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男友是怪物

作者:月下金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14

      见到杜修然,周围几个人也都停下来看向他,于东看了杜修然一眼,突然喊道:“他就是那个什么然的,靠!你们俩个果然在一起,我呸,还三好学生呢,天天跟个差生搅活在一起,也不是什么好货,下贱!”
      
      吴擎苍闻言刀子噌的就捅过去,杜修然情急之下就想去握刀,吴擎苍见状忙收手,但刀尖还是划到了杜修然手心上,顿时就是一条口子,血流了出来。
      于东见到血知道不妙,喊了一声“算你们狠!”转身就跑,周围几个见状怕会沾上事,到时候甩不掉,也赶紧闪了,吴擎苍冷冷的瞪了跑远的于东一眼,随手把刀扔了,回头就去看杜修然。
      
      杜修然捂着手心,瞥了眼散开的人群,这才松了口气,又顿觉手心疼得要命,此时的吴擎苍有点心虚的看着杜修然的手,小心冀冀的看了半天才道:“你……没事吧?”
      杜修然摇头说:“没事没事,赶紧走吧,啊对了,把刀拣了,一把十几块钱呢,扔这儿浪费……”
      
      吴擎苍又急忙回身把刀拣了放书包里。
      杜修然到附近的卫生所把伤口简单包扎了下,医生嘱咐他近期别碰水。
      好在伤口不深,而且是左手也不耽误上课写作业。
      回去的路上,吴擎苍把杜修然护在马路内侧,自己则一声不吭的低着头,杜修然也有些生气,没跟他说话,他多少次跟这小鬼说不能打人,把人打坏了是要付医药费的,更不能杀人,杀人是犯法的,得拿命去偿还,可是这小鬼就是不往心里去,这才几天呐,真是越来越差劲了,居然还想拿刀捅别人,把他的话都当成空气不成?
      
      两人沉默的回到家,大姨正在屋门口洗衣服,杜修然忙把受伤的手揣兜里,跟大姨打了声招呼,便跟吴擎苍进了屋。
      做饭的时候,吴擎苍在旁边把洗米洗菜的活计都抢着干了,吃完饭洗完了碗,擦地的活也都干妥,但杜修然一直不肯跟他说一句话。
      睡觉前,杜修然要去洗澡,吴擎苍挠了挠头搁旁边说道:“我帮你洗吧?”
      
      杜修然瞥了他一眼冷梆梆的说:“不用。”
      吴擎苍不爱洗澡,他不喜欢身体泡在水里的感觉,每次都得杜修然逼着他,把他摁浴室里拿软毛刷子生生的给他活搓一遍才罢了,如果杜修然不逼着他,也许他可以几个月不洗一次,但是杜修然却正好相反,他几乎天天都要洗,所以吴擎苍就要每天受这种折磨,要说吴擎苍最讨厌的地方,莫过于那个一天折腾他一遍的浴缸。
      
      可是他今天居然会主动提出来帮杜修然洗,杜修然还是很吃惊的。
      吴擎苍不自在的说:“以前都是你帮我洗,你现在手不方便,我帮你吧?”
      杜修然往手上套着塑料袋,回绝说:“我自己能洗,不用。”
      吴擎苍不傻,他知道杜修然还在生他的气,他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惹到杜修然发火,他想了想才闷声说:“我以后不拿刀了。”
      
      杜修然把橡皮筋缠在手腕上,听到他这么说,动作顿了一下,沉默了会儿便看着他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能保证?”
      吴擎苍眼神闪来闪去的说:“我尽量。”
      杜修然皱眉:“什么叫我尽量?”
      
      吴擎苍想了想才无奈道:“小时候眼睛红了,指甲就会冒出来,我控制不住,现在好多了,可是还是会觉得心里难受,拿着刀的时候就很想杀人,可是我知道你不让我杀人,所以我以后不去拿刀了,也尽量不伸指甲。”这话说的很诚恳。
      杜修然沉默了,半天才缓了缓表情点了点头说:“以后你别忘记你今天说的话就行。”说完回头就要进浴室。
      
      吴擎苍跟在他后面忙说:“那我帮你洗澡……”
      杜修然回头看了他一眼,才点头说:“你也两天没洗了,一起洗吧,省水。”
      吴擎苍还是第一次给杜修然洗澡,手笨拙的要命,主要是杜修然身上的皮肤太滑太薄太嫩,好像经不起他揉搓的力道,最后还是杜修然自己用单手洗了身体前面,吴擎苍帮他搓了后背,结果后背让他几下搓破了皮,通红成一片,吴擎苍有些慌张,杜修然忙摆手说没事,然后吸着气从浴缸里出来,用单手又帮吴擎苍后背腰侧腿弯没洗到的地方擦了擦。
      
      两人都洗完身体,就剩下头发了,吴擎苍小心冀冀的挤出发膏,然后按杜修然的方法,在手心里揉了两下,轻轻的往杜修然头上涂,杜修然低着头单手扶着沿边,弯着腰弓在那里。
      吴擎苍揉了两下,杜修然的头上便就全是泡沫,,白色的泡沫跟杜修色身上的皮肤几乎是一个颜色,柔和的颈项纤细的腰背,看的吴擎苍心里有些异样,一不小心就把泡沫弄到了杜修然的眼睛里,杜修然急忙抬手去擦眼。
      
      吴擎苍这才慌乱的拿水给杜修然冲洗,洗完后杜修然两只眼睛通红通红的,脸上也有些不满,这小鬼洗头发时在干什么呢?泡沫弄得他眼里不说,还挤出那么多发膏弄得他满头沫子,太浪费了,够他洗两次了,发膏用完了还得花钱买,他平时都用得很省,这小鬼把他省的份全一次用光了。
      
      晚上睡觉时,吴擎苍第一次忍不住的抱着杜修然,用力的贪婪的嗅着他身上的青草味。
      吴擎苍平时不这样,杜修然愣了愣,随后就当是小孩子撒娇倒也没在意,转过头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起床,杜修然叠被子无意看到到吴擎苍那边的床单上一片殷湿的水渍,他愣了下,记得那小鬼以前没尿过床啊?哪来的水?
      
      随即他想到什么,恍惚大悟,是啊……小鬼十三岁了……杜修然有些了然,他忙把吴擎苍叫了进来,扔给他一条前几天刚淘到的打折内裤,说道:“快去换了,穿着不难受?”
      吴擎苍有些不敢看杜修然的眼睛,闻言逃似的拿着内裤冲进了洗浴间。
      过了几天,母亲刘英突然来了,那天是星期天,幸好吴擎苍早上出去给人看摊子,没有被刘英堵在屋里,刘英来时杜修然正在家做饭。
      
      母亲刘英的语气很不好,她坐了半天问道:“小然你是不是和什么坏学生住在一起?”
      杜修然顿时觉得心突的一下,隐约猜到什么,他忙说:“妈,你这是听谁说的?”
      刘英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厨房道:“你别管我听谁说的,妈就是知道了。”
      杜修然见状解释道:“妈,这事你别听人乱说。”
      
      刘英看了看锅里的米饭问说:“你一个人住做这么多饭干什么?”
      杜修然想了想只好承认说:“我确实和一个同学住在一起。”
      刘英气道:“这事你怎么也不跟妈说一声啊?他哪的?叫什么名子?”
      杜修然忙说:“他就我的一个小学的同学,没爹没妈也没有地方住,我见他怪可怜的,所以就叫他过来和我一起,还能有个伴,说个话什么的。”
      
      刘英说:“你意思是说他白吃白住咱们的?”
      杜修然忙道:“妈,房租反正那些钱,多住一个赚一个,而且他也吃不了多少。”
      刘英道严厉道:“好,吃咱住咱的先不说,他学习怎么样?哪个学校的?品行如何?”
      杜修然想想道:“他学习以前确实不怎么好,不过我给他辅导功课后,现在进步很大了。”
      刘英一听站了起来惊讶道:“你还给他辅导功课?供吃供睡还要给上课?霸着你的学习时间,你还哪有时间学习?”
      
      杜修然忙说:“妈,你别着急,我每天教他功课的时间也不长,一个小时吧,而且教他的过程中我也可以巩固一下以前学过的知识,对我也很有益处啊。”
      刘英坐下道:“不行,你得让他走,到别地方去,你可是念重点高中啊,你老师都说将来你是名牌大学的好料子,可不能叫那个差生给拖累了。”
      
      杜修然从桌上拿出上次考试的成绩单给刘英看,说:“妈,我上回考了全年级第一名,这跟我教他知识有很大的关系,有些地方学过可能就忘记了,教他的时候还能再温习一遍,这样其实对我的益处很大,也不耽误我的学习,而且我向你保证一定能考上名牌大学给你长面子,我有把握的。”
      
      刘英被成绩单以及杜修然的话打动了,表情才有些松动,完了她说:“小然,不是妈责怪你,主要是怕你学坏了,你要是这么说我就放心了,那个学生在你这儿住可以,但得交吃饭钱,不能白吃。”
      杜修然笑了下,他说:“妈,他节假日都会出去打零工,吃的饭钱都能挣出来,而且还经常帮我干活,晚上能和我做个伴,说说话,要不我自己住还挺寂寞的。”
      刘英一听才算是彻底放下心,随后放轻声音说道:“嗯,妈也是听人说的,一着急就跟公司请了半天假赶过来看看,像你说的这样最好,我相信老儿子不能骗妈,那我就走了,还得坐车回去上班。”
      
      杜修然忙说:“妈,你在这儿吃完午饭再走吧。”
      刘英忙摆手说:“本来我是想看看那小子什么样,但是请一个小时假扣三块钱,再扣一天的工资就没了,妈可心疼啊。”
      杜修然说:“那到车站那边记得买点吃的东西垫吧下,要不上班会饿的。”
      
      刘英抚了抚几乎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杜修然欣慰的说:“还是你最心疼妈,知道了,但是妈的跟你说个事儿,楼上那个宁小胖跟你一样,一个月他妈给五百就够了,本来妈一个月给你八百是想你多买点衣服和吃的,可是你现在和别人住,还是个穷小子,妈知道你心肠软,觉得那小子可怜,可咱家也刚刚好过点,得攒钱,不能乱花,你就是心眼太好,给你那么多你也是用在那小子身上了,所以以后我也得控制着你,一个月五百,不多给了啊,衣服妈给你买了邮过来,你在这边就不用再花钱买衣服了。”
      
      杜修然忙说好,他知道母亲刘英心疼钱,能让吴擎苍住下来已经是天大的恩赐,够不错了。
      前脚送走了母亲,后脚吴擎苍就回来了,进门直嚷嚷着要吃饭,可能是干了体力活,身上造得老埋汰,饭量也比平时大,吃了大半电饭锅的米饭,然后吴擎苍突然想起什么,脏兮兮的手从兜里掏出了一张五十块钱的票子递给杜修然,递过后就闷声拿了空碗又盛起饭来。
      杜修然接到这张五十块钱有点愣,一上午能挣上五十块很不容易啊,发宣传单要发五天的,于是他问吴擎苍,“你这钱哪来的?”
      
      吴擎苍吃了一口饭后说:“摊主让我干点活,他给的。”
      杜修然有些疑惑,“什么活?”能给这么多?
      吴擎苍说:“搬石头,我干了三个人的份。”
      “三个人的份是多少?”杜修然拿着钱急忙问。
      
      吴擎苍想了想说:“三车吧。”
      杜修然一呆,摊主那车他知道,很长很宽,容量很大,吴擎苍他一个人搬石头搬了三车?还干了三个人的份?杜修然低头看了看那张皱巴巴的纸票,突然有些心酸,他才十三岁啊。
      
      吴擎苍吃了一会儿,见杜修然没反应便看了过去,顿时停下筷子抓了抓头发,表情有些不知所措,以前给他钱时不是很开心吗?这次他怎么……哭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潜水的大大们,敢出来透透气吗?
    ╯ 3╰留言的姑娘有糖吃~



    寒门神隐
    穿越修仙长文(连载中



    追男神这点小事儿
    闷骚男人不好追



    美人渡君
    大魔王对小白兔一见钟情,为它吃素的故事



    重生之香途
    胭脂水粉出美人,将军极致宠溺



    末世掌上七星
    世外桃源,末世修真



    野兽嗅蔷薇
    攻宠受,古耽



    只谈钱不说爱
    低调重生,悄悄赚钱



    我的男友是怪物
    男人和怪物,青梅竹马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