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大清,上部

作者:金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扎营

      第三十七章
      外面一片嘈杂,就看见侍卫们奔向前去,远远的在车队前面,人影浮动着.”这是怎么了,那是谁的马车呀”,我伸长了头颈,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好像是贵主儿的”,冬莲在一旁答道.
      我一怔,看了冬莲一眼,就缩了回去,倚着靠枕坐好.不知为什么,一听到跟纳兰贵妃她们相关的事儿,我就不自在.冬莲兀自兴致勃勃的看着,突听她叫”海儿,你过来,前面怎么了”.
      我忙竖了耳朵听,只听是李海儿的声音传来”莲姐,我也不太清楚,方才听一个近卫说,好像是蓉贵人那儿出了点儿乱子,现下都不让人靠过去,所以,小的也不太清楚,到底是怎么的了”.
      纳兰蓉月…….她又怎么了,难道是和小春…..我不禁惊疑起来,自打出了沈阳的故宫后,我记得她们好像都是随着贵主儿一起走的…….”一得了信儿,我就来告诉你,放心吧”,外面李海儿笑嘻嘻的说,”放什么心呀,我不过是白问问罢了,她们肉疼脚疼的关我什么事儿啊,快滚吧,猴儿崽子”.冬莲笑骂道.”
      转过身儿来,她坐到了我旁边,拿起那杯参茶接着喝,看我若有所思的看着她,手里正拿着那暖斛子捂手,又说”那小子,说的我好像多喜欢听闲话儿,嚼老婆舌头似的”.我一愣,”呵呵”不禁笑了出来,看来她误会了,我不是在想她呀.
      “你笑什么,难道你也想说….”冬莲瞪着我,我摆摆手,”没什么,只是我也喜欢听闲话儿啊”.冬莲一怔,”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呀,还真是要命…”,我笑着端起暖斛子举了举,做敬酒状.
      说笑间,外面一阵儿人声传来,”走了,走了…..”,话音未落,我们这辆马车已经动了起来,我放松的往后靠了下去,这么快就解决了,应该没什么大事儿.
      一路上吱吱呀呀的,都是轮子轧在积雪上的声音,我不时掀起帘子,欣赏外面的雪景,,虽然走的是官道,可两边不远处都是高高的树林,层层树挂,晶莹剔透.不时的有野生的小动物一闪而过,不过都是些鹿呀,兔子呀,那样比较温顺一类的.
      想来象是老虎,黑熊,狼,狍子那类的猛兽是不会轻易的让人看到的,它们隐藏的更深,也许在我四处张望的时候,它们八成早就盯上我了.
      “放下帘子来吧,你不是很怕冷吗,这会儿子起了风,你倒是不怕了”.冬莲嘀咕着,我回头一笑,就把帘子放下了.走了快一个时辰了,也没再看见李海儿,心里隐隐约约的总还是有些担心,”呼….”我做了个深呼吸.
      随手拿了本书翻着,不一会儿就觉得困了起来,只觉得刚闭上了眼,就被冬莲叫了起来,原来已经到了扎营的地方.我揉了揉脸就下了马车,”丝….”不禁倒吸了口凉气儿,好冷呀,这会儿太阳已经下山了,只隐隐的在天边还有一抹微红.
      我四下里张望了一下,就看见一座座营帐早已搭好,连绵而去,望不到头儿.因为那些蒙古亲贵们,也都来随驾出行,因此人口是越发的多了起来.这里是一片高地,下面就是无穷无尽的原始森林,现在看去上黑洞洞的,有些可怕…….
      “走吧”.冬莲拉了我一把,我回过神儿来,忙的跟了她去.一进帐篷,一股暖气扑面而来,我吐了口气,把包袱放过一旁,脱了斗蓬,就在熏笼旁坐了下来,烤着手.
      冬莲打量了一下,”看来冬梅先来过了….”我回过头看了一眼”嗯,她包袱在那儿呢”.冬莲正要开口,门口帘子一掀,李海儿探了头进来,”莲姐,小薇姐”,他笑着点点头,”主子叫去呢”.我们俩吗”,冬莲问,”不是,就叫您了,梅姐已在那儿伺候了”.”奥,知道了,这就来”.冬莲点点头,”成,那我在外面等您”,小太监说完就缩了头回去.
      “你快去吧”,我微笑着说”这儿有我收拾呢”.”嗯,对了,这刚来乱糟糟的,饭也许都不得吃,你要是饿了,点心在那儿…..”我笑着点点头,”知道了,你快去吧,要是有事儿,就让李海儿来找我”.”行”,冬莲一笑,转身出去了.
      终于安静了下来,我抬头打量着四周,整座帐子都是牛皮制成的,接缝儿都用已用毡子和松香给粘的严严实实的,地上也铺了厚厚的毡子.我突然有了种在露营的感觉,烤了这半天儿,已觉得身上暖和了起来,就站起身来,去收拾包袱行李.
      古人出门,带的东西很齐全,也许是因为生活不发达的缘故,所以要是不带齐了,再现去找,那可还真是件儿麻烦事儿.归置了半响儿,总算是大致弄好了,我直起腰,活动了两下,又往暖笼里加了几块儿碳和一小块儿麝香,屋里顿时香暖了起来.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听听外面也没什么响动,就重重的往后倒了下去,呵呵,摔在厚厚的被褥上,感觉真好呀,我闭上眼睛,美滋滋的哼着歌儿,过了一会儿就迷糊起来……
      “呼嗬…..”突然一股子热气断断续续的吹着我的脸,这什么声儿呀,我一愣,张开眼来”啊”我大叫了一声,只看见一个毛茸茸的脸,正低头看着我,俩只又黑又圆的眼睛好奇的盯着我.
      我一个翻身儿就坐了起来,这,这….哪儿来的这么大一只狗呀.我们彼此对视着,我虽不怕狗,可这么大一只…….心里不禁毛了起来,”啊,你别过来”,我往后蹭着,那只大黑狗嗅了嗅,突然原地坐了下来,只是摇着尾巴,很开心的样子.
      “呼….”我松了口气,吓死我了,好在这狗听的懂人话,我下意识的又往后退了俩步,它再听话,也还是离它远些的好.
      “哎哟”我只觉得绊倒了什么,不自禁的往后栽偎了下去,正不知所措,却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被人紧紧的抱住了.他身上传来一股淡淡的酒气,我一紧,接着就放松下来,看着正抱紧我的那只手,想着要不要给他一口…….
      “你要是咬我的话,我可就叫黑狼咬你了”,十三阿哥笑眯眯的声音在我头顶传来.”哼…”我咬了咬嘴唇儿,抬起头来看向他,”你什么时候来的”,十三笑看着我”刚来,看你正眯着,我就没叫你”.
      我瞥了他一眼,”是呀,你是没叫,你让狗来叫我了”,”哈哈…..”十三阿哥大笑出来,”黑狼喜欢你呢”.还笑呢,吓我一跳,我说那狗怎么会听我的话儿呢,我瞪了他一眼,就挣脱了出来,走到熏笼旁坐了下来.
      十三蹭了过来,紧紧的挨着我坐下,头重重的放在我的肩膀上,一只手捞过来我的辫子揉搓着.就这么过了一会儿,我看他有些懒懒的,并不像往常那样,跟我说东说西的,”你怎么了…”,我推了推他,”嗯?….没事儿,就是心里烦”.
      我看他并不太想说也就没在追问,”那你饿不饿,晚饭吃了吗”?十三摇了摇头,”没吃,就是在席上喝了两盅儿”.我不禁皱了皱眉头,怎么能空着肚子喝酒呀,真是…..我轻轻推开他,”我去拿些点心来”,十三抓住我的手,仰头说”我不饿”,我甩开他,扬了扬眉头,”我饿”.
      拿了点心盒子过来坐下,黑狼就凑了过来,在我面前摇着尾巴,舌头伸的长长的,”呵呵”我不禁笑了出来,就掰了点心来喂它.我看不出它是什么品种,只是身材高大,有点儿像圣伯纳,脾气也像,好的很.但我知道这在个时代,这种狗还未引进中国呢,可藏骜没这么好脾气呀.
      我一边喂他,一边用手给他搔痒,这大狗惬意的很,就用舌头来舔我,”呵呵”,我开心的笑了出来,他口水好多.”黑狼,起开”!十三阿哥突然开了口,吓了我一跳,黑狼马上听话的走到一边,趴下,但还是渴望的看着我.
      我回过头来,看着十三似乎有些不高兴,”你怎么了”,”哼…”他转过了头,我一怔,难道……”呵呵”,心里不禁偷笑了出来,不会吧,还真有人跟狗…..我忍着笑走到一旁的水盆儿去洗手,十三见我不理他,就瞪着黑狼,那只狗也不明所以,只是玩命的摇尾巴讨好他.
      我走了回来,拿起一块点心,送到他嘴边,”给…”十三偏了偏头,不吃呀,那算了.我也不管他,自己咬了一口,嗯,真不错,正想再吃,十三阿哥突然伸了头过来,把我手里的半块儿咬走吃了下去.我笑着转头去看他,他面色已平了下来,我就把盒子拿了过去,一口口的喂他吃.
      “我今儿见到外公了….”正吃着,十三突然说了那么一句,我一愣,看向他.他没看着我,只是望着帐顶”他们说起了我额娘……”我暗暗吐了口气,原来是为了这个,情绪才这么差呀.
      “你还记得你额娘吗”,我轻轻的问他,他微微摇了摇头”记不太清了,只是记得她很温柔,会唱很好听的蒙古长调”.我看着他,心里明白,在这皇宫里,没娘的孩子是多么的可怜…..我慢慢伸出手去,握住他的,他一僵,就紧紧的回握住了我的……
      身边传来了冬莲她们均昀的呼吸声,我却张大了眼睛,看着黑黑的帐顶睡不着.十三阿哥给我讲了一些关于他的生母章佳氏的事情,她在生十五格格的时候难产而亡,那时候十三还很小,并未享受到太多的母爱,却受尽了没娘的痛苦,一直到现在.
      他跟我说了许多他自己的事儿,其中也包括四阿哥对他的好,听的那儿时,我的心不禁加快跳了起来,看得出,他非常的敬爱于四爷,四阿哥有些兄代母职的教了他很多的东西,也给了他很多温暖…..
      看着他那时愉悦的神态,说起四阿哥时的敬重,我不自禁的想着,说什么红颜误国,只不过是男人们的一个借口罢了.痴情如爱德华一世者,也曾想借用希特勒的势力,重新登上王位,唐明皇也是亲口下令杀的杨玉环以平兵变,没有什么比权力更重要,古今中外,无一不同.
      唉…….我低低的叹了口气,那我又算什么呢.对于十三而言,也许只是溺水者抓住的一块儿浮木,或许会跟他一起沉下去,也许不会,可就算是上了岸…….我不禁苦笑了出来,又有谁还会带着那块儿木头一起走呢,也只是随手丢掉罢了,尽管那曾救了他的命………
      “小薇,醒醒…….”,我眨了眨眼,迷迷糊糊的看见冬梅正在推我,”天儿亮啦?”我问,”是呀,快起吧”,”嗯…..”我挣扎着坐了起来,忙的穿衣服,尽管屋里火旺旺的,可离开热被窝,还是觉得很冷.
      正穿衣服,冬梅突然转过身儿来,”你昨儿晚上做什么梦了,一脸的泪痕?”,”啊”我一怔,下意识的用手去摸,果然,眼角还有些湿润.我强扯了扯嘴角,”不知道,我自己也不记得了”.
      冬梅也没放在心上,”嗯,你收拾收拾,冬莲已经过去伺候了,我这也就去了,过会儿子你吃过了饭,去替她也就是了”.”好,我知道了,我会尽快过去的”.冬梅点点头,”也不用太急”,说完转身出去了.
      我忙忙的擦了牙,梳洗了一下,看见熏笼上有一碗热好的□□,知道是冬梅留给我的,上去喝了,又垫了俩块儿点心,就走出了帐外.
      “呼….”我大大做了个深呼吸,空气真好呀,干干净净的,好像吸氧一样,可空气里还有着松木的味道.我踩着没脚脖子的雪,咯吱咯吱的向左手德妃娘娘的寝帐走去,看着天蓝地白,松木苍翠,心情慢慢的好了起来.
      既然看不到将来的残酷,那么先把握眼前的温柔吧,我不禁有些阿Q的想着,无论如何后退已是不可能的了,也不能停了下来,那就只能向前走,等真的撞了南墙,再来后悔也不迟呀.
      心里胡乱的想着,转眼就已走到了德妃的营帐.进去给德妃娘娘请了安,又接过了冬莲的活计,让她去吃饭.德妃娘娘每天早上吃过了早饭,必是要喝一碗参汤的.我在小火炉子上给她热好了,就拿了个托盘捧了过去.
      刚要递给德妃,门帘子一掀,福公公就跌跌撞撞的进了来,屋里的人都是一愣,德妃一皱眉头,”这是怎么了,这么蝎蝎蜇蜇的?”福公公使劲咽了口吐沫,顺过了气来”主,主子….四爷,四…呼….”,德妃腾的就站了起来,”四爷怎么了”?!!她厉声问,我的心狠狠的揪了起来,手下意识的抓紧了托盘儿…..
      福公公吓的一哆嗦,话倒流利了起来”早上,四爷他们去探路子,不知怎么就碰上了俩只还没猫冬的熊瞎子,就在营地下头,现在侍卫们都过了去,十三爷,十四爷也在那儿,还不知道………
      他话未说完,只听“扑通”一声,德妃娘娘就已软倒在了塌子上,唬的众人忙的围了上去,我只觉得头嗡的一声儿,丢下了手里的托盘,就不顾一切的转身向外冲了出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