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卡牌密室(重生)》

作者:飞絮

这章感觉不少评论都觉得虐杀很过头。
审视了一下我的内心感受,我的道德感比较低?场面惨烈,但没激起我对受害人的同情……
怎么说呢,法律是维护秩序的工具,所以要求它绝对公正不太可能,只能说相对公正。必然有很多在我们观念中该千刀万剐的人,其实只是有期徒刑甚至逃脱惩罚;也必然有很多我们觉得好像不至于情有可原的,好像惩罚过重。
法律觉得这个人该不该死,和普通人觉得这个人该不该死,是两回事;有重合的交集,也有单独的分区。
像是杀人,因为贪婪-抢劫杀人,因为变态—无差别杀人报复社会,因为嫉妒,大多数没有什么争议,哪怕媒体渲染这作案人如何可怜,如何不得已,通过笔想要引导情绪引导舆论,基本还是交集为主。
又比如复仇类,人贩子,□□犯,纵火保姆,恋t癖等等,法律给与他们的惩罚却不足以弥补他们对受害人造成的影响一生的严重伤害,亦或者因为种种因素逃脱了惩罚——这种时候如果他们被杀死了,活该。固然法律会惩罚复仇者,这肯定算没有法制观念,是对社会秩序的一种挑战;但扪心自问,我会谴责他们吗,不会。
在以上两种情况中,还有一种中间态;恩怨情仇式的,这就有的说了。
什么行径会让人觉得死了活该?什么行径又会觉得杀人有点过头?
像是出轨,就把背叛婚姻的人宰了,有人觉得过头,肯定也有人觉得活该;
像是家暴乃至打死人的,杀人偿命还是(一旦杀人者和被害者是情侣,是夫妻,反而可以减轻罪行)?
像是那个奶奶踩死孙女,杀人偿命还是(年纪大了一时糊涂亲亲相隐)?
像是校园暴力欺凌,杀人偿命还是教育为主?
某些pua,玩弄女性甚至诱导自杀,法律上是不好定罪的,但这种人到底配不配活着?
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答案。
像是这个虐杀场面,我第一反应是女性复仇。涉及□□官,感觉场面充斥了愤怒,是对性犯罪者的惩罚。所以根本生不起同情,总觉得算自作自受活该。
不过,在写评过程中我整理思路,也想到其实有别的可能。
比如弟弟因为类似女朋友暗恋哥哥,类似父母的偏爱等,嫉妒哥哥就杀人,过分;比如因为哥哥和自己女朋友一起背叛了自己,这就属于我觉得有点过了,也猜想有人觉得可以理解的中间态;也比如哥哥□□过自己女朋友,惩罚他,这就属于我个人的同情范畴。
弟弟杀人这个判断,有一个比较关键的因素,就是在清醒状态下,控制乃至杀死一个男人,力气还是要的。女性很容易翻车,至少也要有男性合谋。
曾经对和自己观点不同的人,我觉得诧异;有些是我觉得无可置疑的观念,类似某些社会新闻,类似某些小说情节,不得不承认每个人观点不同很正常。
很正常,但还是很难理解。总觉得这人是不是杠精,是不是圣母,是不是键盘侠……
突然想到最近玩塔罗牌的时候,看到的某个塔罗牌理论。
理论提到,每个人出生时天生五种本能属性,物性意志,自我意志,群体意志,善性意志,恶性意志;每个人天生属性不同,又根据后天家庭和环境对不同属性或是压制或者培养,导致的道德观截然不同。
物性意志主导的话,如同一张白纸,心无旁骛的孩童状态,无善念无恶念,只看事件本身。
自我意志主导的话,哪个说法对我有好处,我就支持那个说法——我是个家暴者,我就支持家暴不入罪;我是个□□丝剩男,我就喷遍所有新闻中的女的,鼓吹贤良淑德包办婚姻;我是个弱智女流或者绝不可能家暴的好男人,我支持严惩家暴者;我有孩子乃至可能有孩子亦或者亲戚家有孩子,人贩子恋t癖全部死刑。
群体意志主导的话,就有一种社会主人翁意识——要相信法律嘛不要宣泄个人情绪,虽然情有可原但是法不容情,这样做是对国家稳定的挑战;基本是国家舆论希望传导的,自视权威的专家以各种专业术语宣传的,以及如果在古代可能是法家的,在混乱场景主动出来维护秩序的,不为夺权就为了群体利益的等等。
善性意志主导的话,常常包含着一种对群体而非个体的善意——哪怕是对犯罪者,她已经受到惩罚了,放下这件事就是放过自己……但是这种善念也会让他做出很感人的事,如果火灾中有个人需要最后走,他就会最后走;如果有人落水,哪怕明知是坏人,他也会跳水救人。
恶性意志主导的话,就是一种普遍无差别的恶意——两个人打架真好看呀,嘿,越激烈越好,打出人命最好。
把这几种人性的本能意志和记忆中新闻小说的各种立场的评论一一对应,立刻感觉很多不能理解的评论的出发点就水落石出了。
甚至偶尔映照一下自己的感受和发言,还挺有趣的,比如我在自己评论中明显的自我意志和一点恶性意志……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梦幻之月樱  发表时间:2019-09-11 15:55:47
佩服姐妹你写的,很有道理......
[2楼] 网友:Moyna  发表时间:2019-09-11 18:57:42
大家只是单纯觉得这种死法太残忍了,跟背后原因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