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何以堪

作者:姒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二月初二,雪融,六爷的车驾也出发了。我也不好意思再懒在卧房里,宣霁已替我代了好几天的工。于是里里外外穿上三件夹袄,外面又罩上一件绵袍,轻喘着总算走到到书房,抚着胸口才要推开房门,门已自动打开。露出一张温煦阳光的笑脸,是宣霁。
      “啊,平澜姑娘总算来了,你再不来,我可真要累死了。来来来,快进来吧。”
      我有些头晕地笑笑,“宣先生辛苦了。”
      宣霁仔细看看我,连忙将我让到屋里,刚想倒口热茶,又顿住,“姑娘还在吃药……”
      我在书案前坐下,“宣先生不必麻烦,我坐会就好。”
      宣霁上下打量我一下,又看看手中的暖炉,将之递给我,“姑娘先暖暖手,这里的活儿只怕有得忙呢。”
      我好笑地看他十分宝贝地将这个小巧的暖炉交到我手上,想起那日他与鲜于醇的对话,知他也是极怕冷的。
      他对着我看着看着就露出一丝深邃的眼神来,“姑娘这次的伤可真是凶险哪……”
      我淡淡地一笑,到底是六爷的人,“护主是平澜的本分,就是死了,也是值的。”
      “姑娘忠义宣某佩服。”
      “宣先生言重了。”我看了看堆积在案头的卷帙,才一个月,就积了那么多么?
      宣霁为我解惑,“新年开头总有许多事要安排谋划,一个年头一个年尾是一年中最忙的时候。尤其是今年。”
      总有许多事要安排谋划?我总觉得宣霁似乎话中有话,特别是最后一句。但我不想插手太多他事,只是“哦”了声,不再闲话家常,便翻开一匝信函看起来。
      真的是好多,直到午时,手中的活儿才算稍微告一段落,说告一段落,其实只是把十天前应该完成的东西解决而已。我捏捏手,活动一下有些冻僵的指节。
      对面宣霁也是拍了拍后颈,冲我一笑,“过些天只怕还更有得忙呢。”
      我暗暗皱眉,他老在暗示我什么,难道六爷到现在还不放心么?不想迂回,于是我直接道:“宣先生有话请直说。”
      宣霁爽朗一笑,“姑娘真是沉得住气,我百般把话挑起,你只作不见。”
      我语气很淡,“平澜只想处理好分内的事而已。”
      宣霁苦笑,“姑娘别恼,宣某只是觉得六爷此次上神都似乎有着特别的打算,并非只是参加冠礼那么简单呢。”
      他会不知道?北地毕竟不是六爷的地方,六爷会上神都势必已做好万全的准备,会把宣霁留在后方必有一番计较,他会不知情么?难道六爷到现在还不放心么?心里微恼,是可以假装不知情,但如此一来,只怕这一个月的共事可能就不那么顺利了。既然他要的是坦诚相见,那明言也无妨,我还可以省事点。
      “六爷是有一番计较在里面。比如让王上对五皇子不再信任,比如让各皇子开始意识到皇位的重要性。”我的话说得很含蓄。五皇子是不能再让他留在王上身边了,而对付一个王子,让他失去王上的信任,那他将有着什么样的命运已可预料。六爷会怎么做我不甚明了,但依他提到五皇子时的阴冷眼神来看,五皇子只怕难逃一死。而如果各皇子开始有意识地争夺储位,那对六爷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先不说定有皇子想百般讨好六爷以期能借助六爷在朝中的势力以登上储位,就是没有,朝中党派纷争一起,到时王上自顾不暇,对于六爷出兵东南也是一大安稳。
      “六爷对姑娘很是看重哪。”宣霁语气毫不经意,几乎听不出试探的意味来。
      “平澜只是六爷一个随侍丫环。”我平静地对上他的视线,轻轻一笑。谋士,我没忘记,他是六爷的谋士,六爷的人哪!再怎么光风霁月也只为六爷全全设想。
      
      走在雪地里,我思索着年前与现在一些事情之间的联系。看来王上也是不容再留六爷了,只是为什么呢?在豫王的根基还稳稳当当的现在?这一手也真是小鸡肚肠,刺杀不成就来个讨好,封晋岑王,又调兵河州已示全力配合,可是现在又让人怎么领情呢?老实说王上的一举一动真是缺少章法,当初能成就如此大业的人应该不是这样的吧?难道师傅说的是真的?
      …王上一生无过亦无功,前半生仰仗一人,此人身后,再无可依恃……
      真的是这样么?师傅没说那个王上依恃的人是谁,这世上有如此人物也是奇了。到底是谁呢?比谌鹊还厉害,却默默无闻的人。
      面前晃过一人,我下意识地抬头,是墨荷。我不动声色地走过,她的事我已有安排,没必要现在就去招惹她。只是没想到我闪了闪,却发现她依然在眼前,那就是有意挡道了?
      我看她,等她说话。
      “平澜,你别以为你挡了那一剑就可以在府里耀武扬威,我告诉你,就凭你的资格还早得很呢!”
      我轻笑,转身想绕过她走去前院,但显然我想放过她,她还不甘心被我放过呢!
      “你站住!”
      人的耐性有限,何况前院还有一场戏等着我去看呢!“墨荷姑娘,我没有自以为是地去以为过什么,你的担心早了点。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她一把扯住我,拉到伤口,让我疼得一个趔趄。“哼!都是一群不要脸的狐媚子!”
      什么?!我眼一眯,冷冷朝她看过去,“墨荷姑娘,请你说话干净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狐媚子你指的是谁?四位夫人是六爷名媒正娶的夫人,是主子,你一个小小的内务管事胆敢对夫人不敬?你好大的胆子!”
      她明显气噎,但仍不甘心就此被我震住,硬是把头一扬,“我就是大胆了你又能怎么样?我哥哥在军中很受重用,连六爷都时常提起他……”
      真够硬气的!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是么?我都不知道一个丫环的亲威竟可以干涉六爷府中的家事了?什么时候一个小兵的势力居然也可以渗到府里来了?”凡是六爷这种身份地位的莫不忌讳自己的府里有外应,如今你可是撞上来的。
      “你!你……”她指着我只能抖啊抖的,却也的确无话可说了。
      我不想再耽搁,掠过她,仍去我原本要去的地方,但这个墨荷是不能让她再呆在府里了。
      
      才转至前院,就听见府里管下人的沈伯在骂人。
      “你个臭丫头,竟然偷主子的东西?你不要命了是不是?”不止骂声还有藤条打开皮肉的声音,以及丫环痛苦的哀求声。
      我走上前,朝沈伯一福,“平澜见过沈伯。”
      一张四五十岁,显得精明而圆滑的脸抬起向我看过来,“啊,是平澜姑娘啊,你身子刚好,怎么不多休息休息呀?”
      “劳沈伯关心,平澜前段日子已积下了不少事,再不去办只怕难逃六爷责罚了。”
      “呵呵,也是,六爷将令牌给了姑娘,姑娘要操劳的事就少不了了。”
      “沈伯这是在笑话我呢!”我笑笑,六爷那块玉牌似乎权威很大呢!“啊,对了,这不是映画姐姐么?沈伯这是怎么了?”
      沈伯朝她狠狠瞪了一眼,“哼!没出息的东西,居然偷主子的东西在外面贩卖……”
      我笑着止住了沈伯再次要往丫环身上鞭下去的手,“哎!沈伯有话好好说嘛!这年才开个头,何必生那么大的气?我瞧映画姐姐也不是有心的,定是一时糊涂,您就饶她这一回可好?”
      沈伯朝我看了一眼,“我也想饶她来着,可她偷的是秦夫人屋里的两对金凤簪子,这近一千两的价钱,我无法交待啊。”
      “啊,这样啊……”我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交到沈伯手里,“沈伯啊,要不这样,我这里还有一千两,您就多担待点,饶她这一回吧。”见他犹豫,我又将早就备好的一只盒子拿了出来,“对了,上次在衔上看到了一支烟杆,瞧沈伯就是个老爷气派,也只有这支烟杆才配得上您,您看中不中意?”
      沈伯一打开盒子就呆住了,眼里发出亮光来,一张嘴张开是再也合不拢了。“啊,有劳姑娘费心,这怎么好意思?”
      “沈伯如此照顾我,我哪里是那么忘恩负义之人?这儿还有一包烟丝。我是外行,也不知道好不好,如果不好,沈伯您不要见怪。”
      沈伯乐得眉开眼笑,一个劲儿地说好。他小心将东西收好,又朝映画瞪了眼,“这次看在平澜姑娘的份上就饶你一回……平澜姑娘出手大方,我记下了,日后有用得着我沈万祥的地方尽管开口就是。”
      “沈伯客气了,不过一点小东西而已。”我笑笑,轻轻扶起已映画,“如此平澜就不打扰您了,先走一步。”
      “姑娘好走。”
      待回到偏院,我放开映画,将剩下的一千两银票塞到她手上,“去把你娘和弟弟给救出来吧,五百两还债,剩下的给他们安个家。”
      她呆呆地朝我看了半晌,突然跪了下来,“姑娘大恩大德,映画无以回报,这条命日后就是姑娘的了,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映画,映画万死不辞。”
      我看着她抹着泪跪在脚边,心里微涩,“那次是谁让你在粥里放东西的?”拘缘房里的人应该不会危害主子,定是有人指使或利诱或要胁。
      她迟疑了下,终于咬了咬牙,附在耳边念出了一个名字。
      我冷笑,果然是她。“我不必你万死不辞地报答我什么,只要你日后把那人吩咐你做的事都告诉我就行,还有……”我盯住她,“不要再做那种会危害到我重视的人的事,否则我决不会放过你!”
      “映画一定铭记姑娘今日的话。”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