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何以堪

作者:姒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5 章

      回到府中,少不得又是一阵热闹,各人都先回房休息梳洗,而我刚好就空下。
      “虞靖,快回房,我早上就给你备下了好吃的了!在军中日子苦吧?一定没好好吃过饭,走!快回房。”我和燕巧拉着满脸风尘的虞靖就回到屋里。
      等洗好了一身清爽地坐在桌前的时候,果然,虞靖看到燕巧端上一碗碗的菜眼睛都发了直,“啊!终于可以吃到像食物的东西了……唔,好吃,好吃。”虞靖挟起一块翡翠鸡肉大嚼着,边吃边含糊地说着,“呵呵,就知道你们够义气,记挂我……在营里吃的都不是人吃的……什么干面佐马肉……少有荤腥的日子,就算有也是又硬又臭……难吃死了……”
      我和燕巧两人傻呆呆地朝着她笑,只想好好看看她,两个半月的军旅生活让她黑了许多,人也清瘦了,但整个面上却有一股英气,让人看得好生羡慕。
      燕巧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戳戳她,“老实交待,没受什么伤吧?”
      我也一本正经地看着她,只等她说有就去拿药,天知道,我可是花了大价钱把滇云白药都买上了。
      虞靖不好意思地笑笑,“哪有机会受什么伤!唯一算得上是受伤的一次就是下马时滑了一脚,跌破膝盖而已。”
      我和燕巧松了口气,“那伤好了么?我这里有滇云白药……”
      “哇!”虞靖瞪住我,“你哪来的钱啊?白药可是贵死人的那种。”
      “你想,我一个整理各州县军务的人,又可插手管管府中要务,手头上还少得了钱?当然这个来路很正就是了。”绝对不是什么受贿。
      虞靖笑看我一眼,“我知道。”忽然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开口,“啊,上次与江尚孝对磊,还多亏你的‘试守孝子’呢!”
      我心一抖,连忙笑着回道:“呵呵,当时也正愁着呢!正好燕巧问起江尚孝这个人物,我就说起了师傅曾经给我说过的笑话,不知怎地,脑中一道灵光就记起了这个……哎,不说这个,你行军打仗时都有些什么新鲜事啊?”
      “啊!说起这个啊,除了辛苦,还是辛苦。”虞靖指指自己的腰,“每天赶路,我虽是骑马,可一整天坐下来,腰真的直不起来。不过晚上将士烤着篝火,有些还会吹铁笛……绝没有那种‘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的悲凉,倒是有着天高地阔的豪迈之情,有些宁静,又有些高昂……我在那一刻才知道什么叫作好男儿志在四方……啊!当然也有很不好的一点。”虞靖的情绪忽然急转直下,一张充满神往的脸就这么一瞬间变成一个苦瓜,“洗澡是个大问题啊,那些兵士都是看着河流小溪就打着个赤膊跳下河,我只有在宣霁笑弄的眼光下闪开,然后愁自己的问题。”
      哦……我和燕巧听完后也不理她的瞪视,就伏在桌上大笑,“哈哈哈哈…虞靖啊虞靖……哈哈……”
      “平澜姑娘,虞靖姑娘,六爷传你们去书房。”这时门外忽然来了个小丫环。
      “好,就来了。”我和虞靖对视一眼,只能站起身,虞靖还最后挟了筷鱼香肉丝在口中。
      “放心,这菜我给你热着,等你们回来……”燕巧在身后忍笑地说了一句,惹来虞靖一个白眼。
      
      来到书房,六爷一身浅紫的夏衫,已端坐在首座,其他几位也都换了衣裳坐定。
      我和虞靖上前行礼,“六爷,鲜于将军,几位先生。”
      “罢了。”六爷一摆手,让我们进屋。
      宣霁第一个开口,依旧是那么笑嘻嘻地,“呵呵,水先生的弟子到底非同一般哪!虞姑娘其军事谋略让人惊诧,而平澜姑娘远在千里之外,却也能助战降敌,真是大才啊!……听说那面‘试守孝子’的锦旗一送到,江尚孝就气得把书案都劈成了两半呢!呵呵,真是绝哪!”
      我淡淡一笑,敛身一礼,“宣先生过誉了,平澜学识浅薄,哪里当得起宣先生如此称赞?”
      宣霁还要再说,却被鲜于醇抢先,“姑娘不必再跟他绕舌,这家伙是存心不让我喝茶呢!自从上次一别姑娘,我已有好久不曾识得茶味了呀……哈哈哈……”他笑得好不爽朗。
      见六爷点了点头,我与虞靖都轻轻一笑,回道:“将军别急,奴婢这就上茶。”
      不一刻,我和虞靖一人端茶,一人拿着点心回到书房。
      宣霁端起茶盏,一入口便道:“香清高,味甘鲜……怎么姑娘每次沏的茶滋味都不一般呢?”
      我正待回话,鲜于醇已在一边闭着眼插话,“年轻人,这便不懂了吧。这是齐云瓜片,不仅可开胃还能消暑解渴生津,最宜夏日来喝。姑娘真是茶道中的高人。”
      “哪里?要算高人那自然是将军您了,茶品如此之高,平澜早就佩服万分了。”
      “哈哈……”鲜于醇有些脸红地挠挠头,又惹得众人大笑。
      此边笑声才落,六爷一声轻唤,“平澜。”
      我上前一步,以为他有什么事要吩咐,却听见他说,“衍州的事,你办得很好。”
      我惊讶地抬头,那边的事不是六爷早就有所安排的么?比起六爷暗挑豫王来犯,借刀除去五皇子的手法,我这点做为根本只是小巫见大巫。
      他迎上我有些吃惊的眼,淡笑,“我倒是不曾料想那八千兵士居然还能在神都掀起如此之大的风波……七皇子与皇长子被搁置,你的安排功不可没。”
      原来说的是这个,“奴婢只是为保衍州,其余的倒并不曾深想过。”其实我只不过利用了他们之间的夺储之争,会使神都朝局震动,虽也有过料想,但确实并不曾想会如此之厉害,一夕之间,五皇子、七皇子、皇长子都倒台,朝中也汰换了大批臣子。
      “也难为你能做到如此地步了。”六爷细密如针的眼波划过我的脸,又转向我的右侧,似是微微皱了下眉,便随即隐去。
      我发觉那一瞬他的眼里有丝极隐约的恼意,而我的右侧,是谌鹊。
      
      这次凯旋,六爷心情极好,晚上大摆宴席。听虞靖说其实在班师回凌州前就已经大宴过了,那是三军将士合着乐。我和虞靖都是书房里的人,虽说我名为随侍,但也并非要成天跟着跑,宴会一开始,六爷就放我下去自行玩乐了。
      当然在自己房里少不得又是一场小宴。
      “哇!菠萝软糖、蜜饯菱角、糯米凉糕、鸽子玻璃糕、香辣黄瓜条、雪里蕻、芥茉鸭掌、麻辣鹌鹑、芝麻鱼、油焖鲜蘑、蜜汁蕃茄、蛤什蟆汤、麻辣蹄筋、盐煎肉、湖米茭白……呼,好喘!燕巧,你什么时候学得如此好手艺?要开满汉全席哪!”虞靖在那里大呼小叫,果真是许久未见菜色的人才能表现得出来的。
      “我最空啊,没事就学着玩了,没想到学得还挺好。”燕巧对这个最为自豪了。也是,每日跑去厨房看别人做菜,加上嘴巴甜,人又机灵,人家自然倾囊相授。才不到几个月工夫,已颇得其三昧了。
      “罗嗦什么?快吃吧,冷了味道可就差了。”我说话时已拿起了筷子。
      “对了……怎么不来点酒呢?”虞靖含糊地说了句。
      燕巧白她一眼,“真是在军营里混久了……这里可是府里,万一有事叫你们去,你喝得醉醺醺的成么?”
      “呵呵,也是,也是。”虞靖打着哈哈,开始专心吃菜。
      
      酒足饭饱,我沏上一壶太极翠螺,三个人开始闲话家常。也不知什么触动了虞靖,她敛了眉静静地发了会儿呆,忽然道:“我……这次听到一桩事,似乎和我们有关……”
      我和燕巧一愣,“什么事?”
      没想到虞靖居然还站起来将门窗都看了一遍,才坐下,神色间已是凝重一片,“衍州的事我多少也知道一些……是六爷和谌鹊他们商议过后才定下的计,早在去商州之前就安排下的……”
      “这个我们已经知道了……”
      “听我说完。正因为安排好了,所以谌鹊就等着你的求救信函,只要你稍有不当,就要将你问罪……谁想你居然连信函也没发过来,就径直在衍州安排开来,似乎办得挺好,让谌鹊一时也无话……”
      我心中一惊,当时居然是那么险!
      “他不甘心,所以就找宣霁谈话,想一起去跟六爷说。你虽未延误军机,但毕竟是知情不报。”虞靖深吸了口气,看来接下去的才是她要说的重点。
      “我无意中听到一段话……”
      
      “霁老弟你真的不打算帮忙?”
      “谌兄,这事恐怕……”
      “别忘了先爷临终的嘱咐啊……”
      “呃,对了!谌兄,先爷当时为何会有这等安排?到底是个什么的情形?如果有害,当初还只是婴孩时就该动手,何至于要等到现在?”
      “……本来这事也算是个秘密,既然霁老弟你问起,我也就跟你直说吧!……当初就是另道长找来的七个婴孩,说是七星,可助六爷完成大业。本来至此为止都是好话,先爷也打算将她们养在府中,但另道长临去时偏偏远远地看着七个仆妇手中的婴孩叹了声‘此子天纵其才,巾帼不让须眉,难得难得。只可惜,终究不可久留于小公子身边……’。”
      “这是什么意思?”
      “当时先爷也如此问来着,那道长说‘劫数,劫数啊’,如此简单一语便扬长而去,从此不见踪影。”
      “所以先爷就交待下来这话?”
      “霁老弟,如今此二人都才干拔群,只能除一个是一个了……”
      “…谌兄,会不会那道人的意思并非如此?这两位都是难得的才女,真是可惜啊……”
      “天下有才之士还会少?霁老弟何须妇仁之仁?宁可错杀不可姑息啊……”
      “这……”
      
      燕巧紧抓着我的手,脸色一片惨白,我看看虞靖,她也如此。没想到啊,谌鹊处心积虑地要除掉我们,这背后竟有这样一桩大阴谋在。
      虞靖抬起脸看到我和燕巧都发着呆,连忙强笑道:“他的话也不是那么作得了准。我看六爷应该不打算动我们……”
      “虞靖,对于一个要取天下的人来说,谋士与丫鬟,孰轻孰重?……别太天真。六爷现在没动我们不是说他真的不会动,只是现阶段的谌鹊还拿不出我们什么把柄。于理不合,于情不通,自然就没这个必要。虞靖啊,日后切记要谨慎再谨慎,这可是性命交关的事。”我只觉心中波涛汹涌,神思不定,头绪太多,有许多疑点并不清晰,却汇成一股不安的旋风在胸中盘旋。
      三个人都沉默着,看着燕巧的眼光闪烁,我知道她的意思,“已逃不掉了。别忘了,我们的老家在蒙乾镇,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燕巧闭上眼,手绞得紧紧的,却已说不出话来。沙漏一滴滴漏下,天色更暗了,但黧黑的夜空里,却升起一轮弦月,点点金光银辉,堆珠磊玉,煞是明净。如此美好之夜,却让人如此神伤……
      “回去睡吧,眼下也没什么办法。我们既已入了军政,现在要退出又如何能成?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只是燕巧以后就不要再陷进来了。”
      
      她们走了,各自回房去睡。我躺在床上,却是一刻也合不上眼,手止不住地发着颤,只能死死地抓着薄被。虞靖,她忽略了一个重点……
      七个婴孩,七个婴孩!我们不是年龄不等地在八九岁才入师门的么?我们之前就已见过?我们的身份是早就注定的?那我们的爹娘呢?
      我紧咬着下唇,只觉胸中血气翻涌,难受得异常。一切,原来竟是这样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