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花西月锦绣

作者:海飘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百零九章疑变弓月城(二)

      生日礼物?神啊,这位兄台你不能先跟我打声招呼吗?
      
      说起送我的东西,段月容再一次证明了,妖孽转世的基因存在,这八年来送我的东西无一不是绝顶奇异的。
      
      西双版纳最毒的毒蛇,除了沿歌这小子如获至宝,整天笑迷迷地伺候它,基本上无人可以接近,包括我这个主人;送过一件天蚕衣,据说刀枪不如,结果还没等我穿上,就引来一大堆武功高强的抢夺者,倒把我给暗伤了,在床上躺了两个月,然后是一只小白象娜娜,一开始挺可爱的,夕颜和希望小学的同学也喜欢它,可是小白象渐渐长大了,把我的后花园全给糟蹋了,而且还是逮什么植物珍稀就吃什么,顺便轻而易举地踢断了多处围墙,跑到人家张员外家里去了,害得张员外狮子大开口向我勒索,同我打了近一年的官司,结果把张之严也给惊动了,好在张之严看上了娜娜,我就把它转送给张之严,最不能理解地是有一年他送了我一群会媚光四射的舞姬,我将信将疑了几个月,还是摸不透他到底想什么,于是便放心地在一次重大的商业宴会上让这些舞姬表演,然而他却又化妆成朝珠夫人,突然出现,当着众位BUSINESS PARTNER的面把这群舞姬骂得直哭得梨花带雨,从此我的妻管严之名就此盛传民间,让君莫问这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比较正常一点的也是我最喜欢的是他送我的一把很漂亮的银弓,我练了三个月才拉开弓,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一对遢逻进贡的鸳鸯弓,我那一只是雄的,他那一只是雌的。
      
      我都差点忘了,今天是我的生日,也是他送我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的日子啊。
      
      “没摔着吧,”段月容笑迷迷地扶起我,摸摸藏獒的大脑袋:“他叫七夕森格,藏语里森格就是狮子的意思,你叫他七夕,他也明白的。”
      
      他引导着我的手扶上七夕的毛茸茸的身体,七夕转动着金棕色的眼珠,不停地谨慎地打量着我,我却爱上了抚摸七夕的感觉,挣开了段月容的手,一下一下的梳理七夕的毛发,痴迷道:“七夕你真漂亮。”
      
      七夕森格高傲而冰冷地看着我,身体有些紧绷,看段月容坐在旁边柔和地看着我,才稍微放松了一些身体,段月容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
      
      忽地身后传来一阵皮鞭抽打的声音,我闻声过去,却见几个南诏兵正在对一个魁梧健壮的人用鞭型,我定晴一看,原来是昨夜那个波同。
      
      我奇道:“他犯了什么错?”
      
      旁边一个士兵看了一眼段月容,伏在地上,恭敬地说道:“妄议时政,军罚处置,鞭挞至死。”
      
      我知道是段月容怪他透露了非珏的故事而迁怒于他,便对那个士兵说道:“今天是我的生辰,也是殿下的生辰,不宜见血,把这个人先押下去吧。”
      
      那个小兵的眼珠在我和身后的段月容身上转来转去,我看向段月容,他对我一拧眉毛正要发作,这有个士兵过来,附在他的耳边面色凝重地对他说了些什么,我隐约听到什么洛果土司的女儿,不高兴什么的,却见他的眉头微皱,对着波同冷哼一声,说道:“算这小子好狗运,拖下去吧。”
      
      然后匆匆向一个新毡房走去,那个小兵诺了一声,众人七手八脚地解了绳子,把血淋淋的波同拖了下去,我悄悄对蒙诏说道:“蒙诏,烦劳你给这波同派军医治疗一下,成吗?”
      
      蒙诏对我微笑地点头道:“娘娘宅心仁厚,能得娘娘在殿下身边辅助,殿下大事可成矣。”
      
      这个蒙诏现在怎么越来越酸溜溜的,开口闭口就是娘娘什么的,俗!
      
      叫七夕的藏獒非常训练有素,不但聪明,而且很机敏,更忠诚,无论我到那里,它都跟着,然后我开始琢磨出段月容送我这大藏獒的本意来了,这回我无论到哪里,都得带着它了,更逃不出段月容的手掌心了。
      
      我打听到段月容是去了洛果小姐的毡房了,估计是去安慰美人,然后下午就像没事人似的到我的毡房来,腆着脸要他的生日礼物,我偷眼一瞧,果然这小子的脖子那里有个吻痕。
      
      “洛果吐司家的女儿这么好的礼物都有了,还在乎我的?”我懒洋洋地靠在七夕身上,藏獒不像普通犬类一样会对你摇尾乞怜,问你讨食,我同它陪养了半天感情,他也就是不那么警慎地看着我,总算让我倚在他身上,真舒服。
      
      没想到段月容差点就要激动的叩谢上苍了,他叩着我双肩,激动道:“木槿,你终于学会吃我的醋了?”
      
      我一脚踢开他:“做你的春秋大梦吧,本小姐对你的心情还是和八年前一样,没戏。”
      
      我以为他会讨个无趣地冲出去,不想他笑嘻嘻地抓着我的脚不放,我闹不过他,还是老规矩,慷慨大方地说道:“多玛可有夜市?我陪你到夜市一游吧,若是看中了什么,我为你付帐,如何,朝珠娘子。”
      
      他欣然应允,看来攻下逻些后他的心情还真得是很好。
      
      到了哺时,段月容又出去了一会,齐放回来阴阴地报说,段月容是去带着那个卓朗朵姆到土司家里赴宴去了,我便轻松地用了些饭,就在我以为段月容要到卓朗朵姆家里去过生日时,他又满面春风地回来了,如风一般掳我上马,吆喝了一声七夕,便直奔著名的多玛夜晚的集市。
      
      这个时代的多玛是突厥,西庭和大理四国的边境交界地,又是东西方通商的一个广大交易地,各式各样的人种走在大街上,为了行走方便,我还是一身汉族男装,段月容也是一身藏族男式贵族装扮,紫貂皮袄,劲间挂着密腊珠,手上带着红宝石戒指,腰跨银刀,身背银月弓,清瘦欣长的身形走在人群中甚是引人注目,七夕如雄狮一般在他身侧,冷冷地看着四周,众人一边切切私语地赞叹着,一边不由自主地让开了一条路。
      
      玉轮轧露湿团光,鸾佩相逢桂香陌。
      
      七夕之夜,.银阕珠宫光华四射,段月容紧紧抓着我的手在人群中穿梭,他的紫瞳闪烁着异样的光彩,对我柔声道:“可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
      
      我当时的反应是一哆嗦,地府黄泉的彼岸花在眼前晃过,我不由自主地面露惧色,段月容的脸色不太好看,把我拖近了他,然后走向一个面具摊,他掂了一个昆仑奴面具,往我脸上比了一比,然后又带在自己的脸上,只露出两只紫眼珠子,面具后的声音有些闷闷的:“有这么可怕吗?”
      
      我猛然间醒悟过来,他是指当年西安的七夕夜市,我不由自主地扑哧一笑,他从面具后面露出俊脸来,对我也是会心一笑,向我期近一步,低声附在我耳边:“那时你抓我的手好紧,把我的手都抓疼了。”
      
      他的气息拂在我的耳边,温热撩人,我的血气上涌,不动声色地退了一步,嗤笑道:“乱讲,谁会抓疼你啊。”
      
      他看似心情大好,继续笑道:“那时还说要替我长一双紫眼睛呢!你莫非想抵赖不成。”
      
      我使劲甩开了他的手:“那是为锦绣,少臭美了。”
      
      他冷哼一声,正要开口,后面传来摊主用藏语大声叫嚷,他的紫眼珠那么一瞪,那个摊主立刻吓得乖乖闭了嘴。
      
      蒙诏眼中含着笑,过去付了银子,齐放冷眼旁观,段月容上前又拉住我的手,这回我怎么也甩不掉了。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他在我耳边低吟着秦观的鹊桥仙。
      
      这小子果然还是偷看了花西诗集。
      
      我不由转过头对上他的紫眼睛,他也在静静地凝视着我,携起我的双手,对我柔声道:“木槿,其实你自个儿也明白,你心里是有我的,就算你不爱我,可是你的心里就是有我,”他的手抚上我的胸口,既使隔着束胸的层层布条,也能感到他手心的热度,这小子真是越来越大胆了,敢这样当众吃我豆腐,我的脸上一阵发烧,也抬起手想拍开他的手,他反手勾上我的十指,纠缠在我的胸前,顺势拉近了我,他紫瞳柔情似水,在星空之夜熠熠生辉,他的微笑如朝珠花开,在空气中似也荡漾着芬芳:“也许你永远也不会承认,但是我都知道。”
      
      我低下头,他却轻抬我的下颌,顺势将面具挂在我的脸上对我眼对眼:“那时我带个面具,现在却是你喜欢带上个面具,木槿。”
      
      面具下的我一愣,却见他拿开面具,紫瞳带着一丝无奈悲伤:“你何时才肯摘下面具,真心对我呢?”
      
      我凝着他许久,张口欲言,却听人群中有人吆喝起来:“各位大爷,有谁能射中这支珠钗,不但能得到这支珠钗,还能一亲我们天香阁任何一个姑娘的芳泽。”
      
      眼前一座挂满红灯笼的小木楼,一个红衣大汉在小木楼前大声吆喝着,楼上是一堆穿红着绿,媚态横生的女人,一片莺莺燕燕,脂粉的香味飘了过来,我立刻一指,装作万分兴趣的样子:“娘子,这支珠钗很配你也。”
      
      段月容的满腔柔情立时化作一团黑气,随着脸皮那么一抽一抽,眼看就要冒火了,我装作没看见,认真道:“娘子莫急,为夫的这就去为你射下这珠钗。”
      
      说罢径直走过去,只见早有几个西北大汉聚了过去,一边对着楼上的姑娘流着哈拉子,一边跃跃欲试。
      
      人群中有个车师人打扮的虬冉大汉色迷迷地大喊:“若是射中了,是不是今夜所有的姑娘都能陪我睡啊?”
      
      众男人大笑声中,那红衣汉子眼珠一转:“那当然成,不过就怕这位爷的身子撑不住啊,咱们天香阁的姑娘那活儿可是一流的,”红衣汉子回过头对楼上的女子大声叫着:“姑娘们,你们说是不是啊?”
      
      那群女子娇嘀嘀地对着楼下激动的男人齐声回道:“是,刀爷。”
      
      众人一片惊动的嘘声,我心中暗笑,好厉害的促销方法,明明只有一人可取胜,但这帮姑娘在这里那么一站,活广告一打,再加上众人的艳羡,包准今晚这家天香阁的生意好得不得了。
      
      那珠钗就挂在三米高的牌坊处,并不是很高,只是这个角度有些刁,而且在阳二楼的阳台下面,隐在暗处,想要射中还真得要些。
      
      我思索着射的角度,早已有人试射了几下,皆是望珠而叹,还有人红着脸问那红衣汉子要多射几次,他倒也大方,慨然应允。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试了约有十数人,皆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最好的成绩也是碰巧射到二楼的阳台。还有最绝的是有一个汉子本来满脸严肃,看得出来一心奋勇,只可惜一个姑娘对他媚眼一抛,结果他眼神一荡间,离弦之箭就直直地射偏了去,把那个红衣汉子倒吓得了一下子跃到了二楼,当下众人齐声叫好。
      
      我心中一动,这个男子的身手极好,实在不像是一个普通的龟奴啊。
      
      这时一个柔弱甜美的声音响起:“倒看不出这样的绿洲却有如此做功精巧的珠钗。”
      
      这个声音很熟,在江南时候听过,我随众人回过头去,然后和大家相同的反应,愣在那里。
      
      玉蟾露颜,云裳轻飘,却见来人一身突厥贵族的暗红锦缎皮袍,长长的红发似锦,结成发辩挽与脑后,光彩流动,额头系着一条镶和田玉天蚕银丝带飘垂于腰,年青俊美的脸上难掩英气勃发,月光下似血的酒瞳睥睨三分,腕上带着一串熏香玛瑙手珠,身下高头大马一看便是唯有蓝血突厥人才能拥有的汗血宝马,绣花的鞍辔上砌着紫玉珠拼成的狼图腾,天潢贵胄之气展露无疑,
      
      他的身后跟着五个人,其中一人正是我见过的阿米尔,紧紧挨着他的也是发出声音的却是一个窈窕的身影,那个女子一身突厥骑装,紧身窄袖,完美的勾勒出诱人的身材,脸上半蒙着白色的纱巾,她明明只露出两只无比美丽的眼睛,月光下只觉无以伦比的温柔高贵,那天香阁的姑娘瞬时失去了光彩。
      
    插入书签 



    城府
    现代都市新黑马与单亲灰姑娘,即当代单亲MM们的强心针



    憾生
    知道啥叫真正的虐文吗,这就是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