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花西月锦绣

作者:海飘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百十八章本是同根生(四)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这应该是我很熟悉的一种香气,只可惜我的嗅觉在臭味环绕中失去应有的感官能力,我正要本能地再嗅一下,一大帮子人平空跑了出来,跑在最前面的是一只威风凛凛的大金獒,原来凉风殿到了,老头子立刻小气地把我手里的帕子使劲抽了回来,嚷着是他的,不是夫人的,我还没来得及道谢,阿黑娜就着将我送了进去。
      
      我回头,却见卡席莫多张还是站在原地,驼着身子,用一只小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我进了宫殿,七夕口中难受地低呜着,不时添着我的伤口,把我疼得轻叫出声,阿黑娜使劲按着我,不让我挣扎,怕伤口崩出血来,驼老头慢慢转身,一瘸一拐地离开了我的视线。
      
      进了殿,御医为我敷着药,问起我的伤口,我便撒谎说是掉进御河中被一种不知名的水兽咬伤的,我的酬情也遗失在野地,阿黑娜一边在旁边严肃地训着:“夫人实在太冒失了,为什么不在原地等宫人来接,须知南边荒芜的宫殿众多,有很多野兽出没,虽没有会食人的野兽,但现在是兽类觅食过冬的地候,还是会伤人的,太皇和可汗都命令阿黑娜要好好照应您。还有您的脸,怎么回事。”
      
      我诺诺称是,谎称肿脸是逃命的时候撞树上了。
      
      也不管他们信不信,只是装作无心地问道:“阿黑娜,请问你知道南边的禁地吗?听说那里有个黑池子。”
      
      阿黑娜听了,在我对面骇了半天,就连我脚下的那个御医也停下了手上的工作,抬起惊惧的眼看着我,两人口中唤了半天的腾格里。
      
      阿黑娜厉声问道:“夫人是哪里听到黑池子的故事?”
      
      我说是在路上听到两个宫女在聊天时提到可怕的黑池子。
      
      阿黑娜说道:“那里是皇宫禁地,夫人万万不可好奇前往,那里有住着吃心魔鬼住的黑魔池,也是犯了那些十恶不赦之罪的宫人刑场,充满了无数的怨灵,连腾格里的光辉也无法照耀到那里,五十步之内,很多刚来的新宫人,如果迷路在那里,便再也回不来了。”
      
      我暗忖,正是因为禁地,加上可怕的传说,所以阿米尔才会选择在那里幽会,这样说来他的情人是我和碧莹身边的眼线,阿米尔这样做是非珏授权的吗?全突厥的人都知道撒鲁最喜欢的女碧莹,为何又要让阿米尔去勾引碧莹的侍女?
      
      那个推我下原油池子的白衣女子在里面应该比我更清楚阿米尔和拉都伊在偷情,那样的话,碧莹是知道阿米尔同拉都伊幽会?她会不会也在猜测撒鲁尔找人监视她?
      
      还有这个看似年老体迈的卡席莫多张,他方才跳进原油池从那个大怪物手中救走我时,身手如此敏捷,根本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样蠢苯啊!
      
      忽然想起在恶灵池里看到的米拉的尸身,看着身边满面惧色的卓朗朵姆,慢慢问道:“米拉呢?”
      
      卓朗朵姆不耐道:“你问那个老巫婆做什么?”
      
      阿黑娜也摇摇头,忧心冲冲地问道:“今儿她对那个拉都伊施了宫刑,应该是去神庙去了,她是宫中最年长的行刑宫女,每次行完刑,她总是去先帝的神庙朝拜腾格里,不知为何到现在都没有出现。”
      
      我心中一动,轻声问道:“阿黑娜,你在担心她,你同米拉女官长很要好吧。”
      
      阿黑娜一愣,随即一叹:“我与米拉同一年进宫的,她来自遥远的嘎吉斯,已经三十五年了,同一年进宫的女孩子里就只剩下我和她了,这个米拉比我还要耿直,”她苦笑一声:“我被派到这凉风殿来,而她更不懂媚上奉迎,再加上貌平,便做了人见人恨的行刑女官长,刚开始当行刑女官长的时候,她总是晚上做恶梦,哭着说那些被她打死的宫人来找她复仇,从此她在行刑后便会去神庙洗罪,。”
      
      我凝神细听,她似乎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多嘴,脸上也有些不自在了,卓朗朵姆轻蔑地看了她一眼,不去理她,对我认真说道:“下次那个魔鬼和魔鬼的母亲再来宣召,再不能去了。”
      
      她满脸严肃,眼中盈着泪光,我心下感动,这个姑娘脾气虽不好,心肠却是不错,便口中随便答应了她,让宫人扶她回去先歇着。
      
      阿黑娜亲自照应我睡下,她为我掖好被子,看了我几眼,在我耳边轻声道:“不管夫人愿意不愿意,您以后会在这座皇宫里待很久很久。”
      
      我轻轻转过头来,一灯飘摇,阿黑娜的脸有些迷糊,七夕也抬起脑袋,似懂非懂地看着她,只听她轻叹道:“女人的青春只在今朝,夫人若想在这里生活得好一些,就得学会把握可汗陛下的宠幸......如今火拔家的热伊汗古丽是可汗的第一宠妃,王妃殿下的身子愈大,快要不能服侍陛下,夫人受宠正是时候。”
      
      说完,她又大声说道:“请夫人放心歇息,我已在门口嘱咐奴婢侍候的。”
      
      我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屋里,愣愣地回味着她的话,连阿黑娜也知道了,难道我还要在这里做撒鲁尔的妃子不成吗?
      
      在这个可怕的宫殿,是谁杀了米拉?
      
      是怀恨的拉都伊,还是拉都伊的情人阿米尔?
      
      我绞尽脑汁地想着这一个一个迷团,加上这一日的惊险,还有医生开的药物作用,我的眼皮渐渐沉了下去,抱着七夕,进入了黑暗。
      
      我又回到了樱花树下,一个红发酒瞳的少年捧着青玉案,轻念着那首青玉案,我在那里凝神细望,不想这一次他忽地抬起头来,对我欢颜笑道:“木丫头,你喜欢那个金玫瑰园吗?”
      
      我愣在那里,他站起来,笑盈盈地向我走来,胸前那块银牌子发着银光,我往怀中一掏,将这八年来随身带着的银链子掏了出来,奇道:“陛下,你为何也有这块银链子?”
      
      他但笑不语,只是拉着我的手,我细细看他,还是永业三年我俩分别时的样子,头上还系着我送他的白丝带,我不由泪流满面道:“非珏,你是非珏,你不是撒鲁尔。”
      
      我投向他的怀中,感到他热情的拥抱,我想细看他的脸,却发现他的眼中也流出泪来,却是血红一片,我骇那里,那种美好的感觉全都变成了惊骇,只见他肃着一张脸:“木槿,你要小心了。”
      
      忽然他的身形暴涨,一下了变成了一个怪物,正是令我险些命丧原油池的那只大怪物,他的两只大红眼珠流着红色的眼泪,凶恶地看着我,大舌头紧紧地扣着我的脖劲。
      
      我想大叫出声,却怎样也出不了声,混身都是湿淋淋地,终于叫出声来,却见黑暗中两点殷红,有人压在我的身上,我的喉咙上卡着两只大手,七夕不在我身边,我习惯性地去枕底拿酬情,这才想起酬情早已掉在原油池中。
      
      “做恶梦了吗?”那发光的殷红渐渐退去颜色,他轻笑出声,我这才明白这是撒鲁尔。
      
      我使劲想推开他,他轻易地把我的手固定在上方,我得以大口大口地呼吸。
      
      他的呼吸带着酒香,微微有些沉重,我镇定了下来:“陛下喝醉了吧!”
      
      他轻笑了起来,一手撑着头,声音带着迷离:“好像是吧。”
      
      我腾出手来,推开了他,乘机挪开了,他却又像只熊一样扑过来,嘻嘻笑道:“逃什么,朕又不会吃了你。”
      
      我的腿脚被他抓住了,扯到痛处,我叫出声来,他却很兴奋,反倒用了力,黑暗中低旎道:“很痛吗?别怛心,我会轻一些的。”
      
      我的心里升起了隐隐的怒火,须知段月容有时也会想搞点□□来勾引我,只要我喊痛,他便立马停止了......
      
      我心里又是一惊,为什么现在我总是想起段月容来,而且每次都喜欢把这个撒鲁尔同段月容比,这不是个好预兆,是因为这个撒鲁尔比起当年的段月容犹胜百倍,还是真如段月容那坏小子所说的,我的心里还真有他了。
      
      不管如何,我可不想再化八年时间再做心理医生来挽救这位突厥皇帝了,我便冷冷道:“请陛下先点了灯。”
      
      “这样不是很好吗?”他的手摸了上来,“我看得见你不就成了?”
      
      我急急地拍开他的手,心想莫非你的眼睛还是红外线望远镜做的,黑夜中还能看到东西,然而我越是挣扎,似乎他越是兴奋,不一会,衣衫撒裂之声传了出来,我感凉嗖嗖的,然而他的手所到之处又是一片火热,我怒道:“陛下,请放手,再不放手,我喊人啦。”
      
      他哈哈大笑起来:“喊啊,喊啊,我倒想看看这个宫里谁敢管朕?”
      
      他的手还是没有停下来,我忍无可忍,一拳打到他的脸上,叫道:“七夕,七夕。”
      
      话音未落,窗棂一阵巨响,一个金黄的影子破窗而入,窜了进来,大吼着扑向撒鲁尔,撒鲁尔一抬手,七夕倒在地上,过了一会尔,许多人涌了进来,有人点起火烛,有人去床上去看撒鲁尔,我却称乱,拐着脚前去看摔在地上的七夕,七夕的脑门流着血,髭着带血的尖牙,对床上的撒鲁尔呜呜叫着,还想再跳上去再咬他,我紧紧捂着七夕的伤口,压着它,不让它跳上去。
      
      阿黑娜上前扶起了手上带着血的撒鲁尔,他的脸崩得像冰块一样,显然酒全醒了,他狠狠地甩开阿黑娜,酒瞳似血地盯着我,冷冷地迸出话来:“你好大的胆子,你和你那个畜牲都不想活命了吧。”
      
      阿米尔在旁边煽风点火道:“大胆妖女,竟敢拒绝侍寝,还敢行刺陛下不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写长评的大大真是太有才了,木头踢人了和花西趣味问答,把我给乐得,再次感谢各位大大



    城府
    现代都市新黑马与单亲灰姑娘,即当代单亲MM们的强心针



    憾生
    知道啥叫真正的虐文吗,这就是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