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狗一家亲

作者:星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2 章

      沈雨浓显然不太适应住校的生活,不过这也正常。谁要碰到从打饭到洗澡到睡觉都有人不停地盯着看谁都受不了。但他的表现却让我很讶异。他那个初中同学说没有人愿意理他绝对是造谣——当然我也没信过就是了。只是他被人这么说,心里总是不舒服。
      他还是跟小时侯一样,甚至更熟练地运用起与人打成一片的技巧。他完全不回避别人好奇的目光,总是主动地接近人群,跟人聊天,打闹,开玩笑,尽量展示自己,等周围人的好奇心过去,他也就跟普通人一样融入人群中了。
      而我们,则是忙翻了。绝大多数升学高中的作法都是一样的,高二上完高三的内容,高三进行全面复习。
      不说别的,光是历史就是中国古代近现代加外国通史,通篇笔记整理下来都有几大本。而且现在高考出题哪儿是想让你考过啊?根本就是本着考倒一个算一个的宗旨。着眼点之刁钻真是集中国五千年科举出题之大乘。
      就这样还培养出了刘锐这类的资料整理型精英。她是我见过最恐怖的一个历史笔记整理高手,竟然想得到以年代为标把中外史混在一起整理,每年里世界大小事一一列出来,连老师看到都叹为观止。以此为例,足见她将“变态”二字在高考复习上发扬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而大美早就不把英语高考那点词汇量放在眼里了,人家可是已经考过了托福的人了(虽然分数还不太惊世骇俗),对付高考那是太小菜了。所以我们用来复习五科的时间人家只摊在四科头上,多轻松啊!她完全可以玩儿去,如果不用考数学的话。
      我数来数去,英语和历史都比其他科弱。刘锐自从看到我弟,对我的那个热乎劲别提多恶心了。我知道又是她那颗天秤座的“爱美之心”发作了,不过她热心提供的那个历史资料我不敢领教,怕还没背完先疯了。大美有意要帮我补英语,可是我看大家都挺忙的,也没好意思老去打扰她跟政治数学培养感情。我的临考潜能再次面临挑战!其实我最懒得记单词,每次考试都是靠语法瞎蒙生词的意思,居然总也被我蒙个八九不离十,连我自己都有点崇拜起自己来。就跟初中一样,高中三年的单词我又得在最后一个学期的时间里攻克下来。那天老师把高考单词表发下来,我草草看了一眼,真是个挑战!
      中午看完书回到寝室,沈雨浓有时在我们寝室吃完午饭会直接睡到我铺上。我去洗了个澡,挨着床边躺下。他揉揉眼睛看到我就会挨过来,瞌睡虫迅速传染,我也很快就能入睡了。
      不知是不是有他在旁边,很多人上了高三会被弄得神经衰弱,晚上失眠严重,上课却老是打瞌睡,而我却一点事没有。该睡的时候睡得很好,也很少开夜车,休息得好,上课自然有精神。
      但面对从未有过的高强度练习死背大小考,一向懒散的我每天神经都被迫紧绷,变得极其容易烦躁,只要有一点点小事都能让我静不下心来。
      那段时间沈雨浓没少挨我骂,嫌他吵啦,嫌他烦啦,总之就是心情不好到处找茬。可是秉持着多年来做我弟的经验和原则,他基本上是不会太跟我计较的,顶多不敢再到处跟着我,才高一就按照高三的作息时间折磨自己。
      只有王烨有时来,看不下去,也不管我的抗议,一把将我拖出去。
      对了,忘了说,他的技校也终于毕业了。到此,标志着王烨同学的学生生涯正式结束。他学的是汽车修理,虽然我不知道他这样三天两头地到处跑,实在无聊和有空的时候才去上上课的人到底能不能修汽车,但这个专业工作其实挺好找的。但我从没问过他现在都在干吗,他也从不跟我说。在我的想法里,他也就是在混,毕没毕业,工没工作,差别不大。反正他老爸早就不管他了,他用的钱都是自己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
      他的朋友遍天下,连我们学校前两站的地方都能给他借出间行宫来。他虽然拖我到这种封闭的空间,却反而规矩起来,不随便弄我了,就是陪我说话。我心情最烦躁的时候,逮到理由就开骂,有时没理由也骂。他就不说话,光听我嚷嚷,等我喊累了,一把把我抱进怀里,当拍小狗似的拍我。
      这谁受得了?我越挣扎,他越抱得紧,还一个劲在那边自说自话:“累了?歇会儿。别当自己是超人。愿意看就看,看不了拉倒,没谁逼你。不上大学也没什么大不了。”
      我死劲推开他:“切!不上大学我干吗?”
      “……”他蓦然被问倒了,看了我好一会,才抓抓脑袋傻笑一下,“对啊,你这种书呆子,除了上大学,还能干吗?”
      看看,连王烨这水平都看出来了,除了上大学,我别无出路。只能闭着眼睛往那目标物上撞。
      其实他的怀里很温暖,肌肉结实宽阔,静静地靠着就能不知不觉地睡着。有时我也不是这么矫情的,他爱抱就让他抱呗,反正也舒服。我们天南地北地聊天。
      “哎,你注意到了没?小雨长高了。”
      “早看到了。快15了吧?长个子的时候。”
      “唉,想到他以后会比我高,跟他说话还得抬头~~~~~~郁闷!”
      “得了吧你,都在想什么呢?这种鸡皮蒜毛的也计较,累不累啊?”
      “只要别让我背英语历史就不累。”
      “背得头疼啦?我给你按摩按摩。”
      还有这项服务?舒服得我。“王烨啊,你干吗对我这么好?还什么好处都没捞到。”
      “这不为了将来能捞到吗?”他贴着我耳边说,热气喷进耳朵里,酥酥麻麻的。
      “将来?做梦吧你!”
      他手上若重若轻地按着,边笑:“沈烟轻,我告诉你,我为你做任何事都是我心甘情愿的,将来怎么样,我不在乎。你如果哪天一感动,愿意把心放在我这里了,我会高兴得晕过去。如果不会,我也就陪着你一起等。没关系,日子还长着呢。”
      “等什么?”
      “等你得到你想要的。等你快快乐乐地对我笑,说王烨我好幸福!”
      我心里像被突然灌了铅,重重地沉下去,他什么都知道了?有那么明显吗?“嘁”的一声笑出来:“王烨,你真是无药可救了。”
      “爷爷乐意!”
      真是霸王龙级的霸王!
      熬啊熬,终于熬过了大大小小摸底考,模拟考,最后一门会考,黑板右下方的倒数计时数字一天天在减少,我连王烨也没时间接见了。
      大家都在不用吃饭睡觉似的做最后冲刺,所以我说我讨厌这种升学率高的学校,越是高升学率,越是不能让这个辉煌的标志掉下来。除非你神通广大拿到高考试卷,否则就大家一起一把汗一把血地把成绩泡出来吧!在这种环境里,你不学也得学,否则就心里虚得慌。我觉得脑子要被那些年代和英语单词撑爆了!我要死了……一定的!
      沈雨浓天天给我打饭,我连话都不跟他多说。
      最后一次模拟考考完,市里的学生全部回到市里的考点参加高考。我把三年来在D高所有的物件都搬回去了。走的时候,床上柜子里空得像新的一样,忽然觉得舍不得起来。
      7月6日的晚上,我忽然睡不着了。对面楼的家里不知在搞什么,大半夜了还开着灯,灯光从窗帘缝里照进来,害我连想闭眼假寐一下都闭不安生。
      忽然有人推了门进来。
      我转过身去,看到为了不打扰我看书,跑到老妈房间去睡的沈雨浓站在那里。
      “哥。”他看我睁眼看他,还奇怪咧,“咦?你还没睡?”
      “小雨?”我坐起来,“你怎么还不睡?”
      “我、我就是想来看看你了。想看看就走的。”他脱了鞋爬上来。“我睡不着。”
      他握上我的手,黑暗里和着那双眼睛,越发像波斯猫了,亮晶晶地看着我:“哥,你紧张吗?”
      我被他突然一问,本想习惯性地来一句“有什么好紧张的?”,可话到嘴边,变成一股泄气,点了点头:“嗯。有点。”
      “不怕!我知道你能行!”他抱过来,轻轻地笑,“你是我哥呀!”
      
    插入书签 



    天选之废
    电竞大神,身娇体弱不易推倒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