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魔王讓我來

作者:A

放開個魔王!...讓我來#
楚千尋一睜眼,猛然分不清現實還是夢境,
10年來在末世的習摜,讓她能在陌生的
環境下都快速適應,並在第一時間創造出
有利於自生安全的條件,這幾乎是種本能,
情緒應該是不會這樣劇烈的起浮;只是
她不解的是剛剛那段夢境,甚至可以說是記憶,
明明跟那為惡名昭彰的人魔斐葉天,是在生死舜間的情況下相遇,
卻沒想到會重逢,還會救了我,應該是救吧?
因為記憶中,我應該是必死無疑了,卻能再次醒來。
而令我震惊的不只是,眼前面無表情看著火堆的人魔斐葉天,
是...記憶中的自己對他說,我想要你,現在就想要,
不愿意的話,你可以拒絕;跟所有夢境一樣,醒來後對於畫面
都是隱約性的記憶片段,唯獨情緒好想被感染一般,是很難用言語
表達,像是經過歲月洗禮之後,在用生死般信認去培養;
可是好不容意破土出嫩芽,
卻被神愛的傅博瑩橫手拔去;不捨、忿怒、戰意,通身揉出渴望
差點失去他,如同沙漠中乾渴迷芒的旅人,遇到屬於自己的綠洲;
明知到這只是個夢境,可是看這他孤獨的臉龐,我往前走向斐葉天,
對他說出:「 雖然是第2次見面,但還好你還活這,我想抱你....
之後,屬於你的人生,有我陪你一起。」
斐夜天表情一舜的崩裂,恢復原來面無表情的同時,
對楚千尋說:「走開,不然我讓你死的很難看。」
正在訝異於自己憑藉著這莫名奇妙的情緒,
脫口而出的話語,但聽了這冷漠的恐嚇,
乎然就笑了出來,想著夢境中軟孺可口的模樣,
□□了□□嘴唇說:「唷,我道想知道我會怎樣死。」
楚千尋邊說還邊往自己靠近,斐葉天幹枯已久的心,
無預警的就開工了,心漏了一拍腦袋轟聾一聲,
急忙說到:「你走開,我只想一個人靜靜呆著。」
或許是被楚千尋邪魅的表情給吸引,連平時哂脫チ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A  发表时间:2019-06-07 17:11:08
放開個魔王!...讓我來#
楚千尋一睜眼,猛然分不清現實還是夢境,
10年來在末世的習摜,讓她能在陌生的
環境下都快速適應,並在第一時間創造出
有利於自生安全的條件,這幾乎是種本能,
情緒應該是不會這樣劇烈的起浮;只是
她不解的是剛剛那段夢境,甚至可以說是記憶,
明明跟那為惡名昭彰的人魔斐葉天,是在生死舜間的情況下相遇,
卻沒想到會重逢,還會救了我,應該是救吧?
因為記憶中,我應該是必死無疑了,卻能再次醒來。
而令我震惊的不只是,眼前面無表情看著火堆的人魔斐葉天,
是...記憶中的自己對他說,我想要你,現在就想要,
不愿意的話,你可以拒絕;跟所有夢境一樣,醒來後對於畫面
都是隱約性的記憶片段,唯獨情緒好想被感染一般,是很難用言語
表達,像是經過歲月洗禮之後,在用生死般信認去培養;
可是好不容意破土出嫩芽,
卻被神愛的傅博瑩橫手拔去;不捨、忿怒、戰意,通身揉出渴望
差點失去他,如同沙漠中乾渴迷芒的旅人,遇到屬於自己的綠洲;
明知到這只是個夢境,可是看這他孤獨的臉龐,我往前走向斐葉天,
對他說出:「 雖然是第2次見面,但還好你還活這,我想抱你....
之後,屬於你的人生,有我陪你一起。」
斐夜天表情一舜的崩裂,恢復原來面無表情的同時,
對楚千尋說:「走開,不然我讓你死的很難看。」
正在訝異於自己憑藉著這莫名奇妙的情緒,
脫口而出的話語,但聽了這冷漠的恐嚇,
乎然就笑了出來,想著夢境中軟孺可口的模樣,
□□了□□嘴唇說:「唷,我道想知道我會怎樣死。」
楚千尋邊說還邊往自己靠近,斐葉天幹枯已久的心,
無預警的就開工了,心漏了一拍腦袋轟聾一聲,
急忙說到:「你走開,我只想一個人靜靜呆著。」
或許是被楚千尋邪魅的表情給吸引,連平時哂脫チ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