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Paro第三弹!

作者:维常

大家好,今天我也在为诸位同好们的加更福利努力呢~其实我也很期待究竟最后会被我换来多少加更!
大大加油呀,特别喜欢大大的文笔!我这个给同人写同人的居然还能文思泉涌,竟然达成了每条长评三千字的成就,都是大大的功劳!
第三弹,就不预警了,看了前两章的应该都知道了吧……

***以下正文***



喻文州既然能坐得稳蓝溪阁的阁主之位,自然是有他的本领的。

不过有趣的是,她很少有机会和蓝溪阁以外的人切磋。

可能是因为本领不够高的,够不上喻阁主的层次;层次够得上的,跑来欺负这么个“不通武功”的喻文州,又显得平白伤了高手的格调。

……喻文州微微一笑。

但有道是奇人到处有,高手特别多,喻文州也不是完全没有单挑过的经历的。有时候是他自己一时技痒自告奋勇,有时候也会被人突发奇想邀战。

交战时被用语言挑拨情绪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毕竟他身边的某位知名不具副阁主就是名声最响流毒最广的一位。

但,数年以前的旧事还被人翻了出来好奇一问,总是很令人惊讶的。

“我……”

那个时候的若秋,心里究竟是什么滋味呢?

喻文州不得不诚实地承认:“我不知道。”

——这本不应该是发生在以智计闻名于天下的蓝溪阁阁主身上的事。

他本是个记忆力很好的人。更不用说,他还有每天睡前,把这一天经过见过的一切拿出来推敲,重新细细琢磨一遍的习惯。

可是,在郭若秋身上,似乎是他的大脑擅自做了主张,径自删去了绝大部分可供他还原场景的细节。

所以,当时她究竟是面目不动,强作坚强?

还是泪盈于睫,暗自委屈?

喻文州是真的不知道。

郭若秋来得突然,走得利落。她身上永远蒙着一层迷雾,真实的她就藏在这迷雾里,若隐若现,欲说还休。

于是许多年后喻文州忽然醒悟,原来她什么都不必做,在他这里就已经是赢家,惹得他反复思量,不可自拔。

又有哪个以洞彻事理自诩的聪明人,能抗拒得了她这一身层层叠叠的秘密呢?

***

在战场上,喻文州一贯是坐镇大后方的。

作为医师的郭若秋也是。

事实上成为蓝雨一员之后愈久,郭若秋也发越来越多地发现了江湖上的消息实在是多有不实之处。

且不说第一天就发现的江湖上普遍只知有蓝溪阁不知蓝雨的事实吧,就说说喻阁主好了。

一方面,他的智计谋略被公开地推崇,“四智五绝”中的“四智”他不仅坐拥一席之地还排行靠前。

但是,他不会武功,也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坊间传闻,九州唯一一位文武双绝,同时列席“四智”与“五绝”的叶秋曾下过这样的的考语,“若不是文州天生不宜习武,这九州第一人恐怕还要重新排一番呢!”

喻文州无法习武,就成了这样公认的事实。

可若是据此认为喻文州上了战场就是个废物,那便是大错特错了。

人类能够结合先天资质和后天努力来获得的力量,可并不仅仅是武功内力!

还有一种,那便是“神魔之力”!

也有叫做“灵力”“精神力”的!

“不过就我个人而言,我更愿意称之为‘神魔之力’,这种称呼更符合它的来源。”郭若秋记得自己的老师曾经这样说过,“‘神魔之力’,本来就是借来的力,并不是你靠自己修炼来的。你自己修炼的精神力只是媒介,是帮助你操纵神魔之力的工具而已。”

“譬如说,戴上厚手套之后,你可以抓起一块热炭丢出去伤人。精神力就是手套,神魔之力才是那块能够伤人的热炭。没有那块热炭,你丢出去一打手套也伤不了敌人;有了炭之后手套才有用场,而且越厚越有用,因为只要手套没被烧穿,你就能拿起新的炭块丢出去。”

当一道冷箭穿透阵型,直奔端坐后军之中的喻文州时,离他最近的郭若秋做出了下意识的反应——她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喻文州前面。

喻文州的临场反应也不能说不够快了。千钧一发之际,他就势扯着郭若秋往地上一歪一滚,险险让□□避开了两个人的要害。

箭头最终穿过了郭若秋的上臂,深深地钉在了地上。

喻文州迅速地瞥了一眼郭若秋的伤处。

还好,涌出来的血液,是红色的。

箭头没有被淬上毒。

这个想法在他脑中一闪即逝,他的嘴里却已经当机立断开始了吟唱咒语。

然后,郭若秋眼中的世界,转瞬之间天地变色。

泛着不祥的黑紫色的点点光辉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以她和喻文州所在之处为中心逐渐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漩涡的颜色一点点加深,体积越来越膨胀——

然后义无反顾地砸向了对面的阵地。

黑紫色的……

这是……

诅咒之力!!!

喻文州,他是个术士!!

***

“小郭,你看得见?”喻文州惊讶地问郭若秋。

她脸上那掩饰不住的震惊已经给了他答案。

除了郭若秋以外,蓝雨的大家其实都知道他术士的身份,这种事情本来也没什么好瞒着的。郭若秋不知道,其实也只是因为她成为蓝雨一员的时日实在太短。

然而,“知道”和“看见”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情况。

人们夸赞某种技艺登峰造极时,会说:“技近乎道。”但“技”与“道”之间的鸿沟,又岂是那么容易跨越的?

郭若秋看得到鬼神之力的实体,她至少应该是在精神力上有所修炼,至少也是初窥门径的级别了。

郭若秋也没打算故作神秘。她言简意赅道,“我本来是驱魔师入门,后来才转修了医术。”

喻文州点点头,没再多问,毕竟还在战场上,不好分心。

郭若秋这边已经干脆利落地处理好了自己的伤口。

她眼帘微垂,贝齿悄悄咬着下唇。

九州之中,修炼驱魔师功法的说多不多,说少却也不少了。

毕竟当今天下妖魔横行泛滥,纵然乡野之中,也不是扒拉不出来几个学艺不精的驱魔师来。

只是……

郭若秋始终都隐瞒着,她原本是来自驱魔师中最有名的一家。

***

郭若秋本来是做好了心理建设的,然而,战后喻文州并没有追问郭若秋驱魔师的师传。

他的确有这样“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气度。

可是喻文州却开始明显和她疏远了。

郭若秋的眼睛里涩涩地痛。

她当然知道这疏远并不是因为她隐藏的驱魔师身份的猜疑。

在蓝雨,大家仍然是把她看做自己人。

几位同袍甚至还在知道此事之后特意跑来看望养伤的她,关切地问她:“驱魔师、医师双修?郭妹子厉害!什么,你说你现在只主修医师了?哎呀那多可惜!这样,郭妹子,你的驱魔师修炼还差什么?不过是修炼心法还是天材地宝,兄弟几个私下里帮你搜罗,好不好?”

“好!”她笑着应道。

蓝雨,真的很好。

队长也很好。

虽然他已经不再像大家一样叫她“郭妹子”了,而是又退回了初见时“郭姑娘”的疏远。

按理说他已经很照顾到她的自尊了,可是郭若秋还是觉得难堪。

这是她十几年来所遭遇的最大的挫败。

她总是忍不住想,阁主其实是对她避之唯恐不及的吧,不过是顾着蓝雨内部的团结,才做得这样隐蔽……

“君若无心我便休!!!”郭若秋在心里给自己放着狠话,从里衣的暗袋中悄悄掏出了那份自她离家后就再也没打开过的功法。

她的内心其实是很矛盾的。

养尊处优,天资不凡,她本性是很有几分骄傲的。

所以才分外忍受不了仿佛被安排好了的人生。

所以她几乎可以说是任性地转修医术,离家游历,甩开护卫,连封家书也不往回寄……

“可是我想变强啊……”

是啊,在战场上,医师固然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医师未免也太孱弱了!

也不是没有强悍的个体,就郭若秋自己知道的,草堂的圣手方士谦,霸图军中的张新杰,都是救人杀人皆不手软的神医。

前者,当真是横枪跃马,把自己活成了一个战士;后者,他干脆就是霸图的军师祭酒,有铜印墨绶在身!

郭若秋知道,这不是一般人能学得来的。

天资与努力,本来就缺一不可……

她紧紧地咬住了自己的唇!

***

留在阁中养伤的日子里,除了蓝雨的诸位同袍,阁中的小孩子们有时候也会结伴来看郭若秋。

这些小孩子都是通过了层层选拔进来的,大多资质出众,都是蓝雨未来的有生力量。

而其中来得最勤的,就是一个名叫徐景熙的孩子。

说是孩子,其实比郭若秋也小不了几岁。

他原本师从阁中之前的那位供奉,学得不错。郭若秋之前从没给人当过老师,却也因为这孩子的确乖巧聪明,颇指点了他几回。

而且她尤其看重的,是这孩子的思维足够清楚,意志也很坚定。

说到底,男孩子有几个没幻想过上阵杀敌?刀光剑影,快意恩仇,何其潇洒?

徐景熙却道:“治病救命,总是要有医师的。”

郭若秋很欣赏他。

虽然没有经过正式的拜师,指点起徐景熙来她却是不遗余力的。

“这孩子,以后是要比我强的。”

她说。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喵喵酱  发表时间:2019-06-09 13:02:53
哇偶
[投诉]
[2楼] 网友:维常  发表时间:2019-06-09 13:06:11
对、对不起!写顺手了写出bug了!应该是【阁主也很好】,而不是【队长也很好】……
维常手滑了,请大家原谅她……
另,看到本章的结尾,我再一次露出了愉悦的笑容:
想开一条王杰希支线呢^_^
[投诉]
[3楼] 网友:艾诺尔  发表时间:2019-06-09 13:28:22
追更了
[投诉]
[4楼] 网友:小书仙  发表时间:2019-06-09 14:24:17
请这位同志你按时长评,明人不说暗话,这个王杰希我吃了
[投诉]
[5楼] 网友:小书仙  发表时间:2019-06-09 14:28:07
咳咳,是期待王杰希线。
我大眼爸爸的关爱也很好
[投诉]
[6楼] 网友:Nikki  发表时间:2019-06-09 15:03:52
已追
[投诉]
[7楼] 网友:沉默寡言黄少天  发表时间:2019-06-09 16:50:07
加油!!!
[投诉]
[8楼] 网友:柠檬不甜  发表时间:2019-06-09 21:58:38
炒鸡棒der!!!
[投诉]
[9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9-06-10 12:14:01
简直过分的一逼了!!这个就叫粮性循环了!!!
好吧!除了答应你我还能咋样了!!!
我也喜欢你的古风!!!
所以你是不是也应该让老鱼吃瘪以及增加老叶的戏份了!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