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

作者:苏绣球

人们都说,男女初见应是初春微雨时正当好。
那时我年纪尚小,人们说什么,我便信什么,想着总有一天,我该会在下着微雨,花褪残红青杏小的时节里遇到我的那位真命天子。可是直到我遇见玄麒,我才知道,只要是遇见了对的人,所有其余的一切只不过是点缀而已。
那时我太过狼狈,我本要去往九重星天,却误打误撞掉进了山海界,半半也从我身边走丢了。所以我和玄麒的初见,远不能称作美好。
山海灵主,圣兽麒麟。
玄麒有着身为灵主的强大灵力,也有着兽族天生的敏锐和警惕之心。
一开始的时候,我可以从他深如夜空的眼睛里看到他对我的戒备。可是,不知道他是不是认为我太过弱小,不足以对山海界产生威胁,那点戒备很快化作了怜爱。
没错,怜爱,山海灵主本就该怜爱所有山海界的生灵,而我在他眼里,应该是最为弱小的那一类族群,没有兽角,也没有羽毛。他虽然生着深邃的眉眼和颀长高大的身材,但不可否认的是,玄麒有有一颗能够宽容和怜悯万物的赤子之心。
然后他就这样带着初识的弱小的我,在短短几日内游遍了山海界。山海界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极为陌生的世界,我只听闻这个世界满是奇珍异兽,但我从未踏足过这里一步。
我喜爱这里的风景与花草,还有所处可见的那些美丽灵兽。可是我觉得,我误打误撞来到这里,遇见的最幸运的事,大概是上天让我结识了玄麒。
若我不是先见到玄麒,而是先听到这些名头,我大概会对玄麒生出怖惧之感。可是我见到玄麒之后,我才发现,他真挚干净得就好像山海界的灵湖一样,清澈通透,证见本心。
有时候,这样干净纯粹的玄麒说出来的话,也会让人啼笑皆非。
比如那一次,在灵兽起哄“生麒麟蛋”的喧闹中,玄麒打断了他们的话:“瞎说什么?什么麒麟蛋?我们麒麟是胎生的。”
那时我正因为灵兽们的天真起哄而红了脸,听到玄麒这样的辩解,反倒忍不住笑了出来,先前因为被灵兽们误会的羞涩也一扫而空。
原来在他心里,要辩驳的重点不是和我生麒麟蛋,而是麒麟并非蛋生而是胎生吗?
玄麒好像还没意识到这句话的糟糕之处,他也丝毫不觉得羞赧,而是坦坦荡荡地拉过了我的手。
我的心在那一瞬间突然变得暖热,就好像被阳光晒过的山泉轻轻地从心上流过一般,我紧紧地回握住了玄麒的手,那样暖热的感觉好像又从心间流到了手上,我的手热得发烫,也不知道玄麒感受到了没有。但是那时我心中想着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玄麒以这样一颗真诚之心待我,我也要以一颗真诚之心待他。
后来,又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作为一个无相族人,我必须完成我修补各个世界灵场的使命。所以我最终还是让玄麒带着我离开了山海界,去往了九重星天。
玄麒在九重星天离开我的时候,我的心一下变得空荡荡的,犹如凉风吹过幽清的山谷。我不知道我为何会对他那样不舍,难过得好像马上就能哭出来似的。
我赶紧别过了头,不想让他看到我这样脆弱的模样。我必须坚强起来,完成自己的使命,这样才能回到安宁无忧的山海界,和他一起守护那一方小小的天地。
但是当时的我没有想过,我在九重星天遭遇的事情复杂得远远超乎我的想象,要不是最后玄麒再次来到我的身边,我怀疑自己能不能真的捱过去。
其实离上一次见到玄麒,过去的时日不算久,可是我却感觉恍如隔世。
他还是那样,高鼻薄唇,容颜俊美。那样深的一双眼睛,只望着我一个人。
那时我便觉得,若能再次紧紧握住他的手,我这一世,也就了无遗憾。
我们无相族人,天生要穿梭往返于各个世界之间修补灵场,我的前辈们对我说,在这万千世界中,你一定会邂逅一个属于你的命运之子。一旦遇到了这一个人,万千世界不过虚无泡影,你就只想着他,只想和他待在一起。
这时我才对她们的话深以为然。
我早就开始只想着玄麒,只想和他一起回到山海界。
回到山海界之后,我们会一起躺在灵湖的草地上,任凭漫天繁星落入眼中,累了便在广阔天地之间自由地睡去,醒来的时候会看到青鸟和白泽在湖边优雅地梳理羽毛。
玄麒还会带着我上山烧烤,下湖捉鱼,在山海幻境之间自由来去。对了,还有团子,圆滚滚的团子会自己爬到我的怀里,向我讨竹子吃。
曾经在山海界经历过的一幕幕都慢慢地展现在眼前,我对许久不见的玄麒笑了笑。我知道等我们处理完九重星天的事情,很快就能一起回到山海界。九重星天的事情一度令人棘手,我们也曾一起经历危险,但我觉得正是这些经历,让我与玄麒的关系变得更加稳固。只有他在我身边我便安心,这一点我知道,他也知道。
尽管最后的结局并非完美,但幸而一切事情都得以解决。
玄麒一步步地走到我身边来,骨节分明而有力的手指抚上我的侧脸。
他说:“跟我回山海界,好吗?”
“我早就在等你这句话啦。”
我坦诚地对他说道,笑着抬起眼来,将他英挺的面容印刻进我的眼眸中。
玄麒似乎很喜欢我的坦诚,他也笑了笑,打横将我抱起,就以前在山海界一样,他也是这样毫不顾忌地在百兽的注视之中将我抱来抱去。
他已经打开了山海界的入口,我的侧脸紧紧地贴在他的胸膛上,他结实匀称的胸膛里蕴着有力的心跳,一下一下。
我的手指用力,攀紧了他的肩膀,看着他暗色的披风在月华下一掠而过——我们又回到了山海界。
耳边充盈着呼啦啦风声,我们自山海界的上空下坠。
玄麒的怀抱很紧,他贴到我的耳边安抚我道:“别怕,一会就到了。”
“有你在,我怎么会怕?”
我安心地自他的怀抱中抬起眼来看他。
他的鼻梁挺拔如山,他的眼眸深沉如海,他即是我的,山与海。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