翩翩万岁,硬核精神永存

作者:今天也不穿马甲

拍桌……过分人间真实了吧!不评论一下意难平啊。
其实写长评总觉得不好意思,不想让id太跳,但又心潮澎湃的很想说话。
作者姐姐的全部作品里,目前最讨厌的男性配角毫无疑问是这个郑飞扬(苍雪梧桐),相较之下连《月上》里的夏轻眉都相对可爱起来了(毕竟那个下场- -默哀ing)~不知道晋江姐妹们喜欢刷论坛不,“为什么相信真爱不计较男生背景的我,会遇到心机凤凰男”这类的控诉贴不要太多。你爸开什么车这种low战术怎么破?——女生邪魅一笑,答:品牌什么的我不懂,不过记得价格是几千万吧。男生如果面露喜色地问,那车型什么特点?女生深沉一笑,答:有点长。男生按捺住雀跃,继续问:是不是xxxx?女生腹黑一笑:火车能不长吗(秒速劝退,江湖永不相见)。纯属胡扯,切莫认真。
从某些审美堪忧的淘宝网红到某类擦边球主播甚至某类三无微商,近十年是什么妖魔鬼怪都迫不及待地秀一秀。暴发的时间太短太急切,内里底盘也是虚的,不装饰一下自己,都不好意思混朋友圈。入台n手超跑(甚至是故障车修复)换个花哨的涂装就可以摆·拍了不是么?再‘聪明’一点的,变着花样租。他们永远也不会明白,入个普通车但是花上远高于车成本的改装费是种什么样的沙雕精神——其实这样玩的花费比直接买现成好车还贵些——当然,会这么玩的人肯定不止这一台车,大号没上呢。这个群体严重污染了真硬核玩家,还把他们一贯搅风搅雨的作风带到其他领域来,比如游戏里的白衣之流。没错,刚才说完男配里最讨厌郑飞扬,女配里最讨厌虽然不只有白衣,但是也差不离了。计算性价比很正常,人不利己天诛地灭也能理解,但所谓“盗亦有盗”,自己是个虚的还费尽心机作践硬核玩家,是可忍孰不可忍,早日被打A退游鸭!
仙剑和光荣历代游戏的海报我老姐一直留着,她从青春毕业正式步入成年世界后,就把这些再加上一堆老漫画、停产掌机零零总总地过续给了我。我老姐是从掌机游戏时代跨到网络游戏时代的,而我接过她的伟大遗产,又从网络游戏全盛时代到了如今的手游网游两分天下时代。成年人就像雨玲珑一样,人生一路前奔,可以用在游戏上的时间越来越少,即使心里仍有想念,也会迟早从游戏里告别,但是,哪怕只是一个虚拟的数字形象,我们存在过,并在彼此的内心、那些互相扶持互相成长的休闲时光中永不褪色。在感情倾向上我更喜欢老一代玩家,不服就打服,输了就干脆认输也没有隔夜仇,比起苦情可怜离间利用绿人一团烂账纠缠不清的黑厚学世界,快意恩仇才是我心神往之的江湖啊。老姐已经彻底从过去退场,变成了无趣又务实的大人,她是承担责任的那个。我滞留在时间夹缝里挥霍青春继续当永无岛的彼得潘,看着不同圈子里同期的老人次第消失,新人层出不穷,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吃完一轮瓜又来一轮瓜。
虽然已经呐喊了一百次(脑残粉警告)喜欢这个故事,喜欢它的叙事腔调,喜欢它有哭泣也有欢笑,但最喜欢的,大概是一种永存不灭的硬核精神,或者说是玩家精神。玩,就是为了最极致的游戏体验,在任何领域都一样。不是为了永垂青史,不是为了满足最低级层面的虚荣和现实中的得利,我们想追求的是美,是极致,是永垂不朽的硬核精神。以前曾和小姐妹开玩笑说,即使有一天地球上只剩下咱一个人类了,依然会每天打扮好自己,换喜欢的衣服,保持理想的体型。小姐妹吐槽:那是你坚信会有个宇宙大帝(脑补最终幻想大boss赛菲罗斯的形象)会踩着五彩祥云降临地球。无论多么灰心,失望,经历背叛,领教了诸多不入流的人和事,依然相信有超乎其上的美和力量存在,我心目中的翩翩就是这样。渣渣们速速退散,寒川宝宝像踩着五彩祥云的英雄一样,在游戏内外都和翩翩甜蜜蜜地发狗粮吧-3-!
  [回复][投诉]
[1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9-08-07 16:24:17
大妹砸,你的行文方式也忒有趣了吧,好文笔!
看到“从网络游戏全盛时代到了如今的手游网游两分天下时代”,只能说真的是老玩家来的。现在的游戏确实更能反应当下社会的完整形态。以前的网游只有小孩玩的,现在过去那一带小孩都长大了,就像你姐一样,情怀依然在,爱好仍未变,所以现在的高玩不再只有技术流学生党了,有很多30多甚至40多的成功人士,和真实社会更接近,所以可以写的群体也比以前的网游更广一些,灵感很多呢。
谢谢长评,谢谢你这么认真看文^_^。
[投诉]
[2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9-08-07 23:34:17
谢谢评论的小天使,红包来也!
[投诉]