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你好。我是新人。这是作家之间的爱情。希望献给热爱BL的你
内容标签: 恋爱合约

搜索关键字:主角:忠行松本浩二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好。我是新人。这是作家之间的

立意:立意待补充

  总点击数: 1046   总书评数:11 当前被收藏数:2 文章积分:74,968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主受
  • 作品风格:悲剧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2857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本文包含小众情感等元素,建议18岁以上读者观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背后的男人

作者:A.绯村郁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背后的男人

      如若想要出名。只需一次成功。此后即可一帆风顺。这是忠行总结的一条理论。并在自己身上得以实现。
      4年前自己自己获得了小说短篇新人赏后。立即走红于文学界。各种各样的约稿也源源不断。就算是随便写写也会被采用吧?

      成名后。大体上受人关注的便是你已有过的成就,而非现实里文章的好坏。如同古代文物。只要同其固有历史相联,本身的参差并不在计较范围以内。

      成名作是《宅院的猫》。并没有多么有趣。甚至可说是略显乏味。但意外的受人青睐。且一举获得新人奖。

      着实叫人难以理解。

      在忠行看来,那个男人并没有可说是才华的东西。

      就像您猜到的那样。真正创作出小说的。并非作为忠行本人。而是另一个男人。关于那个男人何以出现在忠行面前,提出那样的请求。我也未知其意。

      作家之间的聚会并不如想像中有趣。所以忠行以身体不适为由,提前离开会场。

      他住在有15个榻榻米大小的和式建筑里。门前是小型废弃花园。普通人无论如何也不会将之与名作家的居所相联系。

      若是想旅居国外也不是没有那样的经济实力。但那个男人曾相当坚定的说如果离开日本就无法在写出任何东西。

      日本本身被海环抱。何以要在如此孤独的地域进行文学创作。归根结底写作本身即是清苦的活计。若无法在孤独中进行,也无法写出相对独立的作品。

      那个男人坐在桌子面前。静静书写新的故事。

      “如果用电脑会更为方便快捷。”

      忠行曾给过这样的建议。但那个男人仍然习惯手写。并说面对那样冰冷的东西,根本无法整理出语句。

      科技产物于那个男人来讲即是与只对抗的实体。但他对walkman至今爱不释手。也收集了大量的密纹唱片和CD。大体上时代总会向前,但这个男人却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让自己置身与此之外。他只会写小说。但是,在忠行看来。

      那些小说如同此人一样,平凡无奇。他只会写小说,但没有太多实际才华。而人们不知何故,偶然看中其中一篇。所以他只是在运理上占了上风。

      “小说已脱稿。”

      那个男人拿掉眼镜。忠行转身到料理台冲制绿茶。

      “要先过一下吗?这是为你写的哟。”从某种意义上。那个男人望着忠行的衣摆皱了皱眉。

      “啊。先放着罢。明天藤原会来去取。”忠行端出了咖啡和红茶。那个男人用食指在深棕色的陶制直口茶杯杯沿画了三圈。莫如说是出于习惯的划了三圈。极具某种象征意暗示。

      “这次你写的什么?”

      “是短篇小说。”

      “什么故事?”他说。“如果可以,想听一下具体情节。”

      听他这么说,那个男人沉默下来。较之于自己口述故事情节,不如实际静下心来认真捧着书看更为合适。如同电影故事,不亲自做在影片前观看就无法体会其固有的震撼。

      而书写文字的本身就极具魅力。如果仅仅口述是无法达到自己想要表达的那种微妙含义的。秘密已经口述就失去了起神秘的色彩。但若是他也未尝不可。反正已经完成。

      “用第三人称写的。主人公是四十五,六岁的男性。”他开始讲述。“出色的演讲者。从经济到政治等等无一不谈。”

      “即是演讲也必然会无一不谈吧?”忠行指出问题所在。并述之以某种程度的轻视。

      “但此人从小便是口吃。”男人放下茶杯继续。“初次当众发言是在毕业典礼。在此以前每天将一块圆乎乎的卵型石含在嘴里练习发音,以确保流利。”

      “本身即有这样的事实存在吧?先前也曾看过。”忠行来了兴致。

      他皱了皱眉平静的发言:

      “直到成名以后也继续每天做这样的练习。”

      “到四十五.六岁?!”

      “到四十五.六岁。”他说。“不过,在某天早上。演讲者发现那块鹅卵石不见了。”

      “那么?”

      “他再也不会演讲了。”

      忠行等待下文。

      “其实鹅卵石这样的东西。日本何止一块?但他因此再也不会演讲。又变回了口吃。”

      “恐怕不止是鹅卵石吧?一定还有其他的东西。”

      “是的。不止是鹅卵石。从长期来讲。一生中总有一些东西不止是鹅卵石。丢失以后,必然连拥有者本身也会受到影响。而那样的东西。只有失去以后才会明白。”

      “这次想说的即是这个?”

      “是这个。但无论怎么写都让人觉得还有什么没有叙述完。”

      “想必就是无法释然吧?”忠行起身拿起杯子回到料理台。

      那个男人跟上忠行,从背后抱住他:

      “可以吗?”

      白色的水柱看似缓慢的落如杯中。淡淡的茶渍同时浮了上来并迅速的溢出。像泉水一样不断地在涌出同时得到充足的水份。

      忠行转过头,微笑着眨了一下眼睛:

      “作为奖励,不得不做。”

      自此以后。那个男人悄然出走了。

      好像出去后还会回来那样。什么也没拿。仅仅是出去。大约有什么急事要办。但自此再没回来。

      那篇《演讲者》发表在某本文学杂志上。而那个男人就如同曾经说过的那样,从忠行身边消失不见。也许一开始就是种暗示也未可知。忠行想到自己受人愚弄就气从心来。

      那个男人。忠行到现在也不认为他有才华。事实上在遇到他以前。忠行只是名普通的电器公司职员。虽然在空闲时间里出于爱好写过不少作品。但全部被退了回来。亲自把小说送到编辑面前的经历也不是没有。却因此被说是小说没有激情和梦想。

      这绝对是让人听了沮丧不已,事后感觉不好的话。因此,忠行几乎放弃了梦想。与此同时。那个男人出先在他的面前。并以恋人关系为条件。帮助忠行成功。到这里真是别开生面。

      如果是愚弄。又何至于一起生活了四年之久才出走?

      而那个男人的离去就如同恶性循环。将忠行也卷入其中。像那名演讲者一样。再也无法回到从前。并逐渐与原定轨道越离越远。

      后来忠行曾看到过那个男人。准确的说是在商场的电视里。那个男人出现在34寸的液晶彩电上。

      “您用了四年时间来写这部小说吗?浩二先生。”

      “不。事实上是用了四年的时间来进行体验。往下就是专心创作。突然消失后,大家都忘记了吧。

      “您的意思是?”

      “其实是用了4年时间同恋人生活在一起。为了在一起停止了自己的创作。”

      “浩二先生的恋人?”

      “是相当任性的恋人。但我们分开了。本来是想看看彼此有多大限度的需要对方。后来想,没有我对方也会过得很好。所以就自行离开了。”

      他说:

      “可是我仍掉的是不该仍的东西。是比什么都珍爱的东西。因为害怕迟早会失去,所以不能不用自己的手仍掉。我想,与其被夺走或因其他原因而消失。不如自己先仍掉为好。但我是错误的,那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仍的东西。”

      那个男人微笑着交握住自己的双手。

      忠行像被人狠狠地打了一耳光。站在电视屏幕前,直到售货员走来询问,才飞奔出去。

      在回去的路上,温热的感触让他恸哭失声。

      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叫松本浩二。若说是恋人,却不如□□关系来得更为恰当。他为什么不抓住自己的手呢?!

      忠行决定一辈子也不要看那个男人的小说。

      因为那个家伙的小说就同他本人一样平庸…………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