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狗一家亲

作者:星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老妈向来忙,都不知道她在忙什么。从我回到她身边,每个星期便只能见到她三两次,老爸倒还经常来看我。他再婚时,还拉我去当了花童。
      虽然有保姆照顾我们,但很多时候,我还是觉得自己好可怜,根本是在跟那个小家伙相依为命。还是个让我越来越火大的笨蛋!
      我五岁时,他一岁大。对他仍有好感。当然只是停留在小孩子对美丽事物的无限追求和向往上。
      我七岁时上小学,他三岁,在学会叫“妈妈”前先学会了叫“哥哥”。我以一个一年级小学生的水平便赫然发现了所有美丽事物的背后都必然有其辛酸的一面。他从那时开始死活要赖着跟我睡,如果不答应,他便让所有人都不能睡——他小小年纪肺活量便如此惊人,想来一定是得自父系的遗传。如此生猛的状态在很多电视里的外国人身上都能得到证实。然后我妥协,然后就只能每天早上起床时面对理应七八年后才要面对的尴尬——洗床单!
      “玲姨,快来——小雨又尿了——”每次小保姆都百般不情愿地被我从热被窝里唤起来伺候那个小祖宗。我七手八脚地把他八爪鱼似的巴着我全身的手脚扯下来,赶紧去洗澡换衣裳。后来我在《自然》课本上学到,八爪鱼的这一行为通常用于“捕猎”。
      我九岁时小学三年级,他五岁了,终于上了幼儿园,开始对“学习”这一人生重大课题的初步认识。每天回来还缠着我要给我讲小朋友间的趣事——我是没兴趣听了,他非要搬张小板凳在我身边讲,还有些奶声奶气的调子的童言童语有时也能让我笑出声来。他由此更要卖力地跟我讲。
      他这个外貌,不用说,一定是在幼儿园里掀起了轩然大波,从老师到其他小朋友的家长都对他好奇不已,更别说无数个喜欢亲近他的小女孩了。这小鬼从小就有色狼的潜质,来者不拒,还学会了把小女生给他进贡的好吃好玩的东西带回来跟我分享。
      我每天大概四点钟放学,幼儿园为了配合家长的下班时间大多在五点左右。某天回家时我专门绕道那间幼儿园,破天荒地打算接他一起。
      找到大班的教室时,只看到有个老师在收捡撒了一地的积木。
      她抬头看到站在门口的我,有些惊讶:“呃,小同学,你找谁?”
      “老师好!”上了学的小孩站在幼儿园无论怎样都觉得大上几分,我露个规矩的笑容,有礼地叫了声,她的脸色立即一柔,“我是沈雨浓的哥哥。我想接他回家,可以吗?”
      “啊?你是他哥哥?”她狐疑地对我上下打量,弄得我心里一阵憋气,面上还得维持好好学生的标准。有什么好奇怪的?!同母异父长得不象很希奇吗?
      我还非得解释:“是。玲姨今天忙不过来,我代她来接雨浓。”
      “哦,是这样。”她听到“玲姨”,又看我年纪还小,相信了,点点头,指指右面,“他在后面花园里跟小朋友们玩呢。你过去找他吧。”
      我道声谢,过去花园。
      花园里大概不止一个班,看起来年纪不等的小孩闹哄哄地满处都是。两个老师在旁边看着,时不时还聊着天。我跟她们打了声招呼。
      “沈雨浓啊,刚刚还在这边的啊。”明明是两个小班的年轻老师,又一副都很熟他的样子,想来那家伙不仅在女生里,包括在女老师里都很吃得开。
      “没关系,我自己去找找好了。”我笑笑,利用身高优势四面逡巡。
      这个花园还挺大的,有个小小的喷水池,周围是花圃,我望了一圈,大多数孩子都在喷水池前,他那么好认的外表理应一眼就能看到。
      阳光折射出一抹金黄在我眼角一跳,我再熟悉不过的颜色。快步地走到喷水池边,假山后露出的那缕金发不是他又是谁?
      “小雨!”我叫了声,走过去。没有回答。我有些奇怪,平时他要听见我的叫声,早就“哥”啊“哥”地冲出来了。
      我又叫了声,终于绕到假山后。却见几个男孩子把他团团围在中间,一个跟他一样高的显然是首脑,还在推他。亏他还长这么大个,居然只会委屈地扁着嘴巴半声不吭。
      这情形只有一个解释。“你们在干什么?”我雄赳赳气昂昂地大喝一声站过去。
      所有的孩子都吓了一跳,看了我一眼,还没明白我是谁就赶紧作鸟兽散闪开跑远了,只剩那个高个子小孩想跑却又似乎觉得没面子地硬撑着站在那里。
      “你们干什么?欺负我弟啊?”我凶神恶煞地对上那小孩充满怯意的眼神。
      “是他先……”小孩东窗事发时绝对的第一招——推卸责任!他理直气壮地用手指到雨浓高翘的鼻子尖,“张玲玲明明是专门从家带书给我的,他说他想看,她就给他了。那个明明是给我的!”
      我看了那家伙一眼,他又委屈地扁扁嘴,半天才小小声磨出一句:“哥,我、我不知道……她又没说……我才说这个好象好好看的样子,她就塞给我了……”
      “才怪!你每次都用这招!上次李盛要给王小婷吃的……那个……”他的手指得笔直,伸到最后实在想不起到底是什么,又用更大的声音指责,“她后来也给了你……”
      我又看向他,他头低了低,显然是事实。
      高个小孩看我不说话了,更来了神气:“你、你不要脸,总问女孩要东西……”
      “喂!你那么大声干吗?问女孩要东西怎么了?人家愿意给他,你们就不高兴是不是?”我一吼,那小孩当即不敢吱声了。
      “还有你!”我吼向那没用的东西,“你是猪啊?人家给你什么你都要!亏你长这么大个子,人家这么推你就只会哭!”
      “……我没有……”他当即抬起头来小声地反驳,那个样子没有也快了。
      “闭嘴!”我瞪他一眼,他赶紧又低下头去,“跟我回家!”
      临走,我满含警告狠狠地瞪向那个高个小孩,他被我凶恶的眼神吓得终于放声大嚎起来,超大音量的骚动把老师招来了。我当即向她投诉有人欺负我弟。
      “啊,都是小朋友们闹着玩的。”她试图向我这个小学生解释小朋友们之间纯洁的友谊和无害的打闹。
      我暗暗呸了一口,拉起雨浓被扭红的手腕,和被扯得七零八落的衣服,还有被弄得乱糟糟的头发,严肃地说:“老师们应该注意,这样闹着玩太危险了。”
      她吓了一跳,不知是有意无意地低声说了句:“是他太显眼了。”她以为以我的年纪不会听懂。笑话,一个五岁起就被无良老妈托孤的小孩还有什么不懂的?
      “老师的意思是他的错?”我眯起眼睛,点点头,“我知道了。明天起我们雨浓不来了。”拉起他就走。
      “哎哎,那个,沈雨浓的哥哥……”老师赶紧追过来,连说话的腔调都变了,“我没有这个意思。我们会好好处理这件事的,如果可以,也请你们的家长来一次好吗?一直希望能好好跟他们谈谈。”
      我停下来,露齿一笑:“我妈最近都不在,我家现在我管,老师可以跟我谈。”
      所谓家务事就要回家办!回到家我就把他拎过来当头一巴掌,他捂着脸吓得缩到墙角:“……哥、哥,我错了……”
      “过来!”我一吼,他马上乖乖爬过来,“你哪里错?”
      他低头想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以后……不乱拿女孩子的东西……”
      “猪!”我气得差点又要给他一巴掌,“我管你拿不拿!明明这么大个个子!被人打了要怎么办?说!”
      “……”
      “打回来!知道吗?”我更大声地吼!我沈烟轻怎么会有这么白痴的弟弟?
      “……可是……可是老师说……小朋友要团结友爱,不能骂人打架……”
      嘿!这明明一副洋鬼子长相的小孩怎么受中国的教育这么好?“我又没让你故意去打别人!但是如果被人欺负了就绝对要打回来!会输也要先打了再说!”
      “啊啊,烟轻,这样教他好象不对吧?”在厨房做饭的小保姆听到动静赶紧赶过来护驾。
      “怎么不对?我就是这么干的!”玲姨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胆子在我凶横的目光下土崩瓦解。沈雨浓怯怯地偷看我的脸色,知道除此之外,我不会给他第二条路走。
      开玩笑!我沈烟轻的弟弟只有我能欺负!其他的,想都别想!
      
    插入书签 



    天选之废
    电竞大神,身娇体弱不易推倒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