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我开车出了山庄,担心有人追杀出来,回头又看了一眼,山庄高楼顶上横着的几个字却跃入了我的眼帘——“车田精神病院”。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425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1 文章积分:73,923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未知-古色古香-未知
  • 作品视角:
  • 作品风格:爆笑
  • 所属系列: 动漫同人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3378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情人节的梦(2.0版)

作者:袁小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色情反动、刷分、抄袭]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情人节的梦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2006年送给浓度的生日及情人节礼物。
      
      上天来嘱我写这篇文章,在我神志尚还清楚的时候记录下那一段光怪陆离的事情。
      
      七月初的时候,我硬接下了一桩明知不好办的案子,只为了颇为丰厚的酬金。我是个穷侦探,开了一家叫“南十字”的侦探事务所,生意一直不太好。这年月,当侦探的能接到调查有外遇的老公或是寻找宠物猫的委托就已经算不错了,而我连续三个月靠着代写书信来维持生计。其实我连牧师、搬运工、代课老师什么的也常常作。所谓一专多能,正是如此嘛。
      
      那个案子太过蹊跷,发生地点又是几乎没有人烟的荒山之上的一座山庄里。带着侦探天生的好奇心——这是我身为侦探还能骄傲的一点东西了,想着拿了酬金刚好可以给我一个非人类朋友的生日买一份礼物,我开着破旧的汽车上路了,其实如果这车子的主人如果有钱,它至少该在五年前就退休了。
      
      在车没有散架之前,我到达了那个山庄。迎接我的是一个银发黑袍带圆边眼镜的神父,相貌依稀有些像某部漫画里的巡回教父,他说自己是这里暂时的管理员。
      
      这个案子因为警察不予立案,他们才不得不委托私家侦探。案情是山庄的小主人在十三年前的一天深夜里失踪了,有一个人多年来被怀疑是拐走小主人的原凶,最近在星楼上发现了一具放置多年的尸体,证实是住在庄园里的某个人,可是明明应该死掉的他却还每天和大家一起吃饭和谈话。有一个淡紫色头发的住户接受不了这样的事,逃了出去,可是接受了他的报案前来调查的警察在大笑之后说自己不是阴阳师,然后就甩甩袖子走了。
      
      了解大致的案情后,我就开始了调查。我先在失踪小主人的房间和发现尸体的星楼查看了一番,年代久远,果然什么也没有查到。
      
      无意间却听到一个金色短发十分健壮的青年和一个蓝色长发、指甲留得很长的青年的争吵,原来是“教皇”要派给他们一项去外地清理叛徒的任务,因为其中一人被骂为叛徒的弟弟而两人起了冲突。
      
      无疑“教皇”在这一系列案件中起了关键的作用。
      
      在我的要求之下,神父带我去教皇的住处。教皇不在屋子里,但我却在他的座椅之下发现了一把黄金剑。
      
      这时神父说道:“十三年前被怀疑为凶手而被杀死的那个人曾说,教皇拿着一把黄金剑要杀死他们的小主人,但是根本就没有找到什么黄金剑,大家更认定他是在说谎。”
      
      我心中暗暗道:“放得这么明显的东西,会十三年也找不到?!切,真会骗人!”
      
      “哦!带你去见那几个人!”神父说。
      
      “谁?”我问。
      
      “前几日有五个少年闯进来,说他们中的一个女孩是这里十三年前离开的小主人,因为接受了教皇的命令,把他们给关在地下室了。”
      
      我暗暗觉得眼前这个神父一点委托的诚意也没有,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藏到现在才说。总算我见到了那五个少年,他们称其中晕迷的少女在入庄时被人下了一种叫“子午断肠散”的毒,生命垂危,而他们说解药只有教皇才有。
      
      我暗道:“前几日就来了,那几个子午都过了,怎么还有命在?”
      
      这几个少年称少女为“女神”,说她是几百年才转生一次的雅典娜的化身。说他们的父亲在十三年前游玩的时候遇到一个青年把当时还是女婴的女神委托给了他们的父亲,然后们的父亲就将自己100个儿子送去死亡率高达90%的圣斗士的训练营,结果连他们在内一共10个活着回来了,参加了女神主持的以争夺黄金圣衣为目际的天下第一比武大会,在会上又有人来抢黄金圣衣,然后教皇又多次派人追杀他们云云。讲得仿佛真的一样,而且几个人居然说得一致,还能互相证明。
      
      我强耐着性子,用笔一一记录。
      
      “嗯。现在去见那个人吧!” 神父又说道。
      
      “谁?”
      
      “13年前被怀疑为凶手的。”神父答。
      
      “他没死?”我很惊讶,我觉得在他们的描述中的这么一个人不可能还存在着。
      
      “是的。我没死”,一个金黄头发,身后还背了弓箭的健壮青年突然走了进来,吓了我一大跳。
      
      “好吧,你说。”我换了一页纸,开始听他诉说。
      
      “我在十三年前的一个晚上到女神殿,去恰好看见教皇拿了一把黄金匕首向襁褓中的刺去……我救下了女神,结果教皇却说我意图刺杀女神,派了大内高手来追我……喂,你别做出不相信的表情啊!我抱了女神逃跑,在路上又被6岁的山羊座圣斗士修罗拦截,我单知道穿了圣衣跑路很引人注意,没想到脱了圣衣也很引人注意……然后我受了很重的伤,把女神交给了一个看起来就很有钱的家伙抚养……再然后我就被他们抓来了这里,把我以叛徒罪关押了十三年……”
      
      送走了这个自称射手座黄金圣斗士的青年之后,我的委托人——神父见我连连摇头,说道:“这还不是最怪的。还有个人自那五个少年来了之后就神情恍惚,一会儿凶神恶煞,一会儿又泪流满面,说自己杀了教皇,又几次要害女神,唉,可是,他明明自己就是教皇……”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道:“这个剧情怎么这么熟悉?”
      
      神父道:“几年前有个漫画家来过这里取材,听说后来他创作了一部影响很大的作品。”
      
      “哦——”我表面上恍然大悟,心里却想着最好能快溜。
      
      找出教皇,找出杀死原教皇并冒充的人就真相大白了。迫于无计可施,我只能按着侦探前辈们的惯例——把所有人集中在一个房间里,让他们听我的推理。
      
      “……所以”,我慷慨陈词道,“从来不曾跟教皇一同出现的那个人就是冒充了教皇的人。根据你们的叙述,这个人就是他!”我模仿着电视电影漫画里侦探的动作,用手指向坐在正中闭着眼睛、一头金色长发的那个人。
      
      “切!”之前吵架时被我看见的蓝色长发、长指甲的那人道,“你已经差不多把我们所有人都怀疑过一遍了。沙加好静,很少出他的屋子,所以才没跟教皇一同出现过。我可是曾说过我见过教皇后出门在门外又见到了他,可见他不可能是教皇。”
      
      “就是啊!你到底会不会推理!”众人道。
      
      我感到有些尴尬,好在我已经习惯了。
      
      接着原本逃走的淡紫色头发的人回来了,还带了一个眉毛跟他很像的六七岁的小孩儿。他把除了晕迷的少女之外的四个少年叫进他的屋里讲了一个小时的话,然后那些少年便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那些人比武,声称要打到教皇出来。而我趁着混乱,急忙告辞。
      
      刚刚奔到我的破跑车的旁边,却见到委托人——也就是那个看起来最怪的神父像在那边等着我的样子突然冒了出来,拦着我道:“侦探先生,多谢你的帮助,现在终于真相大白了。这是给你的酬金!”说着就把一个装着钱的皮箱打开让我看了一下后又关上塞到了我的手里。
      
      真相大白?我还什么都搞不清楚呢。要给我钱?好啊,不拿白不拿。于是我接过沉甸甸的皮箱,跳上车就溜之大吉了。
      
      我开车出了山庄,担心有人追杀出来,回头又看了一眼,山庄高楼顶上横着的几个字却跃入了我的眼帘——“车田精神病院”。
      
      下了山我却弄不清方向了,与来的时候完全是另一番景色,就连路都不同了。我认定我迷了路,身为圣迷是路盲也不为耻,通过不断的问路,我总算回到了我的事务所应该在的地方。
      
      我说的是“应该”,因为我看见的是一片废墟,四周也全部荒芜。
      
      幸好一个熟悉身影落入了我的眼中,一只长毛的狐狸。
      
      “浓度,这里是怎么回事?”
      
      那只狐狸狐疑地看了看我,道:“你认得本仙?五百年前本仙的确叫过这个名字。”
      
      “你又开什么玩笑!”我上前就要去拍那狐狸,走近一看确与浓度有些不同,仿佛要比浓度年长许多。
      
      “你是谁?本仙不记得了。”
      
      我隐隐觉得不妙,道:“现在什么日子了?”
      
      “七月初七。”
      
      我暗想,我明明只在那个山庄住了两天,怎么会突然就过去了这么多天呢?
      
      那狐狸又道:“好在今年是闰七月,你错过了这个七夕,还有一个。”想是那狐狸以为我来这里是找人约会什么的,又道:“五百年前,这里因核弹爆炸已经不适合人类居住了。本仙来此是悼念一位故友。”
      
      我迟疑着,暗暗想着这二十来天怎么过得就像两三天。我走近了那些废墟,突然却看见一个牌匾十分眼熟。用手将上面的泥土抹去,几个字赫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南十字侦探事务所”。
      
      “五百年前……”我重复着,我望了一眼那狐狸,转身从车上拿出山庄里的神父给我的皮箱,打开一看,只有几片树叶。
      
      “袁小月,这就是你漏了我的生日礼物的惩罚。”狐狸道。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是有原因的。不是说还有一个情人节吗?那时候补上也是可以的吧。浓度,祝你生日快乐,七夕快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