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

作者:青鸟rai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夜访(三)

      “老师深夜来访一定是有要事,请讲。”
      虽然一脸倦容,刘瑧还是敬重的请俞文儒坐。
      俞文儒意味深长地望刘瑧良久,说:“太子啊,看来,我老了,已经不够格当您老师了。”
      刘瑧诧异道:“老师何出此言?”
      俞文儒晃晃脑袋:“我连自己学生都帮不了,还做什么老师。太子,今夜,我是来问你一句,你是否还把我当你的老师?”
      刘瑧沉默片刻:“俞太傅,你是不是看出什么?”
      “老朽愚钝,实在是不了解太子心中所顾,不过,太子,身为您的老师,自当为你出力。你能否将心中所顾告诉老朽呢?”
      听此话,刘瑧默默起身到窗前推窗只见孤月挂空,月光惨淡,他转尔开门对俞文儒道:“今夜月色尚佳,就请老师到院中赏月吧。”
      俞文儒不解刘瑧的举动,但还是跟刘瑧出房到园中央,太子府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庭园空旷四周无人。到园中央,刘瑧才转身对俞文儒道:“俞太傅,山雨欲来风满楼。我现是举步为艰,如履薄冰,今夜之话,我只对俞太傅说,四周空寂,不怕有人听去。”
      “太子请说。”
      “佘田的巫偶只是冰山一角,恐怕他的矛头是对着我。呵……他是设一个套等我去钻呐。”刘瑧笑言。
      俞文儒惊言:“太子何出此言,真是方芾在背后指示么。”
      “对。一开始我就奇怪:父王本不放心我理政,又为何在一夜之间改变心意,且连夜赶往天典阁。同时还密旨佘田查访巫偶事件。我相信其中必有隐情——淑夫人为父王老来添子,宫中人人都在传言这位未子像极父王幼时,且天相福极。而那位淑夫人与佘田同是胡州同乡。尔佘田是方芾引策。老师也知道,父王常常挂在口中的一句话是什么——”
      俞文儒开始并不明白刘瑧究竟想说什么,他听到刘瑧这么一问渐渐脸色青白:“莫非,皇上有意将储君之位……,太子这!难道……”
      “不,”刘瑧摇头,“我相信父王不会想废掉我,毕竟撤换储君事关重大。而且……”刘瑧苦笑,“父王不会冒天下之大不违另立储君,况且是一位夫人的未子。但是……有人想要父王废掉我!”
      闻此言俞文儒惊地一身冷汗:“是方芾?”
      “老师不亏是老师,方芾过去是因为没有换掉我的后选人,现在淑夫人产子。我想他是想时机已经到了。”
      “一开始,那些迹象我并未察觉,我是从佘田抓走那些百姓开始发觉不对,佘田早不抓人,晚不抓人,偏偏在我理政期间抓人,你认为是什么原因。老师当时不是要我小心不要卷入此事中么。才令我发觉。”
      “所以,太子才对周家奴人置之不理。”俞文儒点点头,“我明白了,方芾是想趁太子理政期间借佘田滋生事端,如果太子插手此事就是公然顶撞圣上,他们就有借口对太子不利向圣上进言了——太子就是指这个。看来,太子向圣上通报此事,请圣上回京是明智之举啊。太子既然已识破便不会落套了。”
      “老师啊,恐怕事情远非如此简单。这套子,会逼我不得不钻。”刘瑧摇头,“刚不是说巫偶只是冰山一角。昨日,老师不也听阿虎传来的消息:父皇不见。同时我也发人去后宫也见不得母后。我明白我被孤立了。”
      “太子殿下,您想说什么?”
      “你说,如果佘田带人冲进太子府在这里挖出巫偶,我会怎么样?”刘瑧一言惊呆了俞文儒。
      俞文儒再次口吃:“太……太子,您……怎么可能……而且,佘田怎有胆诬陷您……”
      “他没胆有人会借他胆,佘田定会走这步。搜出巫偶,我会以‘谋逆之罪’论处。而方芾就能如愿以偿。”
      俞文儒使劲摇头:“不可能,太子,你乃一国储君,天下最不可能有谋逆之罪就是您,这点皇上清楚,只要皇上不相信……”
      “那么……‘弑父夺位’呢!”
      俞文儒如遭雷击,身子一颤,险些摊倒在地:“太子……您……”
      刘瑧走上前,扶住俞文儒道:“老师,现太子府与天典阁的通信全断,父皇身边全是方芾的人。三人成虎,何况又挖出巫偶的物证,介时方芾定会找出一堆人证,在父皇面前说我弑父夺位,父皇会深信不疑。”
      “不……,”俞文儒嚅嚅道,“太子殿下,怎么可能,那方芾再大胆,也不敢捏造这……这……等罪名,这是‘谋反’啊!”
      “谋反?”刘瑧笑笑道,“也对,等我死后,方芾一定会进言--不,也许不必他说,父皇也会让未子当太子,让他当上‘托孤大臣’。那时,他就能‘挟天子以令诸侯’了。”
      “太子……”俞文儒急道,“此刻不是说笑之时!”
      刘瑧收起笑脸,叹口气道:“我并未说笑。阿虎送信父皇不见,我又不得见宫中母后,你说代表什么。不会有如此巧事。”
      俞文儒真的呆了,刘瑧所说的这些他从未想过,也不敢想,换任何一个臣子都不敢想的问题。他脑子一片空白,汗如雨下,最后,他定定神,问:“如果真如太子所言,太子您可有对策?”
      “对策?”刘瑧看一眼俞文儒,面露倦态神色黯然道:“我只有缓兵之计。”
      “缓兵之计?”
      “在早朝上令方芾传向天典阁的奏章。”
      “哦,奏章是方芾所写,如圣上答复回京那此事自能化险为夷了。”
      “旦愿如此。我推测答案只有三种,一种,父皇答案回京御审此事——此乃最好,不过可能性小。二种:没有答复。——虽然不能化险为夷,至少能拖延时间,让我找借口阻止佘田的肆意妄为:第三种么……”刘瑧的脸阴沉下来,月光下俞文儒见刘瑧的脸显得灰白。
      “第三种最坏——父王挑明密旨内容,让佘田处理此事。这等于给佘田一把上方宝剑,到那时天下大乱!”刘瑧脸色死沉地说道。
      俞文儒惊愕跪倒在地,刘瑧见此忙俯身拉俞文儒,被俞文儒劝道:“太子!太子殿下,微臣愚钝,实在是没想到如此之深啊!太子殿下,微臣什么也不求,只求太子殿下保护好自己,因您是一国储君。微臣……微臣愿为太子一死……”
      刘瑧手僵在半空中,脸上浮现种古怪表情,直起身对跪在面前的俞文儒道:“俞太傅,要是我不是太子呢?”
      俞文儒抬头不明白刘瑧所言:“太子殿下?”
      刘瑧瞧着俞文儒的脸问:“如果我即刻向天典阁传奏,说我自知无德成为一国储君,望父皇另选皇子,你说事情会不会就此结束。其实……呵,只不过是太子之位罢了,方芾也真蠢,他如果伸手问我要的话,说不定,我会弹位于他。”
      俞文儒闻此言,当即站起:“太子,您身为一国储君,怎可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你至基业为什么,你视万民于何地,太子……你……你……你……”俞文儒脸色铁青,气地什么话也说不出。
      “此乃上上之计啊……俞太傅!能让所有人都活下来……所有人!”刘瑧平静地调子令俞文儒不寒尔悚。
      “不可!”
      俞文儒高声断喝:“太子,您如果这样做的话,不就趁奸人之意,老朽虽愚钝但不疯傻,那方芾如果真有狼子野心,难保到时不会加害圣上危及朝廷,到时奸邪当道,生灵涂炭,百姓陷水深火热。太子怎能说是让众人都活下来的对策?你至天下何地?至基业何地?至百姓何地?”
      刘瑧闭上眼又睁开点点头道:“俞太傅,此言很对。放心吧,弹位乃是君王之举,我只是太子。再说,事情绝不会如他所愿!”
      “……”俞文儒点头,“这就好,太子啊,臣要说的是,只要太子一句话,臣愿肝脑涂地!”
      刘瑧拱身行礼:“太傅,闻此言,刘瑧在这里心领了。受我一拜吧。”
      “太子!”俞文儒跪下还礼,“臣何德何能啊。”
      刘瑧扶起俞文儒道:“天太晚了,老师还是在府中休息吧。明日等上朝后,就知那道奏章的答案了。”
      “不,老朽还是……”
      刘瑧阻止道:“天太晚了,况且现在京城并不安全。老师就听我此言,留在府中。”
      “也好。”
      刘瑧随即叫来杨忠准备厢房给俞太傅就寝。然后通过长长走道回自己房中,回想俞文儒的话:“微臣愿为太子……”
      哼,刘瑧自嘲:“太子”——为太子名号,只能走最后一条路了。值得么?刘瑧摇头,不值得,一点都不值得,他为什么要为自己从未喜欢的名号去走最后一条路,一点好处也没有。是啊……一点好处也没有……他明白,要是自己有一点喜欢太子这个名号,也不会感到如此累了,当然,事情也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了。走到房门口,阿虎侧身候在门口。
      “阿虎?不是让你下去就寝么?”刘瑧问。
      阿虎躬身向刘瑧行礼:“奴已跟随皇子多年,无论皇子是否是太子,奴都会跟随,无论皇子去何处,奴也会跟随。”说完未等刘瑧答话,阿虎引身退出。
      望着阿虎背影刘瑧适然了,他自始自终都知道阿虎是唯一一个真正了解他心所想的人。
      ……
      “噗……真好笑。”
      “什么,瑧皇子?”
      “我数了数,龙袍上龙爪与此衣裳的不同。父皇身上的龙有九个爪,这衣裳只有五爪。一定是染匠粗心。少画上去一只龙爪。”
      “瑧皇子,其实,圣上乃一朝天子,天子龙袍是黑缎九爪龙,而亲王龙纹只能有五爪。这是礼法。”
      “啊?那这件是谁穿的?怎么是白色的。”
      “是太子朝服,礼法所定,太子朝服乃是白缎五爪赤龙袍。是用白绵布配红织染法尔成。”
      “哦,我摸摸……”
      “不可,皇子。”
      “为什么?”
      “礼数有定,只有太子可解其衣。”
      “哦,就是翌哥穿的?”
      “对。”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