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二十岁前,她为杀而活;
  二十岁时,她为情而活;
  二十岁后,她为权而活;
  师傅常说,女子生来下贱
  她低头不语,暗中发誓:终有一天,要将这天下踩在脚下,让你也知道何为下贱!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短介绍


  总点击数: 1068   总书评数:5 当前被收藏数:1 文章积分:906,619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架空历史-传奇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未知
  • 所属系列: 不定期抽风,短篇随笔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3123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尊天下

作者:慕容长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尊天下

      ——杀——
      她这一生,二十岁前,只为了一个人杀人,原以为,也只会这样过一辈子……
      ————
      乱葬岗,荒草丛生,阴风阵阵。无名的坟头到处都是,这是乱世,每天都有不计其数的人被送到这里,一开始还会有好心人帮忙掩埋,只是渐渐的,已经没有人再去理会那些还未入土的尸骸,此刻放眼望去没有一具尸体是完整的,上面野兽撕咬的痕迹清晰可见,让人不敢多看一眼。
      
      孤月高悬,清冷月辉洒落在此,远处传来一声狼啸,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幽怖。黑暗中,平静的大地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动了动。只见那东西的动作越来越大,似乎是一具尸体往旁边翻了下,接着一个娇弱的人影渐渐站了起来。
      
      是人?还是鬼?
      
      远处的一个村民不小心看到了这个景象,吓得掉头就跑,嘴里不停喊着:“鬼啊——!有鬼啊——!”声音凄厉刺耳,在这寂静的夜里格外明显。
      
      那个身影抬头看着天际的明月,举起细弱的手,似乎是想要去触碰那黑暗中唯一的光亮,只可惜,太远了,终其一生,也妄想得到。
      ————
      师傅找到她的时候已经是她醒来的五天之后了,这五天之内,她犹如野兽一般,丝毫不在意自己现在正处于死人堆中。漆黑的眼眸没有一丝亮芒,死气沉沉,毫无波澜,但是不论是谁看到这样的眼睛都会从心底生出一股恐慌之意。
      
      “你愿意和我走么?”眼前那个黑衣人开口,她抬头望去,只觉得这人的眼睛很美,好比那天见到的月亮,鬼使神差地,她点了头。
      
      那人露出了满意的神色,“从今天起,我便是你的师傅,我的话,你必须言听计从。”
      
      她张了张嘴,略带沙哑的嗓音缓缓说出“师、傅……”
      ————
      师傅是大瑞王朝的王爷,而她白日是王爷的女儿,晚上,便是他的徒弟。
      
      在师傅的训练下,她学会了笑,学会了哭,学会了琴棋书画,亦学会了如何杀人。她可以高高在上,令人不忍侵犯,也可以浪荡无羁,勾人魂魄。她所学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一个字——杀!
      
      你要学会利用一切有利的条件达到你的目的,哪怕是自己的身体!
      
      粗暴的一夜,便是她的成人礼,师傅临走前留下的这么一句话,便是她成人的礼物。
      
      女子生来下贱……
      
      不屑的语调渐渐消散在空气中,但是床上的她却听见了,听得一清二楚。
      
      漆黑无波的眼眸中,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芒,原先低头的女子渐渐抬起头来,看着师傅离开的方向,散乱的发丝未能遮住她倾城的容貌,也未能遮住她眼底嗜血的光芒。
      -————
      她成了大瑞王朝最美的公主,拜伏在她脚底的人不计其数。只是有谁知道,在她光线华美的外表下装的是黑暗的灵魂。
      
      她是师傅手中最锋利的武器,没有人能从她手中逃脱,杀尽师傅朝堂中的政敌,杀遍任何有可能威胁到师傅的人。
      
      她便站在师傅的身后,看着他一步一步成为大瑞王朝权势滔天的人物,最终赶下年幼的皇帝,自己坐上大瑞的最高位。
      
      跟在师傅身后,俯览群臣跪伏,山呼万岁,恢弘的气势震天撼地。师傅笑得张狂,笑得肆意,但他只看着眼前那些人,却唯独忘记了身后的她。
      ——————
      她白日是大瑞的公主,晚上成了一具玩物。手中的血刃依旧锋利,眼中的暗芒却越藏越深。
      
      师傅很满意,看着乖巧听话的她,却也只说了同样一句话,女子生来下贱。
      
      她嘴角含笑,朱唇轻柔吐出:只为你罢了。
      
      ——情——
      她觉得,自己终此一生,也只是这样罢了,做好她该做的,做好师父吩咐的一切,只是当看见那个纯洁的人的时候,她知道,自己的心乱了。
      ————
      任务结束,但是她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潜入一个人迹罕至的院落之后,她便失去知觉,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在质子府。
      
      无意间闯到此处,看见邻国质子,那个姣好纯洁的少年,单纯干净,不禁让她生出了一股自卑,可就算如此,她还是想接近他。
      
      原以为自己早就放弃了对光明的追求,但是如今看来,她心底还是深深眷恋着那世间少有的暖意。
      
      从那开始,她总是时不时地来到质子府,和他谈天说地,有时候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便能觉得满足。
      
      此生第一次不带任何目的地接近一个人,原先毫无波澜的眼中也泛出了淡淡的笑意。
      
      ——你的笑很美。
      ——难道我之前没笑过?不美么?
      ——以前的虽然在笑,但是你的心却在哭;如今你的心在笑,你的笑自然也美了。
      ——……从未有人和我说过这些,只有你。
      
      如果你想离开这里,我会帮你,哪怕你想要这天下,我都会将它夺来送与你。
      
      她许下了诺言,但是他却笑着摇头,眼神悠远,遥望天际。
      
      我不能离开,只因这是我的责任,若仅凭我一人的自由,能换得朔的安定,就算一生不能离开又有何妨;至于天下……呵……太大了,我担不来。
      ————
      战争的号角吹响,大瑞再也不愿等待,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热衷于一统天下,而首当其冲的便是朔。
      
      她第一时间知道消息,第一次违背了师傅,急冲冲赶到那个小小的院落,希望能带着那个人一起离开。
      
      你继续留下来会死!而我不想让你死。
      
      那人在知道之后没有惊慌,却也没有逃跑的心思,有的只是淡淡的了然。
      
      他不能逃,为了他的国,更是如此。
      ————
      师傅知道了她和他的事,震怒之后便处死了质子。简简单单两个字——腰斩。
      
      师傅将她压在质子邢台前,封了她的穴道,让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最爱地人死在眼前。
      
      平生第一次将恨意毫无保留地显露出来,她宛如修罗一般,杀红了眼,邢台上已被鲜血染红,却不知是谁的血,眼底的疯狂让那个高坐在龙椅上的人都觉得胆寒。
      
      爆发只是一时的,当她昏倒在地的时候,质子才渐渐合上眼。
      
      原先艳阳天立时变成乌云密布,倾盆大雨片刻间洒满大地,似是悲泣,似是恸哭。
      ————
      惩罚自然少不了,师傅发现她又恢复了当年他手中的利剑的时候,才安心地将她放出来,只是自那之后再也不如以前那般亲近了。
      
      她是最锋利的武器,大瑞最美的公主,亦是大瑞第一个女将军,杀戮果决,冷酷精明,她所带领的军队所向披靡,令敌国闻风丧胆。
      
      而,世人亦称她为——修罗女鬼!
      
      ——权——
      她一开始以为,她能得到黑夜中的光亮,师傅告诉她,不可能;
      她后来以为,她能得到情爱,与人相携一生,师傅告诉她,你这一生只能为我而活;
      现在,她冷笑,既然此生只能断情绝爱、蛰伏黑夜,那么便让你最喜欢的权势作为这一切的祭品好了!
      ————
      连年征战,天下一统,她立下了赫赫战功,没有人将她当做普通的女人看待。
      
      世人只觉得她身份尊贵,是大瑞公主;
      世人只知道她才华横溢,是少有的才女;
      世人只发觉她武艺高强,是威名赫赫的修罗女鬼!
      
      长年征战淬炼了她,她早已不再是那个单纯的为了杀而活的女子,也不再是为了情爱疯狂地女子,而渐渐的,她掌握了大瑞王朝的军权,就连师傅也不能耐她何。
      
      她暗中除去了师傅的子女,那些娇生惯养的皇子皇女没有人是她的对手。她冷酷地布下一个又一个局,让师傅不得不自己动手杀了他的骨肉。待到他醒悟过来的时候,身边只有她一个人了。
      
      卧病在床的师傅厉声问着为什么?
      
      她笑的很肆意,很张狂,一如当年初登大宝的他。
      
      为什么啊?只是觉得这样有意思罢了,你都说我不应有情,我当然照做。既然我无情,自然无需顾及那么多。你说过女子生来下贱,是啊,但是被下贱之人算计的你,岂不是比我更不如?
      
      看着病榻上那人憎恨的目光。她只是柔声说着。
      
      你恨我?这怨不得我,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养了条毒蛇。你这是自食其果。
      ————
      登基那天,她一袭黄袍面色威严,端坐在至高之处,冷眼看着群臣山呼万岁。脑中不期然回想起了多年前,她站在那人身后时所见到的场景。
      
      当时是羡慕吧。
      
      只是此刻,她却只是感到茫然,还有深深的孤寂。
      
      所谓的高处不胜寒,便是现在的心情吧。
      
      至于天下……呵……太大了,我担不来。
      
      她缓缓起身,遥望天际,既然,你担不来,那么便由我来!
      
      正是因为无情,所以她才能站在此处,正是因为无情,她才会真正掌握大权。
      
      这天下,只适合无情之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