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别人家里有着好好先生,而他的家里则有一位不好先生。
不好先生其实没有哪里不好,只是喜欢把“不好”二字挂在嘴边。

谢谢剧组成员的努力,这篇文有广播剧啦!~\(≧▽≦)/~
大家可以前往收听。再次谢谢大家欣赏^^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不好先生,不好先生的他 ┃ 配角: ┃ 其它:短篇,开放式结局

  总点击数: 14323   总书评数:96 当前被收藏数:187 文章积分:4,760,322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主受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焱式暧昧主义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3211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不好先生

作者:荷尖角(焱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色情反动、刷分、抄袭]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全】

      
      别人家里有着好好先生,而他的家里则有一位不好先生。
      不好先生其实没有哪里不好,只是喜欢把“不好”二字挂在嘴边。
      
      盛夏。
      屋外蝉鸣一阵阵煽动了暑气,烈日当头,蒸干了浑身的劲儿,人也起了惰性。
      街头巷尾只有寥寥几个小贩,一车圆滚滚的西瓜翠绿讨喜,止渴消暑,现在这个时节卖得红火。
      他探了探头,瞧见楼下的老徐家正把一只冰镇西瓜捧到树荫底下,与棋友一面切磋一面啃瓜。瓜皮上晶莹透亮的水珠也像他脸上的汗珠似的,淌个不住。
      “我想吃冰西瓜。”他忍不住开口。
      “不好。”
      屋里的男人翻着报纸,眼皮都不抬一下,当下否决。
      “为什么?”
      “西瓜性寒,况且你还要吃冰的。上回你偷喝冰箱里面那罐冻啤酒,半夜里胃疼到睡不着的事情都忘了? ”
      他一时间理亏,哑巴了半晌。
      自己患有慢性胃炎,老毛病了,多年不见好。可嘴巴偏偏馋得不得了。
      “那……就吃一个。”于是循循善诱,以退为进。
      “不好。”男人的话始终一针见血,“以前你也这么说,结果答应了你一次,你小子转头就要求第二次,第三次——你这种人,不能给你破例。”
      他像泄了气的皮球瘪下来,忿忿道:“吃不到冰西瓜,哪有过夏天的感觉。”
      男人斜斜瞥他一眼,笑得不着痕迹。
      那晚,月亮缺了半边,正巧街角的路灯也坏了好些日子,没人来修,四下黑漆漆的。
      他上夜班回来,半路遇见出门接他的男人。
      两人并肩而行慢慢踏着月光,蝉鸣比白日里更清晰,在夏夜中徘徊不息。这时,男人将一个东西放入他的掌心。
      “这是什么?”他上下一摸,手感凉丝丝的,却还不至于冷。
      “西瓜布丁。”
      他愣了愣,猛地抬头,看见的是天边几点稀疏的星光,和星光一般微微闪动的男人的眼睛。
      “有没有过夏天的感觉?”
      男人似乎问得漫不经心,仰头望住那半边月亮。
      慢慢回过神,咬了一口手上的西瓜布丁。布丁清凉甘甜,牙齿刚咬进去便碎开几块,软绵绵地在舌面上打滚。
      他粲然一笑。
      “比起冰西瓜还差那么点儿,最多给你八十分。”
      
      深秋。
      案头的工作像窗外那株梧桐树凋落的叶子,一片叠着一片,越积越厚。
      不好先生的公司近来需要联系国外客户,有时候进行网上会议,为了配合对方的时差,时间常常选在凌晨两三点。
      他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些,最初发现,是因为看见桌上那壶浓茶。
      他的胃病忌讳浓茶,因此家里一直没有泡浓茶习惯。
      心下一惊,连忙问起,那个男人这才淡淡说出来由:“喝了浓茶,才能熬到开会的时间。”
      “好好的干嘛熬夜呢,之前可以睡一会啊。你下次调闹钟吧。”
      “不好。”男人一口回绝。
      “怎么不好了?”他眉头一皱,多多少少有些怒气。
      “你睡眠浅,我怕连你一起吵醒。”
      他一怔,心仿佛被什么揉了揉,顿时软了下去:“我……有那么浅眠吗?”
      男人这时忽然笑了笑,朝他投去一个调侃的眼神:“有。如果不是因为你浅眠,当年在寝室里,我在你枕边偷偷告白的时候,你怎么会醒来?”
      他脸上一时间火辣辣的,佯装咳嗽两声。
      “你那时候说得那么响亮……”
      “我那时候声音可低了,响是在你心里响吧。”话语带着笑意。
      “你——”他正要还嘴,忽然一拍脑袋,“啊,你别岔开话题!下次必须得用闹钟!”
      “不好。”
      “你弄小声点儿,吵不醒我的。”
      “不好。”男人仍是摇头,“我跟你相反,声音太小我会醒不来。”
      “可是你平时不喝茶,一下子喝浓茶,就算忙完事情,你也睡不着了吧?”他知道男人第二天早上还要上班。这样彻夜不眠地折腾,还不把身子拖垮了。
      “你还不是一样?一旦醒了,就很难入睡。”
      男人微微一笑。
      “所以我不要冒这个险,还是喝茶熬夜比较好。”
      他却笑不出来,闷闷地骂了一声男人的无良老板:“万恶的资本家,你辞职算了。”
      “不好。”
      “怕什么,你待在家里做媳妇,我包养你。”这话说得那叫一个自负。
      “不好。宁愿为资产阶级服务,也不愿为无产阶级服务啊。”男人挑起眉毛,故意把重音放在“无”字上。
      他大怒,连扑带爬压到男人身上,恨恨地要拧几把那张嘴。
      窗外梧桐树的叶子簌簌飘落。
      当最后一片树叶落尽,不好先生提交的调职申请也有了眉目,泡茶用的茶壶在他家里从此成为摆设。
      
      初冬。
      他像一只畏寒的小动物在椅子上哆哆嗦嗦缩成团状,双脚一左一右用脚趾头蹭着脚背,手却积极地伸出袖筒,罩着鼠标不放。
      “哎哎哎,你过来瞧瞧,这家淘宝店卖暖宝宝,鬼子的进口货,还包邮包换。看上去挺靠谱的。”
      男人把一杯热牛奶放下,轻轻扫了一眼屏幕,全无兴趣,只顾低头给他添衣。
      “我们买几包回来好不好?”他抬头望着男人,目光灼灼。
      “不好。”
      真是不出所料。
      “你这个不好先生还当上瘾了?”他不悦地拉下脸,摆出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这回我是有正当理由的!”
      男人不以为然。
      以前不正当的理由听多了,现在听说,只会想起那个叫《狼来了》的寓言故事。
      “什么正当理由?”男人第二次睨向屏幕,扬声念道,“女性生理期腹痛?”
      他的脸唰一下红了:“不是!是胃寒,胃寒!我胃不好你知道的。”
      “知道。”
      “特别是到了冬天,我一睡下就觉得肚子凉凉的,忒难受。”
      “所以?”
      “所以我想买一些暖宝宝,晚上睡觉的时候贴上去,可以保暖。”
      “不好。”男人一一听完他所谓的正当理由,最终的结论却没有变。
      “为自己身体着想,还不算正当理由?你怎么又说不好?”他急了,差点没拿鼠标拍桌子。
      “你仔细看看人家的产品使用说明书。看见没有?注意事项第三条,‘晚上睡觉时请勿贴着本产品过夜,以免造成低温烫伤’,有没有?”
      他果然被反将一军,哑口无言。
      这家伙什么眼力,才这么一晃眼的功夫就看清楚了这些细节……
      “再说——”
      男人张了张嘴,话到此处却没了下文。
      他好奇道:“再说什么?”
      男人低下眼睛,目光从他身上挪开,似乎轻轻哼了一下:“再说,有了那个,你还要我做什么?”
      他呆呆地停了片刻,好不容易恍然大悟的时候嘴巴一咧,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他一边笑,一边狠狠箍住对方的脖子,把头埋在那人肩上:“嘻,你除了当暖宝宝,还能当保镖、司机、厨师、清洁工、搬运工、水电工、自动提款机……”
      男人眉头皱着,眼神笑着:“奴隶社会,物尽其用啊。还有没有?”
      他在男人脸颊上啃了一口,小狐狸似地眯了眼:“还有我的不好先生。”
      
      他的家里有一位不好先生。
      不好先生模样好,头脑好,人品好,几乎没有哪里不好,只是喜欢把“不好”二字挂在嘴边。
      然而也只是挂在嘴边而已。
      
      夏过而秋,秋过而冬,冬过而春。春也渐渐到了头。
      暮春。
      他转过头去,隔着窗,看见住院大楼外面的几株杏花。可惜花期快要过了。
      杏花开归开,居然还惹来一场淅淅沥沥的春雨。一个不经意,他不由想起小时候在课堂上背诵过的一首诗。
      诗的开头并不欢乐。
      但是结尾处的一支杏花拂开雨水,眼前仿佛一下子明亮许多。
      明亮,是啊。在他们共同生活的那间小房子里,那个男人总要把窗玻璃擦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说是为了让透过来的光线更明亮,人看了心情更好。
      难怪重症病房也常常有几面又大又亮的窗户。
      让人产生希望的错觉。
      “我这个老毛病,真的已经很老了。”
      杏花花瓣脆白,但是靠近花蕊的地方晕开一丝丝嫩红,留存下来几分暖色。
      正像他的脸颊一样。
      “所以,我这次病倒了,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癌变早期的临床表现和他以往的症状十分相似,不容易被察觉。
      不是那个人的责任。
      虽然那个人一直这样认为。
      他叹了一口气,伸手慢慢捋着伏在床边的男人的发。男人垂着脸,额头抵在握在一起的双手上面,看不出十指背后的表情。
      “你回去休息好不好?”
      没有回答。
      “手术那天不要来好不好?”
      没有回答。
      他沉默片刻,再次轻轻开口:“如果手术失败了……你忘了我好不好?”
      男人倏地抬起头。
      这一次,一字一句挤出牙缝,声音哽咽却顽固:“不好。”
      他目光颤动,顾不上嘴边的笑容难不难看,低头紧紧抱住对方,喃喃如梦呓一般。
      “以前你说‘不好’的事情,到最后总是可以换个方式满足我。这一次也不能例外,知道不?”
      
      我的不好先生。
      只有这次。
      只有这次,你真心说出来的“不好”,我不能接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祝大家儿童节快乐!
    今天是大受之日,也是《归溪》开坑三周年纪念日,那么长时间得到大家支持,无以回报,就写了这篇小小的短文,算是一份礼物吧>///<
    其实这是一个开放式结局。
    喜欢HE的同学可以认为手术成功了。
    喜欢BE的同学可以认为手术失败了。
    总之我都无所谓啦(喂)……重点难道不是过程吗(喂喂喂)



    绅士的庄园
    18世纪的英国背景,从竹马竹马到相知相爱的绅士的故事。



    精打细算
    再多的挫折,都比不过生生世世相守的决心和甜蜜。



    桥头镇上桥头村
    一个西北山村里面的关于过日子的朴实爱情故事



    方寸
    恢弘之中可见脉脉温情。



    [武林外史同人]桃花
    情动只在不经意间。



    剑点梅间三分雪(小说修订版)
    世事无常,江湖无底。回头一顾大梦初醒,江南无所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