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何以堪

作者:姒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8 章

      接连三四天,儒辉在营中安抚将士,我则关在自己的帐中反思。仓促出兵,实在是太仓促了。我们所思所想的俱在黄天正的意料之中,且我们的布局并未考虑万全,比如鲍协让的一路就是。我和儒辉都没想到渡过久溪之后,应该走哪一路,应该防哪一路……还有我,崖顶居然设了□□手。我只是天真地以为山道两侧过于陡峭而不能立人,却没有想到还有崖顶一处!
      “平澜,胜败乃兵家常事。无须介怀。”儒辉进来拍拍我的肩,坐到我对面。
      “我错了。”
      “我们的对手可是誉满天下的丰化双杰之一,不要紧的。我们还有机会。”
      “我们在这一次行军中忽略了好多……”
      “平澜。”他严肃地看着我,“不要被一场仗给打败了。没有人是常胜将军,黄天正当年也一定是这样在每一场胜仗与败仗中成长起来。虽然他的事迹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但他的历练,他的经验,他所打过的仗比我们走过的路都还多。”
      “儒辉,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不为这个。”我朝他笑笑,“今天我见到他了……”
      “黄天正?”他失声一呼。
      “是。他站在崖顶,负手而立……那时我觉得他并不在领兵设伏我,而是纯粹地在看风景,他并没有看我,他在看天,我看着他觉得自己真的不能超越他……因为,他已不在战中。”
      “不在战中?”
      “是,”我回想当时的情形,自失一笑,“我说不上来当时的感觉,但在看他的时候,我忽然就能理解他为什么会弃豫王而就一个地方小霸……”
      儒辉深深地看着我,“那是一个十多年前的秘密,你居然能理解?”
      眼前仿佛又展现出黄天正那一身气定神闲,那一头鹤发,那负手而立的飘洒身形,他体现出来的不是必胜的自信,而是一股连儒辉都没有的沉淀下来的超脱气质。儒辉的是天生的潇洒,而黄天正身上的却是积累很深的看透世情的闲淡。那一战固然不在他的眼中,只怕所有的阵仗,天下的纷争,都没放在他的眼中心上。这样的人是不可能以诡诈之道能胜出的,他将所有的机锋看在心底,只是不变应万变,从从容容一翻手,我们这点伎俩就算计了自己。
      “儒辉,我们先待待再说吧!看来速胜是不可能了,我们先让粮草的后队跟上吧。”
      “也只有先这样了……”儒辉还想说什么,帐外却有小兵来报,说是六爷有信到。
      我和儒辉打开信,信上只有几个字,“秀木毁于其节。”什么意思?六爷之话不似申饬,反倒有些像授计……
      “启禀军师,王爷给您带来了‘黑魁’,现在就在营中。”那送信的小兵在一旁又道。
      黑魁?我朝儒辉看了眼,却见他微微一愕,随即有些了然的苦笑一记。心下不禁奇怪,“黑魁是谁?”又一个左梧这样的?
      谁知此话一出,两人都是一呆,那小兵脸有些涨红,一脸想笑却不敢笑的样子。儒辉朝我一叹,“‘黑魁’是六爷心爱的马,甚为雄健……”
      我皱紧了眉,“马?”送我马是什么意思?让我可以落跑么?心中升起一股不快。没错,我是打了败仗,但我也不想啊!自己失误很多,的确是求胜心切,也是算不过对方,可也不能这样讥讽于我吧?
      儒辉见我皱眉,有些奇怪地朝我看了眼,随后恍然一笑,“呵呵……平澜呀,这是匹快马,也是匹好马,六爷素来最喜欢的就是它……”
      “可我又不会骑。”
      “这个……”儒辉也一时语塞,“总之六爷是为了你好。”
      我瞄瞄儒辉,似乎也不像是安慰我的样子,“你既然知道他这个意思,那那封信是什么意思?”
      说到这里,儒辉也是一脸疑惑,“想不通,不过应该是指如何对付黄天正的法吧。六爷当年是与黄天正对过阵的……”
      “对过阵?黄天正十多年前就隐于崔猛化这里,几乎是十多年的隐居呀!而十多年前,六爷才……”
      儒辉点头,“没错,十多年前六爷也只是一名七八岁的小童,但先爷的孩子却都跟随在先爷身边,行军打仗更是一路跟过来的。相信六爷对于黄天正是有些看法的。”
      是么?那就难怪六爷才继先爷爵位就能带兵打下西南了。
      黄天正,黄天正……下一次,我们是不是可以来个真正的照面呢?
      
      五月十八,我拿着六爷的信在军营闲逛,想不透。
      五月二十,我还拿着六爷的信在军营里四处溜达,仍是想不透。
      五月二十二,我仍然拿着六爷的信,但逛着逛着,我走出了营寨。实在想不透六爷的意思,但这种话又不好问……
      我看着天,云在天上卷过来卷过去,一朵叠着一朵。是不是我一开始就走错了路子呢?我站在一棵槐树下,一阵风来,一片叶子飘落手中。我拈在手中翻过来看。叶子还很青,但上面却有一点虫啮的痕迹,连叶柄处也有。我忽然有一个想法。一直以来,我总在想着打奇兵,总想着如何打败黄天正,却没想到黄天正也是崔猛化的部下……没错!或许黄天正没有破绽,但崔猛化一介莽夫,他是黄天正的半隐逸的蔽护,也是黄天正的节,是黄天正的隙!九茶山共驻军三万,我军本有八万,而我居然放弃了我军最大的优势而去打迂回而有利于敌方的地势战!说什么反其道而行,说什么诡诈之术,聪明反被聪明误!
      “左梧,回营!”想通了这一节,我心情大好,一扫几日阴郁,连声音都不觉清朗了许多。
      回到营中,我马上找来儒辉,“儒辉,九茶山因为有了个黄天正,我对崔猛化的了解一直不深,只知道他是草莽出身,你对他知道多少?”
      “你的意思是从他这里下手?”儒辉微愕。
      “是。黄天正是如此一个人物,他会真与崔猛化这样的莽夫交心么?根本不可能的。黄天正的内心并不是一个俗人可以窥探的。若崔猛化真是一个憨傻的武夫倒也罢了,如若不是,那就是我们的机会了。”
      儒辉深思地看着我,“大愚者可与谋之,大智者可与谋之,唯独其间者不可与谋……我们的确有机会,那崔猛化有些自恃聪明,也有些好名。我想黄天正会跟他也是因为知道这人好名。”
      “那么,从现在开始就收集崔猛化的喜好与黄天正之间存在的隐匿的矛盾吧。”
      
      首先,我写了封感谢信到九茶山,多谢黄天正前辈在那日在山道口放我一马。这是一招狠棋,相信就算崔猛化不当面问起,心中也存疑忌。而接下来的几天,我和儒辉收到了许多关于崔猛化的谍报。他今年五十有七,共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小儿子拜在黄天正门下当弟子。但这些都不是重点,当我们多少有些泄气的时候,我又接到了一封密报,这一次就颇有些意思了。上面说到黄天正的一些日常生活,他平时住在九茶山南峰的一间小竹屋里,并不大和崔猛化往来,听说当年那崔猛化曾特意为他建过一座宅院,可是被黄天正婉拒了。如此想来,黄天正果然是不会让崔猛化接近的。
      “下一步,就是打入内部了?”儒辉半笑半真地说着。
      “是啊,第一个入手的就是崔猛化在郴埔的弟弟崔猛全,昨日来的函件里面不是说他最忌讳黄天正了么?”
      “是啊。我早年安排在郴埔的一个富商,一直与崔猛全有联系,本是一着闲棋,想不到还真有用得上的时候。”儒辉轻轻一笑,将信将予一个小兵。
      看来我们的第一步快要完成了。“那么这几日,我们先等消息吧。”
      
      六月初一,崔猛全率部两万来了九茶山,说是要支应其兄。想不到我们的运气会这么好。本来还想多等个十天八天,不想他却这么心急地来了。他来,名是借着要援助其兄,可谁都猜得明白是想要分地盘,但因为毕竟是亲兄弟,所以崔猛化就算知道,在与黄天正比较起来也还是信任弟弟来得多一些。很好,九茶山必得要把那种黄天正所带来的宁静平稳的气氛给乱一乱才好。
      果然,不出三天,就有谍报传来,说是崔猛全违反军纪,被黄天正一手带出来的一名大将给拿下了,正在山上吵得不可开交呢。
      “平澜,我们的时机是不是也差不多到了?”儒辉坐在帐中,笑容展现。
      但我却并不很开心,“转机是到了,可是我们怎么打呢?”并不容易啊!有崔猛全在旁扰乱,黄天正布兵必要费一番手脚,搞不好还会被他拖后腿。但我们并不是只要他不能动就好,我们要的是九茶山……这仗要怎么打呢?
      我一连想了两天也没个主意,儒辉也在那里苦熬,他算来算去,仍是劣势的可能大。我烦不过,索性出寨走走。左梧跟着我,我也就放心地无意识地走,一直走到九茶山地界的一个小村落里。
      眼前铺展开一片青黄,阡陌横亘,稻子正半熟。庄稼人赶着牛从身旁走过,我走到一棵老柳树底,就着一个土墩子坐下。对面是口井,几名农妇正洗着衣服,自己的、自家男人的、孩子的,而一旁的一群孩子正拍着手玩着。
      “……桃生露井上,李树生桃旁,虫来啮桃根,李树代桃僵,树木身相代,兄弟还相忘……”
      那群小童唱着小谣,我漫无意识地听着,只觉奶声奶气得可爱。嗯……虫来啮桃根,李树代桃僵,树木身相代,兄弟……我一惊,立即站起。李树代桃僵……李树代桃僵!
      我军经过休整,共有七万,对于九茶山的兵力来说是占据优势的。那崔猛全带来的几个两万不足为惧,根本不能与黄天正的部队协同作战,黄天正必不会对其有所安排,那如果我方能抓准他的主力方向,用一队军去牵制,而余下的兵前去攻城,那似乎可行性会大一些。黄天正没那么多兵马分出来守我军的进攻。
      我拍了拍衣服上的土,回营。这事得找儒辉好好合计合计。
      
      回帐后,我把我的想法和儒辉说了。他凝眉考虑着,半晌才说,“是一场硬仗,我军可能会损失过半。不过,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唉……”
      我心中一沉,是。李代桃僵,那是生生要把一棵李树给毁了的!
      “你我分兵两路,我率四万兵士,你率三万……”
      “不必了,我率四万的就行。”我朝他一笑,我知道他是想引重兵去牵制敌军的主力,好给我空出力来,“我不会骑马,做不来临机应变。到时反而会拖累战事。”
      “不行!我……”
      “儒辉,我们不可以再错了。这一次一定要胜。”我语气坚决,拿过军图,“明日,我率四万军由久溪渡河而攻其右侧,你则从正侧进攻。那崔猛全必然不甘被黄天正指挥,崔猛化经由一胜也多半会有骄兵之气,必然会在正面迎你,你……”
      “平澜,那样太危险!你知不知道……我……”儒辉霍地站了起来。
      “我会撑到你来救我的!”我转过头看他,“不管遇伏还是被围,我一定会撑到你夺下九茶山而来救援的那一刻!”
      “平澜……”儒辉看着我,良久才点了点头,语气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沉肃,“我一定会来的,一定!”
      我回他一笑,“好。我等着。”
      他闻言也笑,转身吩咐一个小兵,“传令下去。明日就临大战。我们绝对要拿下九茶山,让兵士们造完饭之后,把锅盆都给砸了。”
      破釜沉舟,那是必胜的一战。不成功,便成仁!
      
      明天,明天就要决战了。我在营帐中怎么也睡不着,索性披衣起来。
      六月了,夜风吹来,隐隐带着远处荷塘的清香。夜是这样清雅温馨,丝毫也觉不出明日的血腥。我步出帐外,天边,月亮将落,已是很晚了。
      我轻轻地走着,守夜的兵卒站在那里值勤,都是一条条年轻的生命,可是明天,明天,他们又会有几个能活着回来?
      “军师。”那几个兵卒都向我一礼。
      我点点头,“累么?”
      那几个兵卒显然有些意外,随即挺了挺胸,“不累。明日便要决战了,我们都等着和崔猛化拚一场,以报前次弟兄的仇呢。”
      听着他们的话,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年轻的生命,蓬勃的朝气,从他们口中吐出的是信任,是毫无畏惧。“明天你们是跟着我的队伍……”我的声音哑极了,许多话都梗在喉间,吐不出来。
      “能跟着军师是咱的福份呢。”那几个兵卒异口同声,语中透着笑意。
      “好,好……”我再也说不下去,明天,明天你们是要去送死的。
      肩上搭上一只温厚的手,“先生。”我回头,是儒辉。
      他朝几名兵卒点点头,“不管胜负如何,大家都会记住你们每一个人的。”
      我随着儒辉回帐,实在不忍去看他们真诚的笑容。“原本我以为乱世里每个人的苦是因为兵乱太多,所以一定要有一个人,站出来一统天下,给天下一个太平……但现在,我怀疑这样做的正确性。”他们的家里,也有着妻子儿女,就像今日在那村里看到的,他们的家乡也会有一口井,井边有他们的妻子在洗衣,有他们的儿子在玩耍……
      “平澜,不要想太多。这仗既然一定要打,就不该再有退缩和不忍。”
      我深吸一口气,是啊,没得再退缩了。
      
      六月初八卯正,我军拔寨进军,七万兵马直捣九茶山。我与儒辉起先是合为一路,直行过久溪的岔口,便分出四万由我率领抢渡久溪。这自然也是要让崔猛化不信任黄天正,因为我军如此浩大气势逼迫正寨,黄天正必然有所防备,一定意在坚守。但崔猛化必定以为我军是由正路佯攻,而由小路进兵。届时必定主张守小路,而崔猛全也会在旁附义。既然要出战,黄天正也只有选择由小道拦截,而将正道让那兄弟两人去守。可面对我送去的那封信,崔猛化即使同意让黄天正领兵守久溪,也会有所怀疑,而我们看准的就是这个怀疑所带来的调兵不速,从而占住先机。儒辉,抢的就是这个时间,他一定要快!
      我小心探测上次鲍协让所指明的伏兵处,在渡河时已派先哨过去探路。一上岸,我下令将所有竹筏子都扔到河里。这是背水一战,只许胜,不许败。如果我们不能杀出一条血路,那我们就没有活路!
      我下令全军摆好队阵,谨慎前行,在这里,每谨慎一步,说不定就能救下一条命!
      但该遭逢的还是会遭逢,在行到九茶山的南麓时,前方已被一军拦住。黄天正沉眉肃目地骑在马上,身边是位威武雄健的大将军。
      “来者可是晋岑王麾下军师?”他清越中透着浑厚的嗓音,镇定地传来,仿佛早已料定一般。
      那一刻,我被他的镇定给暗自一惊,随即想到四万条生命,箭在弦上,已是不得不发。“正是。黄先生大名,晚辈早已耳闻,今能一会,平生无憾。”
      “哈哈哈哈……”他轻笑起来,有着一种令人神往的风采,仿佛天边行云都会停驻下来。如此清朗的笑,襟怀坦荡,他是一个真正的长者,不可超越的长者。即使今日我侥幸能胜了这场,我也绝没有赢他。“江山代有人才出哪!而且,还是位巾帼英雄。”
      “先生过誉。”我心中激切,只觉万丈豪情都在这一刻被他短短几句话给挑起,哪怕死在这儿,能遇此对手,人生又有何憾呢!“先生,晋岑王奉王上之令,平定东南,今日得与先生会师,我辈幸尔。先生,请!”
      他深深地看我一眼,一扬手,其兵马迅速列好队阵,一旁已擂起皮鼓助威。
      我看着那只惯于指挥的手,心中再无杂念。“摆阵。”一声令下,几声擂鼓,李延亭金旗挥舞,已整齐地摆开阵势。
      鹤翼阵,是大将位于阵形中后,以重兵围护,左右张开如鹤的双翅,这是一种攻守兼备的阵形,意可左右包抄。只要两翼张合自如,既可用于抄袭敌军两侧,又可合力夹击突入阵型中部之敌。李延亭与鲍协让在出东丰之后就已多次娴习,列阵速度非常快。
      这是我第一次用阵法来攻敌。透过重重人群,我看到黄天正眉峰略蹙,手中黄旗忽往右一拐,令军士往左突入。一会儿,又使一路兵往左冲入。
      我在阵中直取攻势,两翼应当机动灵活,密切协同,攻击猛烈。两军相交,喊杀声就在耳边,惊心动魄。血色满目,都是一股股年轻而鲜活的热血,喷洒在这片土地上。一具一具的躯体倒下,不管是阵中,还是阵外,都是尸首,我咬着牙,屏着呼吸,目不斜视,但还是有一丝丝浓重的血腥味刺入鼻中,还是有一滴滴热血溅在我的脸上、身上,还是有比夕阳还要灿亮艳红的血映入脑海。那一刻,我不禁想,平定天下是不是真得值得那么多条生命的付出。
      从卯时打到正午,我由攻势打到守势;从正午打到傍晚,我军已无力支撑多久,黄天正,他虽然也是伤亡惨重,但比起我,还是多了那么一成胜算。他看准了这鹤翼阵的攻防要点,遣兵直取我的位置。我为整个阵的关键,防卫最严,是为防止被敌突破。他这么一来,使我军去势一顿,他便乘着这一顿,疾攻两翼。此阵要求两翼机动灵活,密切协同,攻击猛烈,否则就不能达到目的。他如此一来,我军阵脚便乱了。
      现在我军已剩下不到千人在浴血奋战,左梧拚死守在我的车驾旁,肩上已受伤,但仍不理不顾。我在旁看着,紧紧地握着车把的缰绳。撑下去,一定要撑下去才行!一定要撑下去……儒辉……他一定就快来了!
      身侧,猛地斜里劈出一刀,我倒抽口冷气,却见左梧伸手握住了那刀的刃口,“左梧!”我惊呼。只见他龇了龇牙,一脚踹开敌兵,又向我右后方劈出一剑。“快下车!”我被他一把拉下车,而车驾上已刺来好几支□□。
      要死了么?我看着已经有些暗的天空,儒辉,全交给你了,你一定要胜啊……
      才想劝左梧逃走,前方忽然传来一阵鸣金声,那是收兵的军令。敌军一时间全都退了下去。我惊愕地看着黄天正,他端坐在马背上,目光渺远得很,仿佛在深思什么。我一时回不过神,只能愣愣地盯着他,所有人都盯着他。良久,他忽然朝我看过来,“姑娘谋勇双全……老夫甘败下风……”他淡淡一笑,下得马来。
      所有人听了此话都是一愣,而远处,传来臣响,隐隐地,震得大地都抖动起来。我心中一喜,是儒辉!一定是他已攻下九茶山了,一定是的!
      黄天正一手止住手下大将想要说的话,“事事都有定数,老夫尽人事,听天命。你们大好长才,应当投奔更英明的主公。”
      “先生……”我心中一惊,以为他会怎样,连忙抢上两步。无论如何,我都不希望他死。
      他一笑,朝我一摆手,那种气度是让人无法回绝的。“不要多心,姑娘。我还没有轻身的打算。”
      我松下一口气,前方,儒辉已到。他见到我处军马,立即飞身下马朝我奔了过来。我只觉一个眼花,肩膀已被他抓住,“平澜……你没事吧?你……真的是你么?”
      我拍拍他的手臂,安抚地一笑,“是。是真的我。我没事。我说过一定会等到你的,我没有食言。”我知道他非常担心,那一仗,他也打得相当艰辛吧?
      “……平澜……”他闭上眼,沉默了会,才睁开,“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后来的话中,竟也沾了些哽咽。
      我心中一阵酸涩,连忙转开话题,“这位是黄先生。”
      他深吸口气,放开我,这才转向一旁一身杏黄色儒衫的清隽老人,行了一礼,“黄先生,久仰大名,晚辈刑儒辉。”
      “是刑先生。”他含笑还了一礼。
      “请先生一起回寨中说话吧。”
      “好。”他也不推拒,上了马就跟着我们走。
      我重新坐回车轼上,儒辉吩咐把伤兵全部抬回营中医治。左梧却死活不肯先走,我只能把他一起拖上车中,扶他坐在车板上,这一次,他受伤不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