,还请赐教。”
      “哪里哪里,”叶绍青正不知该如何回答,叶老先生已经代答道,“绍青不过是粗学过一些,不比令爱画中别有意趣。”
      “不过是照着庭中梅花随便画的,诸位见笑了。”梅风正笑了笑,却难掩喜悦之情。
      “听说贵府有株古梅颇具风韵,只是无缘得见,”叶绍青不想再待下去,便找了个借口,“不知今日是否有缘一见?”
      “哪里,只要不嫌寒舍简陋,大可随意观赏。”
      踏出客厅,叶绍青长舒了一口气。
      
      老者叹完气对管家说,带他去吧。
      仆人领着白衣公子穿过长廊,雪花兀自飞着,一如那时的梅花。
      
      花园很大,移步换景,可见费了一番心血。叶绍青品玩着护院,不经意间看到一个女子从梅林之间穿过,时不时回头看一眼梅树,叶绍青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女子一身青衣,眉清目秀,虽不是倾国倾城的绝色,却如梅花般素雅、宁静,正想着,女子已至身前。叶绍青正想着一直盯着人家姑娘看,算是失礼,该如何解释?谁知那女子朝他看了一眼,嫣然一笑,转身离去。
      未作停留,也未曾言语,只有一笑,宛若风中梅花飘过,不着痕迹,惟绽出一缕清香。
      叶绍青忍不住向领路的仆人询问,果不其然,那幅疏梅图正是出自她的手中,梅家长女梅文清。梅风正有两子两女梅文清是长女,然后是长子梅文溯,下有次女梅文慧。梅文溯与叶绍青是同科举人,但二人交往并不熟。
      
      穿过长廊时,梅文溯冷眼而观,与从前的亲密迥然不同。
      
      自从见过梅文清,叶绍青便打听明白了,梅文清喜欢赏梅,喜欢静静站在梅花树下。自此叶绍青便与梅文溯亲密起来,并常到梅园赏花。而梅文慧发现,叶绍青赏得更多的梅文清渐渐远去的背影。
      叶绍青只见过梅文清一面,更多的时候站在梅花树下,看着梅树。直到有一天梅文慧跳出来,笑道:“你怎么像姐姐一样啊!”
      “姐姐?你是梅文慧吧?”叶绍青忽然有了一个想法,拿出写好的信,“有样东西带给你姐姐,好么?”
      “唔?”梅文慧仰头看着他,一脸无知。
      叶绍青将随身的玉佩的给她,“这个给你。”
      梅文慧打开信纸,只见一首小诗:
      淡淡疏梅,悠悠我心。
      但见飞红,摇曳如风。
      飘然木叶,宁归净尘。
      “什么,意思啊?”梅文慧看着梅文清浅笑,不禁问到。
      “没什么,他喜欢梅花。”
      
      是日,黄昏时分,梅文清便在梅树下徘徊良久,最后带着,最后带着一封书信回房。原来信中暗含仰慕之意,并表示情归梅花树下,所以梅文清才到梅花树下寻觅,果然有一封信。而后,梅树来鉴,鱼雁传书。
      上天似乎很眷顾他们。
      当梅文慧无意间将此事说给父亲听时,梅风正却哈哈大笑。叶绍青生得俊朗,文采斐然,出身在官宦之家又有功名在身,梅老先生如何会不满意?
      未至端午,叶家便上门提亲,门当户对,梅家一口应下,当梅风正告诉梅文清时,梅文清笑着低下了头。
      才子佳人,本为良缘。
      
      “姐姐,你很高兴吧!”梅文慧笑嘻嘻的问姐姐。用不了多久,姐姐就要披上红妆,坐上花轿,成为最幸福的新娘了。
      “可惜啊••••••”梅文清忽然冒出来一句。
      “可惜?可惜现在见不到?”梅文溯从外面进来。原来依照旧俗,男女定亲之后是不能见面的,否则视为不吉,直到成亲当日。
      “可惜以后不能每天看到这株梅花了!”梅文清望着园中的梅树,竟有万千挂念。
      “那么,姐姐就不嫁好了,”梅文溯露出古怪的表情,“留下来陪我们一起守着梅园好了!”
      “胡说!”梅文清瞪了一眼,不再开口。
      “嘻,别生气啊!”梅文溯又说了一堆好话才离开。
      
      梅文溯看着叶绍青走过雪花飘舞的梅园。一如当日看着梅文清走过落叶纷飞的梅园。
      
      从房中出来,梅文溯在想,好姐姐,我要如何告诉你呢?你能承受的了么?稍稍试探一下,我已明白他在你心中的地位,叫我如何忍心告诉你,他退亲了?梅文溯只得怔怔看着梅文清在树下徘徊。
      
      好想多看看梅花呀,怕是下次梅花开时,自己已不在梅园!梅文清这样想时,心中不免有几分失落,却又异常开心。于是当天夜里,便看到雪霁之后,满园红梅竞相开放,好不热闹!不过,梅花并非热闹的花啊••••••忽然,西风一紧,卷得满园梅花凌乱,顿生寒意。
      梅文清心中一惊,惊得坐起,才知是梦,窗子没有关好,故而寒风来袭。
      梅文清走至窗前,才发现衣衫竟被冷汗浸湿。梅文清抬头望月,中秋时分,月亮圆满明亮。梅文清心中顿生一股幽怨、悲凉,月满必缺,凡事盛极则衰,好像那满园红梅,终至飘零,那么,他呢?
      次日,天色尚未明亮,梅文清便来到母亲房中,对母亲说许愿未还怕有不妥,十分着急。母亲一问才知,是去年许愿,本该期年之后,中秋去还,谁知节日繁忙,一时竟忘了,母亲便让人准备车马,带着香烛让梅文清今日去还。
      
      站在堂外,叶绍青脸色很差,和那日相同,眼神呆滞。不过那日,叶绍青身披喜服,而今日,素衣加身。
      
      梅文清借口头晕,让丫头去买蜜饯,自己悄悄离开,问到了叶府。却只见叶绍青一身鲜红的喜服,正等着新娘出轿。梅文清不禁怔住,努力定下心神盯着叶绍青,没错,就是那副眉目,虽然眉头深锁,虽然冷着脸,可他确实是在成亲!
      回到梅园,梅文清只字不提,只是在梅花树下站到半夜。
      次日家人问由,只说坐车太久,心中烦闷。然而此后夜夜如此。
      “姐姐,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梅文溯小心翼翼的问。自从那日,梅文清便收了风寒,因为依旧夜夜站在梅树之下,总不见好转。虽然梅文清总是含笑,却常常咳嗽。
      “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梅文清此刻脸上依旧挂着微笑,眼中却有强烈的质疑••••••
      “叶家,退亲了。”五个字重如千斤,吐出后,梅文清依旧不觉得有所轻松。
      “为什么。”梅文清的声音依旧波澜不惊。
      “姐姐•••”梅文溯惊讶的难以言语。
      “退亲总要有个理由吧!”梅文清笑了笑,声音已如吹皱的秋水,不再平静,“我,只是想明白••••••”
      看着梅文清眼中,琉璃尽碎,梅文溯不禁慌张起来,“因为他父亲,叶鹏飞牵入朝廷党派之争,被羁于牢中•••••••”梅文清抬头,她还记得那日他眼中的无奈,“襄陵王很喜欢他,而且据说小郡主杨仪也中意叶公子,所以叶老先生向襄陵王提亲,希望通过这门亲事救出叶鹏飞。”梅文溯一口气说完,静静看着若有所思的梅文清。
      “这样啊••••••|”梅文清声音异常平静,却让梅文溯更加担忧。
      “真的没事么?”
      “你到希望姐姐有事啊!”梅文清开起了玩笑,眨眨眼睛。
      
      “大少爷,大小姐,不好了!”丫环慌慌张张跑来。原来适才梅文慧听了二人的谈话,气冲冲的跑出去,说要找姓叶的理论。
      梅文溯听了倒吸一口凉气,告诉梅文清,日前叶绍青已随祖父进京为父亲疏通,现在叶府是小郡主杨仪当家,杨仪身为郡主,自幼娇纵惯了,文慧这一去,怕是要吃苦头了•••”
      “我想我也该去拜会一下叶夫人了。”
      “姐姐,这样不好吧•••”梅文溯十分担心。
      “本来就是文慧耍小孩脾气,要是父亲出面容易闹大了,牵扯上叶家、陵王就不好了。”梅文清披上披风,淡淡的说,不过是女人家的私事,很快就能解决了。”
      
      杨仪刚刚扣下梅文慧,余怒未消,听到梅文清来了,竟有大仇将报的兴奋。“快请!”她倒要看看所谓得秣陵梅仙究竟如何。
      不过,杨仪倒是暗自吃了一惊。
      妹妹被扣,当姐姐的一定十分着急,哭哭啼啼的求她可怜,面对抢了自己丈夫的女人,她又不得不低头,应该又急又气,手续无措才对。
      然而,梅文清却静静走了进来,口角含笑,步伐轻的像风中落花,平和安宁,杨仪不禁吃了一惊。然而,见梅文清相貌并非绝色,自认在她之上,送了口气,道:“这位就是秣陵梅仙吧!看来市井传闻并不准确啊!”杨仪想看看梅文清能怎样驳斥。
      “那倒未必,”梅文清缓缓开口,“听闻杨仪郡主风华绝代,今日一见,果然名副其实。”杨仪被梅文清一赞到不知该怎么说,杨仪想来自负貌美,又怎会否认梅文清的话,只得说,“只是出身名门,自然不俗。”
      “正是,”梅文清依旧笑着,“舍妹年幼无知,幸而郡主乃名门淑媛,宽怀大度,不与她计较。”
      虽说受到梅文清一番恭维,不好自拆门面,可就这样放了梅文慧又实在心有不甘,本想借此羞辱梅文清,此刻又碍于情面,只好说:“令妹有些不懂规矩,不妨由我教她些闺秀之仪。”
      梅文清忽而笑了,开口如花绽:“那是最好,郡主是所有秣陵女子的典范,言行举止,当是我等楷模,而叶家亦是名门,家风肃正,舍妹若能在此熏陶定能通晓礼仪。”
      杨仪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叶家,叶绍青,绍青说今日回门,而且,事情如果闹大了,自己身为郡主,自然不好下台。只换了口气:“梅家是书香门第,梅小姐果然知书达理,令妹亦活泼可爱,但天色已晚,来日,再请到府上相聚。”一定,一定不能让绍青碰到她。
      
      梅文慧虽然跑到叶家来闹,但到底还是个孩子,被杨仪骂了几句,吓得要命,虽然装得满不在乎,心里却很害怕,巴望着家里人来救她,因而看到姐姐时,她几乎蹦了起来,欢天喜地的跟姐姐走了。
      上了马车,梅文慧正要夸姐姐做得漂亮,却被梅文慧的咳嗽声打断。梅文清久病不愈,咳嗽的越来越厉害,但梅文慧没想到已经厉害到这般田地,梅文清咳得蜷起了身子,仿佛要把五脏六腑和空气一起咳出来,梅文慧吓得想哭,却见梅文慧忽然停了下来,悄无声息。
      本来有车队过来,但在车上被剧烈的咳嗽声盖住,梅文慧没有听到。咳嗽声停,梅文慧只见梅文清双眼满是泪水望着帘子,似乎已将帘子望穿。
      帘外,叶绍青伸手欲掀,却刹那间停住,仿佛空气凝结,别来••••••如何?从前,巧笑倩兮的佳人,用纤纤素手绘出朵朵疏梅,此刻,佳人••••••怎样?
      叶绍青在犹豫,一颗心全围绕着车里的人,连妻子出来也不知道,更不曾听到她的呼唤。可惜,可惜有人听到这一声呼唤,梅文清强忍着痛楚,叫了声:快走!
      好难受,咳得好难受,咳得五脏沸腾,咳得泪水盈眶,可是,那人来时,却又一切归于平静,让她想起了春天,那时的春天,梅花在开,阳光在笑,那人在看••••••
      可是,一声惊梦!相公,他已是别人的相公,纵然她不在乎名分,但也不会罔顾廉耻,贪恋那一举手的温柔。
      
      车走之后,叶绍青依旧举着手,久久不曾放下,今日,他轻轻放下手,缓缓触及梅文清的脸庞,梅文清依旧含笑,好美••••••
      
      好美,好美的月色,好美的园子,好美的人间••••••当晚,梅文清一如既往站在树下望月时,父亲走了过来,“不要紧吧?”看着女儿日渐消瘦,做父亲的十分心疼,也不想再断了她望月的喜好。
      “文慧只是受了点惊吓,不要紧的。”梅文清看似无心的答道。
      “你呢”父亲只得小心问到。
      “我很好啊!”梅文清笑着看着父亲。
      “是我不好!”
      “父亲很好!”梅文清摇头。
      “我不该把你许配给叶绍青!”父亲叹了口气。
      “绍青很好。”
      梅风正差异的看着女儿。
      “他是为了自己的父亲,为了叶家才娶杨仪的,”梅文清看着梅树笑道:“他是个有担待的人,如果只顾念一己之私,而不问父亲安危,那才是父亲将我错许给他,亦是文清所爱非人。”
      “你不恨他”
      “当然不恨。”
      梅文清依旧云淡风清。
      良久,梅风正离开很久之后,梅文清才幽幽开口:爱他不得,恨他不得,要怎么样呢”
      
      叶绍青看了一眼梅树,而此刻,看着梅树叹息的人是梅文溯,他记得,姐姐有天,也是在夜里,问他喜不喜欢梅花,他当然说喜欢梅文清才幽幽开口,姐姐也喜欢梅花,喜欢看着它,所以你要帮姐姐,让姐姐长眠在树下,一直看着梅花开谢。
      梅文溯一下就明白梅文清的隐痛,依族规,已定亲的女子便不再是梅家的女儿,死后不能葬入祖坟,而她,亦非叶家的人••••••梅文清的病一天重过一天,梅家知道她是抑郁成疾,却不知要如何安慰她,倒是梅文清常劝家人放开些,没梅文慧只好天天粘着姐姐,免得她一个人再挨冻。
      
      等了好久,终于下雪了,梅花总是见雪才开。梅花开得正艳。梅文清气色很好,看着雪花暖暖晒着太阳,满心明媚,便准备了纸墨要作画。好久没看到姐姐作画的梅文慧开心的看着姐姐笔尖游动。谁知还未点上梅花,梅文清便又咳嗽了起来,梅文慧忙让丫环去清大夫,自己要扶姐姐上床休息。
      梅文清止住咳嗽,对梅文慧说:终于下雪了,梅花,该开了••••••
      你去折一枝给姐姐,好么?
      “可是,姐姐••••••”
      “乖啊,文慧,我都好久没去看梅树了,你去给姐姐折一枝好么?”
      “好,姐姐,你等一会,我马上回来!”说完一阵风似的跑了,好像生怕错过什么。
      梅文慧一走,梅文清便放声咳了出来,“哇”的一声,鲜血喷涌而出,梅文清见血却笑了,泪水如珍珠般洒在画上,梅文清笑着用手指蘸上血,用眼泪染成朵朵红梅••••••
      梅文慧举着梅花急急跑回,却••••••
      
      梅文慧亲自到叶府送了一幅画,叶绍青见到她不禁问起:“小清,怎么样了?身体,还好吧?”
      “好,好得死不瞑目!”直到此时,脸上才显出愤恨之情。
      叶绍青看了很久的画,然后,素衣步行来到梅园,从中午一直站到大雪纷飞的深夜,才进得梅家。此刻,他双眼怔怔,手却轻柔的抚着梅文清的脸庞,这是第一次,却也是最后一次。
      
      梅文溯来到他身后,缓缓开口:“姐姐说过,梅花总是见雪才开,也从来没有后悔过开在万物寂寥的冬,能与飞雪共度一季,已可无憾而去。”
      叶绍青泪水落下,不禁想到画上未完的小诗:
      
      飞雪漫天觅,疏梅相映笑。
      惟感北风紧,待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短篇,大家看看吧……



    东方不败之小娘子
    潇洒的大师兄和霸气的教主!



    (APH)华夏在此
    最爱耀君不解释



    (吸血鬼骑士)花开两面
    腹黑小兔兔的成长之路



    (家教)废材伪装下的鬼才
    伪小白真腹黑的……早年苏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