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茶肆

作者:柳洛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恶有恶报恶果到(中)

      牛大只觉眼前一晃,忽然自己坐在了地上,他一抬头看到一人竟是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那人立于前,笑言:“我改变主意了,牛庄你等替我行了这好事吧。”
      
      几人一听甚是高兴,皆围了上来,‘牛大’自己往后退去,牛庄见了多言问道:“老大你该不会是怕嫂子晓得吧?你大可放心,我等嘴关子紧你晓得,而这小娘子已被夫家嫌弃又哪敢四处言说。”
      
      “非也,我只是忽感身子不爽,因而暂退,你等且行。”‘牛大’言,“我去将老五唤进来,你们多人齐乐也好了了小娘子心愿,今日我便替你们把风好了。”
      
      几人纷纷道:“甚好、甚好,多谢大哥!”
      
      “等等!”牛大看从前兄弟满脸yin色闭紧过来惊吼道,谁知这话一出口,却听到的是那水儿小娘子的娇弱声音。
      
      “等什么?莫不是小娘子嫌我们死人还不够,要等老五进来一同?”老三走在最前。
      
      “老三!你说什么胡话!”牛大怒道,却再一次惊觉自己的声音诡异,他抬手捂住自己的嘴,掠过脸颊时却发现自己皮肤嫩滑,再一看他的手竟芊芊玉指,虽有些劳作磨出的茧子,可却仍是一双女子的秀美之手。
      
      这时候老三已到了跟前,他一把捉住牛大的双肩亲了上去:“既然小娘子点名三相公我,那便让老子先一亲芳泽吧。”
      
      牛大一拳打向牛三,却是娇弱无力被牛三牢牢抓住,他竟是完全挣不开。
      
      牛大急道:“三弟,你快放开我!我是啊……”
      忽然牛大发现自己在无法言语,任他说什么,都只是‘嗯’‘啊’的词,这无疑加速了几人的行动,两三下他便被扒光压在地上。
      
      牛大拼命挣扎,可真真就像是变为了女子那般无力,越是挣扎,越是挑起了对方的兴奋。牛大以为是那水儿会什么妖法,心里叫苦不迭,如今他有口难言,被几人压得动弹不得。他心中又惊又怒,到口的恶骂都被化作了呜咽。
      
      而几人并不知道身下是他们的头子牛大,皆见到的仍是那个娇嫩可人的小娘子。这几人都是粗活汉子,根本不懂得怜香惜玉,今日牛大有异,他们自觉得了便宜,都乐坏了,拼了命地想一展雄威。
      
      这可苦了牛大,叫也叫不出,逃也逃不开,只能生生受着,疼得昏过去也不曾被放过,没多会儿又被撕裂时钻心的疼痛唤了回来。他心中哭爹告娘,求神明仙人仙灵救救他,可终是无何响应。
      
      庙外,先前的‘牛大’早不见了踪影,而真正的水儿也早在听到破庙里传出自己的声音的时候就吓得跌跌撞撞跑回家去了。
      
      几人连番折腾竟是入了夜还不见停,牛大已经奄奄一息地瘫软在地上,几欲死去。可那几人仍是精神抖擞,甚至想出要试个新法子,牛大眼看几个悍然大物戳进自己体内,痛苦地眼睛一闭再次昏死了过去。
      
      土地公摇了摇头,果然人以群分,此皆为恶人也,便是恶有恶报。土地公将走,忽然水中冒出一个男子,其伏在岸边拼命向土地公磕头。土地公不理,执意要走,水鬼急而上岸伏于前,悲哭不止。原来其为牛大早年落水丧命的父亲,其子无教,其言千错万错皆为己之错,求土地公饶其子一回,今后若其子再有恶念,其一定会竭力阻止,若不能阻止其将灰飞烟灭以偿其罪。
      
      土地公悯此水鬼从未曾上岸害人,又见其诚,便允了其求。
      
      牛大忽然觉得一阵冰冷,醒了过来,耳边忽然传来一个老者的冷哼及言:“你明知为恶还要为之,如今便让你仔细享受汝之所好,你可也算是得偿所愿了否?若是今后再有恶念,且忆今日之事。”
      
      障眼之法顿消,牛大还原其身,其几人皆衣冠不整,牛大更是悲惨至极。弟兄几人大惊失色,不知为何身下情绵缠缠的小娘子竟一瞬间变作了牛大,惊退几步摔在地上,连连求饶。
      牛大发现自己之身恢复,又能言语,浑身却仍是又酸又疼,顿时怒骂接连大哭不止,继而忽忆起先前传音警告,忙挣扎着翻身对着破庙神像拜地磕头。
      
      土地公对水鬼道:“其积恶已久,若是仍不知悔改,天知地知判官大人自有定夺,你们便各好自为之吧。”
      言罢,土地公入地而去。水鬼对其所离方向久久长拜。
      
      土地公之所以就此饶过牛大,一是念其或许能痛改前非,以善补过,便为大幸也,至于其善恶终了自有阎王、判官大人处置。二来,土地公对于其所言有些在意,那洛阳大户若真是行恶不止,则定要惩其恶。
      
      土地公先去了牛家村水儿夫家一趟,第二日便匆匆赶到洛阳,这才忽然忆起其根本不知那水儿究竟是出自谁家,只有在街上四处寻找多鬼多怨之处。
      
      洛阳城大,又实在白日,寻找艰难。土地公寻了半天也没发现,忽然一个书生摸样的人拦住了土地公,书生不快道:“你又来作甚?!”
      
      土地公一看书生忙和气地笑道:“大家都是熟人,地界又离得这么近,我、我来探望你。”
      
      “探望我?”书生狐疑道,“你收集够天界的百花露水了?”
      
      “没、没……”土地公羞愧地缩了缩脖子。
      
      书生顿时勃然大怒,气愤至极:“你又是来管闲事的是不是!你可还记得,此方为吾之地,非汝之所在!你上次就为了惩罚一个偷盗之人,却是不小心引发地震,摔碎了我的百花露水!你这次来又想毁掉我什么东西?!”
      
      “不、不是,此番我前来是有事找你的!”土地公摸着额头上的虚汗,其实他这次是有备而来绝不会再惹出麻烦,他本打算偷偷找到那户人家若传言为实,便暗地里惩治其即可。谁料洛阳土地竟然先发现了他……
      
      “你找我有何事?”书生模样的洛阳土地气稍解,却仍是不快,冷言道:“若是要管我这里的闲事便不用说了。”
      
      土地公摸了摸胡子,心思转的飞快,忙说:“这事其实是我那里的事,我觉得有必要和你说说。”
      
      “你那里的事我不想听,你还是这就打道回府吧。”书生冷冷说完,转身就走。
      
      土地公忙追上去:“别,莫走、莫走啊!这事也和你这里有关,所以我才找到这儿来。”
      
      书生这才暂歇了脚步,挑挑眉,示意他说下去。土地公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只是隐去了牛家村并非京城地界不说。书生听后,却是毫不关心道:“善恶相离,将有业镜照也,恶者不得善终,善者不食恶果。判官大人公正,若此人真是祸害女子无数,其死后自有业报,你又何必多此一举?”
      
      “这怎回事多此一举!”土地公吹胡子瞪眼不依道,“我等即为土地,其死后入了阴间我等不能干涉,其在阳界却是归我等所管。我等怎能眼看其为害他人而不相干!”
      
      书生瞥了土地公一眼,皱眉道:“你之所为我皆知晓,大多不过是以惩警告,教导其不可为恶、多做善行。如此不痛不痒的小作为,其中有多少真有改邪归正?你之心善,对恶尤妄图令其痛改前非,其死后便不必受太多苦难。然恶者极恶也,不受极恶之罚不能改也。你这等徒劳之功,能令你自己心中痛快些也好,然而也要懂得适可而止,莫要太强求了反害己身。”
      
      “我……”
      
      土地公尚有话,书生却已不想听,挥手道:“你便回去吧。若是心中惦记,不若助那女子世事多些顺畅,其他就顺其自然吧。”
      
      “且慢,你我对世有差本无需计较,今日是我有求于你。”土地公捋这胡须,自信满满道:“然我刚入城时便觉你这里有食人邪妖,其臭熏天,力之强法之恶且毫不隐藏,乃至凡人中灵感较强者也可觉。其扰你地界清净,而你却对其放任不管,恐怕是因此妖太强,你仅凭一人之力不能抗也。如今若是你愿意帮我查出事实真相,我便助你一臂之力,一同除了那妖魔,可好?”
      
      书生不想在理他,转身又走,土地公不依不饶地又追了上去。土地管一方之土,洛阳乃这书生的地盘,且不说双方交恶作对会是怎样结果。若是书生强行驱逐土地公出去,土地公就是有翻天的本领,在这里也是步履难行。
      
      再说,若是二人私斗惊动了上头,上面降罪下来,遭了贬责,莫说自己舍不得不当土地,这冷面书生也必是会将一切都怨到他头上来,那可是越发麻烦了。左右思量,还是得让书生点头,所以土地公对其纠缠不休。
      
      书生喜静,土地公话多,不多会儿就让书生忍无可忍了。其将书往桌上一拍,气道:“你非得这么挂心我地界上的妖怪和恶人,我就带你去瞧瞧。”
      
      土地公一听,立刻眉开眼笑,好话连篇。
      
      书生郁卒地黑着脸警告道:“我可先与你说好了,到时候我不许你动手,你就决不能动手!否则今后你便莫要在踏进洛阳一步!”
      
      土地公忙满口答应,心中疑虑又深,看来这事书生果然早就知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