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宫旧事 上卷

作者:下午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二章复职(2)

      两人远远离开东花厅,即墨才松口气,一巴掌抽得沈襄把脸都歪了过去,鼻孔蹿出一股热血。他狠狠骂道:“你是不是疯了?让公子发现,小命还要不要?”
      
      沈襄歪着头站在原地没动,只是抬起衣袖抹抹脸上的血迹,一声不吭就要离开。
      
      即墨看到血有些慌乱,却揪住他的衣领不肯松开,“我盯你两天了,你到底想做什么?”
      
      偷听壁角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沈襄被他当场抓住,情急之下有点恼羞成怒,气急败坏地嚷了一句:“你放手!”
      
      即墨一把搡得他退后两步,发狠道:“好,我这就告诉公子!”
      
      沈襄只好拦着他,无奈地说:“我想知道为什么送我走?” 这两天府中上下都知道端砚被亲戚赎了身,曹懿已经为他签了脱籍文书。但真正的原因,也只有方先生和即墨两个人明白端倪。
      
      所以即墨气极而笑,“靠听壁角么?你个呆子!”
      
      沈襄抬起头,眼底深处是一片苦恼,“公子不肯说,先生不肯说,你也不说。”
      
      “公子是为你好,你管那么多呢?”
      
      沈襄做了个不以为然的表情,“你知道什么!”
      
      即墨看了他一会儿,眼圈渐渐泛红,背过身子道:“我家祖上是靖难之役时坏的事,此后合族沦为贱民,代代为奴,世世不得翻身。我原是和王府的家奴,因为得罪了主人被发卖,几死几生才来到侯府。”
      
      沈襄不明白他为什么提起不相干的事,惊讶地听他接着说下去:“侯府既是我安身立命的地方,我眼里就只有公子。端砚,公子给你再世为人的机会,你在不在乎不关我事,再让我看到你做这种事,别怪我不顾兄弟情分。”
      
      他甩手走开,只留下沈襄怔怔地站在原地,一个人辗转思量。
      
      管家曹安远远看见即墨,一路小跑追过去,“祖宗哎,到处在找你,你跑哪儿逍遥去了?侯爷出门要你跟着,还不赶紧过去?”
      
      即墨站住脚问:“吴大少爷走了?”
      
      “可不,气冲冲走的。”曹安看看四周,压低声音道:“你多长点眼色,小心招祸。侯爷的脸拉得有这么长!”他在胸前位置比划了一下。
      
      曹懿收拾停当带着即墨出了二门,曹安跟在身后小心地问: “今儿外面下小雨,要不要多跟几个小厮?”
      
      曹懿摇摇头,“不用,官轿也省了,找顶普通的竹丝软轿来。” 曹安虽然诧异,却知道这位年轻的主子素来讨厌多嘴的下人,他不敢多问,立刻吩咐下面准备。
      
      曹懿心里很不痛快。在为陆炳辩解时,他已无法分清是在说服吴顺来还是说服自己。吴顺来拂袖而去时,他的心里隐隐有了一丝众叛亲离的恐惧。
      
      连着几夜没有睡好,轿子轻微的颠簸已让他头昏眼花,眼前一阵阵发黑,他扶着轿壁无声忍受着,额头的冷汗一层层逼了上来。
      
      吴顺来坚持的信念,他也深信不疑,可他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守得云开见月明。
      
      没有回头路了。这一刻心中反反复复回响的,只有这一句话。
      
      严嵩的赐第位于城南阜财坊附近,轩敞壮丽不减王公,是京师最大的府第之一。严府今日正在大宴宾客,正门前官轿云集,挤得水泄不通,几无插针之地。侧门处则礼车礼担流水般络绎不绝,热闹得如同集市。
      
      曹懿的青布小轿却绕过正门,直奔西北侧的角门而去。
      
      严府的管家严年早早候在那里。这严年号萼山,虽为家奴,但内外官员夤缘严府,均由他经手,却是现官不如现管,因此人人敬畏,统称他为“萼山先生”
      
      曹懿躬身下轿,严年早已叩下头去,“小人见过侯爷。”
      
      曹懿对他很客气,伸手扶他起来,笑道:“家礼足矣。你还是叫我表孙少爷听着亲切。”。
      
      严年欠欠身在前面带路,“您可算来了。老太太惦记一天了,问了几回,逼得我不敢在老太太跟前儿露面。”
      
      曹懿只是有分寸地微笑一下,并没有接腔。严年地位再显赫,也不过是严府的家奴,他还不想礼贤下士到这个地步。
      
      严年回身搀住他,“这儿有青苔,您小心失了脚。老太太吩咐的,表孙少爷到了就去后堂,老太太现正和几位内亲说话。”
      
      曹懿放眼打量着四周的景色,不经意地问道:“相爷退值了吗?”
      
      “皇上今日斋醮,相爷被留下了。估计明日才能出宫。”
      
      曹懿“哦”了一声,多少有些失望,内心深处却又有一点莫名其妙的解脱。
      
      踏进后堂的大门,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他立刻楞住。所谓内亲,原来是严嵩的干儿子,都御史总理盐政鄢懋卿、文选郎中万寀和职方郎中方祥。因所有文武官员的勘选,都要从万、方两人手中经过,坊间戏称此二人是严氏父子的文武管家。他隐隐有种进了陷阱的感觉,悔得想掉头离开。
      
      室内的人看到他进来,除了欧阳氏,都站起身按官阶依次行庭参礼,曹懿只能含笑一一回礼。
      
      欧阳氏笑逐颜开,挪动身体便要下炕。曹懿紧走几步,跪在炕前的脚踏上正要磕头,欧阳氏已经拉住他的手拖到身边,搂在怀里满身满脸的摩挲,一口一个“九九”。下面几双亮晶晶的眼睛盯着这祖孙两人,看到一向不假行色的曹小侯爷,被揉搓得一脸尴尬,有人忍俊不禁,索性扭过脸吃吃笑。
      
      欧阳氏察觉到他身体的僵硬,放开手笑道:“我们娘俩叙叙旧,你们都下去,到前厅帮着世藩招呼客人。”
      
      鄢懋卿等人皆应声退下。炕上原本躺着一个粉妆玉琢的孩子,正睡得香甜,被说话声惊醒,恼得张开嘴大哭。奶娘伸手抱起他,那孩子的身体一离开大炕,哭声陡然变得更加尖厉,张开两只小手挣扎着要往炕上扑。
      
      曹懿被他的哭声刺激得耳鸣不已,看看欧阳氏,无可奈何地笑道:“没关系,放他在这儿好了。”
      
      孩子一挨到炕,立刻止住了哭声,睁大黑眼睛看着他。曹懿犹豫了一下,向他伸出手。那孩子翻身爬过来抓住他两根手指,放在眼前端详了一会儿,突然塞进嘴里。曹懿始料不及,又不敢用力,只好任他荼毒。刚刚生出的小牙,咬得还真是疼,他抽着冷气苦笑。
      
      奶娘惊叫一声,上前捏他的小嘴,他死活不肯松口,众人顿时乱做一团。曹懿哭笑不得地拦住她们,“别乱来。” 他拎起腰间的荷包在孩子眼前晃动,荷包上鲜艳的璎珞引开了孩子的注意力,不自觉地放开嘴,曹懿白皙的手指上已经留下几个小小的牙印,口水涂了他半个手掌。
      
      孩子咧开小嘴,漂亮的小脸笑得象朵花一样,曹懿的心忽然就软成了一泡水,张开手臂抱住他。一个柔软的小身体伏在他怀里,散发着淡淡奶香,两只小手没有一刻得闲,拽过他的腰带,犹豫着看了他一眼,最后还是放进了嘴里。
      
      曹懿觉得好笑,轻轻用手指逗他,他象是极其怕痒,扭来扭去咯咯笑,挣扎中衣领散开,露出胸前的金项圈,项圈的做工极其精细,缕空的枝叶蔓然翻卷,尽头处是一颗血红的宝石。曹懿心里一沉,难怪觉得这孩子面善,他抬起头问:“他姓万?”
      
      欧阳氏明白他的心思,将孩子交给奶娘,示意她带着孩子出去,然后看着他道:“是初蕊的儿子。九九,如果不是你执意退婚,早该儿女双全了,大好姻缘被白白错过。”
      
      曹懿低下头笑了笑:“谁想得到还能活这么久?” 当孩子把柔嫩的脸蛋贴在他怀里的时候,是一种对人完全的信任和依赖,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的体会了。
      
      那种眼神苍凉地微笑,让欧阳氏心疼得不知如何是好,拉过他的手臂抚摸一会儿,终于将他搂进怀里,“九九……”
      
      曹懿只觉得辛酸,眼中却干干的没有一滴眼泪。所有的选择,都是万般权衡之后,在当时情境中做出的最正确选择,即使以后发现选择错误,已经过去的,也只能让它过去。不然还能怎么样,象孩子一样坐地痛哭?如果眼泪能挽回流沙一样从指缝中消逝的幸福,又有多少长城禁得住世人的哭泣?
      
      门外的侍女打起门帘,扬声道:“少爷和孙少爷下来了。”
      
      ---------------------------------------------------------
      
      靖难之役指的是明朝建文帝朱允炆,即位之初鉴于北方诸王“拥重兵,多不法”的状况,决意削藩,朱元璋四子燕王朱棣,即后来的明成祖,以“清君侧”的名义被逼起兵篡位,自称“靖难之师”。帝都南京失陷时,800多建文旧臣慷慨赴死,其中以杀方孝孺事最为惨酷,因不肯为朱棣撰写即位诏书,被灭十族,族中成年男子尽被诛戮,共八百七十三人,未成年男子发往功臣家为奴,女子没入官籍为娼。史称“壬午殉难”。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