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花西月锦绣

作者:海飘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十一章又绿江南岸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能不忆江南。
      
      永业九年二月第一场春雨,下得有些急,顺便奇怪地夹着些细小的冰豆子,砸得人脸上微微疼了些,京口古城的绿意似乎被催动了起来,就连青石板的缝隙里,那野草也被连下几天的春雨催促得渐渐冒了尖,挣扎着来迎来了自东庭北方三年大旱后的第一个春天,西津大街上行人早已奔到檐下躲雨,小贩见天色已晚,也早早收了小车,消失地无影无踪。
      
      平日热闹的街上,空空如也,唯有头上插根稻草的豆子,守在一具腐烂的男尸首旁,身上举着一块木板,“卖身葬父”。
      
      冰豆子下完了,那春雨唏唏哩哩地照常下着,山东府这三年大旱,粮食颗粒无收,朝庭赈粮迟迟发不下来,豆子一家只好将两亩薄田贱卖给大户,前一年过后,豆子一家贫病交加,接着卖房,卖家什,去年,一家四口从山东府往京都逃难,几个月前,娘亲死在逃难路上,姐姐为了救爹爹和豆子,被马贼掳去了,然后八天前,爹爹终于也去了。
      
      雨稀哩哩地往下倒着,豆子饿得脸皮发青,眼前全是一片灰暗,他张口接了些雨水,将破草席往爹爹的身体上拉了拉。
      
      几个书生顶着油伞,一路上咒着这个鬼天气过来,豆子强忍着胃中的翻腾,精神地坐直了身体,可惜那几个书生在他面前目不斜视地如风而过,没有停留半刻,豆子失望地缩回了身体,望着远去的人影,忽发奇想,爹爹会不会醒过来,然后带着他就离开这个鬼地方,回山东去呢?
      
      远远的青石板的街道上出现了一辆疾驰的马车,朱漆红顶,马车前后各有两个劲装骑士,跨着四匹高头大马,神色严峻。
      
      豆子忽发奇想,反正今天自个儿再卖不出去,横竖也是一死,不如冲上试试运气,实在不行,死在这辆车下便也了事,好去找爹爹,娘娘还有姐姐。
      
      他见那马车近了,一下子冲了上去,马受了惊,直立起来,他闭上眼睛大声说道:“大爷,请买了小的去吧。”
      
      驾车的马夫揭开向篼笠,露出老鼠一般的眼睛,吓了一跳,怒道:“哪里来的小子,不要命啦?”
      
      话音未落,左侧早有一个骑士出列,提起豆子的前襟,把他从马蹄子底下险险地捞了出来,却见是一个面目十分清俊的青年,神色严峻,声音冷咧:“快回话,你是何人,敢拦我家主人的车辇?”
      
      豆子忍住难受,他看到辕轴上隐约刻着一个他不认识的古字,不由流泪道:“求爷买了我,好让我葬了我爹爹,愿为大爷做牛做马......。”
      
      “小放!出什么事了?”一阵柔和的声音从车辇里传来,豆子一愣,只觉得这是他听过的最好听的声音,却又无法肯定这声音是男是女:“张太守有急事相邀,莫要误了时辰。”
      
      豆子暗想,莫不是一位夫人吧,可惜那个握着他的那个大手太紧了,在他失去知觉前,心里还想着他们会不会将他和爹爹葬在一起?
      
      一阵香气中,豆子幽幽醒了过来,却见自己正在雕梁画柱的一间屋子里,房间里熏着一种他叫不出的香,只觉通体舒畅,床头坐着一个极美的女孩,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一双杏花似的水灵双瞳正盯着他看,豆子不由想,莫非是自己死了,不然那里会到这样漂亮的屋子里,想到这里,豆子不由得脱口而出:“神仙姐姐,这里是哪里?”
      
      那个女孩咯咯笑了半天才到:“你这个呆孩子,没想到这么会说话,你在墨园里,此处是我家先生在京口的别苑,我叫小玉。”
      
      “小玉姐姐,你家先生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呢?”
      
      “我家先生是君莫问,你在街上卖身葬父,撞上了我家先生的马车了,你忘了吗??”
      
      豆子想起了来龙去脉,想起爹爹,便一跳而起:“我爹爹他?”
      
      那个女孩凝住了笑脸:“我家先生敬你是个孝子,已经将你爹爹好好发葬了,你本身有些痨病,不过我家先生已请郎中替你治了,再过几天就好了。”
      
      那个女孩看了看沉默的豆子,上前递上一碗药:“别难过了,我家先生是好人,不会为难你的,我叫小玉,也是一个孤儿,你莫要怛心,你若不喜欢跟着我家先生,当面告诉他就好。”
      
      豆子闷着头喝着药,然后问道:“你家君莫问先生可是江南有名的丝茶大户,君莫问?”
      
      “对,虽说我家君先生在东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却想不到连你这个小毛孩子也知道。”
      
      “我爹爹曾对我说过,有同乡在逃难时都说南方君爷施粥,我们还本想往南逃难去的。”豆子喃喃地说道,头又开始昏了起来,小玉说他还没好净,便又躺了下来。
      
      过了了几日,豆子出得房门,跟着小玉经过一个葱茏的花园,鲜花怒放,他有些惆怅地觉得原来春天已来了。
      
      经过一个回字廊,来到一间大房,先在外间静静等着,帘外站着那个在大雨中拎起他的健壮汉子,他记得小玉说过,这是君先生的齐姓护卫。
      
      齐护卫的双目正犀利地向他射来,他不由打了个哆嗦,赶紧低下头,一会儿,里面唤茶,小玉诺了一声,叫豆子好生坐着,转身出去,过了一会儿,乖巧地托着个红泥漆盘,上面放着两杯茶进去,水晶珠帘微晃着,豆子大着胆子抬起头看了一眼,却见一人身穿家常团福字缎白衣,正聚精会神地看着一本帐册,旁边坐着一个没见过的青衣斯文青年,两人时而细声细语地谈着,时而敛声看着帐册。
      
      内间的青铜双螭圆耳大熏炉燃着那种豆子已经习惯了,但依然不知名的香,一个金色的大柜子下面还挂着一个金色的驮子,来来去去的晃着,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正当他昏昏欲睡时,那个大柜子发出沉沉地当当声,豆子猛得惊醒了,吓得叫了一声,从椅子上跌下来。
      
      “外面是何人?”水晶帘中发出问声,门外那个健汉回道:“回主子,是上次卖身葬父的孩子,今天您早上还要说要见呢?”
      
      里面说了声,好,把他带进来吧。小玉便过来将豆子带了进来,豆子跪在那里,那两人在他脸上睃巡着,心中慢慢忐忑不安起来。
      
      “抬起头来?”一人柔声说道,豆子记得正是那日雨中的马车里传出来的声音。
      
      他抬起头来,却见两个白白净净的书生坐在灯下,右面一人圆脸,剑眉星眼,甚是斯文俊美,面上虽笑着,可那眼神却没有笑意,左首一人的五官远不及右面的青年俊美,甚至那个凶巴巴的齐侍卫都要比他好看得多,可是那人在灯光下那丝笑容,却是眉在笑,眼在笑,整张脸都柔和地笑着,让人感到说不出的舒服,他对豆子开口言道:“你身体好些了?”
      
      豆子记起了这正是那个雨天,车厢里传出来的声音,心想这便是君莫问了,但恭敬地叩了一个头:“谢君爷,豆子好多了。”
      
      那人点点头,又问道:“你可曾看过你的父亲了?”
      
      豆子含泪点点头。
      
      君莫问又陆续问了他大名,哪里人氏,今年多大,可识过字,豆子老实地一一答来,大名田大豆,山东潍县人氏,今年十一岁,不曾识字等等。
      
      君莫问又问他可有亲戚,豆子如实地抹着眼睛摇摇头,说是家中亲戚都饿死,病死得差不多了,他们一家就是受不了才逃荒出来的。”
      
      君莫问又问他:“我缺个书僮,你可愿意跟随我?”
      
      豆子点点头:“跟着君爷是豆子的福气,豆子愿为你做牛,做马。
      
      豆子开始了君莫问的书僮生涯,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每天晚上小玉会教他识字,小玉告诉他,她的学问可都是君莫问教的。
      
      清晨一起床,那个齐放会来教他武功,说是君莫问身边的人都必须会些武才能保护君莫问,就连小玉那样的女弟子也会几招,他便专心学习,尽心伺候君莫问。
      
      渐渐地君莫问让他成了近侍,每天随着君莫问跑前跑后,他虽然年幼,也能发现君莫问果真与众不同,商家谈判无不是微笑应对,其经营方法出奇致胜,常有人评其经商手腕翻遍史书,亘古未见,偏又在商界信誉颇高,货物的质量也不比一般谋国难财的商人,要好得多。
      
      东庭内战连连,各地诸候割据,窦氏挟天子以令诸候,广占巴蜀与北地,原氏拥靖夏王雄据关中,打着“清君侧,诛窦氏”的旗号,于永业五年攻山东府,后又退至路州,不断侵吞中小诸候,往宛城近逼。
      
      中原久为邓氏流寇所霸占,永业七年为吴越太守所灭,窦氏于永业七年十月攻河南宛城,相占领东处,东南北三外夹击原氏,踏雪公子巧妙地牵制住了窦氏前锋主力,清泉公子得以乘机开进十堰,中断载击窦氏,原氏损一万兵马,窦氏损三万兵力,然张之严乘机偷袭宛城,清泉公子吞并郑州,与张之严对决宛城近一年,耗费无穷的兵力,于永业八年十月签订停战的宛城条约,原氏与张氏以商丘,宛城一线为界,同年五月与窦氏暂时停火,永业九年,三大诸候过了一个难得的和平新年。
      
      君莫问是第一个敢于在战乱中前往国际贸易的人,开启了闽南的茶叶,棉布同东吴的丝绸互换的商路,为此赚了大钱。
      
      他待周围任何人都很和善,连下人也相当礼遇,身边有四个贴近身侍卫,齐仲书,朱英,君春来,君沿歌,四人以齐仲书为首,那个君春来也算是他的大师兄了,为人非常好,总是笑嘻嘻的,而君沿歌则满肚子坏水,每到练武就要跑肚拉稀的,但是真有匪人来裘,也是满面狠戾,后来豆子才明白,这里所有人都和他本人一样,有着一肚子的苦水,君莫问对他们都有恩。
      
      君沿歌和君春来是本家堂兄弟,同君小玉,和那车夫君二盛也连着亲戚,却是南诏光义王刀下的孤儿,而酒瓶子朱英家中遭乱军侵袭,家人全死在战乱中,而他仗着武功才逃得一命。
      
      上次在书房里见到的另一个年青人,姓孟名寅字夏表,乃是君记瓜州总号的大管家。看豆子的目光总是带着深意,他前往京城科考却碰到洛阳五君子事件,只因他和周朋春乃是同乡,便被抓了起来,酷型审查过后,他虽被放了出来,却被狱卒打成个太监,时间已过了科考,恰巧黄河发大水,将他的家全淹了,他急得要投水,又被君莫问的妻子救下,后来跟着君莫问成了个大能人。
      
      跟得久了,豆子也听到了君莫问的一些负面的风言风语,传说他是个有名的妻管严,他的发妻,名唤朝珠的,传说是紫眼睛的绝色美人,两人还有了一个独生女,但极之好妒。
      
      君莫问为人又非常好色,家里养了一大堆小妾不说,外面盛传这四个贴身护卫和他的大管家都是他的私人男宠,平时还好娈童,于是两人经常吵闹不休,后来那个老婆被君莫问给气得回老家,偶尔才会过来看看女儿。
      
      豆子后来搞清楚了娈童的意思,心中怕得要命,难道那君莫问也会将他变成娈童吗?
      
      京口的事告一段落,君莫问带着家人,包括豆子一起回了瓜州,豆子第一次看到长江,不免有些新奇,趴在船沿上兴奋得瞅着,君莫问临风站在另一叶舟头,嘴边含笑,漫声吟道: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他那宽大的袍袖随风飞舞,虽是头顶梳着个髻子,只用一根东陵白玉簪簪住,后面未束进的长发沾着长江的水气,随风逆飞,豆子看得呆了一呆,心里竟然会有种感觉,这个君爷真像姐姐一样好看哪。
      
      到了瓜州繁华之地,治明一条街的商铺一路鞭炮不断,原来全是君记的产业,里面的掌柜的都站在街口恭敬地对他们这一行人弯腰行礼,豆子坐在马上不由又惊又喜,又有些莫名的骄傲,君莫问也不出面,齐放只顾冷着脸机警地看着四周,也不还礼一队人马扬长而去,迎面全是小孩子叫着君爷万福,那君莫问从骄中出来,乐呵呵的撒着一把铜钱,看着小孩们高声欢呼,撅着小屁股在地上检着钱。
      
      豆子随君莫问一众,来到一所从未见过的气派大院,朱门铁钉,兽口衔着大铜环,进得院落,过了画着富贵牡丹的大影壁,却见屋宇轩昂,金灿灿的琉璃瓦在阳光下耀着豆子的眼,一路仆从恭敬相迎,但是却没有下跪,君莫问也含笑地看了一众仆从,来到蝴蝶厅,四五个姬妾平空出现,围着君莫问一阵娇声嗲语的,君莫问便笑着把一大堆礼物拿出来,几个女人眉开眼笑地一抢而空。
      
      然后他又带着豆子前往一座安静的小院,那院落上镶着块扁:“希望小学”。
      
      君莫问叫了声夕颜,一大堆小孩涌了出来,从四岁到十几岁都有,齐齐叫着先生,君莫问便哈哈笑着检查着几个适龄孩童的学业,豆子心想,莫非这就是君莫问的娈童们,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这些竟然全是君莫问走南创北时检来的孤儿。
      
      最后从树上倒挂下一个小女孩来,虽是单眼皮,双瞳却如黑宝石般熠熠生辉,清澈晶亮,她甜甜地叫了声:“爹爹你回来啦。”
      
      君莫问便把那个女孩倒拖下来,宠溺地叫着她小猴精,查课业的时候怎么不下来啊,豆子想这一定是君莫问的爱女,小玉口中的夕颜小姐吧。
      
      果然君莫问就把豆子带到小孩群面前:“这是田大豆,大伙的新朋友,大家一定要好好和新同学相处啊。”
      
      众人点点头,几十双眼睛盯着他看了看,然后叫着田大豆好,豆子结结巴巴地说着:“小......小姐好,大......大大家好。”
      
      齐仲书同君莫问最是接近,每每吃饭,齐仲书定然要严格检查一番,亲自品尝,一开始豆子还以为是查毒,后来才明白原来还怕放了辣椒末子,这时好脾气的君莫问也会大发雷霆:“你君爷我,好歹也是东南一霸,东吴太守的结拜兄弟,南方君家的理财顾问,还不兴吃点辣了?怎么了?齐仲书,你有种,这个月工钱你别想领了!”
      
      遗憾的是君莫问在那里气得跳上跳下,而那齐仲书永远是面无表情地继续查毒。
      
      君莫问好青楼风月之地,生意也往往在那里说成,他常常叫那个头牌花魁悠悠相陪,据说他化重金从姑苏买下来的,偶尔醉了,便会夜宿悠悠的琼花小筑,齐仲书或朱英便在房外守一宿。
      
      一到七夕,君莫问那个紫眼睛的老婆必会出现,豆子看得眼都直了,从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这么美的人,后面总跟着一个相貌奇丑的健壮女侍从。
      
      那朝珠夫人美则美矣,混身上下却流转着一种很奇特的邪气和血腥,令他无法不打着颤。
      
      朝珠夫人不过是轻唤一句,你叫什么名字,豆子却感到来自朝珠夫人身上那莫名的压迫感,他赶紧结结巴巴地报上自己的大名。
      
      君莫问虽然还是自如笑着,眼神却也藏着紧张和恐惧,齐仲书也会混身紧绷地待在屋外,不过一般夕颜小姐会偷偷溜进他们的房间,然后便会从在屋里传来小丫头哇哇大叫和缠着朝珠夫人要礼物的声音,三人在屋里闹腾一阵,到了半夜一家三口才吹灯睡下。
      
      然后天刚破晓,朝珠夫人会一脸冰冷地离去,偏偏又一步三回头,看着君莫问的眼中总是有着一丝落寞,一丝伤心,一丝无奈和无限柔情。
      
      到上元节,君莫问必会喝个烂醉,而且还会哭花了脸,口中叫着非什么的,有时是“非角”,有时是“会白”,齐仲书也总是叹着气他回抱房间,让小玉伺候。
      
      豆子没敢开口问,后来才知道那根本是朝珠夫人给君莫问专门配的米酒,酒劲极浅,为何君莫问会醉成那样呢?
      
      豆子平时也总在想着,啥玩意儿是“非角会白”呢?感情是君莫问的仇人吗?
      
    插入书签 



    城府
    现代都市新黑马与单亲灰姑娘,即当代单亲MM们的强心针



    憾生
    知道啥叫真正的虐文吗,这就是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