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春逝去。
你的情是否已停留在那年的樱花零落之时?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不二周助 ┃ 配角:手冢国光,越前龙马 ┃ 其它:

  总点击数: 2557   总书评数:4 当前被收藏数:11 文章积分:214,551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纯爱-近代现代-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主受
  • 作品风格:悲剧
  • 所属系列: 网球王子同人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4680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网王][冢越]春已逝

作者:迪莉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从二零零六年的上海高考作文题目《我想握住你的手》而来,
    又名《我想握住你的手》。笑。
      花开又花落,一春复一春。粉嫩的樱花在枝头笑闹喧嚣着,展现自身的风华。
      
      又是一年春季。这个本应平常的春季对于日本来说却有着不同的意义,长年累月在国外居住的全球著名摄影师不二周助回到了祖国日本的首都东京开办他人生中的最后一场摄影展。
      日本沸腾了。媒体们不间断的报道着这次摄影展,不二周助的生平事迹也一样被炒了又炒。而炒得最多的还是这次摄影展的主题——我想握住你的手。
      在场地宽大光线适中的展览室里,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墙上的一幅幅放大的照片的内容,无一例外的都是手。人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这是两个人的手,并且时间跨度有数年之久。
      手,两个人的手。有一双较大,一双较小。但都有着厚厚的茧子,和在太阳下长期奔跑流汗所形成的蜜色皮肤。
      照片中,有的是拿着一罐冒着丝丝冷气、葡萄口味的芬达的手;有的是拿着一只白色、有着字母“T”的网球拍的手;有时候,两个人的手也会同时出现在一张照片里。各式各样的手,眼花缭乱。可是,为什么众多的手当中,就是没有相握的手?
      于是,媒体们观众们甚至是好事者们都拉长了脖子,期待着不二周助出面解答,给出一个感人肺腑的爱情故事。最后他们失望了,直到摄影展结束,不二周助也没有出面给出个美丽或者说众人更为期待是凄美的爱情故事。
      
      年已古稀的不二周助看着手中的报纸那耸动的标题“不二周助意欲为何?!竟不出面解释摄影展的迷题?!”,沉默不语。他坐在茂盛的樱花树下,看着眼前被微风一吹,便摇摇摆摆缓缓降落地面的樱花花瓣,笑得平和。画面美丽,氛围安详。
      
      不二自认这辈子无愧天地,无愧父母,无愧兄弟姊妹,无愧师长,却唯独愧对他的好友手冢国光以及他的恋人越前龙马。
      
      时光倒退。
      
      当年的不二周助只有十四岁,他的好友是与他同在一个网球部的部长——手冢国光,两人的交情很不错。也许是因为手冢在别人眼里太过于冷淡严肃,而自己在他人眼中的印象就是温文尔雅,所以没有人觉得他们两人的感情好。总有人会和他说:“不二真是随和亲切的人,和你们部长手冢完全不一样!”听闻此言的他,刚开始时还会为自己好友辩护一下,说些什么手冢只是看起来严肃了点,他其实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之类的话语,旁人都会不相信的摇头。后来,他也放弃了为手冢辩护,只是微微的笑,安静地看着对方。
      
      生活平静无波。除了偶尔有社员迟到或犯错被手冢罚跑操场时的叫苦连天。
      
      年华流转远。新学期的开始,网球部里来了个一年级的新生,名叫越前龙马。网球技术很不错,最终成为了青学男子网球部有史以来的第一个一年级正选。他们——手冢国光、不二周助、越前龙马、桃城武、海堂熏、河村隆、大石秀一郎、菊丸英二、乾贞治,一行九人,在通向全国冠军的路上披荆斩棘、奋勇向前。
      没人注意到他们一路上碰上了多少的困难和挫折,后来又是怎样去克服、怎样去突破、怎样去拼搏。人们向来只会看见自己想看的东西,例如胜利,例如辉煌。
      他们最终还是打败了全国众多著名网球学校,获得了那一年的全国男子网球冠军。
      
      在当天晚上的庆功宴上,没有喝酒,但是大家都像喝醉了酒一般,大声的又唱又闹,使劲了全身的力去蹦去跳。不二没有加入大家玩闹的行列,而生性严谨的手冢和不爱凑热闹的越前也和他待在一起。三人喝着果汁,静静地沉默着。
      也许是所有的兴奋都已经在下午得到冠军奖杯的那一刻就已经用尽了吧?不二想着,唇角微微地翘了起来,形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回忆纷飞而至,一幕幕飞闪而过。他回想着这一路走来的种种,想起了越前在和不动峰的伊武深司对战时被断裂的网球拍划伤冒出鲜血的眼角和手冢坚定的“十分钟”,想起了自己和越前在雨中互不相让的你争我夺后来被龙崎教练揪着耳朵命令停止比赛,想起了菊丸和大石在输掉比赛后的相互鼓励打气直至振作起了精神,想起了手冢和冰帝的迹部景吾那感人热泪的一拍,想起了越前和立海大的真田那令人精神紧绷的一战……他还想起了很多很多,有关自己的,队友的,对手的,更多的还是坐在自己对面的两人的。
      想着想着,不二又想起了当初第一次从大石口中听到手冢为了激发出越前的潜能而不顾手臂的旧疾,执意和越前对战的事情时,那从心底一晃而过的奇妙感觉。当时的他没有抓住那种感觉,也许也是下意识的不愿意去抓住。现在他知道了那种感觉,很清晰的。他知道,就是此刻坐在他对面的手冢和越前两人,明明没有注意对方,却又不经意地注视着对方的一举一动的两人,他们之间将产生别人不可取代的羁绊。那种羁绊,没人知道是好是坏,而那种羁绊的走向又是如何,更是没人知道,也没有人能预测。
      命运,没人能猜透。
      
      全国大赛完结后不久,手冢、不二、乾、菊丸、大石、河村等一群三年级生离开了网球部,全心全力地投入升学考中了。以前在一个社团中亲密无间,为了一个目标而奋力向前的场面也见不到了。不二有点失落,但表面还是一如既往的风淡云清。但不二的好友手冢察觉到了,他约了不二周末去打网球时,不二才知道,手冢和越前还是时常切磋技艺的。为此,不二有些小小的不满。越前看出来了,却是很拽很欠揍地笑着说:“不二前辈技术落后了吧?”当下激得本就有着不满情绪的不二拿上球拍上场和越前大战三百回合。那些失落那些不满也如清晨的雾水遇上太阳蒸发消失不见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不二除了拿网球当消遣,也时常拿着他的宝贝摄像机四处拍照,寻找着他口中的美。他拍飞鸟、花朵、小草、大树、小鱼、天空、河流、高山,当然也拍人物,欢笑、哭泣、悲伤、愤怒、喜悦。他曾经偷偷的拍了很多很多的手冢、越前等人的手。因为在他的眼中,手冢和越前两人的手,都是有力量有魅力的手。他一向偏爱美丽的事物。
      
      在大家没有意识到的时候,不二等人已经是高中毕业生了。已经成年的他们不再是年轻冲动,会容易被人激怒的性子。这次,在饯行礼上,不二看着有些失落的越前,很开怀的笑了,揉揉越前的柔顺头发,说:“伤心什么,我不在东京了,还有手冢陪你啊。我知道你们感情好。”
      越前难得的没有抗议不二将他当小孩子对待的态度,只是送上了一个大白眼,然后沉默了一阵,才小声地说着:“不二前辈,一路顺风……”
      不二失笑,拍拍越前的肩,笑道:“你才该好好照顾自己,都已经是知名网球选手了。而且还是下次夺冠的大热门呢。……说真的,有没有一种优越感?”说到后面,就忍不住开始调侃起自己的小学弟来了。这次,得到的是更为无奈的白眼。
      金秋九月,不二启程前往北海道摄影学院学习。
      
      一年后,不二悄悄回到东京,打算给自己的朋友家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却不料是自己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有惊无喜的消息。来自手冢和越前。
      
      那天,也和离去时一样,是秋天。窗外的枫叶红了,枫叶是一张连着一张,最终连成一片。远远看去有如满天的晚霞,红红艳艳,紫紫兰兰,纠缠不清,暧昧不明,使人莫名想要流泪,生出一种世事变化无常之感。
      
      当时的手冢脸色凝重,越前看似不在意却能感觉出一种紧张。顿时,小小的寿司包厢中的氛围凝重了起来。不二本想打趣以减轻凝重感,却发现自己怎么都说不出话来。
      也许过了一分钟,也许是十分钟,或者更长也不一定。不二回过神,仍是有些不敢置信,却又带着点莫名而来的轻松感,问:“你们……在一起了?”
      手冢点头,眼神坚定。
      这时,不二才看见坐在对面的手冢和越前在桌子下的手是交握在一起的。手指缠得紧紧的,都能看出上面的青筋冒出。
      不二突然想起了当年的奇妙感觉,就有了种恍惚的隔世之感。随后,他定了定神,道:“手冢、越前,你们这条路不好走。”
      他定定地看到手冢和越前的手交握得更紧更坚决。
      “……你们幸福就好。”
      没有看手冢和越前眼中浮现的隐隐的被理解被支持的感动,低下头,静静地抿着白玉杯子中的清酒。酒的颜色淡淡的,缓缓撒发着属于它自己的香气。
      人生的书本,又翻过去了一页。
      
      在得知手冢和越前交往的那年平安夜,不二告别了喝得醉醺醺的朋友们,一人走在大雪纷飞的北海道街头,看着陌生的人们脸上或欢喜或麻木的脸,想起了远在东京的手冢和越前,不由笑了起来。这次圣诞节的前夕,不二寄去了越前的生日礼物。那是一本厚厚的相集,内容是不二的邻居家中一窝可爱的喜马拉雅小猫和温柔的猫妈妈。他想,越前一定会喜欢这个生日礼物的。
      背包里的手机静静地躺着一条短信,内容很简单,两个字:“谢谢”。
      
      日子如此的反复着,每天没有一点点的变化。不二在北海道继续着他的学业,手冢在东京继续着医大的生活,越前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参加着各种网球赛事。
      不二毕业那年,终于决定接下来的日子要去四处旅行,拍摄出更美好更感动更震撼人心的作品。又过了数年,这期间不二偶尔回到东京,看看朋友看看家人。他每次看到手冢和越前,都会很高兴,拉着两人不放,然后一阵狂拍。其实,只有他自己真正知道,他想拍的照片是,有那么一天,手冢和越前两人手牵着手,幸福远去的背影。那牢牢牵在一起的手,一定会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而最终,不二也没有给手冢和越前照相,每次他都想着下一次、下一次。而机会往往是稍纵即逝的。
      
      某一年的春末,不二匆匆回到了刚离开不到一个月的东京。这次,没有了迎接他的手冢和越前。因为,他们在一场焚毁一切的大火中永远离去了。
      不二无法用语言形容他知道这个消息时的心情。语言太过于苍白无力。
      
      于是断断续续的知道了事情的始末。
      手冢和越前两人的恋情被无孔不入的狗仔队揭发了出来,两人在和家人和社会和传统抗争了一年多后,终是携手离去了。
      那天,手冢和越前两人居住的地方,被闯入的盗贼持枪杀伤,更是被意外燃起的大火困在了屋内。
      不二没能看到好友的最后一面,只来得及参加了他们的追悼会,看着手冢和越前的家人哀哀哭泣,无力感袭上心头。逝去了就永远没有挽回的可能性。他沉默着上香、做答、离去。
      往生者留给仍旧在世间存活的人们的只有两只银质对戒。一只刻着“T to E”,一只刻着“E to T”。
      命运残酷无情,它虚伪地微笑着,咧着大嘴,露出森森白牙。
      
      第二年的春末,不二再次回到离开了一年的东京,去给手冢和越前上个香。离去后的他们,才终于在后悔莫及的家人的同意下葬在了一起。
      他很想笑,不知道这是幸还是不幸。对于已经死去的人。
      世上没有后悔药。世人都明白,却从来都做不到不后悔。
      
      当天夜里,不二在酒吧里灌酒,听着嘈杂的音乐、交谈声混杂一起,身旁凑来了一个喝得迷迷糊糊的浓妆艳抹的女子。
      女子张口就是一阵浓重的酒气传来,不二想起身避开她,却被死死纠缠住。
      女子意识朦胧地扯住不二的胳膊,咕哝:“我记得你……哈哈哈!就是你!去年、嗝!去年!还要多谢你啊!若……嗝,若不是你……我不会得那些钱、钱……”
      不二的眉头紧紧皱起,他并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个女子,却立刻被女子接下来吐出的话语惊呆了。
      “著、著名网球……选手、嗝……越、越前龙马和著名、医生……手冢国光、的事……还是你告诉我的呐!哈哈哈……嗝!啊哈……哈……”
      不二愣了愣,立刻揪住那女子的衣领,厉声逼问。女子却已经醉得一塌糊涂,睡死过去了。最后还是旁人好心告诉他,那女子是个药剂师,有将迷魂药剂放入大意的人的杯中,以此取乐的恶劣爱好。想来是从不二的口中知道了手冢和越前的恋情后,认为有利可图,便将这个消息卖给了八卦报社。
      
      不二根本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那间酒吧的。
      当他意识清醒地站在街头时,已是黎明前夕。黎明前夕是最为黑暗的时刻。
      不二想起了当年在青学时,大家一起在山顶看着日出,打打闹闹,气氛热烈。大家都笑得一脸无忧无虑。
      不二想起了“青春”一词,一瞬间,他觉得,他老了。
      
      风吹起,吹落枝头零落春花,飘飘摇摇,旋转降落,撒满一地,残花成泥。
      竟是,春已逝。
      
      end.
      
      娅
      06.08.12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