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殇

作者:凛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浪迹(一)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正在酝酿中,不过想等他们回来再出,游也不可能真让他们游上十年,差不多就得了,而且这趟出游对于十三来说绝不是游山玩水,凛冽认为他将来的很多作为都得从这里面积累。不管怎么说,先爽两章,回来后就是一直虐到死,看官们别惦记让他们回来了,因为凛冽依然是后妈。——抱头ing......
    友情小提示,平静一小段生活后,影响十三后边生活的一重大恶人即将闪亮登场!鼓掌!
    多谢依依抓虫!
    水大看得真是仔细啊,这一点确实不太好,凛冽录入之前想到的,后来又给忘了,本来觉得十三原不该是个迂人,可是设定在那个年代毕竟应该谨慎,于是略作修改。对水大感激不尽,得到水大的关注,凛冽受宠若惊!!!!飙泪中.....
      隆科多站得笔直,朗声回了话。我一笑,一付了然于胸的神情,倒让他收敛了几分傲气,他低了头说:“皇上口谕,叫传十三福晋,车子已在外面等,请福晋上车。”
      “可否容我收拾一下?”
      “皇上交待不必,请福晋即刻动身。”
      这下我倒纳罕了,康熙连这都交待了,到底是好事坏事呢?只来得及给了妍月一个眼神作为嘱托,我就上了车。
      一路颠簸,却没有送我进紫禁城,而是一直向南走,最终拐进一条胡同,我看着眼前那扇斑驳的旧门,大笑,敢情这就是所谓的“重蹈覆辙”!
      
      养蜂夹道还是一样的静谧,我们住过的院子后来好像粉刷过,看着比以前要整齐些。胤祥并不在这里,我在屋子里转悠着,有些不明白康熙的做法,屋子里的吃穿用度较先前齐全了很多,莫非真的要关上个十年八载的?可是想到我的孩子,我却不能像先前那样毫无顾忌了。
      学着胤祥的样子坐在院子的躺椅上看天,今天是我在这个世界二十三岁的生日,在这个时代差不多可以算是个老女人了,可是还得跟着一个长我三岁的老男人起伏不定,生死难卜。我找了面镜子对着自己做鬼脸,然后嘲笑,然后被嘲笑。
      
      “咣啷”一声,院门开了,胤祥一瘸一拐的被人搀扶了进来,一看见我便用手指着我说不出话。我把手背在脑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对他说:“好久不见啊十三爷,我又跑来扰你清静了。”
      “你,怎,怎么又是你?”他坐下好半天就憋出这么一句,我气结。
      “真是对不住,我也不想呢。”翻着白眼不看他。
      他想想自己说的话,也笑了:“不是,我是说你怎么又进来了,太惦记了我?”说着凑上来揽我。
      我拍开他的手:“去!美的你肝儿疼。是你皇父英明呢,生怕我又到御前撒泼去,直接先把我送过来了。你住这多久了?”
      “我也是头一天进来,之前,呃,之前都在宫里。”他偏过脸,有点不自然。
      “你的脸怎么了?”我仔细看他才发现,左半边脸从眼棱到嘴角,好大一条瘀青,像是被什么东西抽过。我赶紧绞了冷帕子敷上去,看他龇牙咧嘴,我突然想起他进门的样子,弯下身卷起他右腿的裤管,果然,原本就变形的膝盖已经黑紫发亮。
      心里一痛,不觉滴下泪来:“难道天天让你跪着不成?是不是你这条腿废了就再也没人惦记你了?”
      他慌忙用手来抹:“好好的,这些日子没见了,哭什么,进了宫哪有不跪的?也没很受苦,只是这一次,怕没那么容易过去了,等皇父再召见我,我便求了他让你回去,弘暾离不得你。”
      我缩进他怀里,把脸紧紧藏起来:“不,还是你比较重要。只是我早想问,那会子太子干吗把你困在宫里?后来你在三爷的园子里有没有说什么让你皇父生气的话?”
      “这一次,皇父生不生气不在我了,我什么话都还没说呢。”他苦笑一声,“自己掉进茅坑里,就不能怪别人嫌自己脏,况且四哥那一头,我也没脑子去分析了。”他从怀里把我的脸挖出来,眼神辗转,“真要在这住下去了怎么办?你还愿意跟着?”
      “不跟着行么?孩子们还有奶娘嬷嬷,你有什么?不过,我确实有句话要郑重地跟你说呢。”
      他神色一凛:“哦?什么话?”
      我三把两把抹去眼泪,很诚恳地问他:“你多少天没洗澡了?身上一股老咸菜味儿?”
      
      一阵青变作一阵白又胀成一阵红,他的脸瞬息万变。恶狠狠地瞪了我半晌,突然胳膊一勾我的脖子,使劲带到胸前压着不撒开,嘴里还只管说:“反了你了,还敢嫌弃我?”
      我尖叫,赶忙用手在他胸前乱扑,又被他抓住一只手放在嘴里轻咬。我的笑声被他压在前襟,几乎透不过气来,头发早已是散了扣,好容易探出脸来对上他笑成一条缝的眼,一边往外拔着手,一边大口喘着气说:“这样子没法不叫人嫌弃么,你个老没正经的还不愿意听实话了。”
      他听了,作势又要咬。身后传来一阵咳嗽声:
      “咳咳,你们还挺会自得其乐的。”
      这声音让我们俩都猛地一哆嗦,赶紧分开站起来,由于站的猛,胤祥大概弄疼了腿,身子晃了几晃。我慌忙捋了一下头发,却越弄越乱。之前既没听见通报,也没有口哨声提醒,等我们看清来人后竟局促地愣在那里。
      
      康熙皱着眉头:“这种地方住得这么好?也难怪十三阿哥不长记性呢!”
      我们这才醒过味来,胤祥慌忙要跪,被我一把拦住。我跪下说:“臣妾斗胆,十三阿哥腿疾未愈,求皇父开恩,免了他跪吧。”
      康熙耷拉下眼皮,摆了摆手,院里其他人都退了出去,只有旁边跟随的太监扶他坐在椅子上,胤祥盘起左腿半坐在地下,我听见自己咚咚的心跳声。
      “十三媳妇,朕这次可是省了你的事了,直接送你过来,没揣错你的意思吧?”康熙冷着脸,调侃话说出来也能冻死人。
      “臣妾谢皇父恩典。”我唯有这样对付对付。
      “你谢得倒快,上回你又是怎么保证给朕好好开解他的?”康熙手握成拳,有节奏的一下下敲着桌子,“十三阿哥,你还没想通么?非要朕赐死了她你才肯说?”
      胤祥大惊:“皇父开恩!儿臣知道的都说了,儿臣甘愿领罪,求皇父放过儿臣家眷。”我听着这些话,手心的汗被风轻吹着,凉飕飕的。
      “十三媳妇,你怎么说?”
      我看了胤祥一眼:“臣妾相信十三阿哥,故臣妾无话可说,任凭处置,只求皇父善待臣妾的子女,他们也是皇家血脉。”
      
      康熙明显陷入沉思,敲着桌子的手也停下来,好半天才长吁了口气:“老十三,朕让你躲了这几年都没躲过去,你不惦记了,惦记你的仍是大有人在啊,唉!你倒说说,叫朕拿你怎么办?”
      我们无言以对,康熙疲惫的口气让人不由得酸涩。良久,他重重捶下一拳:“罢了!你们这些党,朕拆掉一个是一个!你出去吧,随便去哪都行,朕会派人跟着你,可是不到时候,你不能回京城,对外,就只当朕关了你,明白了吗?”
      我不可置信的抬起头,胤祥也是同样诧异,谁也没想到康熙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康熙弯了弯腰,凑近我说:“你也不要太信着他,不只是你,还有你的子女,你的族人,身家性命可能都在他身上呢,你也好自为之吧。”
      一语惊醒梦中人,我唯有深深磕下头去。
      
      第二天,我们就被送回了阿哥府,我可以陪着胤祥,却必须要放弃我的弘暾。我知道,这一去,说不定十年中就回不来了,虽然好过圈禁,可是要我割舍孩子,我还是痛得不得了。康熙给了三天准备,这三天中,我抱着弘暾一刻也不舍得放下,把他的小模样一遍遍印在脑子里,那个时代没有照相机,从此我就得靠着回忆过活了。
      喜儿给我跪下,一定要跟去,我拗不过,胤祥也说让她跟着妥帖,于是只得答应了。我把瑾儿叫过来:“瑾儿,阿玛和额娘要出远门,你是大姐,要帮两位额娘照顾好三个小弟弟,好好地等我们回来。”瑾儿毕竟也还是个孩子,懵懂的点头,快乐地跟我们道别。
      
      第三天深夜,康熙派来的侍卫阿克敦和绰奇就把马车赶到门口,我抱着熟睡的弘暾亲了又亲,放回奶娘怀里时仍然止不住眼泪。
      胤祥说:“真的这样舍不得?你还是去求个恩典,不要去了,白跟着我受罪呢。”
      我摇摇头,毅然扶着他上了车。京城渐渐隐没在黑幕里,我问:“这就算是浪迹天涯么?”
      他笑:“你看这马车里应有尽有的,怎么就浪迹呢?不过是换个方式作个富贵闲人罢了。你说,我们去哪好?”
      我撩开帘子,看看外面开始泛白的天,说:“赶上哪算哪吧,最好是深山老林里呢。”
      恰好小福子往里探头问:“爷,咱们往哪个方向走?”
      胤祥撇我一眼,歪嘴一笑,大声说:“往深山里走,爷要去找孙猴子去。”
      小福子反应不过来:“爷倒是给个准话呢,孙猴子在哪个山里?”
      我跟喜儿笑做一团,说:“爷蒙你呢,只管往南走吧,碰见歇脚的歇歇就是了。”
      
      马车外,玉兔西下,旭日东升。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