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该作品尚无文案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

立意:立意待补充

  总点击数: 408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65,933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评论
  • 作品视角:
  • 作品风格:未知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3989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一生只为成就一份爱

作者:6854325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章

      将我在晋江的第一篇长评献给非天大大的《鹰奴》,其实更确切的说是献给张慕成。在耽美圈混了这么久,还是最迷古风文,混说偶已经熬成古代虐文的古灰级粉丝,看文也越来越跳,总是人物性格啊,作者文笔啊,情节铺垫什么的,偶很是看重这些,要么是古风正剧,现代写实向,还曾一度迷上同志文学,但是怕看多了心都冷了,就又回归搞笑啥的治愈系也看看。
    非天大的文看的不算多,到现在也就《锦衣卫》,《闹革命》(后面没耐心看完),再就是这篇《鹰奴》了。
    我一直觉得非天是很有才华的作者,知道自己要写什么,在写什么,怎么继续写下去而不受别人的干扰。《锦衣卫》是看得酣畅淋漓,各种萌啊,至今仍犹记“云弟,师哥疼你。”看《锦》的时候玩我也哭了几次,不是我泪点低,确实是这样的依恋着实感人。
    非天大,我不好意思地坦白,《闹革命》没看完, ,确实像我这种在大学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人,看东西的类型也越来越现实了,并不能对文章评论什么,只能说每个读者的爱好不同罢了。
    对于非天的一片《鹰奴》,我私有将其与楚云暮的《一世为臣》相交的看法,其实两篇文章历史背景和人物设置毫无相似之处,但是那种人物命运早已注定,一切天命使然的无力感很是让我动容。其实,在耽美古风文里写出人生沧桑无力感的文章还是有一些的,但是人物性格不突兀,情节设置水到渠成,同时作者文风水准一直保持一定水准的文章实在是少数。《一世为臣》读来确实像一片史书,楚大的文笔实在是冷,精,准。一两句话就能让你瞩目良久,唏嘘不已。而非天的这篇《鹰奴》者更小说一些,呵呵,幸福时让你在梦中依然微笑,痛苦时着实让人欲哭无泪。
    我还是老老实实谈谈《鹰奴》吧,各位看管,这篇小说里几乎每个配角都有其可贵讨喜之处,而故事中的三个人亦都让人为之留足侧目,为之动容,但最让我心心念念,为之哭,为之痛的实着是张慕成。因为这着实是一群聪明人的故事,而张慕成是不适合这个故事的,他是不适合这群人的争斗报复的,他只是一个心思单纯木讷的侍卫罢了,只是一个孤独的守鹰人罢了,其实到故事的后半章我一度看到“鹰奴”这个词就为慕哥痛心,他不是任何人的奴隶,他只是一个守鹰人,守着他的雏鹰,他的爱。
    事中的虐点实在太多,但我个人也只在寥寥几处落泪,全是为张慕成。
    “李庆成点了点头,漫长的午后,他们没有再作任何交谈,似乎又回到了年少时的夏天,李庆成在殿内读书,张慕在殿外站着的时光。
      光阴流转,一眨眼便是许多年,李庆成终于明白了当年的张慕,不是来当侍卫的。
      这名心里和脸上都带着无法磨灭的伤痕,背着一把三尺长九寸的大刀,身材颀长的少年,是来照顾他的。
      他只是前来寻找李谋,讨一件许多年前便得过许诺的东西,讨他的李庆成。
      那时李庆成还小,于是张慕便守在殿外,耐心地等候他长大,像在养一只以后会陪伴他一生的鹰,一位对彼此毕生不渝的伙伴。
      然而李庆成知道得太晚了。”
    私以为在这个故事里张慕成对李庆成的感情是最纯粹的,慕哥一直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就算要不到时也不要假意的施舍,也不要包含虚意的讨好拉拢,。
    李庆成笑吟吟道:“青哥为我赴汤蹈火,可没让我许过他什么,你到底想要什么?老实说罢,慕哥,我挺喜欢你的,但不想和你过日子,也不可能与你过日子。”
      张慕:“我也倾慕你,庆成,可是慕哥不会说话,怕你生气。”
      “我也想被你呼来唤去。”张慕的声音一样的平稳,似乎在背一段早已演练了无数次的稿子,李庆成忽然就想起那份张慕写了一半,被抢回去撕掉的小纸条,合上书,饶有趣味地看着他,开始好奇纸条的后半截。
      “可你从来不使唤我……”张慕道。
      “胡说。”李庆成笑道:“我刚不就使唤你了,你怎不去?”
      张慕:“不是那样,你只要说,慕哥,去给我把什么事办了,我会心甘情愿地去。但你想的是,这事儿让哑巴去办罢,不能叫他哑巴,得叫他张慕,他才会死心塌地的为我办事。”
      李庆成骤然间心里想的事被张慕猜了个准,当即无言以对。
      张慕:“我也能为你带兵,帮你干粗重活儿,你若想让我讲故事,我也会想方设法说点给你听。”
      “我也想让你不高兴时打我,骂我,踹我。”张慕说:“你刻薄我也无妨。”
    在此处,着实让我重新认识了张慕成,他虽然不聪明,但他知道向爱的人坦诚,坦诚他的一片赤诚,坦诚他的委屈迷茫。同时,在这一片中李庆成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有了“慕哥,是我错了,我会好好想想。”这样的想法,李庆成此人一生翻云覆雨,金戈铁马,何曾有过”或许是我错了”的想法。
    一直以来,我始纵喏认识是张慕成对李庆成那杯“醉死梦生”的拒绝和之后对于李庆成的一切忤逆才挽救了他们之间的这段感情,避免了使之成为李庆成霸业陪葬品。若是一开始就作好了“这辈子没关系还有下辈子,你可以完全将我的感情抛掷脚下”的想法,那么张慕成就太看清这份感情了,同时李庆成之后的帝业中还会有那么多对于慕哥的执念吗。在李庆成一路走来,或许他早已迷失了自己,将一切看着为他的工具,他的利爪。在李庆成登基之后,各种行径堪称“暴君”,或许他本性嗜血,但他着实将其嗜血本性发挥到了极致,对曾经的盟友,对匈奴,当他说”匈奴人不是人”时,慕哥心中的“庆成”或许已经死了。但是,这一路中,也只有张慕成敢触李庆成的逆鳞,因为这个故事里唯有他还有坚持,坚持其所做所图只为心中所爱,而非一个暴戾的君王。文章越到结尾,我越深深为张慕成所折服,私谈之为“男人中的男人”,一直到他的死,终是成就了他这一生的爱恋。
    再谈及故事中的另一攻方青余,他和张慕成对于感情的方式便形成的鲜明对比,在他心中李成庆就是他的君王,他从未向李成庆提出过要一份感情的想法,或许在他心中也私认为他和李成庆的这份感情在李成庆的帝王之业中着实算不了什么,或许正是这样的自我定位才最终导致了李成庆所爱非他。
    而大家一致认为的渣受李庆成,私以为他谈不上渣不渣,大家可以重回原文,他称帝时才19岁,或许他是一个天生的帝王,但他在感情上着实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师父辈的鼎力相助,朋友的赴汤蹈火,情人的情深不寿,虽然一路上付出了很多努力,但在感情上他着实没有失去过什么,只有张慕成是一个例外,只有张慕成对他的感情不是一味的迎合讨好。
    “张慕从假山的洞望过去,见李庆成一身连环金甲,席地而坐,面对花园角落,身前摆着不少东西。
      一幅画,是亲母韩嵘的像,摆在左手边。
      一枚桃核,一个绳结,一枚缺了半的玉璜,摆在右手边。
      李庆成静静地看着那些东西发呆,张慕也没有说话,腰间系着另一枚玉璜。
      “庆成。”张慕说:“时辰快过了。”
      李庆成略一震,缓缓道:“时辰早就过了,你到现在才知道?”
      张慕解下腰间玉璜,交到李庆成手中。
      张慕:“成婚罢,这个是慕哥的贺礼,给你媳妇。”
      李庆成接过玉璜,张慕道:“走。”
      李庆成把张慕猛地一推,张慕冷不防被推了个趔趄,紧接着不由分说抬手便揍,对着张慕拳□□加,张慕退了半步,再沉默地站稳。
      李庆成没有说话,双眼通红,拳脚落在张慕身上力气不大,张慕卸去全身内劲,任其拳打脚踢。
      “大家谁也不欠谁,扯平了。”李庆成道。
      “不,没有。”张慕道。
      他猛地揪着李庆成,把他按在墙上,低头吻了上来。
      刹那间,晚春满院桃花纷扬,落红飞血。”
    至到李庆成在张慕成的逼迫之下成婚时,直到他走上婚车时,也以切身之痛感受到这段帝王霸业,这条他自己选择的路上需要放弃很多很多东西。他也终于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和慕哥的这段感情不是说要就要,说不要就不要的。这个被宠坏的孩子才真正知道什么是“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什么是“求不得”。李庆成后半生的孤独迷茫,是他种下的苦果,他的“求不得”亦是对他的惩罚,怨不得······
    真正的爱情,若是此时此刻都不贪恋,还谈什么下辈子。如此沉重苦痛的感情若是今生都不能有一个了断,来生还有什么力气去爱。至于慕哥后来后悔没有喝那辈酒,或许正是证明了张慕成也会累,也会对于自己的坚持迷茫,也会在对于爱人无限思念之下救一个“相守而不相爱”······
    私以为到故事的最后正是张慕成对于自己坚持所爱的不离不弃才让李庆成最终在死后陷入对慕哥的追寻中不可自拔,其实在这世结束之时,李庆成终于知道了自己对于慕哥的爱有多深有多重,又有多么珍贵而不可期。在许凌云这一世中,可从他和扶峰之间简短几处碰面对话(较前面)就可看出这世的许凌云早已舍弃了对于方青余的依恋而选择此生只为李效一人。
    这三人中,爱得最纯粹,最完整的是张慕成,而最懂得爱,如何去爱的也是张慕成。前三十年的守侯与呵护,后五年的坚持与劝阻,最后一刻的生死相许,张慕成最终成就了一个不聪明人的绝世之爱。
    其实,下一世李效身上时常让我看到张慕成的影子,但他终究不是张慕成,不是李庆成的慕哥,有些东西失去了就永远失去了,没有什么下辈子,这便是对李庆成仁慈的惩罚。
    跳出感情之外,文中有两处的情节设置让我深感认同,一是李庆成时期对于匈奴赶尽杀绝,灭其全足,此全无人道的做法在全中就以提到“只可保两百年安宁”,确实在两百年之后的李效这一世匈奴再犯,但这次李效者采取了一边开打一边议和的策略,一种政见的改变保全了天下长生多少人的性命。二则是在方皇后死时,她痛诉李家人的残酷暴戾,诅咒李家断子绝孙,而最后李家两百多年的江山拱手让人,成为一个天大的笑话。一切皆有命数,皆是李家欠下的债,种下的果,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扬扬撒撒写了这么多,只因感叹书中人的命运,只为诉心中所思,表心中所叹。谢谢非天大写了这篇文,创造了这样一个张慕成,私以为这样的文下下来或许不怎么讨读者所好,但一定会让读文的人有所思有所感,对于自我对于生活略有所获就着是一件幸事了,至少对于我这种爱看现实向文章的人看来,实为佳作。
    祝非天大文章越来越好,有更多打动人的作品出来, ,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