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狗一家亲

作者:星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相处了几天,我跟我的同桌倒也相安无事。这个一点女人味也没有的刘锐,我直接把她当男生看。
      没想到她进校的分数竟跟我差不多,可惜是一边倒——文科奇好,理科奇差,每天就看到她认认真真地做数学笔记,猛做习题,考试成绩还是在辛苦向及格线攀爬。我很同情她。
      不仅是她,才刚开学,整个班的气氛一点都不像高一的新生,每个人都在埋头苦干,我有些惭愧,不能做到象他们那样专心致志。因为我常常走神,而且一上晚自习便睡觉。
      我们的书都堆在课桌上,竖起来排成一排,再用试卷习题集英汉字典一类收尾固定住,人伏下去写东西,从外面基本只能看到个头顶,非常具有隐蔽性。我便常常这样隐藏在书堆中睡觉。刘锐是很乐意为我把风的,因为我偷懒,便意味着她的竞争对手少了一个。其实大家都巴不得别人都在自己用功的时候睡大觉。
      这里宛如个武林圣地,各路高手人手一份武功秘籍勤学苦练,只为去争那天下第一的名头。
      啊,我突然醒悟——原来在我还沉迷于江湖故事中的时候,早已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
      我将不记得从哪里看来的话推销给把写小说当放松的刘锐,她异常激赏。更是殷勤地劝我多睡,好为她积累“可以将人听懵的好句子”。
      所以当我从安然无忧的梦里被她推醒的时候,还以为下课了,可是下一秒便感觉出周围依然处于课中的静默,立即在被我拿来当垫子的习题集上做伏案勤奋的警醒状。这是三天来她头一次没到下课便推醒我,可见狼真的来了。
      从门口传来细微的声响,偌大的教室只有那小小的皮鞋声在回荡,更衬托出恐怖的安静。我佯装奋笔疾书,留意着来者的动向。
      我坐在靠边的一组,本以为巡堂也不过是从外围绕起,结果那脚步竟是直接冲我来的。
      就知道圣地的老师个个火眼金睛,能常人所不能。尤其我们班主任,一双阅尽沧桑的眼睛在镜片后面闪着锐利的锋芒,次次看到,没鬼都会下意识心虚一下。
      心脏被那脚步声一下一下地踩着,不住地嘀咕,怎么会这么快就被老师盯上?无论怎样,还是先打个腹稿以备万一。正想到一半,一根手指已经敲上我的桌面。“哒哒”两声,足以让我几乎是惊惶地抬头。
      班主任镜片后的眼睛依旧看不出情绪,表情严肃,我慌张地正要开口,他竖起手指拦在嘴边,示意我噤声。“轻点,出来。”毫无商量余地的语气。
      完了!果然。
      老师们都好这个,只要不是能简单地训几句的教训,就得拉到外面去长篇大论,就算上课中也会制造出什么“XX,下课后到办公室找我”的谈话机会。我准备的N个理由就此被埋葬在腹中,垂头丧气地拉开椅子站起来,刘锐丢过来一个哀悼的眼神,我也没空理她了。
      从座位走到门口,这一路忐忑又漫长,我左右思量,倒不是担心会有比如找家长来或记过之类的处分,自习睡觉这个级别还够不上。而是一开学就给班主任留下坏印象,那以后就一定会成为老师们重点关心的对象。还有期评分,大学推荐保送等等都会受影响……
      越想越害怕,跟着班主任走到门外,赶紧争取上诉的机会:“韦老师,我……”
      他却指着楼梯口:“你弟弟来看你,在那边。快去快回,现在还是上课时间。”说完拍拍已经呆住的我的肩,转身又回教室去了。
      我拼命眨了眨眼睛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一口气松懈下来,“噗嗤”笑了,连忙说了声:“谢谢老师。”拔腿就往楼梯口那个人影那儿跑。
      才三天没见到他,却觉得似乎过了三年。
      他戴着顶棒球帽,遮住了金色的头发,帽檐压得低低的,挡住了碧绿的眼睛,身上还穿着我的母校初中白衬衣蓝裤子的校服,我第一次发现原来他已经长这么高了。整个人看起来挺拔又精神。
      他听到我的跑来,抬起了眼睛,原本黯淡的眸子一下焕发出光彩——其实在那么昏暗的楼灯下,我看得并不清晰,只是觉得他的眼睛亮了起来,让周围也跟着光亮了许多。
      “哥——”他轻轻地叫了声,还没等我停住便扑了过来,我接住他,结结实实地搂在怀里。
      “怎么跑来了?玲姨知道吗?”
      “哥,我好想你!”
      我们几乎同时说,停了一下又一起笑出来。
      他离开我的怀抱,拉着我的手,难过地低声问:“怎么这么久都不回家?家里就我和玲姨,好冷清。”
      “才不过三天而已啊。”我失笑,“我不是打过电话给玲姨?周六就回去。”
      “已经三天了。”他倔强地跟我辩,“到周六又还有三天,这么久。”
      “可是以后我都得这样了。一个星期就回去一两天,你也这么大了,得习惯一个人照顾自己,知道吗?”安抚地拍拍他,“玲姨知道你来吗?”
      “嗯。我打了电话回家,放学就直接过来了。你们学校好远哦。”他皱起高挺的鼻子。
      “所以回家不方便嘛。这校服你穿很好看。”我扯扯他的衣服,笑着说,他却有点不好意思。
      “别的同学都说好难看,但是哥穿得也很好看,我就穿来给哥看。”
      呃,我穿?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要告诉他以前我们都把这套衣服叫“孝服”的事了。
      “怎么进得来的?”我们那个实际上很闲的门卫每天都会以极其认真的态度盘查进出人员以示学校用他比用狗强。
      “就说我来找我哥。你们门卫让我签了名字,又要我说出你在哪班。刚好你们老师进来,就顺便带我过来了。老师人很好。”
      “是啊。”我想起刚才的紧张,不由笑起来,这个老师其实也许是个温和的人呢。
      所以虽然他交代过,我还是带着小雨去参观了一下我们学校。
      我们的初中地处市中心,场地狭小不说,校门还被工行和农行一左一右两大银行夹击得只剩下巴掌大小,哪有现在这间跟高高的牌坊一样这么有气势?校园内部更是不能比的开阔。我颇为得意地在昏暗的路灯下带着他走过空旷的篮球场,左指右划,充满主人的骄傲和自得。
      远离市区的校园里绿树成荫,空气清新,晚风宜人,他只是安静地听着,露出微微的笑容,紧紧地拉着我的手,有点着迷又有点崇拜地看着我唾沫横飞的样子,跟从前一样。
      我们从教学楼一直横过整个校园经过食堂走到足球场,我讲得和走得都有点累了,却不是一上自习就引发的那种全身自发性疲劳,而是满心的欢喜和满足,一直张弛到了尽头开始疲倦。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只是一次小小的离别之后的相见,竟让我兴奋成这个样子。
      事实只是证明了,我牵挂着他的程度,超过了我所知道和能掌握的。
      我们坐在足球场的看台上,望着天边亮起的第一颗星星,气氛忽然一下沉默下来了。
      “你们也开学了吧?新的班上同学还好吗?老妈一定又赶回来带你去开学典礼了吧?”我赶紧作出一副对他的学习生活很关心的样子,因为太静谧的气氛里会酝酿出尴尬。
      他却是看着我,忽然很开心地笑起来,眼睛都弯成了两道弯月,让我在昏暗中隐隐约约都能看到脸颊上那被咬过的细碎疤痕。他很牛头不对马嘴地说:“哥,我今天把个人教训了一顿。”
      “嘎?”
      “今天来的公车上人很多,挤死了。有个人站在我背后趁机摸我,被我差点扭断手指。”他的语气轻松而简单,我却吓了一大跳。
      “什么?!”我无法不惊讶,什么时候他讲起这种事来已经这么镇定自若?
      他却是像在嫌我大惊小怪似的,嘟起嘴说:“不是你以前说的,碰到有想亲我摸我的就一定要揍吗?”
      “……”
      “我没揍他,只是这样悄悄地把手伸到背后,顺着下去把他放在我屁股上的手指用力拗过去而已,他根本不敢叫。临下车的时候又趁机狠狠跺了他一脚。看他以后还敢当街耍流氓!”
      这样对我说的他一脸的轻松随意,俨然已经是精于此道的高手。我忽然想,以前那个只会跟在我背后哭哭啼啼要我保护的小鬼到哪里去了?
      深吸一口气,压抑着开始不稳的心跳,缓缓地开口:“王烨……这些年都教了你什么?”我把弟弟交给他三年,他要是敢教坏他一点,我一定提刀去把他剁了!
      “霸王?他就教了我一些用得着的……东西。”他含混地说,有点闪烁地躲避我的目光,看他这样,我反而不想深究了。“他说,他和你都不可能保护得了我一辈子,我如果不能学会自己保护自己,就要做好你提前患上心脏病英年早逝的准备。”
      “……”这个混蛋!我开始考虑回家头一件事就是去问候他。
      “哥,你是不是……因为觉得照顾我照顾得很烦了,才要跑到这么远来读书的?”他清清亮亮地望着我说,我竟呆了一下才笑起来:
      “傻瓜,怎么会?别瞎想!我是觉得这里的学习环境好才来的。而且我那个分数,本来离L高的分数线就还差几分嘛。”这是实话。给我突击死背出来的成绩就算怎么有运气也没好到那个程度,否则就太人神共愤了。
      “可是你不是还有初二参加的数奥赛第三名加分?”
      “就是算了加分还差几分的。”我胡乱搪塞,不想让他知道我为了躲王烨,根本没把那个成绩交上去。
      “哥,你不在家,我好寂寞。”他委委屈屈地说,这么多天来,我的,和他的,所有的感受原来都可以用这两个字概括。
      寂寞。
      寥落的情绪,被他那低靡的语调牵引出来,化做在嘴边一闪而逝的叹息。
      “多和同学一起玩,不是还有陆霄吗?”我言不由衷,却知道这些话是不得不说的。
      他笑笑,不说话了。只是看着我。依恋地,专注地。好像什么都了解的样子。
      我突然发现,这个小鬼在我不知道的时候,真的在慢慢长大。
      远远地传来了下课的铃声,惊动地撕裂了静静的夜空。第一堂课下了。
      我们又开始往回走。他却不再牵住我的手,觉得冷似的两只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我的手忽然空得没处放,也只好放进口袋。两个人就这么走到校门口,侧门门房屋檐下的那盏分外明亮的日光灯将他的脸色照得煞白。
      明晃晃的光线里,他惨白地冲我露出一个微弱的笑容,招了招手,什么也没说便直接跨过门槛向公车站走去。
      我站在门里,看着他孤单的背影站在公车站牌下,低着头,一动也不动。
      不一会,公车来了。他利落地跳上去。
      我一直怔怔地看,直到车走了很久,才醒悟过来该回去上课了。
      再继续去睡一节课好了。我喃喃自语,却不由自主地又看了看手。
      第一次,觉得手里是这么的空荡荡。
      什么东西,从手心偷偷地溜走了?
      
    插入书签 



    天选之废
    电竞大神,身娇体弱不易推倒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