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殇

作者:凛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冰火

    作者有话要说:
    回风:皇帝是不会直呼阿哥名字的,通常都是称某某阿哥,或者称其爵位,特别是在外人跟前不能表露偏袒爱护之意,何况康熙还是有太子的,所以本文凛冽这样的称呼处理,也是为了衬托康熙在各个时期的心绪不同,像本章他就直呼胤祯,表明了喜爱的态度。
      看得出来,康熙今天心情还不错,没有特别古板地摆一张桌子让我们站在周围伺候,而是把晚膳摆在了偏殿。每人跟前一张雕花小几,只摆了手炉大小的铜制火锅,一个直径一尺的南瓜型红漆捧盒,盒里分八个隔断装各色菜品,另有宫制渍菜糕点各两盘,一个珐琅自斟壶并兰花珐琅杯一只。
      悄悄看一眼,康熙已经是老态尽现,左脸颊一块明显的老人斑衬得他须发皆白,原本总是透着凌厉的眼睛此时有些迷蒙,反显得满是笑意。他一进门就招了德妃坐在身旁闲话,吃穿用度的说了一大堆方才往四周看看,发现了跪在地上好半天的我和十四贝子。
      
      “胤祯,你的折子朕批过了,就猜到你必在这,朕自己拿过来给你,没想到甘肃免税这个事上你和四阿哥倒是难得碰在一根弦上,朕准了,已经着了户部去张罗这个事。” 落座以后,有小太监递上一本折子,十四阿哥双手接了,康熙的眼睛始终没离开他,看他坐回去又说,“前日朕怎么恍惚听你额娘说你那媳妇着了凉,药可还有?德妃,你也该着人去看看。”
      “是,妾妃疏忽了,一定尊皇上的旨。”德妃赶紧站起来,脸上喜不自胜。我坐在一边百无聊赖,这种尴尬苍白的地方多呆一刻都像十年那么煎熬。
      “儿臣不能为皇阿玛分忧,还劳皇阿玛这样惦记,儿臣愧不敢当。”十四阿哥双目灼灼,脸上不知是不是带了酒意而满面红光。
      “呵呵,不急,朕心里有数,你能给朕分的忧可多着呢,慢慢来。眼前就有差事要交给你,明儿个你未时到养心殿来,也不必递牌子,直接进去就行。”康熙略有些沙哑的声音较之从前显得那么柔和,或者,是我从来没听过他柔和的声音吧。好像记忆里打从我第一次见他,就是无比沉闷的气氛,紧张的场合和一地亮闪闪的碎片。
      
      我轻晃着手里的珐琅杯,三年梨花酿的味道扑鼻而来,配上锅子冒出的蒸汽,熏得我两颊潮热,眼底却涩涩的。
      
      “皇上今儿个高兴,只是这酒也不能多了,您看,十三媳妇脸都红了。”德妃的声音叫我心中一惊,宁肯康熙想不起我就算了。
      果然,康熙抿着嘴,眼皮也没抬地说:“这十三媳妇可是有年头没见过了,怎么,十三阿哥的‘毛病’可好了?”
      我一时竟不知道怎么作答,倒是十四阿哥抢上话来:“皇父想是说早先十三哥腿上的毛病,不知道可痊愈了?儿臣也惦记着呢。”
      “回皇父的话,倒是没有大碍了,只是到了这天寒地冻的时候,就会时常疼痛,臣妾一定尽心照料着,多谢十四叔惦记。”我说完顺便感激地看了十四一眼。
      “哦,这样也倒罢了,德妃,你回头也给上上心,都是你生养的,莫叫别人说你心眼偏呢。”康熙摆弄着手里的筷子,又把脸冲向我,“你家的弘暾倒是伶俐的很,明儿个还送他进来住几天,跟弘历一道朕看着喜欢。”
      德妃在一旁打趣:“皇上还说妾妃,皇上自己也是偏心的紧呢,这么多皇孙中就只疼这两个。”说着暗暗给我使了个眼色。
      我本想站起答应着,没想到康熙又说:“谁说的,朕也疼弘春他们呢,老十四家那几个,像足了老十四,懂事稳当识大体,比不得朕有些不听话的混账儿子,就只会恃宠而骄,明里暗里得给朕难堪!”
      
      如果珐琅杯不是铜胎的,现在八成会碎在我手里,如果不是人对死的恐惧还能抓住理智和涵养,现在我面前那一锅子汤底也许都会扣在康熙的脸上。我不否认,跟康熙说话很累,我从没有那份荣幸能听见他说出一句不藏玄机的肺腑之言,但是这样夹枪带棒的指责却是这样狠狠地扎在我肋上,忍着鼻腔的酸痛,我只能想,幸好来的不是胤祥......
      
      回家这一路,脑中一直环绕着德妃和十四不自在的眼神还有康熙板着的脸,手里的帕子绞了又绞,绞干浑身上下的愤懑,等我可以再次挑着眉毛心情开朗的踏进府门时,手里只剩下一把破布条了。
      胤祥埋头在书堆里,真是名副其实的书“堆”,一个书房叫他弄得像被地震过一样。他半歪在炕上,连炕桌底下都是书,我拿起一翻,不是《孙子兵法》就是《孙膑兵法》,看看他手里那本,是《百战奇略》。
      “这倒稀奇了,你多早晚喜欢看起这些个来了?”我隔桌坐下,整理那些凌乱的书籍。
      “这都不是我的,都是从前打老十四那弄来的,他就喜欢看这些个,今儿闲了就混翻翻,我怕白收着霉坏了,少不得回头还给老十四去。”他欠起身,把手里书合起放在炕桌上,“怎么,娘娘留了饭?”
      我手里停了停才说道:“是皇父留了饭,赶巧了。”看他眼睛一亮,我赶紧低下头去,“皇父还问你的腿呢,我照实回了,皇父还吩咐娘娘多问着点。别的都罢了,只是还要明天送弘暾进去陪老人家解闷,倒叫我怪不放心的。”
      我一口气说完这么些,直听得他嘿嘿的笑起来。天黑了,屋里开始昏暗,我突然疲倦起来,没有叫他,自回屋想去歇下。从回来以后,我正式开始重新面对府里其他的女眷,不是我愿意理解她们,只是看到妍月带了岁月痕迹的容颜,总有挥不去愧疚的阴影。妍月也有她自己的情感,可是结局却成了我和胤祥当初磨合彼此所产生的附属品,年龄教会我隐忍,对于这种无奈,我几乎完全妥协了。
      点上一盏灯,我靠在床头随意翻看着弘暾的习字簿,字迹虽然稚嫩,可是一板一眼的很是隽秀,假以时日,这个稳稳当当的孩子一定可以成为我的骄傲,只要我给他足够的爱。
      房门一声轻响,我没有抬头:“喜儿,不是说了我不用吹灯么,你也不用再我跟前伺候,呆会我就睡了。”
      “不吹灯是什么毛病,小心火烛你不懂么?”瓮声瓮气地吓了我一跳,一抬头,胤祥正自己解着衣服。
      我扭过脸冲着床里:“你怎么来了?”
      “我要安置我还能去哪?”后面一阵水响,我乏得很,也不愿意下去服侍他。
      “好容易在外面漂了这几年,一直对着我这张老脸,我还以为你这久别胜新婚的,还不得夜夜当新郎?”说完我就后悔了,这话在我算是试探,听到他耳朵里说不定就变味了。
      他几声低笑:“我要是夜夜新郎,只怕你就夜夜撞墙了。”
      我听了直啐他说:“说得我成了什么人了。”
      “我呀,看你看习惯了。”他坐在床头推我,我撇着嘴向里挪:“你还真说着了,我呀,看你看烦了。”
      “我也觉得呢,你平时那眼睛就只跟着暾儿韵儿转,拔都拔不下来。”
      一提到孩子我就开心:“你哪里知道,他们两个宝贝得就像我的眼睛。”
      “那你再生一个不就成了杨戬了。”他笑着,手开始不规矩,“你也算是个好额娘了,弘晈这孩子倒是也很黏你的。”
      我本来就累,被他这句话更是浇灭了刚被撩拨起来的热情,不动声色的坐起来,我捋着头发不说话。他一只手横在我胸前环住我,头探过来看我的表情,问:“怎么了?”
      “我不要求你很多,你也不要对我太苛责了。”我憋了半天就憋出这么一句来。
      重新揽我躺下,他欠起身和我对着脸:“我敢要求你什么?只不过叫他被额娘冷落,我总看着......”他神情不自在起来,我得承认,我心里有那么点恻隐之意被他勾了起来,如同我今日在永和宫遇到的,强加在弘晈身上的确有失公允,但这是我的错么?我想不通,就只有这一点,我实在想不通。
      “冷么?”见我走了神,他低下头贴住我。
      我下意识地推他:“我不冷。”
      他紧箍住我的两只手,烫烫的唇贴上来,含糊不清:“我冷!”
      
      ......
      
      “十三婶儿,您这里预备的点心也太绝了,这酒酿圆子也没有馅,可这桂花香倒像是渗到面子里去的。还有上回那核桃粉做的卷子,自来皇玛法赏下的克食也总有,只从来没吃过炸的,竟比平日里吃的更香甜!还有那加了馅子的芝麻糕,裹了干果的鸡油卷儿......啧啧,十三婶儿莫不是神仙变的吧?”说话的是坐在桌前大快朵颐的弘历,吃相虽还算文雅,只是眼神黏在各个盘子上,一刻也不离开。
      到底还是个孩子,我看了他那表情忍不住大笑:“你们听听历阿哥这张嘴,十三婶儿的点心再香甜也甜不过呢。”
      坐在旁边的弘暾用筷子敲他的手:“安静些吃你的吧,到哪都是你话多,额娘不知道,皇玛法跟前比这还甜呢。”
      弘历也不理他,摇摇头只管吃自己的。我像往常一样坐在一旁看着几个孩子叮叮当当的敲杯撞碗的吃点心。自从天变暖起来,我的兴趣转嫁到了小厨房。府里的厨子原先就会做好些点心甜食,再加上我有时的突发奇想,我这十三阿哥府的下午茶竟然在这群孩子中出了名,风头直逼八福晋那里。只要弘昌弘暾一从上书房回来,必定跟着好些个“尾巴”,其中每场必到的,就是这雍亲王府的四阿哥弘历。本来对着未来的国君我应该多少有些敬畏,可是看着眼前这个眉清目秀的小孩子,一口一个婶娘的叫着,我更多的时候很有些自得。
      
      “暾儿,大阿哥呢?”没有看到弘昌,我问。
      “大哥被阿玛叫去书房了,昨儿个先生教大哥破题写文章,可是好像皇玛法看后生了气,这会子可能阿玛也要骂他了。”弘暾慢条斯理的说。
      我不由叹气:这胤祥也太性急了,弘昌就算最大,也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孩子,当着弟弟们被骂想来已经懊恼,那孩子自小就拘谨不爱说话,真不知道这会子怎么别扭呢。想到这我叫来一个丫头:“你去书房,就说,点心会凉,书本不会凉,叫大阿哥过来用点心,就照这原话回。”
      小丫头答应着去了,弘暾他们听了在一旁偷笑。果然,没多大一回弘昌就跟着小丫头来了,进门单膝跪下:“儿子给额娘请安。”
      我盛了一碗桂花圆子拿在手里招呼他坐下,没想到弘昌仍旧跪在地下说:“额娘赏点心吃,儿子本来不该辞,只是这会儿胃里不大爽利,想是早上存了食,求额娘容儿子先告退。”
      敷衍推脱地这样明显,我也不能强留,弘昌走后,就听弘暾说:“大哥一定是被骂得存了食,皇玛法近来气大得很,动不动就训人。”
      “皇玛法要跟人打仗呢,自然气大了。”弘历也说,“听说十四叔要做大将军了,十四叔真了不起,我以后也能做大将军就好了。”
      
      我一愣,大将军?今年就是十四出征西藏的年头了?难怪......我想到那天满屋子的兵书,还有他看着我报喜不报忧时的表情,这个鬼男人,原来他什么都知道。
      
      弘暾问:“怎么做大将军,我也想做怎么办?”
      弘历看看他:“要我说,你这么文文弱弱的,你做不了大将军,你做个总理王大臣倒行。皇玛法不是总夸你脑子好么?”
      弘暾一边歪着头想,其他的孩子也七嘴八舌的说自己将来要做什么什么的,我撂下碗,一眼看见坐在我身旁一句话也不说的弘晈,我蹲下问他:“三阿哥,你怎么不说?你以后要做什么?”
      五岁的弘晈大眼睛闪了闪,还没说话就先红了脸,好半天才嗫嚅着说:“儿子跟着额娘。”
      “噗嗤”一声,弘历笑的极没形象,弘晈撅着嘴不满地瞟了他一眼,脸更红了。我拍拍他的肩:“弘晈,听额娘的话,好男儿志在四方,总跟着额娘可不行。你现在还小,明年就得跟着哥哥们去念书,所以自己一定要知道想要做什么,明不明白?”
      看他似懂非懂,我一时也觉得无趣,说话间几个孩子都吃得差不多了,弘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手里刚才盛给弘昌的那碗圆子,我笑着说:“历阿哥,还不足兴呢?这东西吃多了怕存住,你们几个且去院子里玩会,放心,十三婶儿另装了盒子,一定找个妥当的嬷嬷送到你们府里,保证你回去吃得着!”
      几个小孩一哄而散都跑了出去,想到这些从小就被规矩束缚的一板一眼的皇孙们竟然也能有这样天真性情的时候,想到也曾经活泼的胤祥、十四阿哥,还有将来代代姓了这个特殊姓氏的孩子们,不禁感叹:他们就只能在这四四方方的天空下寻找自己四四方方的快乐。
      
      胤祥还坐在书房生闷气,几本书和簿子扔在地下。我把手里的托盘递过去,劝他:“你对弘昌也太严厉了,他没有娘,你就该温和些,明知道他被骂过了,你还......”
      胤祥啪的一拍桌子跳起来:“就是因为他被骂了,我才得骂的更狠!他是长子,我还指望他壮门面呢,我这么张老脸还不够自己丢的呢,还容得了他陪着丢?”
      “你这话不公平了,做学问的事,谁就每次都做好了?难道你从前没挨过训?他本来就蔫,你再这样骂,叫他想起他娘来不是没了念书的劲头了?”我原是想劝他,没想到他听了反而眼睛瞪圆了。
      “他没有娘,你是干什么的?难道你就会□□你自己的,对他你就纵着,纵到他一无是处了你就满意了?”他眼睛带着血丝,手指着我,一直戳到我心眼里。
      “你......”一股雾气涌到我眼底,继而被升腾的火苗子烤干,“你说对了!我就只会□□自己的疼自己的,我就是做不到‘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你看不顺眼,你去找个懂得‘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的去呀。他是你的儿子,跟我没关系,以后随你骂随你打,我都不废一句话,反正壮的是你的门面丢的是你的脸!”
      我想往外跑,却又找不到可以去的地方,脚下一阵挣扎,心里很鄙视自己:我干吗要来为弘昌劝他?我当什么贤妻做什么良母?为这样没有默契不懂得领情的古代人,我那点子尊严难道都换了饭吃了?
      他也没了话,我进退间小小的犹豫了一下,还是往外走去,迎面太监小柱儿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
      “主,主子,大事不好了,三阿哥从树上掉了下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