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殇

作者:凛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祸殃

    作者有话要说:
    页首的曲子叫《Cuchulainn》古奇连
      四爷平和的声音传到我耳朵里,透着一点冷冽。只听他低声说了句什么,胤祥立刻激动地提高了声音:“不行,皇父那么精明,这样子绝对引火上身!”
      “十三弟,皇父的精明我会不知道?只是这事已经渐露眉目,他那边预备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既然拦不住,索性就顺势端了他!”四爷的腔调让我打了一个寒颤。
      胤祥显得很不耐:“你明明躲得开的,何苦趟这个浑水?四哥,你一贯都是最沉得住气的人,近两年是积攒了不少胜算,可是真就能挡得过这样的大事么?别到后来赔了夫人又折兵罢!”
      四爷不紧不慢:“老十三,你可知道现下谁晋了步军统领?”
      “谁?”
      “隆科多。”
      “那便如何?四哥,原来你也有天真的时候!你看看我现在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儿,你还不明白么?老爷子肯把你留下,这事就值得琢磨。”
      “你说得我都想过了,我来找你,是想跟你说......”后面慢慢变成了满语,我听不懂了。不过刚才这些模棱两可的话到颇有些耐人寻味,也不知道四爷定了什么样了不得的计划。可今年,便是二废太子的年头,胤祥走出朝堂这么久,难道还是躲不过去?
      
      “额娘,您可回来啦,暾弟弟哭个没完,喜儿姑姑都哄不好呢,三弟也跟着凑热闹。”瑾儿的声音适时地响起,唤醒了沉思的我,也让屋里安静了下来。直到看见两个男人出来,四爷眯着眼睛打量我,我才发现我站的这个位置有些尴尬,仿佛专程为了听窗根一样。
      胤祥走过来:“多咱回来的?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也没着人去接,是你额娘送你回来的?”
      我笑而不答,只福个身:“王爷吉祥,我刚进门,原是打算从后门悄悄的进来跟他打个趣的,没想王爷在这串门子,倒让我失礼了。”
      “弟妹这话也忒生分了呢,什么王爷不王爷的,我自来进你们十三阿哥府就跟自家一样,不用招呼,弟妹自去忙罢。”
      说完他们回书房,我回屋,各自分两个方向走,走了两步我回头看胤祥,他竟然也在回头看我。我不觉皱起眉,轻轻对他摇了摇头,他好像会意,冲我眨眨眼,给我一个安心的表情。
      
      说来也怪,原本滚在床上哭得一塌糊涂的弘暾,被我一抱进怀里立刻就止住了。红鼻子红眼睛的看着是一幅委屈得不行的样子,可他大概是看见我高兴了,又作势要笑,结果把个小脸皱成了哭笑不得,逗坏了我。这时喜儿说:“主子,您看真怪,三阿哥也不哭了。”
      我看向她怀里,一个小人儿向我伸着小手,这好像是我第一次看见不哭的弘晈,也是我第一次认真地看他。他有一双大而圆的饱满的眼睛,这一点不同于我看到的任何一个爱新觉罗家的男人,因为这眼睛来源于他的母亲,而且总含着一种黯然,即使是这么稚嫩的目光。
      我下意识伸出手去,被他一下子攥住我的手指,心像被抓了一下,我克制了瞬间,还是抽出手,抱着暾儿往外走去。身后又响起啼哭,声声穿透我的耳膜。这情景太熟悉了,仿佛许多年前也曾有过,只是那时,我只怜惜一个孩子,而现在,我却吝啬的成为一个母亲。
      
      四爷走了以后,胤祥就一直坐在书房,空拿着笔杆在桌子上划拉。我过去,把暾儿放在桌上坐着,用手整理他的小衣服。什么也不说。
      胤祥看看我:“这几天在家没歇好吧?”
      “你怎么知道的?”我惊讶。
      “看你的脸色也看得出来。”
      “你什么时候学会相面了,我脸色怎么?可是印堂发黑,双眼无光?”
      他摇头笑笑:“都不是,是一股忧虑之色于眉间眼底萦绕不绝,不过都是多余的忧虑。”
      我挑起眉:“哦?你倒说说,怎么个就多余了?”
      他站起来,手轻轻抚着弘暾的小脑袋,看弘暾扬着脸笑嘻嘻地对着他流口水,然后很认真地说了两个字:“放心!”
      我当时就想告诉他,我很愿意相信他,只是我不能相信爱新觉罗家。
      
      没过多久,康熙奉皇太后驻跸热河,仍旧留下太子监国,还有辅助太子的雍亲王。自一废太子开始,我就很怕胤祥出门,可是这一次,我却巴不得康熙能带他去,四王爷的来访传递了一个太危险的讯号。康熙不是疏忽的人,听闻太子复立以来狂悖如常,骄奢暴虐较之先前有过之而无不及,康熙对他已经是心灰意冷严加防范,这个节骨眼上竟然连太后都带走,难道这千古一帝是当假的?欲擒故纵的招数连我都看得出来,可是谁想得到这些昏了头的人们竟然还要争先恐后地往里跳!
      康熙一行走后一个月里,四周是一种诡异的安静,四爷自那日再没有来过,这让我有一些松心,胤祥倒是看不出有一点不安。五月的天气很好,胤祥索性把书桌搬到院子来,我说倒不如就这个天气晒晒那些久也不见太阳的书,没想到一呼百应,众人七手八脚地把书都搬了出去摊在桌子上。有些书很久都没人看过,居然还翻出一些胤祥小时候用的簿子,上面有先生的批语和一些提示。
      我随手打开一本,字体虽然稚嫩,却也齐整,倒比我现在写得都好,上面抄的三字经,看样子是启蒙时候的簿子了,翻开一页,见旁边有一小段批语:先人所传典故,乃是寓理于中,非论事,乃论理,亦难免有夸大之说,故卧冰之事万万不可再效法也......
      我看了登时笑得前仰后合,他探头一看,立马抢了过去,红着脸收了起来。
      我抹着笑出的眼泪:“你还干过这个事呢?怎么没把你冻死呢?”
      他看看围在旁边的弘昌和瑾儿,极不自然:“那时候懂什么,心里就是纳闷,冬天身上也冷得很,怎么还能把冰捂化了呢?其实也不是我自己去的。”
      “还有谁跟你一样没正形?肯定是十四爷吧。”
      他一挑眉:“这你可猜错了,那会子老十四还小呢,其实是四哥跟我去的。”
      这下倒换我张大嘴巴:“四爷?他大你那么多,你不懂事难道他还不懂事么?”
      “是啊,过后我也不明白呢,小时候我说什么他都尽着我,不管是好事坏事,从不反驳,可如今......”他似乎陷入沉思。
      “如今,该是你回馈他的时候,他做什么你也无法置喙,你是这么想吧?”我尽量用闲闲的口气说。
      他醒转过来:“可是现在,怕不是生两个冻疮那么简单了。”
      “我们躲得过么?”我叫瑾儿把弘昌领走后转身问他。
      他摇头:“容得了我们躲吗,这几年我又几时清静过?一个弄不好,避穽入坑 ,那时又该如何是好?”
      我咬着下唇想了想,只得扳过他说:“既然避无可避也就不用再避,是福不是祸,只能暂且相信你的四哥,也不枉他年纪一大把了还陪着你生冻疮呢。”
      他噗嗤一笑,复又低下头整理那些旧书,我在一旁仍旧捡些他小时候的事情说笑,只道难关还不会到来,不料晚间准备收拾的时候,小福子慌慌张张跑进屋:“爷,外面来了好多宫里的侍卫,说是要接爷进宫。”
      这来得也太快了,我身上一阵发冷,汗毛都竖了起来,抬头看他,他却看上去并无意外。服侍他换衣服,我手又抖了起来,纽襻儿都捏不住,他一笑,自己接过去扣。我只能很仔细地看他,从头看到脚。跟上次不同,上一次,只有我先知,而这一回他也有先觉。所以除了等,谁也没有办法。
      
      出二门,外面灯火通明,气氛凝重,领头的人下马请安道:“奉太子之命,护送十三阿哥即刻进宫。”
      胤祥听了不语,身子一动刚要走,我突然剧烈不安起来,一手拽住他对那个带头的侍卫说:“慢着,十三阿哥有皇上禁令在身,非皇上恩准不得私自出府,这又怎么说?”
      那人起身,显得有些不耐烦:“皇上出宫行围,命太子代理监国,自然有权宣召,请十三阿哥上车。”
      胤祥拍拍我的手,转身走了。我看着那么多人跟在他身后,就像是押着一个没上镣铐的囚犯,心里堵得很,身后是一府的大大小小还需要照顾,我是连听天由命的权利都没有的。
      
      好像好久没这样分开过了,好像我都忘了他不在家时我应该想些什么做些什么,每天仍然是习惯地去书房,学他一样用笔杆子划着桌子沉思。胤祥走的时候没有带人,所以也没有任何消息从宫里传出来,只是每天都会有不同的侍卫守在阿哥府各个门口,监视出来进去的人。
      和妍月和弦心她们在一起消遣的时候就必然会提到胤祥,她们可以毫不掩饰自己的害怕担忧,可我却得作出一付无所谓的样子来安抚她们。其实我心里的情绪,只有袖子下藏着的那只抖动的手知道罢了,好在我还有弘暾,一抱着他我就能平静,甚至充满希望。
      每夜,我掰着手指数自己的叹息声,只想掩盖那种道不明的恐惧。熟知十三爷的历史并不能在此刻给我多大的优越感和旁观心,只因为他不是史书上寥寥数语的十三爷,他是曾经一时一天一春秋都在我身边生活的胤祥。
      
      数过了四个月,胤祥的生日快到了,为了缓和一下一直阴霾的气氛,弦心就说想要借着这个日子带几个孩子一起吃面说笑话,于是我自掏体己想让锦绣出门买点民间不一样的吃食,不承想她刚出二门就大呼小叫地跑了回来。我缓缓站起身,向着锦绣身后一福:“给爷请安,爷回来的正是时候,我们这里正商量着吃面庆爷的寿呢。”
      他笑了:“我也想这碗面呢,这不闻着味儿就回来了?多谢福晋费心想着。”
      我咧开嘴:“爷客气。”
      
      转身回到屋里,从背后伸过来一只手接住我没能忍下去的一颗泪珠,又把它紧紧压在我胸口,滚烫的呼吸绕在耳边:“福晋辛苦,多日不见了。”
      “四个月零十五天。”
      “不对,四个月零十五天还多一个时辰。”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