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力世界

作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斑马笼旁,今年差不多九岁的小学生小刘兴奋大喊:“你看你看!这些马真的好奇怪,每一头身上都有黑色的道!这一头也有,这一头也有!我觉得这一定就是他们常说的头头是道!”
      
      野牛笼边,小刘拿着石头蹦蹦跳跳:“你快来看啊!不管我怎么骗这个小牛我拿的是草,它就是不肯吃!好了不起!我觉得这一定就是他们常说的初生牛犊不怕唬!”
      
      动物园小吃街露天电影广场,小刘指着大荧幕不无欣羡:“看这女主角的手!她的这一对手长得这么细,我觉得这一定就是他们常说的对手细。”
      
      “要不要吃点东西?” 阿麦克当然试图用什么堵住小刘的嘴,想以此逃离冷死人之后恐怕还会冰封遗体的冷笑话小刘地狱。
      “要不是因为我这么渴我一定就要了,”小刘心情却非常好,“我觉得这一定就是他们常说的不渴就要。”
      
      “……那喝点东西?”阿麦克指着一家冷饮店,四肢无力。
      “才不要!你看这家店招牌的美工做得有多菜!烂死了,我觉得这一定就是他们常说的招牌菜。”
      
      半个小时后。
      “小刘,那个,吃面?”
      “吃什么面啊!这家的面全部都冷掉了!”
      “所以才叫冷面啊……”
      
      又半个小时后。
      “小刘,这个要不要尝尝……?”
      “死也不要!这些豆腐已经都臭了!臭了!”
      “因为是臭豆腐啊……”
      
      然后又是半个小时,又是半个小时。
      这些时间里阿麦克彻底体会到,小刘从来没有刻意讲出一个冷笑话,“说话冷到死”这种特性早已深深镶嵌在小刘的整个人格当中。这个九岁的男孩根本从未察觉这一切,对于他来说这些每一句话都说得认认真真。
      直到夕阳都开始在冷冷的话语中冷却,直到阿麦克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和存在感,他才终于能够结束这一切。
      好吧,至少他是如此希望。
      因为他们总算是离开了东城区动物园,回到南城,最后来到了老王家的门口。
      老板,你真的真的,为我选错了委托啊,阿麦克紧闭双目。
      还有。
      老王,希望你和你养子没有半分相似,我知道,你只是爱披着披风而已,阿麦克如此祷告。
      然后按下门铃。
       
       
       
       
       
       
       
       
      
      阿麦克冰冷噩梦的开端,在今天上午十点。
      阿麦克自己的办公室。
      
      “我真的是太了不起了。”小刘笃定道。
      “哦?怎么说呢?”阿麦克边回应着边递过一张名片,一脸职业性的微笑。
      
      阿麦克在李姐的事务所工作,这间办公室当然就是事务所内众多办公室中的一间。
      在这座城市的南城区,李姐恐怕是最有名的人。有名到不管叔叔伯伯大爷大妈,都尊称她一声“李姐”。
      因为不论一个人拥有什么样力所不及又或想做却不愿自己去做的事情,都可以来李姐的事务所,委托给她手下的员工们。
      并非什么事情都能做好,并非什么委托都办得到,但只要他们接下的单子,一定会尽全力去试试看。
      没错,就是这个“试试看”,就让这间事务所远近闻名,享有极好口碑。
      你想到了漫画《银魂》里的万事屋?虽然这间事务所比它的规模大很多,但本质上,都是差不多的东西。
      只要不违背李姐的原则,这间事务所什么单子都接。
      
      阿麦克当然也是李姐事务所里的员工,所以他现在正坐在委托人小刘的眼前。
      “我暗恋的女生是我的班主任。”小刘严肃说道,看了一眼手里的名片,名片朴素简洁:
      
      尽力帮您解决一切的阿麦克。李志刚事务所。
      
      “没想到李姐是个男的!!!”小刘五雷轰顶。
      “那怎么可能,李姐当然是女的,名字比较男性化而已。”阿麦克讲道,并试图解释李姐的名字“李志刚”。
      “我暗恋的女生是我的班主任!”小刘双目忽然一瞪。
      “……那还真是了不起。”阿麦克只好说。
      小刘终于心满意足地笑了起来。
      
      阿麦克重新打量着今次的委托人。他今年差不多九岁。他读小学三年级。
      他的绰号叫做小刘。
      
      “不过……”阿麦克问,“请问你的绰号为什么会叫做小刘,这样会不会太……早了一点?你知道,这样的外号至少应该等到你六七年以后。”
      “什么外号?小刘就是我的真实姓名。”小刘一脸严肃。
      “当然当然。”阿麦克继续微笑,虽然当然个屁,“所以,你这次要给我们下的单就是委托我们,帮你和班主任表白?”
      虽然并不精于交流,但三句不离主题是阿麦克的职业素养。
      “那怎么可能!”小刘啪地把桌子拍出一声巨响,幼小的身躯瞬间蒸腾出浩然正气,“男人的爱情,当然要由自己来争取!”
      
      “…………失敬。”
      
      小刘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腕上闪亮亮闪亮亮的夸张电子表,然后忽然转入正题,就好像自己刚才的怒火从未存在过:
      “我这次要你帮忙的,事实上……”
      
      “嗯?请说。”阿麦克。
      
      “我有很多钱!”小刘突然爆吼。阿麦克吓了一大跳。
      小刘一把掏出一个小钱包:“我有很多的钱多到足够你帮我做这件事,所以你千万不要变得他们常说的知难而退!”
      
      阿麦克看着突然火山爆发的小刘好一会儿,直到职业性的冷静惯性再一次帮助他镇定下来,然后才说道:“……小刘,你不需要这么紧张,来到李姐这边办事,钱并不是最主要的问题。”
      可其实钱真的是根本性的问题,但这种话当然不能跟委托人说,尤其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
      小刘却不理他,径自打开有点脏兮兮却鼓到臃肿不堪的小钱包。
      
      阿麦克看到,里面果然不少钱,全部是崭新的百元人民币。
      “整整五千块。”小刘咬着牙,恶狠狠地说道,那表情根本就像是拆弹小队刚刚终于挖到了市中心商场的爆破物,可队长凝视良久之后扭过头对组员们说:“是核武器。”
      
      “整整五千块。”阿麦克若有所思的点头。
      阿麦克当然不会像小刘那样坚信五千块是足以用来研发卫星的巨资,他感兴趣的是为何一个小学三年级生能够随身带着五千块钱。就小刘手腕上那块以为自己是太空船的电子手表的劣质程度来看,小刘的家长不可能是那种给零花钱都五千五千给的,完全不会教小孩的混蛋富豪。
      
      阿麦克可不喜欢从家里偷钱的小鬼,而且一次就偷五千。
      
      “不是你想的那样。”小刘就小学三年级来说毫无疑问是察言观色小能手,“我的钱来得一定就是他们常说的堂堂正正。”
      “那到底有多堂堂正正,我洗耳恭听。”阿麦克忍住笑。
      
      “洗耳恭听?那是什么?”小刘歪着头。
      阿麦克无言以对良久,才说道:“没什么,你的钱是怎么来的呢?”
      看来小刘脑子里的词汇库还没有完善到成年人的宽度,这也是当然。
      “买刮刮乐中的。”小刘又一拍桌子,不怒自威。
      阿麦克虎躯一震。
      
      就算是小刘这样的怪小孩,说到底也还是小孩,从小刘那八面威风的样子来看阿麦克知道他没有在说谎。
      那样的话,还真是个……太好运气的臭小鬼啊。
      
      “这些钱肯定够你雇佣我了,小刘先生。”阿麦克鼓励道。如果你不是让我去帮你拆掉学校的话。而且话说回来,小刘拍桌子的声音异常的响亮,每每震得阿麦克鼓膜生疼。
      “为什么叫我先生?我还只是个小学生。”小刘有些不满。
      阿麦克只好闭嘴。
      真是够了。
      
      然后小刘却陷入了沉默。
      那沉默的颜色当中多少有一些羞赧,但更多的是激动和憧憬。
      暗恋班主任的话,该不会是想委托我帮他做一些不堪的事情吧……阿麦克想。
      不对,应该不可能,再怎么说他才上小学三年级。
      “我……我想委托你帮我做一件事。”小刘。
      “当然。”阿麦克精神紧绷。
      小刘再次看了看航空航天手表:“还有两天零十四小时我就彻底九岁了,所以这件事一定就是他们常说的迫在眉睫,可是我希望你不要嘲笑我,因为我要拜托你帮忙的事情……实在是太伟大。
      “这点请您绝对放心。”阿麦克说道。还好他的用词是“伟大”。小学生想要的伟大,一定就是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飞起来之类的吧。
      
      “那好,这一定就是他们常说的死得其所。”小刘下定决心,并且终于用错了成语。
      
      小刘鼓起勇气大喝:“其实我是想拜托你!不管给你多少钱都行,请你一定要让我的义父认我做义子!!”
      
      阿麦克瞪大眼睛看着正气凛然的小刘,根本无法发觉自己的脑袋正一点一点,自然而然歪成九十度:
       
       
       
       
       
       
       
      
      “……………………啥?”
       
       
       
       
       
       
       
      
      “让我的义父认我当义子啊!他不论如何也不肯的!”小刘显得很激动,用手不断敲击着桌子。
      
      “请……等一下,”阿麦克连连摆手,“我是想要说,他既然是你的义父了,你肯定已•经•是他的义子了吧?”
      “好吧。”小刘说道,突然间他浑身泄气,那表情根本不像是小学生,而是像一个成年人面临到了生命中巨大而不可逾越的挫折,整个人都颓丧起来。
      
      好吧。
      我全部都说实话。
      其实他并不是我的义父,他只是我的养父。
      我没有见过我的亲生父母,我从小由我的养父养大。
      你别看我年轻,我这个人的一生当中,有一个非常伟大的梦想!我要让我的养父认我做义子!
      所以我从来都叫他“义父”,但是他根本就从没有把我当成义子,他只是把我当成养子。
      
      小刘说着,一脸的落寞:“当成养子而已。”
      
      “………………哦。”阿麦克说道。
      他当然知道在别人认真诉说某些事情的时候,回答出“哦”这个字有多么的失礼和没品。
      但他实在想不出任何其他的反应。
      “我觉得,”阿麦克回应道,尽他最大的努力,“义父和养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
      “你说的这叫什么话!!”小刘愤怒大吼,他这次真的生气了,整个人就好像被星矢灵魂附体了以后又听说纱织小姐的钱包被人偷了。
      阿麦克用了好一会儿才熄灭小刘的小宇宙。
      
      “你到底帮不帮忙!”小刘打断阿麦克的思绪,他开始显得不耐烦起来。
      “这个……”阿麦克有些迟疑。
      小刘所委托的“任务”,好吧,任务,抛去实在是有点扯淡了以外,完全符合李姐的接单规定,丝毫不违背原则。
      可问题就在于这个单子或多或少,也许实在是有点……太他妈扯淡了。
      
      “对了,不知道你班主任是个什么样的人,让你对她这么爱慕?”阿麦克难下决断,只好岔开话题。
      “提起我的班主任。”小刘的心情大幅度好转,双目逐渐变得清澈,“那可是我们全班男生心目当中的女神。她刚刚从大学毕业,漂亮得根本就是实在太漂亮,那种成年人的美是我们这些未成年人根本不能想象的,我觉得这一定就是他们常说的成人之美。”
      
      “我觉得你误解这个词的意思了。”阿麦克轻描淡写说道。
      回想起来,阿麦克整个人虽然很有潜质,但他毕竟入行的时日尚浅,无法从这些对谈中醒悟到年仅九岁的小刘到底是怎么样一个牛鬼蛇神。
      “我义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小刘突然再次用手掌猛轰桌面!
      “啪!!!”阿麦克忍无可忍,冲着桌面对轰回去。
      “你这是干什么?”小刘疑惑问道。他可是诚心实意觉得疑惑。
      阿麦克整个人僵住。
      我可是专业人士,阿麦克心想。
      我再也不是从前那个窝囊废了,我现在有正经的工作,我是专业人士,我不可以被客户左右情绪,更何况他还是个臭小鬼。
      
      “没什么,我只是看你拍得那么响,就忍不住挑战一下,看来果然还是你拍比较响。”阿麦克从牙缝里一字一顿挤出这句话。
      
      “那当然了,我可是经过特别训练。我真的是太了不起。”小刘洋洋得意。
      “请问你的义父到底是哪位大人物。”阿麦克握紧双拳,好不容易硬装出一副感兴趣的表情。
      既然小刘非要提,那这便成为和客户交谈的必要部分,也就不能逃避。
      阿麦克没有说“你养父”,而是说了“你义父”,这让小刘兴高采烈。“那你可听好了,在这整片城区不管男女老少全都知道我义父的名号,”小刘无比自豪傲然道,“他就是‘那个披着披风的老王’!!”
      “什么!!!!!”阿麦克的声音直接爆炸,“你说你义父就是‘那个披着披风的老王’?!?!”
      “你看吧!你也知道!你也知道!”小刘叫道,简直乐开了花。
      
      阿麦克当然知道。
      小刘真的是诚实做人,他义父的名号整片城区确实不管男女老少全部都知道,单从知名度来说,他在整个南城区甚至和李姐一样有名。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想让整片城区所有人全都知道你的名号,方法说少不少,说多却也不太多,但无论如何,“春夏秋冬四季每时每刻都披着同一条披风,不管出门进屋吃饭睡觉坐公交乘地铁上公厕去澡堂从来都不摘下来,一披就是七年”这件事,绝对算一个。
      
      你可能嗤之以鼻,觉得这根本是屁话,心想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
      
      那么承让了,小刘的义父就•是•这样的人。
      所以他才被叫做“那个披着披风的老王”。
      
      “你为什么会想要认老王做义父?他一定有什么震古烁今的巨大优点吧。”阿麦克随口敷衍着问,他用一只手用力按住自己的两个太阳穴,事实上他丝毫不想知道有关老王那个怪人的一切的一切的一切。
      
      “虽然我不知道阵古说金到底是什么玩意,不过说到我义父的优点那你还需要问吗?”小刘一脸憧憬,“他披着一条披风整整七年!七年啊!还有比这更帅气的事情吗!这就是威风,这就是伟大,这才是男人的浪漫啊!”
      好吧。
      阿麦克彻底没话。
      掏心挖肺的说,这个单子没难度。这钱很好赚,又有机会拜访到这对大怪人养小怪人的怪人父子。完完全全是0风险的单子。
      可问题就在于……
      为什么我要接下这种白痴单子啊!
      阿麦克在心中狂吼。
      这种狗屁单子能赚几个钱啊!什么拜访怪人父子啊!谁要接近他们啊!什么啊!!!!啥啊!!!!!
      “对了。”小刘突然想到了什么,“请问我这五千块应该够这个委托了吧?虽然我要拜托你做的事情真的是太伟大,你很难办我也知道,可这毕竟是五千块的巨款,本来我还想用来吃遍全世界所有种类的面,可毕竟爱好是爱好,梦想是梦想,信念却又是另一回事所以……”
      “足够了!”阿麦克赶紧打断小刘的废话连篇自语,“说真的,虽然这件事确实好伟大,但5000块也足够足够了,真的小刘我是说真的。”
      “真的吗?真的吗?你真的是大好人啊!李姐的手下果然全部都是好人啊!”
      可是你可别搞错了,我可没有答应你啊,阿麦克刚想这么说,他的手机突然响起短信息铃声。
      这个世界上有两个人的短信息阿麦克非读不可,刚刚的声音告诉他,短信来自其中一人。
      阿麦克掏出手机点击打开短信,逐字读完,然后愣住。
      “喂?你怎么了?喂!”小刘。
      好一会儿之后,阿麦克长呼一口气:
      
      “好吧,这件事我都答应。小刘,这次的委托我接下了。”
      
      “什么!!!真的吗!!!我去!!!!哎呀!!!!耶!!!!连李姐的人我都能委托到,我真的是太了不起了!那我在楼下等你!先去动物园!”
      
      小刘说完,风风火火地跑了。
      
      慢着,刚刚我好像听到……动物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