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猫·14

作者:1

未签约在这里太难混了233补在这里可以吗?
  室温正好的房间里,宋喻突然感到了灼热感,而热源——来自他的后背。
  炙热的手掌还在他的下腹移动,身后的热源也越来越近,似乎即将贴上他的背部。
  宋喻紧皱起眉,不确定是该质疑二十多年来一直坚信的唯物思想,还是该愤慨一声物业奸商,所谓严密的防盗措施竟然能让不明人物悄无声息地入室。
  放在大腿上的手掌紧紧攥起,宋喻脑中思考着该以什么角度给身后的东西致命一击。然而,未等他有所动作,身后的东西已经完全贴上他的后背,一个软软的物体贴上他的颈部。
  身体反射性地颤了一下,宋喻咬牙,胃部泛起一阵恶心。他骤然起身,捏住身后人的后颈,左腿卡住对方的后腰,右手迅速握住那人的右臂,然后反制至身后,不留下挣扎的余地。
  等那人被宋喻摁着后颈脸颊贴住桌面,宋喻才反应过来,这人的皮肤很细嫩。他移目往那人的脸看去,发现对方也在看着他,眼瞳圆圆的,没有丝毫攻击性,反而让他感到十分熟悉。
  那人的嘴巴动了动,像是要解释什么,宋喻凑近身体去听,却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到了。
  黑暗似乎只是眨眼一瞬,抵着手臂的额头缓慢抬起,宋喻眨了眨眼。他动了动被枕得酸麻的手,皱眉看向四周。
  电脑上的画面还在播放着,内容已经又一次循环到主角和邻居初识的时候,耳机随意散落在桌面,室内没有被翻动过的痕迹,而——卧室的门半开着。
  宋喻微眯起眼,悄然起身,顺手拿起桌上新买的电蚊拍,放轻脚步往卧室门外走去。
  客厅里没有异样,也没有其他不明声音。
  宋喻开始怀疑刚才的记忆是不是自己的梦。
  最后到厨房间的时候,有一点小小的声音传来。
  宋喻握紧了电蚊拍,等在门外,准备在有人出来的时候给予一击。
  大约过了三分钟,厨房的门终于开了一点小缝隙,然后缝隙越来越大……
  门后却一直没有动静。
  贴着墙壁的宋喻微微探身,将门的角度推得更大一些进行观察。
  厨房间一览无遗,没有任何人的踪迹。
  什么情况?
  正想迈步,小腿处感受到熟悉的触感。
  “喵~”
  宋喻低下头,看到小猫尾巴缠住他的脚腕,正用爪子扯着他的裤脚。
  宋喻矮下身将五毛抱进怀里,揉了揉它的脑袋。
  “五毛乖,先不叫。”宋喻轻声道。
  他抱着猫在房间里又兜察了一圈,确认没有其他陌生人留下的痕迹。
  ——也许真的是梦……
  宋喻只能这么认为。
  五毛在他的怀里并不踏实,时不时有想要蹦跳下地的念头,见无法挣脱又开始啃起宋喻的手指。
  确认所有房间都是安全的,宋喻才注意到五毛的异样表现。
  “怎么了?饿了?”宋喻抽出手指,边抱着猫边往厨房走。
  刚刚因为担心家里安全没仔细看,等宋喻走进厨房间,才发现刚刚他听到的声音应该是五毛偷吃猫粮的声音。
  他之前放在桌面上的猫粮袋子已经被强制破开,在桌面上、地面上洒了一片。
  五毛之前一直很乖,宋喻从没有经历过其他铲屎官因为养猫而头疼的一系列问题。
  第一次面对这样一幅局面,宋喻不怒反笑,弹了下五毛的小脑袋,说了“淘气鬼”,便放下猫,先任它自己收拾残局。
  小猫得到主人的许可,便放下心开始进食起来,小嘴巴一动一动地,让宋喻想起了小猫刚来的时候。
  宋喻笑着看了会儿,又忍不住皱起眉。
  他记得他早上好像已经喂过一顿了?
  怎么五毛的食量突然变得这么大?
  无解的问题,宋喻很快将它抛之脑后。
  混乱而莫名其妙的下午,在宋喻关了电脑,收拾了床铺,重新洗了把脸后,宣告结束。
  他将这两天来自己紊乱的激素归因于养了猫后对体育活动的怠惰。
  小猫吃饱了就自己跑去猫窝补眠,宋喻便将厨房间打扫干净,然后换上运动服出门。
  宋喻不太爱运动,但身为办公室一族也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的体能在逐渐下降,所以每周还是会抽一两天去健身房做些力量训练和跑步。
  他没有私教,也没有结识什么朋友,就是按流程完成自己的运动计划,然后冲去汗水,换衣服离开。
  发泄完精力,身体都轻松了一些。
  在经过某个街角的时候,宋喻突然想起了梦里的那双眼睛,然后在转角后笑着摇摇头,将它忘却。
  他转而想起了家里的五毛,最近五毛都很嗜睡,平常总是在他脚边打转的,现在则长时间窝在它的小窝里,蜷着身体睡觉。
  宋喻叹了口气,总觉得自己失宠了……
  网络上的发言还是正确的:不管你有钱还是没钱,猫都对你爱答不理。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