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遇见:纪山荷》

作者:YANNIS

《最美的遇见:纪山荷》
前记: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沈从文
“凤凰山下雨初晴,水风清,晚霞明,一朵芙蕖,开过尚盈盈。何处飞来双白鹭,如有意,慕娉婷。”每一个读者心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纪山荷,在这个物欲横流,速食爱情的世界,她的存在,满足了我们对所有美好幻想的一切期待,她洁净,她单纯,她雅致,她真实,她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她永远都是你心头的朱砂痣,是你窗前的白月光。是心中永不熄灭的太阳,是抬头就能看见的满天繁星,是爱,是暖,是希望,是人间的四月天。山荷与简风,更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大千世界,何其有幸,有这样的一部小说,让我们看到这样的一段情。何其有幸,作为一个普通观众,让我们看到这样的一段情。
作者夏日以女性作家特有的视角和细腻情感表达,用生动传神的语言,明喻,暗喻,伏笔等等来刻画人物形象。文中文科项目的去留,为明线,简风山荷的情感变化发展为暗线,明线暗线的起承转合,双线推进的结构方式,不断交织缠绕在一起,推动情节的发展,情感的高潮。作为一个细节控读者,不得不说作者先后三次大量笔墨描述的情景,其实都与后文的情节息息相关,难得体会出如此不动声色的伏笔。
——我的《爱莲说》
1.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男女主角第一个显著的矛盾集中爆发点,在第十章《裂变》。山荷因为拜简风所赐,太丰集团踩了竞争对手的坑。文科项目太具有诱惑力,男主的事业心又何止是参与这个项目而已,他要的是所有主动权都掌握在自己手里,要做把控全局的人。简风本可以沿着自己布的局心无旁骛的往下走,但看到山荷因为自己的原因要被公司调回南方,心存怜惜。山荷的哭泣,山荷的委屈,让简风产生了愧疚,想要用自己的力量将山荷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面对全盘托出对自己太过冒险也还是透露了一些信息,谁知女主太聪明,从这些蛛丝马迹中了解了事情原委。男女主角关于这部分的对话,更是凸显了他们各自的价值观。简风说:“如果你愿意,依然可以做这个项目。”停顿一下,又说:“和我一起。”她的反应比他想象中激烈很多,可事已至此,无法再退,他尽量放平和了语气,看着她的眼睛,坚定说道:“过来和我一起,完成‘文科’。”话说完,她再也没有看简风,转身就往回走去。简风不紧不慢的跟上来, 说:“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过来我这边的公司,‘文科建筑’依然可以做,你不仅没损失,还可以得到更多。”她停下来,问他:“我能得到什么?得到一个卖主求荣的名声?”简风道:“等到有收获的时候,自然觉得一切都值得。”简风说:“我认为你没有拒绝的理由。”她斩钉截铁的说:“不,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不会接受的,不管是今天还是以后,我都不会接受的。看来你对我的底线产生了极大的误判。我不仅现在拒绝你,我还要去告诉林总和陈总……“你喜欢我,我也觉得你很不错,如果你到我这边来,我就可以和你在一起。”“在简所眼里,世间万物都可以拿来交易吗?而且,我听说你已经有女朋友了。”“她立马生起气来:“那简所是什么意思?出卖自己的身体,来换取我的守口如瓶吗?”山荷掷地有声,铿锵有力拒绝了简风,山荷这份贞节令人钦佩。简风就像高高在上的君王,他是那么的自信,一开始就发出这样的邀请,他已经默认,预设,甚至确定山荷的人性,重视利益胜过重视人格。用项目、利益来诱惑,来留住山荷。但很可惜,对梦想有情怀,对做人有底线的,山荷并不吃这一套。 情感再次递进,简风步步逼近,再次加码,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在一起。简风的初衷是,让山荷做他的情人,永远在那里爱着他,等着他,生活中毫无风险,更无需对她负责。他并没有想做放弃现有,和山荷一起。在山荷看来,心中的男神,就在眼前,不需付出,他在高高的云端上看了她一眼,向她抛下橄榄枝,只要她愿意,无论何种方式,他属于她。但,我们的女主山荷,在这个盛夏的荷塘边,狠狠的拒绝了简风,两人不欢而散。无论他从利益角度,梦想角度,情感角度诱惑,通通拒绝。坚定而又无声的向简风宣告,她爱钱,爱的有底线,她爱人,爱的有尊严。作为读者看到这,不禁拍手叫好,山荷拒绝的好。这一幕,既是预言,也是隐兆,为下文作铺垫,更揭示了在这个男权社会下,男女主角所受教育的不同,所处身份地位产生的分歧,他们各自的表现,已经说明他们在感情上的各自态度和底线。作者夏日,借男女主角的口,来反映男女主角对待感情和婚姻的态度与观点。
(2)害怕悲剧重演,我的命中命中,越是美丽的东西越是不可碰。
简风的退出,方舟的加入,山荷日夜奔波在文科中,那一点点情愫似乎消失殆尽。而因为深夜朋友圈,简风的来访,山荷心里不禁升起一点点波澜。简风又沉默了几秒,说:“我也许有点喜欢你。这表白来得太突然,纪山荷以为自己听错了,说:“什么?简风笑了,说:“你觉得很奇怪?我也觉得很奇怪。你怎么想?”纪山荷说:“不好意思,你刚刚说的是什么?简风说:“我喜欢你。他说:“尝试一下?。”她迟疑道:“ 你的女朋友....分手了?”他说:“还没有。”她冷着一张脸:“简所,你这是什么意思? ”简风说:“也许...是喜欢。”简风毫无诚意的表白,不羁的表情,不确定的真心。他来去自如,就像玩爱情游戏,都让山荷惶惶感到不安,那些暗涌的思绪,说不得,恼不得,恨不得,爱不得,夹杂在不痛不快的灰色地带,时时牵扯着她,又时时提醒着她,每一粒爱的尘埃,都重于泰山。他可以玩爱情游戏,前路坎坷,可她没有飞蛾扑火的勇气,她要的是偏爱而非爱,这世界刻薄的太公允,只想做那一个例外。那么宁可从未拥有,也不要被受伤害,这一切到此为止。
(3)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因文科项目的百般受阻,简风的万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