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玲珑[中、下卷]

作者:十四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色情反动、刷分、抄袭]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世事如棋局局新

      朗日如金,折射在武台殿雀羽色青蓝水透琉璃瓦上,将阳光幻出一片宝光流潋。一个青衣内侍匆匆迈上殿阶,进了殿中,下意识便放轻了脚步。。0a《》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深色近墨的檀木地板光洁如镜,倒映出重重金帷肃垂的影子,锦字花纹漂浮如云,一直延进幽深的内殿。当值宫人都远远屏息站着,人人低眉敛目,不见半丝声响,内侍的足音落在空寂的殿中仍旧格外清晰,不觉背心已见了微汗。待见到御前常侍晏奚,他低声禀报了什么,晏奚斟酌了片刻,便往宣室走去。。98d6f58ab0dafbb86b083a001561bb34《》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隔着一段殿廊,宣室中隐隐传来说话声。晏奚行至最后一道九龙墨玉屏风跟前,听到皇上沉冷的声音便迟疑了一下,虽有急事,但也不敢轻易打扰。却只这么一站,里面的话声停住:“什么事?”
      晏奚趋步上前,转过屏风,只觉得气氛凝重迫人。里面除了湛王,只有凤衍、杜君述和斯惟云三名重臣,人人面无表情,唯湛王一双微挑的眸子淡淡看着对面的凤相,颇有几分犀利的味道。
      晏奚俯身垂首,目不斜视,禀道:“皇上,含光宫刚才急召御医入见。”
      夜天凌黑沉沉的眸底轻微一波,连带着湛王也抬眸。这消息对凤衍来说却来得最为及时。果然,皇上将手中的奏疏一合,丢下话来:“回去想清楚该作何处理,明日奏本上来。”言罢拂袖出了宣室,起驾含光宫。。08c5433a60135c32e34f46a7117585《》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凤衍躬身领了,转身退出时暗中瞥了湛王一眼,心下恨恨。。2050e03ca119580f74cc
      今年夏天,沧浪江遭遇水患,连续不断的暴雨使得江水决溢,河道泛滥,湖、云两州十七郡田毁城淹,尽成一片泽国。这样的洪水已有多年未遇,皇上急调江左水军出动战船迁移百姓,抢修因洪水而决口的广安渠,复又两次拨银赈灾。七八月过后大水渐退,由于赈济得当,两州未再出灾疫乱情,忙乱了数月,各方都松了口气。。9b8619251a19057c《》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不料此时,帝曜二年的金榜探花,接替斯惟云督修广安、广通双渠的梅羽先却一道奏表,将凤衍的长子,身兼工部侍郎、江左布政使重任的凤京书参到了御前。参他私自挪用修渠造项,使得广通渠迟迟不能竣工。大雨来临,江水暴涨,广通渠不能发挥预期作用,以至广安渠不堪重负,决堤千里,尽毁两州房舍良田。。4c27cea8526af8cfee3be5e183《》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这一弹劾到了御前,皇上极为震怒。近年清查亏空,第一查的便是挪用,这本便犯了大忌,何况又造成毁堤淹田的重灾,即刻传凤衍入宫见驾。。21《》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凤衍一到武台殿便觉出气氛不对,跪拜后未听到叫起,劈面一道奏疏落在了面前,“自己看吧。”。6e0721b2c6977135b916ef286bcb49ec《》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黄绫奏疏落地,霍然展开在眼底。梅羽先刚劲挺拔的笔迹力透纸背,墨迹深亮,字字如刃,看得凤衍渐渐冒出一身冷汗。正恼火这一个微不足道的六品外官,哪里来这么大的胆量弹劾凤京书,一抬眼,正看见湛王淡笑间一抹亮刃般的眼神。。41f1f1《》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凤衍心念电闪,将奏疏重新呈上,俯身叩首:“皇上,奏疏中所言事涉犬子,按定制臣应该避嫌,不便多言。”。32bb90e8976aab5298d5da10fe66f2《》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湛王乌墨似的眼梢轻轻一挑,唇边笑意隐隐加深几分,处变不惊,稳而不乱,不愧是三朝宰辅相臣。。58238e9ae2dd305d79c2ebc8c1883422《》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御案之后,皇上冷眼看向凤衍:“广安渠毁坝决堤,水淹千里,你身居中枢之要,难道也没有话说?”。c22abfa379f38b5b0411bc11fa9bf92f《》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臣等失职,未能事先防患于未然,以至发生这样的事情,臣请皇上降责。”凤衍先行请了罪,继续说道,“但广安渠究竟何故决口,臣以为应先查清原委。堤坝出了问题,负责督造的官员难辞其咎,难免会为了要推卸责任寻些借口,其言不可全信。”。71ad16ad2c4d81f348082ff6c4
      话音一落,身旁响起湛王的声音:“这几年清查亏空,各部的缺漏都一一补齐,唯有工部一直以两渠工程浩大为借口,一拖再拖。现在亏空仍旧在,广通渠工程停滞,广安渠毁于洪水,不知工部的造银究竟用在了何处?凤相不说造银的事,却将原因归咎于其他,这是为何?”
      凤衍立刻道:“王爷,臣刚才只是回皇上的话。至于修渠的造银,若要问,当先由尚书省追究负责此事的户部。王爷若想知道,臣尽快发文尚书省,让他们责查。”。41ae36ecb9b3eee6
      听似恭谨的语调,却因为太过恭谨,便带出了些非同寻常的意味,仿佛皇上的问话可以暂且放下,湛王的话却不能不答。。9b72e31dac81715466cd58《》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湛王如何听不出凤衍是想将殷家拖下水,冷笑道:“何必如此麻烦,此事只需问一问凤京书便明白了。听说凤京书在司州故里修了一座佛寺替凤相夫人祈福,以南岭檀香为木,东海白玉为阶,自称连皇上为太皇太后修筑的昭宁寺也不能及,不知此事凤相以为如何?”。b7892fb3c2f009
      凤衍暗惊,不想凤京书酒后一句醉话,千里之外湛王竟知道得如此清楚,除此之外,不知还有多少事落在了他手中。当即说道:“小儿为母捐资礼佛一事,事先曾蒙皇后娘娘准许,娘娘还因此恩赐修缮之资。山野小庙岂敢与昭宁寺相提并论?昭宁寺的规模造项王爷最为清楚,此话岂不荒谬?”
      湛王眼中冷芒一沉,对面杜君述和斯惟云同时皱眉,凤衍果然姜老弥辣,这一招攻守兼备,不但搬出了皇后,更竟是将皇上与湛王间的一笔旧账也暗算在里面。。291597a100aadd814d19
      想当初湛王与皇上不甚和睦,因深知皇上诚孝祖母,对昭宁寺不肯有半分马虎,命人将昭宁寺的造价成倍提高,造金为佛,琢玉成塔,划方圆百里之地,斥建寺之资千万,使得国库越发吃紧。昭宁寺竣工之后,堪称天下佛寺之首,寻常寺院无人能出其右,如今不仅是皇家寺院,更是天竺、西域、吐蕃等僧侣东入中原论法的胜地,宏扬佛法,教化民众,香火十分鼎盛。。a02ffd91ece5
      这几年湛王尽心为政,国库充盈,皇上虽心知其中曲折,但并不欲追究,只是话自别人嘴里说出来,难免让兄弟两人心中都生出些微恙。。f033ab37《》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湛王抬眸间与凤衍凛然凝对。凤衍眼中森森阴冷,湛王唇角那丝清雅的笑容已缓缓淡了下来,尚未说话,便听皇上道:“朕问的是广安渠之事,与昭宁寺何干?广安渠耗资四十余万,三年始成,现在毁于一旦,明年若再有暴雨,你们想让朕置江左百姓于何地?”。e8c0653fea13f91bf3
      两人都肃容不再做声,这时旁边斯惟云忙顺着将话题带回了修渠之事:“皇上,当务之急还是要抢修广通渠,此次若不是广通渠未成,湖、云两州不至于遭此灾难。但梅羽先也有不当之处,洪水来时,既知广通渠不能使用,便应该及时在上游开闸泄洪,则可以毁泸阳、沣知等几郡的代价,保全两州十七郡,亦使广安渠无恙。”。3a835d3215755c43《》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这话说得公正,谁也不偏帮,杜君述接着道:“梅羽先一个六品郡使,年纪轻轻,怕是难做此决断,说起来也不能完全怪他。”。a7aeed74714116f3《》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斯惟云点头道:“皇上,不如还是让臣回湖州吧。”。248e844336797ec98478f85e76
      夜天凌沉思片刻,却问湛王:“你觉得呢?”。3d2d8ccb37df977cb6d9da15b76c3f3a
      湛王道:“臣弟以为事情关键倒不在人上,而在于例制。就拿这修渠的造项说,经户部到工部,入布政使司,再到州府,其中多少无用之功,费时费力。其实各处造项完全可由户部直接调拨给督造处,不但提高效率,亦可杜绝那些贪赃枉法之事。”。2bb232c0b13c774965ef8558f0fbd6
      凤衍方要说话,忽然瞥见皇上冷淡的目光往这边一带,听到四个字:“此事可议。”
      凤衍矍然警觉,双目微眯,眼缝里一道精光暗闪。。a5771bce93e200c36f7cd9dfd0e5
      天下三十六州九道布政使统管所辖州府军政,无不重权在握,眼前明摆着皇上是有心要收权中枢。湛王看准了这个时机,猝然发难,梅羽先弹劾凤京书定然是早已设计好了的。
      九道布政使中有四人是凤家嫡系亲族,再议下去,湛王必是拿凤家的人开刀,凤京书首当其冲。凤衍心知一不留神,这步是落在了下风,正要设法周旋,恰巧晏奚的禀告打断了议事。
      皇后虽体弱多病,但向来很少传御医,突然急召,定是出了什么意外。莫说是皇上,便是在座所有人都悬起了心神。。6a9aeddfc689c1d0e3b9ccc3ab《》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退出武台殿,凤衍出宫回府,一路盘算。有皇后在,看来皇上还是给凤家留着情面的,否则今天这弹劾直发廷议,那便无论如何都无法挽回了。湛王如今势头逼人,这关口皇后可不能有任何不妥,但只靠着皇后,凤家却也步步都在险中。凤衍前思后想,正思虑难平,不料此时,宫中却传出了喜讯——皇后有妊。。81448138f5f163ccdba4acc69819f2《》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5737c6ec2e0716f3d8a7a5c4e0de0d9a《》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去年澄明殿之后,有了秦国公的例子,朝臣都不敢再提储君一事。但天子无嗣始终是大事。如今御医已证实皇后得嗣,举朝内外都松了口气,纷纷上书贺表,凤衍亦借机再上了一道请罪的奏疏。
      不知是不是因为中宫的喜讯,皇上并未严惩凤京书,只是革了他的户部侍郎,限日填补挪用造项。日前那场风波便暂且被压了下来,朝中湛王和凤家的势力依旧均衡,一时都不能占上风。
      刚入十月,天气略微有些转凉,卿尘有孕之后身子畏寒,便比往年早些移居清华台。夜天凌早增拨了数十名宫女随侍,指派御医每请脉,格外紧张她,只差没下道圣旨将人禁足在寝宫。
      卿尘虽笑他小题大作,但自己也很是小心。所幸数月下来,除了开始那段时间略有不适,一切还算平安。。be3159ad04564bfb90db9e32851ebf9c《》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这时新年渐近,四域藩属之国纷纷来朝觐见,一些准备来年提调使用的官员也奉旨入帝都述职。夜天凌诸事缠身,每天不得空闲,却不管多忙,隔几日必定亲自召见御医令黄文尚。
      黄文尚自圣武朝入宫,多经历练,一手医术在御医院中已是佼佼者。去年老御医令宋德方告老还乡,他便升迁御医令一职,主理御医院。这日入宫,因皇上一直与湛王在议事,他便候在偏殿,等了一个多时辰,才有内侍前来宣见。。5e9f92a01c986b《》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转过阶廊,黄文尚远远在殿前见湛王从里面出来,温玉样的脸上似笼着层淡霜,不甚清晰。再看时,沿着雪色冷清的龙台玉阶,那白袍玉冠、风华俊雅的背影已遥遥而去。。66808e327d
      穿过殿廊进了内殿,内侍通禀后退了下去,黄文尚俯身叩首,头顶传来皇上淡淡的声音:“起来吧。”。3d8e28caf901313a554cebc7d32e67e5《》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黄文尚起身,略微抬头,见皇上斜倚龙榻,身上搭着件云青长袍,身旁银炭添沉香四足卧兽点金炉一丝烟火气也无,暖得四周空气微微浮动,却难掩他神色间一股倦意。。f4be00279ee2
      不见垂问,黄文尚便躬身立着。过了会儿,皇上放下手中看着的奏疏,半合双目往后靠去,问道:“去清华台请过脉了?”。b55ec28c52d5f6205684《》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黄文尚回道:“臣刚从清华台过来,皇后娘娘脉象平安,胎息安稳,并无不妥,只还是心血不足,身子太弱了些,臣仍担心再过几个月生产的时候,会很辛苦。”。3b8a614226a953a8cd
      夜天凌睁开眼睛,“你究竟有几分把握?”。99《》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黄文尚迟疑,说道:“要看娘娘这几个月调养得是否得当。”。1385974ed5904a4386
      夜天凌道:“宫中难道还缺滋补的药品?该用什么药便用,怎么会调养不当?”
      黄文尚听得皇上语气中有些不悦,心想或许今天来得不是时候,回话便分外小心,“回皇上,娘娘平时并不常用御医院配的药。”。250cf8b51c773f《》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夜天凌也知道因为卿尘医术精湛,御医们在她面前都十分谨慎,而她也不很习惯让御医看诊。中宫设有专门的尚药司,平日卿尘所用之药一般都按自己的方子,御医除了奉召入宫外,只负责替她遴选药材。他倒不是要责备黄文尚,但见他欲言又止,皱眉道:“有什么话便说。”
      黄文尚便道:“臣刚才在娘娘那里见到几味药材,似乎有些不妥当。”。b2eb734903
      “药有何不妥?”。5807a685d1a9ab3b599035bc《》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黄文尚道:“臣见那些药,其中几味有破血催产的功效,还有些比较罕见,臣也不十分认得,不能清楚药效。若寻常人用药倒好说,但如果有孕在身,还是要仔细些。以娘娘的身子,万一用了什么不该用的药,后果不堪设想。”。006f52e9102a8d3b《》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皇后怎么说?。1be3bc32e6564055d5ca3e5a35《》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娘娘用药向来自有主见,臣不敢多问。” 。1《》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皇后那里的药材不都是由御药房挑选的吗,你们怎么不提醒着点儿?”
      黄文尚低头垂目:“那些药材是湛王府送入中宫的,并没有经过御药房,臣也是偶尔所见。”话音方落,便感觉到皇上眼眸一抬,他心头就像被丝缕薄刃一掠而过,顿时不敢再多言。
      空气中有片刻的凝滞,继而被一声低低的轻咳打破,随之而来是皇上徐缓的话语,“皇后熟知药理,应该自有分寸。” 。3a835d3215755c435ef4fe9《》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黄文尚抬眼觑了觑皇上的神色,只见一色漠然无痕,叫人探不出丝毫端倪。夜天凌坐起来,突然身形一停,深深蹙眉,稍后才道:“你退下吧。”。9f396fe44e7c05c16873b05ec425cbad
      “是。”黄文尚察言观色,跪安前试探着问了一句,“皇上似乎不太舒服,要不要臣请下脉?”
      夜天凌坐了会儿,淡声道:“也好。”。7eabe3《》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黄文尚便上前跪着请了脉,仔细斟酌后,说道:“皇上近日太过操劳了,怕是有些引发昔年的旧伤。倒不必特地用什么药,只是静养一下便好。若再觉得不适,也可以用一点儿南诏进贡的玉灵脂,有镇痛提神、除劳解乏的功效。”。45c48cce2e2d7f《》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夜天凌这几日常觉得旧伤处隐隐作痛,事情一多便有些疲乏,听了这话,点头道:“你明天呈药上来吧。”复又嘱咐了一句,“直接送到武台殿,不得惊动皇后。”。428fca9bc1921c25
      黄文尚领旨退出后,夜天凌闭目似在歇息,但从他搭在龙榻之旁扶手上轻轻叩动的手指却可以看出,他正在思量什么事情。。5e9f92a01c986bafcabb《》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过些时候,他重新拿起刚才看着的奏疏,再次浏览那洋洋洒洒长篇大论,修长的手指在那精美的金龙浮雕之上微微收紧,略泛出些苍白,忽然间广袖一扬,便将那奏疏迎面掷在了御案上。
      那是中书令凤衍弹劾湛王的奏疏。。7f39f8317f《》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d18f655c3fce66ca401d5f38b48c89af《》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入春之后□□有几项极大的盛典,是一年之中最热闹的时候。四月中旬,正逢一年一度天都春猎,昊帝起驾宣圣宫,自亲王以下皇亲仕族皆尽随行。皇后如今身子沉重,连本应由她亲自主持的亲蚕礼都免了,此时这些狩猎、射典之类的便不曾参加。。25ddc0f8c9d3e22e03d3076f98d83c
      昆仑苑中,天子行营旌旗连绵,御林侍卫哨岗密集,人声马嘶,遥遥可闻。
      宝麓山原野起伏,奇峰深谷,颇有些珍禽走兽,羚羊、白鹿、猛虎、金豹都不在少数。夜天湛尚为皇子的时候便常入山中狩猎,对宝麓山的地形极为熟悉。他对行营附近那些被驱赶出来的小兽并不十分感兴趣,这日带了侍卫一路深入山中,纵马引弓,收获颇丰,眼见暮云四起,落日西沉,一日已近黄昏。。d18f655c3fce66ca401d5f38b48c89af《》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天边一片火色的云彩连绵不绝,飞鸟自晚霞间成群飞过,纷纷投入密密的山林中。夕阳余晖在陡峭的岩石上落下最后的光影,更使得山色深远,层叠峻美。夜天湛正停马欣赏这山野暮色,突然听到身边侍卫叫道:“王爷,那边有鹿群!” 。47d1e99《》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他扭头看去,果然见近百只野鹿自山谷那边成群而过,鹿的数量越来越多,像是被人驱赶至此。夜天湛忽然看到当先一只居然是极为罕见的白鹿,十分惊奇,将手一挥:“追!”
      侍卫们闻声应命,纷纷打马,随他追入山谷。几支流箭过去,鹿群受惊,渐生混乱,那白鹿立刻被和其他鹿冲散开来。夜天湛目标是那只白鹿,纵马紧追,不由便深入山谷。天色渐暗,道路愈窄,四处密林丛生,两边山势也越发嶙峋参差。。eccbc8《》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夜天湛座下之马乃是大宛名驹,十分神骏,穿过一片丛林,逐渐便追上那白鹿。他自马上反手抽箭,遥遥引弓,箭如流星,直取猎物。便在此时,身边响起一声尖锐的啸声,一支狼牙羽箭自不远处闪电般射来,几乎和他的箭同时而至,正中白鹿。。68d30a9594728bc39aa24be94b319d21
      那白鹿身上中箭,复又奔出数步,撞倒在山林间。夜天湛奇怪是什么人的箭如此凌厉,便勒马回头,不料却见射箭的人竟是皇上。夜天凌自林间纵马过来,白衣乌靴,手挽金弓,他和十二一路追猎群鹿至此,也没想到会遇上夜天湛。。9f396fe44e7c《》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夜天湛翻身下马:“见过皇兄!”。06eb61b839《》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免了。”夜天凌抬手命他免礼。十二随后而至,见了夜天湛便笑道:“哈哈,原来是七哥,我正奇怪这是谁的箭,竟能和四哥一较高下。”。3207《》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9be40cee5b0eee1462c82c6964087ff9《》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夜天湛闻言一笑,眉宇间却略带了几分异样的神情。最近天都内外虽是一片兴盛热闹,但朝堂上一直不甚平静,漩涡的中心,便在湛王府与凤家。。7647966b7343c29048673252e490f736
      上次广安渠的事情过去不久,梅羽先自湖州入调天都,任了工部郎中。凤家对梅羽先弹劾凤京书一事怀恨在心,对他百般打压。不料梅羽先毫不畏惧,再次奏本弹劾,这次竟是针对凤衍,参他曾经私下会见吐蕃使臣,收受贿赂,通敌误国。凤衍惊怒之余,明白事情绝不是一个梅羽先这么简单,即刻将矛头直接对准了湛王。事有凑巧,今年三月,天都出现一次日食。凤衍借此机会再次上书昊帝,言“日有食,象阴之侵阳,臣之侵君”,以为大不吉,暗指湛王有不臣之心。面对这番局面,昊帝不曾有任何表态,但朝局波澜暗涌,湛王与昊帝间便渐渐生出些难以名说的隔阂。
      侍卫们尚未赶到,夜天湛便跨过山石去看那白鹿。想起近来朝中诸多事端,皇上的态度一直十分耐人寻味,他不由微微攒眉,这一天游猎的兴致便淡下了几分。。621461af90cadfdaf0e8
      两只羽箭皆穿颈而过,鹿死谁手已然难以分辨。夜天湛手握长弓,淡淡笑了笑,转身道:“皇兄这一箭后发先至,臣弟甘拜下风。”。be3159ad0456《》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夜天凌亦缓缓带马上前,半明半暗的暮色下,两人目光一触,突然间,夜天湛听到十二惊呼一声:“七哥小心!”他看到夜天凌眼中锐光骤现,身后似有一阵猛风袭来,眼前精芒如电,夜天凌手中利箭已迎面射来。电光火石间,他几乎是未加思索,引弓一箭,抬手射出,箭势凌厉,直袭夜天凌。
      。1f50893f80d6830d62765ffad7721742《》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夜天凌先前一支长箭从他左侧擦身而过,手下连珠箭出,千钧一发之际,双箭半空相交,“当”的一声,刺目的白光应声飞溅,撕裂昏暗的夜暮。。e8c0653fea13f91bf3c48159f7c24f78
      一切都在眨眼之间,十二的惊呼,凌厉的箭啸,随即伴着一阵猛兽嘶吼的声音,身后重物落地,夜天湛第二支箭亦搭在了弓上。。a1d33d0dfec820b4《》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对面,夜天凌手中的金龙长弓也同时弦满箭张,利芒一闪,冷冷对准了他。
      弓如满月,隔着数步的距离,几乎可以看清对方箭尖上雪白的利芒,冷如冰,寒似雪。
      这时两面随行的侍卫先后赶至,突然见到这番局面,皆尽震惊。卫长征将手一挥,御林侍卫迅速围上前去。湛王府的侍卫都是忠于湛王的死士,也立刻应声而动。。996a7fa078cc36c46d
      夜天凌和夜天湛却对此视而不见,两人一动不动地锁定对方,夜天凌眼中寒意凛冽,夜天湛面如严霜。对视之间复杂而锐利的锋芒,随着两张长弓逐渐□□的力道,慢慢溢出慑人的杀气。
      四周无人敢妄动,只怕一丝声响,便能引发血溅三尺的局面。。ca46c1b9512a7a8315
      面对着皇上深冷的注视,夜天湛唇角紧抿,脸上渐渐泛出一丝煞气。十二手已经压上剑柄,往前迈了一步,沉声道:“七哥!”。4e732ced3463d06d《》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夜天湛沿着十二的目光缓缓扭头,猛地一怔。身后离他半步之遥的地方,一只豹子翻倒在地,依稀可见鲜血溅满四周岩石树木。夜天凌先前那支长箭洞穿豹子的额头,直没箭羽,一箭毙命。他心中如惊电闪过,霍地回身,夜天凌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手中金弓纹丝不动,长箭锋锐。
      夜天湛心中瞬间掠过无数念头,片刻之后,他迅速将弓箭一收,随即单膝跪下,“皇兄,臣弟……鲁莽了!”。371bce7dc83817b7893bcdeed13799b5《》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白衣肃杀,身形坚冷,众人只见皇上寒意凛凛的箭依然锁定在湛王身上,渐浓的暮色下,谁也看不清皇上的表情。山风忽起,旁边马匹似已经受不住这样的杀意,不安地嘶鸣。湛王始终低着头,手却在弓箭间越握越紧,无论如何,方才那一箭,已是死罪。。6395ebd0f4b478145ecfbaf9
      时间似乎凝滞在这一刻,也不知过了多久,皇上终于将金弓缓缓放下,似乎轻笑了一声:“起来吧。”。a9b7ba70783b617e9998dc4dd82eb3c5《》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夜天湛抬头,夜天凌从马上看了他一眼,转身道:“回头把这只豹子送到湛王行营。”说罢反手一带马,扬鞭先行。。54a367d629152b720749e187b3《》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428fca9bc1921c25c5121f9da7815cde《》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插入书签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