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生蛋节贺文。

本文从ShikiXAkira路线的最终结局开始,即Shiki最后没有饮Nano的血,但却失去了心、被Akira照顾那个结局。
我心里明白的很,原本那个结局更让人能永记,但是说不遗憾,肯定是骗人的,还是希望他们在一起啊。
所以,狗尾续貂就狗尾续貂吧,同人就是为了弥补遗憾而存在。
在此路线之中,Keisuke死于Rein和Akira血液接触后的中毒反应,Rin在决斗中死于Shiki手中,Nano毫不反抗被Shiki斩杀而死,CFC军人Emma、Gwen,还有Arbitro以及两个处刑人Kiriwar、Gunji均被Shiki所杀……呃,除了源泉状态不明以外,这么说起来基本上就是全灭结局了呢←_←。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Akira,Shiki ┃ 配角: ┃ 其它:咎狗之血,SA

一句话简介:咎狗之血同人,CP:SA


  总点击数: 3321   总书评数:14 当前被收藏数:28 文章积分:19,461,364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纯爱-架空历史-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 主受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短篇集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4218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咎狗/SA]沙罗曼蛇的眼泪

作者:佩刀-红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咎狗/SA]沙罗曼蛇的眼泪

      1
      Akira觉得很幸福。
      这个词语的含义,是从离开丰岛的那一天起,所开始感觉到的。
      Shiki明明在逐渐失去心,但是幸福的感觉却从未消退过。
      ——只要和这个人在一起,就能够一直、一直感觉到。
      所以,Akira没有离开Shiki,一开始是一味的逃避追兵,最后,逃不了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呢?他拿起了Shiki的刀,像以前的Shiki那样,毫不犹豫地将他们斩杀殆尽。
      杀人,这曾经是一件让他觉得很可怕的事情,但是习惯了之后,却也并没有觉得怎么样。
      以前心里所畏惧的那些,好像一旦杀了人,就会产生某种无法控制的变化的情况,一点也不存在。
      (……我还是我,还是Akira,从来没有改变过。)
      至少Akira是这么想的。
      所以,同样的。
      就算现在的Shiki失去了他的自信、他的凛然、他的光辉、他的心,那也依然是Shiki。
      在被枫叶浸透的小道上,Akira从容地以刀将两个追兵的性命夺走之后,收刀还鞘。
      两年以来,追逐他们的追兵已经渐渐稀少起来,想必再过几年,大概就完全不会有了。
      (随着时间流逝,他们会逐渐放弃的吧。)
      Akira这么想着。
      记得很久以前,还在丰岛的那个时候,Akira就曾经问过Shiki这把日本刀的事情。
      Shiki说,这是他唯一使用的武器。
      实际上,Akira还记得,他自己以前的武器,是一把上面有着奇怪字母的短小匕首——只不过它早就在丰岛丢失了。
      而现在,武器换成日本刀的Akira,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合手的,相反,Shiki的这把日本刀,就像是天生为杀戮而生一样,用来砍人异常顺手。
      所以,现在它也好像理所当然地变成了Akira的武器。
      大概就连Akira自己也不知道,他的名声,在地下世界之中,已经可以说是相当响亮了。其实追兵的稀少,也有很大一部分功劳归功于他。
      就像以前的Shiki,在杀人游戏伊古拉之中任意残杀参加者,但是大家见到他,第一个念头不是反抗而是逃跑一样,现在的Akira也是相差无几。
      穿着和Shiki式样不同、但同样是黑色的皮衣和风衣,拿着Shiki的日本刀,像Shiki那样冷酷地、冷漠地,将前来追击的人毫不留情地斩杀殆尽。
      简直就像是失去了心的Shiki依附在他身上一样。
      ……不,在别人眼中,他就是第二个Shiki。
      只要稍微懂行、惜命一点的人就会知道,追杀Shiki和Akira,绝对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任务。
      所以现在的追兵之中,绝大多数都是刚出道不久、鲁莽自大又想闯出名声的新人,其他的,则是那些无所畏惧的战斗狂。
      显然,现在被Akira所轻易发现、斩杀掉的那两位,就是前者。
      “唉……”
      Akira轻轻叹了一口气。
      又要更换暂居地了,既然已经被人找到了第一次,说明这里已经不再安全。
      真可惜,他可是相当喜欢这个地方呢,不引人注目又有着美丽景致的地方,在战后的日本可是相当难找。
      他重新背好日本刀,扶住轮椅,用温和的语调说道:“Shiki,我们回去吧……”
      等了一会,他才慢慢地推着轮椅回去。
      其实,他很清楚,Shiki是不会回答的。
      不过,Akira还是相信,总有一天,他能够回来,那个曾经支配他的Shiki能够战胜心中的无力感回来。
      
      2
      推着Shiki的轮椅,Akira慢慢带着他往回走。
      虽然他从来就没怎么想要过可以称作“家”的东西,但是也并不喜欢这样被迫四处漂泊的生活,所以心情有点差。
      这样的恍惚,直到转过这个拐角,看到巷道中站立的人才被打破。
      “哟……Akira。”
      那个人用一种故作轻松的语气向他打招呼。
      嘴里没有叼着一截烟,下巴上也没有没剃净的胡茬,虽然还是双手抱胸歪歪地靠在小巷的墙壁上,只是身上并不是以前那样皱巴巴的白色衬衫,而是天蓝色的整洁衬衫,以至于Akira愣了一下,才认出面前的那个人是谁。
      源泉,这个存在于丰岛回忆之中的名字,跳了出来。
      “……”
      Akira没有接话,他本来就不是喜欢说话的人,而且突然的会面也让他想不到要说什么。
      源泉也并没有觉得尴尬,虽然严格来说和Akira接触的并不算太多,但丰富的经历却能让他轻易掌握和Akira谈话的技巧。
      “别担心,我不是追击者,只是来看看你的……从丰岛逃出来之后,我做了自由记者,直到前不久才偶然听到你的大名,花了一点功夫才找到这里。”
      Akira沉默了一会,才说到:“……先进房子里吧。”
      源泉当然答应了,跟在推着Shiki的Akira身后,进入了他们作为临时落脚点的房子。
      下一批追击者要过来应该还有一点时间,足够两人的谈话了。
      Akira将Shiki安顿好了之后,才倒了两杯冷水,和源泉在起居室的破旧沙发上隔着茶几坐了下来。
      其实并不是Akira没有想起过他们,只是现在的他有着Shiki要照看,又要躲开追兵,没有那么多空余的时间去想那些了。
      见到源泉之后,丰岛的记忆仿佛被重新从盒子里打开来,慢慢涌了上来,Rin、源泉……这些多少当初曾经帮助过他的人,Akira也很在意他们现在过得如何。
      源泉接过灌满冷水的杯子,喝了一口笑笑,“谢谢……Akira,听说你和那个Shiki在一起被悬赏,我可是完全没想到这样的组合呢……还在想是不是恰好同名呢。”
      “啊,有很多原因……”Akira含混不清地回答。
      虽然心中很疑惑,但源泉仍然从善如流地并没有深入询问,只是他选择话题却恰好戳到了Akira 的痛处,“说起来,Keisuke还和你有联系吗,他怎么样?”
      Keisuke……对了,源泉不知道。
      因为误食了Akira的血和体内的Rein产生了排斥反应,Keisuke已经死了,虽然并不是出于他的本意,但他确实是因为Akira的血才死的,说是Akira害死的也不为过——因为这样,他的心情顿时沉了下去。
      “……他在丰岛……”
      Akira没有说下去,但是他的表情和未竟的语义已经告诉了源泉答案。
      “……是吗。”
      相对于真相来说,源泉大概是以为那样过于天真的Keisuke死在伊古拉游戏之中了吧……也好,就让源泉这样认为吧,总比要Akira重复Keisuke那残酷的死因要好。
      “嗯……比起那些,你和Rin如何了?”
      “Rin?”源泉的语气之中带上了一些疑惑和悲伤,“你还不知道吗?他收集齐狗牌,却在和王的战斗之中身死了,就是在你失踪两周后。”
      “……啊。”Akira的呼吸停滞了一瞬。
      王……就是Shiki。
      但是源泉并不知道这个隐秘的事实,就连Akira也是那之后才知道的。
      Rin挑战Shiki应该是当时丰岛的大事件,但恐怕是Shiki囚禁Akira之后发生的事情了吧,所以Akira对此完全不知情。
      (也就是说……Shiki杀死了Rin。)
      他觉得心绪有点复杂。
      Shiki杀过很多人,这点Akira非常清楚——不用说,他自己到现在也已经是满手鲜血了,他并不是要指责Shiki,但Rin毕竟是曾经帮助过他的人,是他认识的人,虽然现在和Shiki更亲近一些,但还是觉得有点不好受。
      交换完熟识的人的信息,或许是想改变一下过于沉重的话题,两人聊起最近的情况。
      源泉从丰岛逃到日兴联之后,就当上了自由记者,彻底远离了地下世界的一切,凭借本身的能力,在这一行混的有声有色。
      他也曾经试图寻找Akira和Keisuke的下落,不过决心脱离地下世界的他只能通过常规渠道去找,自然什么也找不到。
      这也难怪,为了躲避追兵,Akira的行动本来就很谨慎,就算从未受过此类训练,长期的躲避也让他对此颇有心得——至少瞒住一般人不成问题,只有地下世界的追踪行家才能找到。
      而那些精于追踪的人也不傻,虽然能找到Akira,但却打不过他,巨额赏金是不用指望了,只能靠贩卖Akira的行踪给那些想赏金想成名想疯了的人来赚钱,这就造成了Akira的行踪只在地下世界极小范围内流传,源泉当然不可能找到。
      而Keisuke已经永远地留在了丰岛,或者索性说,知晓他死讯的恐怕也只有Akira一人,他在外界也没有丝毫名气,能够找到才奇怪呢。
      如果不是源泉前段时间偶然遇见了以前做情报贩子时认识的人,而那个人又恰好提到了Akira和Shiki,恐怕源泉永远都找不到这两个人的存在吧。
      而Akira虽然没有将那时的事情和盘托出,但也说出了Shiki的精神状态,反正源泉也已经看到了。
      “……原来如此。”源泉沉吟着说道,“那你有没有试过带Shiki去他以前呆过的地方,或许他会有反应呢?”
      Akira的呼吸一窒,对了,这么简单的问题,他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虽然Akira对Shiki的过去一无所知,但至少还知道一个地方——丰岛,那个改变了许多人人生的地方。
      
      3
      带着Shiki在源泉的帮助下回到丰岛,这已经是一个多月以前的事情了。
      战后获胜的日兴联,光是抚平在战争中失去家人的伤痛就已经费尽心力了,当然不会有空来管这座废墟都市。
      在战争开始就被双方轰炸过的丰岛比以前更破败了,战争对人们造成的创伤更多是心理上的,活下来的老兵、像Akira这样曾经接受过战争教育的青年等等,这些人就算是到了战后也无法在正常社会之中活下去,最后只能不约而同地重新聚集到了这里。
      有人的地方就有阶级之分,丰岛再度回到了无法地带,就算没有了Arbitro和威斯基欧,这里也出现了新的管理者。
      凭借着记忆,Akira找到了Shiki曾经带着他栖身的房子,幸运的是,这里没有被战争中的轰炸所毁掉,不太走运的是,这里已经有了新的房客。
      没有太多犹豫,Akira用剑告诉了他这里到底应该属于谁,稍微整理之后,就和Shiki在这里住了下来。
      他经常带着Shiki在丰岛散步,这当然很危险,时常会有想不开的人试图袭击他们,不过在一个月之后的现在,这样的人已经几乎没有了,每当Akira推着Shiki的轮椅上街的时候,其他的居民都学乖了,只是在一边用畏惧的眼神看着他们,就像曾经的伊古拉参赛者看着Shiki那样——只不过,他们现在是在看着Akira。
      源泉的提议确实有用,Akira可以明白地感受到,Shiki确实对于外界开始有了反应。
      让Akira稍微有点沮丧的是,Shiki反应最强烈的不是在他们的“家”里,而是杀死Nano的那个地方。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Shiki能够醒来,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一个月之前,Akira以为自己已经很满足了——只要是和Shiki在一起就好了,其他什么都不重要。
      然而在源泉提议的那短短一瞬间之后,他却仿佛一下子变得贪婪起来。
      他明白,实际上,过去他是一直在压制着自己的渴望,因为他以为Shiki的复苏已经没有指望了。
      只有到了这个时候,Akira现在才知道,自己竟然那么渴望着Shiki的复苏。
      ……呐,我突然想到,有很多问题想问你呢。
      你的过去到底是怎么样的?
      出生在什么样的地方?在什么样的家庭中?
      父母或者兄弟姐妹还在吗?
      有过朋友吗?
      为什么要出来当雇佣兵,又为什么要当维斯基欧的王?
      你是怎么和Arbitro认识并合作的呢?他看上去实在不像和你是同一路人。
      你是怎么磨练自己的剑法的?
      这把日本刀有名字吗?如果有的话,又叫做什么名字呢?
      ——很多很多的问题积攒在Akira心中,但他却没有丝毫焦虑,仿佛只是享受着这样疑问的感觉。
      总有一天要你醒来。
      我会等到那一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生蛋节贺文,大家生出健康的蛋了么?
    沙罗曼蛇(Salamander)代表火元素的精灵(见Elemental),形似蜥蜴,身上有五彩的斑点,散发火焰,产于高温的火山口之中。
    沙罗曼蛇的身体非常冷,不但不怕火,还可以灭火,而且懂得用火去攻击来犯者。沙罗曼蛇的体液中含有剧毒,人如果食用了沙罗曼蛇爬过的果实会立即中毒身亡。据说沙罗曼蛇在冬天的时候会躲入中空的树干或岩洞中冬眠,冬眠时全身盘卷起来,保持蛰伏的状态,直到在体内储满足够的燃料后才会苏醒过来。
    为毛觉得它跟Shiki有种诡异的和谐感呢~
    其实这文继续写后续也是可以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